>>族务动态

 

阳春三月丰城沇江故里行

 

作者:黄 烨(江西临川)

 

 

宗亲合影

 

  庚寅阳春归丰城,敦亲睦族结宗谊;故里共叙沇江旧,宗亲同说瑕公亲。
  时维阳春三月之仲春,岁在庚寅年3月27日,与临川湖西黄家黄绍正、德维二位老师,临川温泉磨下村黄亮来书记一行来到丰城杜市镇,寻访魂牵梦萦的丰城沇江。
  上午九时许,车子在杜市镇马岭庙侯车站台停了下来。记得家谱记载,丰城瑕公孙巽公世居沇江,卒后就葬于马岭。
  车子在从杜市镇去秀市镇的公路上迂回,小心地、不停地打听黄塘村的方位,得到当地老乡的热情指引,到达了黄塘村。黄塘依山而建,座西朝东,穿过青石小巷,来到村前谷场,谷场前是一口水塘,水塘前面是一望无垠的稻田。在村子的最前面,并排直立着三个门牌楼,从南至北依次排开。近看仔细,感觉很是得了些岁月,中、右牌匾上赫然醒目刻着“世科甲第”“泒州颖川”,左边牌匾,经岁月侵蚀则模糊不清。心中产生莫名的兴奋,这莫不就是我梦想的朝圣之地,日夜向往的故乡——沇江,我们迫不及待地打开相机,记录下这向往很久的地方。然后走向正在塘边洗衣的大婶,谨慎的几位黄塘女宗亲,并没有理会我们的来意,低着头一味在忙于她手上的洗活,我们不停地打听询问,半晌偶然抛出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来。虽然是用丰城土话,但我听得很清楚,却摸不到头脑。
  没趣之后,沿着青石板小巷道,穿过几栋颓废门锁的古居,来到山势较高的几排新房,看到一位中年的男子,正欲骑上摩托车出门,看到我们过来,上前主动问起我们话来。我们拿出家谱,向他说明来意,他谨慎的脸上立刻放松下来。我这里叫下黄塘村,还有上、中黄塘,全部姓黄,都是瑕公的后裔。我说有沇(丰城本地人读yuan“沅”音)江这个地方吗?他说有,他也是从沇江分过来的,但现在不叫沇江,叫山上黄家,那里有沇江黄氏公祠,边上还有一个叫黄子由村,与山上黄村连在一起,都是瑕公住过的地方,是在去秀市镇的柏油公路上,大约五六里路,你可以到那里去找总谱。热情的宗亲要留我们吃饭,并要去买菜,但我们寻访沇江的目的还没有遂愿,于是固执地辞别道谢。
  一阵寒喧道谢之后,告别了下黄塘村,车子径直向黄子由村驶去。
  上午十点左右,车子在去秀市镇的柏油公路上行驶,约三公里后,在紧埃公路左边、依山环抱而建、座东朝西的一个村子停了下来。一下车,一座古朴精雕的排楼,撞入我的眼帘,我心中暗自惊叹,这里还有保持这么完整的排楼,排楼前面是一遍约五六亩开阔的禾场(俗语晒谷场),过公路是一口约二亩见方的池塘,周围是良顷千亩,沃野修平,这不禁使我浮想翩翩。
  但我也没有过多去体味,急走前村上门打听黄子由村的下落,一个约五十右左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向我们介绍,这就是黄子由村,后面是山上黄家,都是瑕公的后裔。啊,原来黄子由村与沇江就是这么近!我们向他说明了来意,来丰城瑕公故里寻访黄姓宗亲,他放在手中的事儿,高兴地把我们引荐到一个存放族谱的宗亲家中。一路穿过“重望金华”等几个小牌坊,来到一栋新建的三层楼小院,看得出主人家居殷实,人丁兴望,门里院内儿孙满堂。当我们拿出自已的家谱给他看后,确认为丰城的世系后,并在我们诚致的恳求下,谨慎的主人,拿出了2005年6月联修的《丰城黄氏首届联修族谱》,供我们瞻阅。
