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黄氏之窗》

 

  山东黄氏之窗由黄氏宗亲网提供技术支持!

         
  简繁字转换: 

 

 
   

黄宗昌家世与生平考

 

——《崂山志》系列研究之二

 

作者:苑秀丽

供稿:黄有惠

 

  作者简介:苑秀丽(1968-),女,山西临汾人,哲学硕士,青岛大学思想政治教学部副教授。


  据清同治版《即墨县志》和《即墨黄氏族谱》(城里族)记载, 活跃于明清时期的黄氏家族是即墨的名门望族之一,也是一个闻名当地的文学世家。其始祖黄景升于明永乐(1403-1424)初年由山东省益都县棘林村(今青州市关阳镇吉林村)迁居即墨县东关。景升之妻武氏,生四子,名福、兴、亨、玘,均以农为业,后代分别称为老长支、老二支、老三支、老四支。本文拟仅简要梳理黄宗昌所属的老长支从明永乐(1403-1424)初年到清末共十八世的发展变化,并对黄宗昌生平进行初步的考证,以便更好地理解黄宗昌《崂山志》产生的深厚的家族文化背景。

 

一、黄氏家族的早期发展

 

  与明清时期其他很多家族的发展轨迹基本相同,即墨黄氏家族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通过科举改变家族命运,由普通家族逐渐上升为地方望族。到五世祖黄正时,家境日盛,人才辈出。黄正,字用中,号东村。清同治版《即墨县志》说他“世业农,性仁厚,重然诺。”家风始终保持着勤俭自律,忠厚待人的良好传统。黄正有五子:黄作肃、黄作孚、黄作哲、黄作圣、黄作霖。按相关资料记载,黄作肃和黄作霖没有子嗣。
  第六世的黄作孚为黄氏家族的繁盛奠定了基础。黄作孚(1516-1586),原名黄作乂,字汝从,号仞斋。明嘉靖二十五年(1546)举人,嘉靖三十二年(1553)进士。例授文林郎,任山西高平县知县,为官清廉,不依附权贵,正气凛然,为即墨黄氏家族树立了良好的政声。被诬贬官回乡后,乐施好善,振兴乡邦文化。邑人进士周如砥称:“语曰:正人在朝朝重,在野野重。盖先生有焉。”[1](P10)
  黄作孚著有《仞斋诗草》,为黄氏进入仕途及最早有文集传世的第一人,有三子:黄应善、黄锡善、黄师善。

表一:黄作孚支系①

 


 

  黄作哲,曾任渭南主簿,有五子:黄取善、黄久善、黄养善、黄友善、黄纳善。其中黄纳善出家为僧,其余四子以黄养善一支较为突出。

表二:黄作哲学支系②

 


  黄作圣,字汝睿,号思斋,寿官。他受父兄的影响,非常重视子女的教育,与兄长作孚共同在石门山西麓的幽谷中修建书院,并聘请名师教授。黄嘉善、黄宗昌、黄宗广羊、黄宗臣、黄坦等均曾在这里就读。因其子黄嘉善,被赠尚书。有五子:黄嘉善、黄兼善、黄陈善、黄好善、黄继善。

表三:黄作圣支系③
 


 

二、黄氏家族的鼎盛从第七世开始,黄氏家族开始进入了辉煌时期。

与黄氏家族的其他人相比,黄嘉善的政绩最大,声名也最为卓著。

 

