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族文化

 

《榨冲黄氏四修支谱》跋

 

  家史曰谱,助国史之不逮【1】也。自古帝王治世,将相立功。生有名於当时,没有传於后世,世士庶有等,难以备载。祖先立德,子孙恐其湮灭也,相与修族谱以传世,其意义岂亚于国史哉?
  我黄氏自明初至今历年五百有余,传世二十有一,时当外乱内讧,民心靡定,族议至亲亲之道莫若续修谱牒,以为敬宗收族之嘉谟【2】。爰【3】举积椿、积礽二弟及宁邑族叔祖建湘主修家乘,族叔祥麟理纂任,遵先人旧距,增衍派表、齿录。生没、传赞、集训、祠规皆仍其旧,而潭邑族叔祖果存两肩纂集,担任一支,不数月而大功告竣。嘱蒲作文以尾之。蒲也道德文章,瞠若乎后【4】,然以大乱之后必有大宁,愿我族中长者扶植后辈,成道达材、明德惟馨,彝伦攸叙、九族既睦、万邦协和,不胜瞻仰之至。
  爰笔为文以识之。
  十九派积蒲谨识
 

注释:
【1】 逮:一是“到、及”之意;二是“捉拿”之意。
【2】 嘉谟:即嘉谋,好的计谋。嘉:善、美。谟(謨):计谋、策略。
【3】 爰:一是“于是”,如“~书其事以告”;二是“改易、更换”,如“~田”;三是“曰、为”,如“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稼穑”;四是古代的一种重量单位或货币单位。五为姓。
【4】 瞠若乎后:干瞪着眼落在后面,追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