  联修的《丰城黄氏首届联修族谱》,共有六本,谱中详细地记载了丰城瑕公一世系(江夏116世)下至15代裔孙名单及分迁祖及迁居地点,九子十尚书、同门五进士、九贵流芳的赫赫家声,内容丰富,族谱规范完整。这是丰城黄氏统谱,在里面还记录了玘公世系下部分分支情况。同时也惊奇发现,在世系源流中将峭公列入到江夏香公第101世,且亦娶官郑吴、均生二十一子,亦有新老八句,为晋末的徐州刺史,与邵武和坪大成谱记载的黄峭山如出一辙,然而谱记却是生活在晋、唐两个不同时代的人,是历史上真有两个其人,还是后人的牵强攀附呢,让人迷惑不解。
  同时又将保义公列入到丰城的直系先祖113世,然盱江自己世系都未记载瑕公是其后裔孙,不可理喻。晚清史志专家黄维翰在《孟僯非诸族之始祖》一篇中明确论述:综观以上诸说,其无孟僯名在,姑不具论,就其所具于两谱在论之。一言五司徒碣之孙,一言为御史滔之孙与滔有传,皆唐季有闽人,而孟僯为两公之孙,生于二百余年之前,为唐开元进士,有是理乎,文节公生宋盛时,自言七世以上失其谱,且不及孟僯名则孟僯纵有其人,而非我诸氏诸族所托始周无疑。
  造成这种记载这无稽可究的后果,与统修联修不无关联。我更赞成修家谱、(大成)族谱,至少在联修的同时,保留其家族谱,这才是正本清源之举。
  感慨之余,不觉时已初午。
  吃过午饭,径直来到山上黄村即沇江(现名为丰城市杜市镇山上黄村),得到沇江宗亲黄云春、德顺、新德(教师,155-7945-8399)、清荣、国顺的热情接待。
  在众宗亲的陪同下,参观了精美的成仁坊牌楼、黄氏家庙和瑕公古居。共同追忆瑕公往事,分享均公九子十尚书、得礼公同门五进士、惟寅公九贵流芳的美谈。成仁坊牌楼雕刻精美,字体笔力雄健;沇江黄氏公祠青砖青瓦,三重直进,古意深隧,肃穆昭然。门牌青石匾上题写:黄氏家庙;进门第一道横匾题刻:沇江奕世;第二道横匾题刻:尚书世第;主堂正中央上方悬挂三块排匾:九贵堂,左昭、右穆;神龛内正放着族谱箱;两边对联为:兄弟联芳十八尚书双鼎甲,祖孙济美念三进士两封侯。这正是丰城黄氏诗书持家、福厚禄遐的真实体现。匾题丰富、字精意远,无不彰显沇江世系的荣光;更增沇江宗亲的自豪感。
  黄氏家庙于晚清,在沇江大畲黄氏公祠的基础上修建起来的,基址墙上的青砖正面仍清晰烧字:沇江大畲黄氏公祠,始建于南宋,为纪念和供奉瑕公而建,后因战乱多次被毁。
  午过三点,在上述众宗亲的热情接待下,他们在院内摆出了方桌,给我们端茶倒水,忙前忙后,端出来一叠厚厚的、发黄的谱牒,整齐放在桌上,我郑重地打开了期待已久的《黄氏大成族谱》,共五卷。卷一内容有新序、题词、匾额、遗像、诰敕、基址图、宦冢图等;卷二有族谱论、谱说、散记、祠堂记、基志铭、人物传、历届坐局人一览、联修各支领谱字号、联修各支迁居一览、康熙版历代分迁总录、跋、历代源流总系;卷三有瑕公位下源流总系;卷四有瑕公位源流系总系续下;卷五有联修各支系世。卷一中的题词,有宋代大文豪苏轼为沇江黄氏家谱的题亥拓字“沇江黄氏遗谱子孙保之”;有宋代资政殿大学士丰城人徐经孙的题刻拓字:沇江奕世;与宗亲族长共究沇江世系源流,字句斟着,仔细对照自己的世系,生怕有所遗漏。我打开相机,完整记录了沇江世系源流、先祖诸公衣冠继起,簪缨相袭的人文史话。欣慰的是从瑕公一世到我祖十五代季斌公卜居磨下的世系一代不误不漏,不仅弄清自己的世系脉络,同时收获不少意外惊喜。而同行的临川湖西村黄绍正老师的世系则间断了七代,遗憾不已。
  世事变迁,光阴荏苒。亲敦族睦,宗谊绵长!
  自瑕公于唐开成五年(840年)迁居丰城沇江以来,已经历整整1170年。在品茶看谱,共叙宗谊之时,怎能拒之于“老之将至”的感慨之外,而眼前的宗亲,追本溯源,不觉竟然是我相隔34世的嫡系兄长,多么不可思议啊!
  愿丰城宗亲,浴沇江瑕公之遗德,人文蔚起;
  祝天下黄人,续江夏香公之孝道,福禄盛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