  第七世黄嘉善(1549-1624),字惟尚,号梓山。明万历四年(1576)举人,万历五年(1577)进士。历任河南叶县知县、南直隶苏州府同知、山西平阳府府丞、大同府知府、陕西布政使司参政、山西按察使司按察使、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宁夏、都察院右都御使兼兵部右侍郎总督陕西三边军务、兵部尚书等职。官极一品,是黄氏登仕途之佼佼者。黄嘉善入仕后,文武兼备,既能造福一方,具有文官的儒雅;又能克敌制胜,不乏治军的威略。明万历四十八年(1620),神宗、光宗相继殡天,黄嘉善两受顾命于枢府,成为朝廷重臣。九月熹宗即位,时值主少国疑,内忧外患,危急交加,他集兵柄于一身,积日劳累,终于病不能支,再三请求回归故里,终于获准返乡。明天启四年(1624),十一月十六日病逝,享年七十六岁。著有《抚夏奏议》、《总督奏议》、《大司马奏议》、《见山楼诗草》等。有五子:黄宗宪、黄宗瑗、黄宗庠、黄宗臣、黄宗载(幼亡)。
  黄纳善,字子光。“年十九,即皈依憨山。授意《楞严》,两月成诵,志切参究,胁不至席。及憨山南归,纳善乃对观音大士破臂,燃灯供养,祝憨山早回。创甚,日夜危坐,持观音大士名号,三月乃愈。愈时,见疮痕结一大士像,宛然如画。万历辛卯(十九年,1591)秋,坐蜕。”[2](P542)黄师善,字惟一,号梅山,因子黄宗昌得赠御史。有二子:黄宗昌和黄宗焕。黄氏家族第八世的宗字辈,以黄宗昌最为杰出。关于他的生平,我们将在下面详述,这里先简要介绍其第八世的其他族人。
  黄宗楫(1584-1632),字端倩,号巨川,黄锡善长子。监生,例授承务郎,历任河北长芦运判。敕赠文林郎,河南上蔡县知县。黄宗扬(1588-1653),字显倩,号巨海,黄锡善次子。明万历四十年(1612)举人,考授推官。喜欢读书,不管严冬酷暑,手不释卷,朝夕诵读,抄写编著不止。明亡后,闭门读书,修身养性,不问世事。著有《鸿集亭诗草》。
  黄宗灝,字深甫,号若水,黄养善长子,明万历三十七(1609)年武举。黄宗宪(?-1610),字我度,黄嘉善长子,早卒。以父嘉善世袭锦衣卫佥事,未任,赠指挥同知。其子黄培,在家族中影响较大。黄宗瑗(1585-1640),字我玉,号良夫,黄嘉善次子。明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荫官生,例授奉议大夫,修政庶尹,历任刑部主事、刑部员外郎、刑部郎中。在父母的熏陶下,养就怜爱之心,性情淳朴,处事谨慎正直,为官清廉。著有《慎独斋诗稿》。
  黄宗庠(1599-1653),字我周,号仪庭,黄嘉善第三子。荫官生,肆力于学。明崇祯九年(1636)举人,十六年(1643)进士,通政司观政实习,明亡不仕。1664年,清兵攻占北京后,他在崂山西麓筑镜岩楼别墅,读陶诗,学颜楷,自号“镜岩居士”。黄宗庠为人正直,庄重严肃,重然诺、有威望。淡泊名利,不想做官,远近闻名。爱好诗文,尤其擅长书法。著有《镜岩楼诗集》。
  黄宗臣,字我臣,号邻庭,黄嘉善第四子。明崇祯十二年(1639)举人。善诗工书,与兄宗庠齐名。为人重气节,寡言笑,喜施予,有负己者亦不与较。著有《谈心斋诗集》。
  黄宗晓(1579-1648),字昱伯,号晦庭,黄兼善长子。性格内向而好静,喜山水,非常羡慕高士的生活方式。为人慷慨,崇尚气节,常为乡人排难解纷。工于书法,邑中碑石墓志多出其手。先后担任过河南登封县县丞、山西文水县县丞、潞安卫(今山西长治一带)经历,例授承直郎。后因厌倦官场恶习,毅然辞官回乡,潜心培养子女,在鹤山南建有上庄别墅。
