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族文化

 

先县侯林公旧作《祠堂石碑记》【1】

 

供稿:黄虎城

 

  虎城注:■为老谱破损之缺失字。

 

  大凡物莫不各有所止,故羽而翔者,凤也,有巢穴焉;鳞而潜者,龙也,有沧海焉。以至鳞于郊蔽,龟于池沼,莫非物之所止也。有物既然,况在人乎?通古今、达事变而居庠序者,士也;躬耒耜亲稼穑而处畎亩者,农也。以至工之居肆,商之归市,莫非民之所止也。生者既然,况死者乎。故祖宗之于祠堂亦犹是也,而知祠堂之义者,其惟桐冈黄绎中、立极【2】乎!黄氏始祖讳凂,字宗展,双井沇江人也,宋以来游乐安,因覩桐冈山水之胜,遂居焉。今几二十世矣。报本追远之道,惟行于家庙之中,而祠堂未闻,由其子孙之蕃,庶有贤否,有贫富,人事之不齐,以致然也。彼其贤者欲兴之,而不贤者沮之,则事不成矣;富者欲议之,而贫者拂之,则事不立矣。降及立极,登名甲申进士,官至伴读,归老于家,与绎中、道辉以其事谋诸古训,绍政等翕然信从,遂择地鸠工集材而经营之,落成于正统辛酉年【3】三月,其于■■物库、祭田,亦无一不备焉。由■■■■■■■子孙有所景仰于以尽乎,本■■之心于言表乎,尊祖敬宗之意,尊卑以序,昭穆以明,其有功于名教,有裨于风俗也,大矣。非深知有家名分之守,开业传世之本者,其能然乎,是则祖宗之依斯堂,岂不由四灵、四民之各得其所止也欤。予也辱居邑令重庠生黄诚之请,遂授笔记之,使民观感,兴起其德,亦归厚焉。是为记。
  天顺三年己卯年【4】望日

  知乐安县事羊城林贤【5】记

注释:
【1】录自民国《同富黄氏九修族谱》总字号。
【2】黄阳,字立极,号素轩,永乐癸未(1403)年以书经贡于乡,甲申(1404)年春,登曾棨榜第,受辅检讨,值国初重藩封择,公贤良方正,除授汉府伴读,以疾辞归。
【3】正统辛酉年,即正统六年,公元1441年。

【4】天顺三年己卯,即公元1459年。
【5】同治10年《乐安县志》:林贤,增城人,天顺初由贡士知县事,宅心平恕,缓敛宽刑,士民悦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