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黄氏之窗》

 

  山东黄氏之窗由黄氏宗亲网提供技术支持!

         
  简繁字转换: 

 

 
   

清黄培文字狱案

 

作者:江志礼
供稿:黄有惠


  黄培(1604-1669)所陷身的文字狱案,历时四年,牵扯到217人,为清初的一大要案。
  黄培乃明代万历间的兵部尚书黄嘉善之嫡孙,世袭锦衣卫指挥佥事、后升钦差提督街道、锦衣卫管卫事,都指挥使,极受明廷器重。清兵入北京后,黄培仍忠于前朝,不为清官并想以身殉国。先使其妾安氏自缢,护其母柩运回即墨安葬后,以子托其叔,一切就绪就想自杀,后经其叔黄宗庠开导,打消殉节念头,但仍蓄发留须,不着清服,表示蔑视满清,在忧郁悲愤中度日。顺治九年(1653年),黄培的三姐夫莱阳人宋继澄到即墨,宋继澄为前明举人,极有民族气节和文采,他与黄、蓝等诸姓结为诗社,黄培也参与其中,饮酒赋诗,消遣岁月,怀明反清情绪时溢诗文。顺治十八年(1662年)于七抗清起义爆发,黄培在道义和物资上给予支持,从顺治元年至康熙元年(1662年),黄培共作诗280余首,略加删改,收录266首,命名为《含章馆诗集》(上卷)。于康熙元年,刻版装订成册,分赠亲友。从而埋下祸根。
  黄培在怀明反清思想支配下对周围特别是亲友中的趋附清廷的新贵异常鄙视,其文字狱案就是先从其至亲蓝溥控告引起的。黄培的前妻胞弟蓝润乃清顺治三年进士,官至山西布政司使。其从弟蓝溥子蓝启新与黄培子黄贞明结为同窗,但时不相容。蓝启新依其伯父权贵看不起黄贞明,黄贞明又恃明宦后裔自以为清高。康熙四年春,黄贞明与蓝启新诟骂语及蓝溥,蓝溥迁怒于黄培,便摘录《含章馆诗集》中的有关诗句,以黄培有怀明反清之心为由,具呈控培于县衙。此时即墨县令樊仕福因病不能理事,未加审讯。至七月中旬莱州知府张应瑞到即墨,蓝溥又递状催促。蓝溥之意,本在报前嫌,压服黄培,岂知此事又被金桓利用。
  金桓为即墨大金家人,秀才出身,不务正业。因欠黄培家佃银,屡讨不付,而被黄培家人殴打,怀恨在心,时思报复。待知蓝溥状告黄培,亦于康熙四年八月初二日具呈控告到莱州道,把柄也是《含章馆诗集》中对清不满的诗句。莱州道尹范平,见状立即提审黄培,黄培托病以黄贞明替代,黄贞明在其亲家江谦受伴随下到莱州,疏通官府,与蓝、金两人私了,一场风波即将平息,却由于姜元衡的介入,使案情再起,并最终把黄培送上绞型架。
  姜元衡(1620-1685)祖籍莱阳,其祖父原名“小解愁子”,幼时因家贫流落即墨被时为秀才的黄嘉善收养,改名“小自来”,成年后取名黄宽。黄嘉善为其娶亲,继而供其子读书并均入庠。黄宽孙黄元衡也由黄培供其读书成名。于顺治六年(1649年)中进士后恢复了姜姓。
  姜元衡曾任翰林院侍讲等职,后因任北直隶学院时贿卖童生,受到降罚,告假回家。黄培对姜元衡依附清朝,恃其显贵,结交官府,背主复姓等行为极为不满,并多次羞辱。因此,姜元衡虽世受黄家恩养,但对黄家积怨很深,又难于启齿,便伺机报复。发生蓝、金告黄培事后,姜元衡暗自庆幸,但不久为此案在莱州道私结平息又大失所望,但报复之心不死。待知金桓自莱州回来后,便唆使其声言到省控告而敲诈黄培,被黄培严厉拒绝。金桓祖叔为此又痛打金桓。姜元衡又利用金桓的不满心理暗使其于康熙五年四月到济南抚院复行控告。但抚院认为所控各节皆无实据,而金桓之祖亲又证其品行恶劣,结果金桓又被抚院按诬告反坐罪,拟将革其学籍,发边流放。金桓大惧,求救于姜元衡。姜元衡深怕金桓说出其主使真情,乃与黄培彻底撕破情面,直接出面,一心欲置黄培于死地。案情至此,已一发不可收拾。