  黄宗栻,字无逸,黄继善次子,出嗣为伯父黄陈善子,曾任昌黎县丞。黄宗崇,字岳宗,生于明末,黄继善第五子。清康熙十一年(1672)中顺天副贡,清康熙十四年(1675)为拔贡。工诗文书画,文章以古意作新声,琢炼铿锵,别开生面。一生以教书为生,无子嗣。著有《石语亭诗集》、《宝砚楼遗文》等。第九世黄培(1604-1669),字孟坚,号封岳,又号卓叟,黄宗宪之子。因祖父黄嘉善三边大捷,他于明万历三十九年(1611)荫官世袭锦衣卫指挥佥事,授怀远将军,轻车都尉。历任南镇抚司官司事佥事,锦衣卫官卫事指挥同知,钦差提督街道,锦衣卫指挥使,都指挥同知,例授金吾将军、上户军。钦差提督九门,锦衣卫管卫事都指挥使等。
  黄培自幼勤学,手不释卷,受其祖父熏陶,性格刚正不阿,梗直敢言,“持见既定,千人不能屈”,“与人立谈,体直而庄,逾数时无摇动容”。“在朝以端方闻”,“身正廉洁”,“近君子,远小人”,[1](P41) 敢言直谏,他曾因直谏受过廷杖,也曾救护过忠臣黄道周、熊开元、姜埰等人。黄培在崇祯朝为官长达17年,清兵入关占据北京,他曾几次欲以身殉国,以报答大明皇帝的知遇之恩。因其母病逝于京都,只得抚母灵柩返乡下葬。葬母后,以子托其叔,又想殉国,后经叔父黄宗庠开导:这样死去没有意义,应留下此身徐图报复。他才打消殉节的念头,自此隐居闭门谢客。清朝剃发令后,他依然蓄发留须,宽袍大袖,充满对大明的怀念和对满清统治者的蔑视。清顺治四年(1647),即墨县令周铨借此对他进行敲诈,借银五百两未遂,便以违抗清朝服制的罪名将其逮捕,解送省按察院司,后经族人多方奔走疏通,才被释放出狱。此后黄培心情更加抑郁孤寂,终日闭户独坐。到清顺治九年(1652),其姊丈宋继澄来到即墨,与黄、蓝诸族结为诗社。黄培与诗社诸人经常聚会,赋诗明志,抒发胸中的郁闷。到清康熙元年(1662),他的诗文经删改整理已达280余首,由宋继澄作序,黄贞麟作跋,并从凤阳请来刻字工人,印制了《含章馆诗集》分发亲友。清顺治十四年(1657)顾炎武到即墨,与黄培、黄坦等相结识,并为黄宗昌《崂山志》作序。
  清康熙四年(1665),黄培被告发,以诗稿有隐叛、诽谤清廷下狱。此案因仇家乘机发难,惊动朝廷。清廷六下谕旨,受牵连者达200余人。黄培原本有为大明殉国的心志,他置个人生死于度外,唯一的愿望是不连累别人,“公不深辩,而即于死。”[1](P43) 清康熙八年(1669),文字狱案审结,黄培被判绞刑,余者全部释放。
  黄坦(1608-1689),字朗生,号惺菴,黄宗昌之子。明崇祯十二年(1639),为副榜拔贡。敕授文林郎,浙江浦江县知县。清朝建立后,仍以原职任浦江县知县。黄坦为官清正,洁己爱民,在浦江任上颇有政声。受黄培诗案牵连解职归里后,他继承父亲黄宗昌的遗志,续成《崂山志》。并扩建了即墨县城里的“准提庵”,又于清顺治七年重建东崂“华严庵”。著有《紫雪轩诗集》、《秋水居诗余》。其事迹载于《浦江名宦录》、《即墨县志》。
  黄垍,字子厚,号澂菴, 黄宗庠之子。清顺治八年(1651)副贡,清康熙二年(1633)举人,恬淡不慕容利,坐卧图史中以自娱。他的诗名在其父黄宗庠之上,据清同治版《即墨县志》载,黄垍“诗文雄健,主骚坛数十年,为同邑诗人之冠”。著有《白鹤峪诗集》十八卷、《夕霏亭诗集》、《露华亭诗集》等,诗作有千余首。其诗多吟咏崂山秀色,代表作如《白鹤峪悬泉歌》、《登狮峰观海诗》、《华严庵次韵》、《书带草歌》等。但也有一些是抒发其心志的,如其兄黄培慷慨就义,他写了《和封岳兄壮士行》赞曰:“慷慨把吴钩,生平志欲酬。自能死不负,非是利相求。天地黄尘起,江河白日流。犹留英爽气,散作五原秋。”[1](P55) 黄垍平生多病,除专力为诗,书法造诣颇深,其书法出于晋唐,功底深厚,是当时即墨的名家,著有《书法辑略》等十卷。

 

三、黄宗昌的生平

 

  有关黄宗昌生平的记载, 主要见于《明史》本传和《东林列传》,前者非常简略,后者稍详。《即墨县志》及《即墨黄氏族谱》的相关记载,多出自此二书。兹结合上述典籍,对黄宗昌生平事迹考述如下。
  黄宗昌(1588-1646),字长倩, 号鹤岭, 黄师善之子。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举人,明天启二年(1622)中进士后,授直隶雄县(今河北省雄县)知县,时值宦官魏忠贤把持朝政,雄县靠近京城,魏忠贤的党羽极为猖獗。《东林列传》曰:“有忠贤子侄荫锦衣卫指挥①者干政,民弗堪,置诸理,左右怵以危辞,宗昌曰:‘吾奉天子法而以奸容耶!’又中官之党杀人,朝贵多为解,不听,愤曰:‘是其气焰,足以论死,况又杀人!’终令抵罪。”后以贤能调任直隶清苑县(今河北清苑县)知县。当时全国各地的地方官吏为讨好魏忠贤,到处为他修建生祠,耿直的黄宗昌却甘冒杀身灭族的危险,说服了自己的顶头上司——保定知府方一藻,以种种理由和方法,拖延着不为魏忠贤建祠修像,“及党败,清苑独无祠。”(《明史》卷二百五十八《黄宗昌传》)这在当时实在是难能可贵的。
  1627年, 明熹宗朱由校驾崩, 次年朱由检即位, 改元崇祯。明崇祯元年(1628),黄宗昌被任命为山西道监察御使。此前魏忠贤趁熹宗病危,假传圣旨,为心腹百余人升官加爵。崇祯皇帝即位后,虽迅速惩治了魏忠贤,但其余党势力还在,仍有很大的影响力,黄宗昌不畏权贵,遂上《纠矫伪疏》,乞罢免黄克缵、范济世、霍维华等魏党61人,但皇帝以所列名多为由不准。“又纠逆党余孽张我续等五人,又纠智铤等九人,上皆允行,而忌之者众矣。”(《东林列传·黄宗昌传》)又上《纠无行词臣疏》,弹劾礼部侍郎周延儒等人“受贿卖官、贪赃枉法”,但正逢皇子出生,周延儒等人只被罚俸半年。后来他又弹劾礼部尚书温体仁。(《明史》卷二百五十八《黄宗昌传》),表现出一个御史应有的铮铮风骨。
  明崇祯二年(1629) 冬, 黄宗昌奉旨巡按湖广,此前岷王朱禋洪为校尉彭侍圣和善化王的长子朱企鋀等所杀。参政龚承荐等不据实上奏,迟迟未能结案。《明史·黄宗昌传》曰:“宗昌至,群奸始伏辜。帝责问前诸臣失出罪,宗昌纠承荐等。时体仁、廷儒皆已入阁,而永光意忌,以为不先劾承荐也。镌宗昌四级,宗昌遂归。”永光即王永光,时为吏部尚书。《东林列传》则说:“及勘岷事,尽得其实,复奉旨责问前诸臣失出之罪。宗昌疏纠一道臣、一知府、一同知受贿庇逆。而上以宗昌失纠于先,降四级,调用。忌者意犹未厌,复以清苑逋赋连及宗昌,候讯者十年,会诏蠲逋②,乃得释。”其实黄宗昌之所以被降四级,又被追究任清苑县令时逋赋即税的罪责,主要是因为他任御史后弹劾过很多人,树敌较多,而此时被他弹劾的周延儒、温体仁均已进入内阁,得到皇帝的宠信,因此他遭到这样报复,实在不难理解。按《东林列传》的说法,“候讯”竟持续10年之久,直到崇祯皇帝下了蠲逋(免除积欠的租税)的诏书,这种打击报复才告一段落。《明史》本传说,黄宗昌是在降级后即辞归乡里。从《东林列传》可知,他被降级当在明崇祯三年(1630)或稍后,综合二书记载,黄宗昌大约在明崇祯三年(1630)或稍后辞官返乡,10年后即崇祯十三年(1640)或稍后,才解除“候讯”。黄宗昌卒于清顺治三年(1646),他晚年在家乡即墨生活的16年,始终被降级候讯的打击所包裹着,因此在晚年所作的《崂山志》中,才会有那么强烈而处处可见的激愤之情。
  黄宗昌晚年的事迹,值得关注的有三件。前两件都与即墨城被围有关,明崇祯十五年(1642),清兵围困即墨城;明崇祯十七年(1644)郭尔标起事,再次围困即墨城。即墨城面临这两次危难之时,都是黄宗昌出家资充饷,率领即墨士绅乡民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在第一次战斗中,他的次子黄基还献出了年轻的生命。由于黄宗昌组织有方,即墨城安然化解了两次被围、险遭屠城的危难,城中百姓得以保全。这当然是功德无量的善行,但撰写《崂山志》,更是黄宗昌晚年所做、值得大书特书的大事。它在文化史上的意义,尤其值得我们关注。
  黄宗昌归乡后,在不其山(今铁骑山)东、康成书院南建玉蕊楼,并以此楼为基地,翻山越岭,探胜寻奇,遍访崂山宫观庙宇及各位道长,抄写碑刻铭文,收集各类材料,撰写了第一部《崂山志》。此书在黄宗昌去世后,由其子黄坦续完,分《考古》、《本志》、《名胜》、《栖隐》、《仙释》、《物产》、《别墅》、《游观》等八卷,卷首有清初著名思想家顾炎武所撰序言。清嘉庆十三年(1808)春,海阳诸生毛淑璜将该书卷三《名胜》单独刻印,定名为《崂山名胜志略》。民国五年(1916)即墨黄敦复堂本,则是最早的全本《崂山志》刻印本。不过民国二十三年(1934)即墨黄敦复堂再版的《崂山志》,增加了即墨人周至元的《游崂指南》和《名胜题咏》,是《崂山志》迄今为止影响最大、流行最广的一个版本。虽然黄宗昌还著有《西台奏议》、《按楚奏议》、《恒山游草》、《于斯堂诗集》、《因人成事录》等,但使他能在青岛文化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并凸显黄氏家族文化建树的,仍首推《崂山志》。