  姜元衡因进士出身,历经官场,极有手段。他在蓝、金所供诗句基础上,又拓展内容、升级分析,并与曾在黄家教读书多年,了解黄家私事的邑中生员、惯讼杨万晓勾结,收集黄家反清言行,结合诗句,罗织成一份案情十分严重的讼状。主要罗列了黄培十大罪状,于康熙五年六月告到省督抚署。山东督抚收到这一讼状后,认为系叛逆要案,不敢自断,上奏清廷,请示处理。同年八月,清廷下旨,着山东督抚对此案从严审讯奏复。从而黄培文字狱一案直接受制于清廷。
  山东总督白秉正立即派人到即墨、莱阳等地,提拘一干人证。因牵动人事太多,一时纳集不齐,迟迟未审。姜元衡控告之后,一方面,黄培派黄贞明和家人王行等到京指控,结果中途却被姜元衡派人扣留;另一方面,急忙行状到山东巡抚辩护,指控姜元衡贿卖童生,结交官府,横行乡里,有逆反罪行。山东巡抚街道黄培辩呈后,又具禀告奏清廷,清廷下旨山东督抚两告会审。但人、卷一时未能调齐,于是又延误下来;此时姜元衡及杨万晓恐夜长梦多,于康熙六年(1667年)二月,由杨万晓到京叩阍控告,并以家藏兵书,通谋于七等罪状加大黄培罪情。黄培得知后,亦派义子黄一凤和曾被姜元衡揽讼受刑的秦胤奇到京分别向道政司申告和叩阍,控告姜元衡背主弃恩,横行乡里,逆反清廷等言行。杨万晓和秦胤奇的分头控告,康熙皇帝极为重视,急速下了一道密旨,用红封转到刑部,着山东督抚会同从速审讯,而山东总督白秉正身兼三省职务,以正在河南会审另案为由,上书请求延期。清廷认为诉讼各方均涉及叛逆大事,又下一催旨,着令此案由总督交与巡抚并采用会审的方式即行审讯,限定二个月内结案。山东督抚立即组成以巡抚为首的会审团,于康熙七年(1668年)正月三十日对黄培文字狱一案进行会审。会审采取双方对质方式,依次审讯姜元衡告黄培案、黄培告姜元衡案、金桓告黄培案、杨万晓告黄培案和秦胤奇告姜元衡案,另遵旨对案涉的顾炎武作《忠节录》案也进行了会审。
  康熙八年三月十六日,山东省提刑按察使司将审理意见具奏清廷。由于黄培极力为亲友开脱、清廷要员从中关说,更由于清廷重镇压反叛行为而轻其他劣迹。因此,涉案人员大部分的给予免议,唯“黄培因系明朝世宦,隐怀反抗本朝之心,刊刻逆书,已属不法,吟咏诗句,尤见狂悖,且宽袍大袖,延用前朝服制,蓄发留须,故违当朝法令、大逆不敬,应按隐叛诽薄之罪,但律无正文,无从援引,谨援他律比附,定拟绞罪”。奏疏上秉后,康熙皇帝授刑部转旨山东,批准所拟审理意见。
  同年四月初一日,在济南对黄培执行绞刑。涉身此案中的宋继澄的次子宋琏(黄培的外甥),在为黄培所作的墓志铭中说,黄培临刑从容作诗,笑谈自若,自以为死得其所。时年虚令66岁。
  黄贞明将黄培灵柩运回即墨后,于四月十四日葬于现青岛四方水清沟黄培生前所造寿坟。黄培的副室刘氏(邑人刘晴岚之女)料理完黄培丧事后,在墓旁径缢以殉。黄贞明亦入崂山深居不出。其女年方及笄,矢志不嫁,带着父亲的画像(今存于山东省博物馆),出家崂山潮海院为尼(法号“喜岩”后迁巨峰前白云庵,今庵前之白木槿系为亲手所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