 

四、黄氏家族在清代前期的发展

 

  从《即墨黄氏家谱》及《即墨县志》可知,即墨黄氏第十世为官显赫者不多,政声卓著、政绩突出者除黄贞麟外,鲜有他人。其他出仕为官者,多是担任地方小吏,在官场上虽仍有盛名,但已大不如前。
  第十世黄贞麟(1630-1695),字方振,号振侯,黄墿之子, 黄宗晓之孙。清顺治十二年(1655)进士。初任凤阳府推官,其间明察暗访,“严惩讼师,閤郡懔然。”当时江南逃税案起,蒙城、怀远、天长、盱眙四县乡绅百姓,百余人关押候审。由于监狱人满为患,被关押的人只能在狱中站立,不得卧。黄振麟闻知后,说服县令,并下令全部取保候审,“悉还其家。及讯,则或舞文吏妄为注名,或误报,或续完,悉原而释之,保全者五百家。”颖州人吴月以邪教惑众,省内外株连者达千人。黄贞麟经过反复查证,只把吴月及为首数人定罪,将众多盲从者开释回乡。《清史稿》本传说:“其理枉活人类如此。”(均见《清史稿》卷四百七十六《循吏传一·黄贞麟传》)后任直隶盐山县知县,擢升户部山西司主事,多能安地方,减徭役,为民造福,深受百姓爱戴,是当时著名的循吏。
  黄贞麟有八子:黄大中、黄美中、黄鸿中、黄理中、黄位中、黄敬中、黄德中和黄奭中。归乡后,他极为重视子女教育,兴建了“花萼馆” 塾舍,聘请老师教育自己的儿子。除德中早逝外,其他七个儿子皆以才华闻名于时。鸿中清康熙五十七年进士,官至翰林院侍读学士;敬中清康熙四十八年进士,官至南阳府知府;大中清康熙十六年举人,授武康县县令;理中清雍正元年举人,官至涿州知州;奭中清康熙五十七年举人,授黄陂县知县。美中、位中也皆为贡生。黄贞麟本人能文,著有《琭屏轩文集》、《快山堂诗集》、《豫章游草》、《燕台诗集》、《纪年》等。虽然明清易代以及黄培案对黄氏家族以后的发展有很大的影响,但第十世和第十一世中,依然有进士4人:第十一世黄鸿中、黄敬中和十二世黄焘世、黄立世;举人25人;贡生31人。
  黄鸿中(1660-1727),字仲宣,号海群,黄贞麟第三子。清康熙四十七年(1708)恩贡,康熙五十年(1711)举人,康熙五十七年(1718)进士。点翰林院庶吉士,累授中宪大夫,历授通议大夫。历任翰林院编修,国子监司业,翰林院侍讲,侍读,侍讲学士,日讲起居注官,侍读学士,清雍正元年(1723)任山西正主考,雍正二年(1724)任会试同考官,提督湖南学政,都察院左副都御史。黄鸿中执政廉勤,治学严谨。著有《两朝恩荣录》、《荣堂文稿》、《花萼馆诗稿》、《燕游日记》、《湖南日记》等。
  黄敬中(1665-?),字叔直,号山淙,黄贞麟第六子。清康熙三十一年(1692)举人,康熙四十八年(1709)进士。敕授文林郎,历任隶龙门县知县,诰授奉政大夫,例授朝议大夫,河南禹州知州,升用南阳府知府。著有《山淙文稿》、《松园诗草》。

表四:黄敬中支系

 


  黄体中,字仁在,号镜海,别号竹坡、镜海渔人。黄贞巽长子,黄坪长孙。聪明好学。5岁学习《毛诗》,每天几千字;9岁时,临摹王羲之的十七帖,写的工整雅观;18岁,补博士弟子贡。此时,其堂兄黄鸿中正以著名的学问功底主即墨文坛。他也执典问学,成为家塾学子之冠。后来多病,放弃八股文。候补州同,不仕。他真正爱书籍,喜欢千方百计搜罗奇书。其书法深得王羲之、王献之父子书法的深奥。其诗以王维、孟浩然为宗,但多不留稿,仅存《莱山阁诗》一卷。长于鉴别古书画及青铜器,尤其精通风水,著有《山水音》八卷。

表五:黄体中支系

 


  黄克中,字述令,号华东,黄贞修次子,黄塽之孙,黄宗庠曾孙。清雍正元年(1723)举人,雍正三年(1725)其族兄黄鸿中任湖南学政,他随兄湖南督学。他绩学能文,督学过程中帮了鸿中大忙。后授修职郎,利津县教谕,深得学生敬爱。归里后设馆从教,族中子弟多受业于他门下,他诲人不倦,弟子多有成才者。黄克中博学多才,诗不多,能力追古人,著有《涵清馆诗稿》一卷。工楷书,得颜真卿笔诀,很多人向他求字,名闻一方。

表六:黄宗庠支系

 


  第十二世黄焘世,字云若,号蓬莱,黄位中长子。清康熙五十七年进士(1718),授承德郎,历任四川绥阳县知县,遵义府通判、大理寺右评事。著有《蓬山文稿》、《藤台诗稿》。
  黄立世(1727-1786),字卓峰,号柱山,黄奭中三子。清乾隆十八年(1753)乡试全省第四名中举,第二年中明通进士,敕授文林郎,历任广东新宁县、花县知县,转保昌县知县,调饶平署潮阳县知县。黄立世喜好作诗,有很深的功底。他从《诗经》以来历代诗抄都认真阅读,能道出各诗家的宗诗歌之精髓。立世评诗曰:“诗境欲如洞庭微波入地俱远,诗品欲如高山积雪森寒不胜,诗情欲如天女微笑色相都空。”[1](P87) 清乾隆三十年(1765)黄立世修辑黄氏先祖遗编,自高平公、太保公、侍御公以下凡七世得诗二十卷、文四卷。立世喜交游,邑内名胜以至全国的胜景古迹,山川风物、喜怒哀乐之情悉见于诗,著有《四中阁诗集》共三十一卷,另有《柱山诗话》。
  黄簪世,字绂皆,号蓉菴④,黄和中次子,黄宗扬之玄孙。副贡生,授文林郎,历任浙江淳安县、海宁县知县。例授承德郎,顺天府粮马厅通判,曾编辑刻印《黄氏诗钞》,著有《庆远堂诗草》。

 

五、黄氏家族在清代后期的衰落及文化世家的形成

 

  从十三世之后,黄氏家族渐渐衰落。首先是在科举上考得功名者日益减少;其次,入仕人数虽然不算太少,却以中下层官员为主。由于清代儒学职官皆以本省之人担任,只回避本府州县。这种任官方法避免了因地域和文化差异造成的隔阂,对掌管文教之官来说尤为重要。故黄氏家族居官者,多任学政、教授及训导等主管教育的官职。其中,35人留有著作,从总体上说仍不失为一个文化世家。
  第十三世黄如瑀(1762-1821),字禹执,号练江,黄立世第三子,黄奭中之孙。清乾隆二十七年(1762)生于其父潮阳官署中,第二年黄立世解职归,途中乳媪夜熟睡,仅两岁的如瑀匍匐于马厩中,群马惊避。稍长,立世亲授四书五经。如瑀读书不辍,学习出类拔萃,清乾隆五十四年(1789)拔贡,清嘉庆三年(1798)顺天举人。一生从事教育,先后主潍阳书院,青州云门书院,例受修职郎,历署青州府学教授,荣城县教谕,黄县教谕等,其中授徒20年,主书院8年。其诗文多丧失,后幸存部分经其子凤文汇辑为《墩雅堂诗稿》。黄玉衡,字音素,号墨圃,黄体中孙,黄振世三子,出为黄瑞世嗣子。清乾隆四十二年(1777)拔贡。赠奉直大夫,清河县知县。他因病放弃学业,不去考举人,却勤修医道,给人治病无不药到病除,妙手回春。曾作长诗《九水歌》,九水为崂山名胜,他的诗从一水写到九水,使人如临其境。其父黄振世在二水上作亭曰“二水山房”,他爱其名,其诗集遂名《二水山房诗稿》,清乾隆四十二年冬(1777)成集。
  第十四世黄榛,字硕轩,号漪园,黄如璧长子,黄缵世长孙。清乾隆十五年(1750)举人。对双亲甚是孝顺,对兄弟极为友爱。从不贪图钱财,虽然生活在城市之中,但深居简出,许多官人都不认识他。生活俭朴粗衣淡饭,好为诗歌古文,才气从横,著有《漪园文集》。
  黄植(1721-1791)字静轩,号复斋,黄如璧次子。他天资聪颖,悟性高,13岁入县学,不久为廪生。清乾隆三十七年(1772)恩科贡生。对于《十三经注疏》诠解熟读贯通,对程、朱、张、邵之学非常熟悉,对陈白沙、王阳明的心学也有很深入的研究。在经学、理学方面的造诣受到人们的广泛推崇,被认为已达到难以企及的高度。著有《水湄草堂集》、《论语汇说》、《学庸记疑》、《孟子析疑》、《周易浅说》、《易经讲义》、《诗经参考》、《四书讲义》、《日知录》等。

表七:黄大中支系

 


  黄概,黄如玫长子,字文斛,号均持。清嘉庆十八年(1813)贡生,授修职佐郎,任德平县训导。到任后整修县学校舍,治理学风,根除积弊,很快士风为之一振。

表八:黄坦支系⑤

 


  第十五世黄守平(1776-1857),黄檀之子,黄敬中玄孙。字星阶,号茝田。清道光十八年(1838年)岁贡。一生仅应乡试一次,以教书为生。熟读《资治通鉴》,编成《千字简略》,句限四字,便于幼学诵读。自少年时爱读《周易》,后摘录编成讲义,作为家塾课本,初名《说易凿语》,继曰《易象汇钞》,40年修订手抄凡10 遍,至晚年乃定为《易象集解》十卷。他喜集先世典章文物,对先祖的功名勋业,留心编辑搜罗,终于编汇成《黄氏家乘》二十卷。还著有《漱芳园诗草》、《千字鉴略》。

表九:黄守平支系

 


  第十六世黄念昀(1801-1875),字炳华,号海门,黄守平之子。清道光二十年(1840)恩科举人。因读书刻苦,经史子集无所不通,德行高洁,极孚盛望,后加候选知州、拣选知县, 坚持不就,以从教终其一生。为同治版《即墨县志》分辑总编之一。善书法,得其字者,秘以为珍。偶作古今体诗,多散失,仅存《崂山述游草》一卷。
  第十七世黄承雘(1836-1897),字子丹,号幼泉,黄寿豹之子。清咸丰八年(1858)举人,拣选知县,议叙五品顶戴。授修职郎,任泗水县训导,选授长山县教谕。他喜好古玩名帖,工书法,初学颜体,晚年喜大令帖。善诗词,常以诗唱酬,挥笔立就。著有《泉源小志》、《如不及斋笔记》。
  第十八世黄肇岳页(1821-?)字伟山,好梦瞻,黄念晸之子,黄守平之孙。清咸丰二年(1852)举人,全省乡试第五名。一生任教职,授修职官,任范县训导,濮州学正,济阳县教谕,历城县教谕等。后归里仍以授徒养亲,每年入不敷用,晚年主持本邑“崂山书院”,任山长。教诸生作文,亲手削改,示之章法,知名之士多出于门下。喜集藏印石,其中田横砚有数百方,雕琢题诗成趣。著有《长康庐文稿》。
  黄肇颚(1827-1900),黄念昀之子。字仪山,号仲严,廪贡生,候选训导。清同治年间,即墨县令林溥总编《即墨县志》时,黄肇颚负责采访。他有缘遍访崂山的山山水水,并收集了大量反映崂山文化的诗文。同治十一年(1872)县志出版后,他用10年的时间,遍游崂山,询问山里的知情人,探访寺庙的道长,以步代尺,丈量各景点的里程,准确记录各名胜古迹碑刻铭文,同时广泛收集有关崂山的诗词、文赋、游记等。于同治十三年(1874)编辑成《崂山诗集》,后仿《武夷山志》,将收集的大量历代名人关于崂山的诗文,分列于各名胜下,对崂山的名胜古迹、宗教源流等作了详细介绍。清光绪八年(1882)辑成《崂山续志》十卷,后又修改补充,定名为《崂山艺文志》二十四卷,其兄黄肇岳页作序,光绪二十二年(1896)黄肇颚又写了自序。黄肇颚除耽乐山水,还工翰墨,少学颜鲁公书,晚乃入苏体,大字尤著名,登门求字者络绎相接。
  黄象崘(1906-1982),字昆山,黄肇第三子,黄贞鳞幼子黄奭中之七世孙(黄奭中——黄垂世——黄如瓛——黄杲——黄守憕——黄念章——黄肇——黄象崘)。曾于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在即墨创办“新民书局”,黄宗昌《崂山志》民国二十三年版即由新民书局出版。
  黄象冕,字黼庭,号絅斋,黄肇恒长子,黄宗昌十世孙。贡生,授修职郎,曾任福山县教谕。著有《尚絅斋及北归杂咏诗草》、《增修胶志序》等。民国五年(1916)黄宗昌《崂山志》刻印时,黄象冕曾作跋语。
  黄象冔,字绍殷,黄肇颋长子,黄宗昌十世孙。著有《蜗庐居诗草》。黄象毂,字子柯,黄肇求页长子,
  黄守平曾孙。清光绪年十四(1888)举人。黄象辕,字子固,黄肇颚次子,黄守平曾孙。贡生,著有《中庸讲义》。均曾参与《崂山志》的校对工作。即墨黄氏家族的发展,跨越明清两代,保持望族地位达数百年之久,其在科举仕宦与文学方面的影响深远,实为即墨望族之翘楚。从五世黄作孚明嘉靖二十五年1546)中举人,到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的350余年间,共有进士8人、举人34人、贡生45人,有65人留有文集、诗稿⑥。这种深厚的家族文化底蕴,不仅是黄宗昌撰写《崂山志》的重要前提,也为《崂山志》的保存、刻印和流传奠定了必要的基础。而《崂山志》作为其家族文化的代表性著作之一,其影响深远,至今不衰,值得我们给予高度关注。

 

注释:

  ①黄师善次子宗焕出为黄应善嗣子。

  ②黄坤次子贞履出为黄墇嗣子。

  ③黄继善次子宗栻出嗣为黄陈善子,贞字辈人数太多,限于表格这里所列不全。

  ④《即墨黄氏族谱》卷二作“蓉菴”,《黄氏诗钞》卷末载黄立世《奉赠容葊四兄兼志别绪》诗四首,作“容葊”,两个号读音相同,用字不同,当是并用的两个号。

  ⑤黄念昤长子黄肇恒出为黄念旸嗣子。
  ⑥参见2007年增修版《即墨黄氏族谱》第九册。黄氏诗文集今存世者主要见于《黄氏诗钞》,此集由十二世孙黄簪世于乾隆三十一年(1766)编辑刻印,分为上中下三卷。收有从黄作孚《訒斋诗草》至黄体中《来山阁诗草》16人的16部诗集,卷末附有黄簪世《酬卓峰弟》诗二首及黄立世《奉赠容葊四兄兼志别绪》诗四首。后又增加了黄玉衡《二水山房诗集》,如加上黄簪世、黄立世诗,共19位黄氏历代诗人诗集。笔者所见2007年影印本《黄氏诗钞》目录即将黄簪世诗二首标为《庆远堂诗草》,黄立世诗四首标为《柱山诗草》。此外,黄培《含章馆诗集》、黄坦《浦江县名宦录》、黄如瑀《敦雅堂诗集》均曾单独刻印,并与《黄氏诗钞》均见于2007年《即墨黄氏藏书》,其中黄培诗集为即墨市政协排印本,其它两种均为影印本。

参考文献:
  [1]即墨黄氏(城里族)第九次族谱增修联络处,即墨黄氏族谱(增修版)[Z],2007(内部印刷)。
  [2]即墨市史志办公室,即墨县志(同治版)[M],北京:中国和平出版社,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