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黄氏之窗》

 

  山东黄氏之窗由黄氏宗亲网提供技术支持!

         
  简繁字转换: 

 

 
   

黃福奉使安南水程日記

 

提供:黄有惠

来源:四庫全書·集部·總集類·粤西叢載卷三


  永樂四年有事於安南舟車所抵耳目所得具筆於後

 

  七月

  初一日入辭是日會同館起馬宿龍江驛

  初二日早龍江驛起船由大勝港過茅山渡望方山詢單橋午至大勝驛有仙人磯石橫於中流其勢巉巖其流洶湧舟人每為之震讋又有三山磯三峰聯峙於岸其峻秀可觀是夕風雨橫江艤舟於岸逮中夜而作

  初三日晩至和尚港其港遶山周囘首尾通江僅百餘步港之兩岸栁隂茅屋豚柵雞塒儼然如市次至黃蓬磯獨一山枕於江岸又之響糠■〈石向〉磯有觀音洞又南之雲頭磯雲峰侵冲漠狂瀾囘注舟子莫能支沿崖而撁者蟻附又之鵞兒磯山青雲白耕牧雜然於下有政平訟理之氣象又之望夫磯其山連亘僅一里怪石巉巖芳草叢綠又之采石驛時將及午入支江上有李白墓俗謂此地多旨酒以故居者樓閣重重臨流而市酒者比他率多又南二十里覩黃山又二里許望太平皆出支江之左也又三十里許曰東梁山在大江之左支江之右山勢甚怪西梁山又在大江之右與東梁山相望其勢相若此處出支江入大江亦扼要地有大信巡司在焉治居支江之左暮泊黑山磯是夕風雨大作中夜而興

  初四日早至櫓港驛風雨如昨驛治在江之東岸近荻港有板子磯如采石支江抱一小山而南行十里許與大江通磯之東約五里荻港驛在焉是日申時至驛晝夜兼行

  初五日辰至大通驛其驛亦在支江之東南約數十步與大江合暮至池口驛是夕天清月白風息波平鼔枻而南如有助者

  初六日五更至李楊河驛入長風夾傍有小徑舟子得以牽䉡辰至安慶同安驛泊舟於張家港港西岸有嶺林茂地僻時將未遂為文於是嶺之巓祭其故庶子南保而行其文失矣

  初七日平旦之雷港驛過急水溝仍乘風入江一帆輕快過彭郎磯望小孤山已而至龍城驛彭澤縣側有狄梁公祠堂在焉而陶潛像亦置其右龍城發棹日將暮矣

  初八日辰至彭蠡驛有湖口縣治在驛之東北過鄱陽湖口江水湖水於此合流而下南望廬山隠隱在雲霧表而不知其高下也湖水中有鞋山峙焉中流特立其勢類鞋名取此也江流西上有南湖觜山巡司在焉午未至潯陽驛九江府治在焉由支江而南東望廬山最近問人云約三十里山外南康所隷山之中有竹林等寺山之側有五老等峰而周顚仙碑亭災之後而今見興焉夜行如昨

  初九日辰至富池驛驛隷興國州午末至蘄陽驛隷蘄州

  初十日曉至蘭溪驛江岸有路牽者得行過赤壁望黃州不午末至齊安驛驛在黃州府城外與逓運所連枕江流舟行未十里風雨大作冒行不已

  十一日夘至陽邏驛驛隷黃崗縣過午至夏口驛驛在武昌城外舟次於驛前報名於典儀所

  十二日早入見囘時將辰遂放舟而南午未至金口驛驛隷江夏縣風順帆輕篙者咸有豫色逮暮至簰洲驛驛隷嘉魚縣舟行過半夜至魚山驛驛亦隷嘉魚縣自金口驛以來湖水瀰漫多與江合吾舟悉由湖而行帆拂蘆荻花棹穿菱芡實水閒風順無洶湧之虞亦甚樂也

  十三日辰至石頭口驛驛亦隷嘉魚縣舟亦從湖水徑之鴨欄驛時將交申驛之前有石如砥柱峙於邊流轉而南有鴨欄磯又尋之白馬磯鴨欄比之白馬山高水急舟者未免用力驛之右有茶引批驗所及臨湘巡檢司三衙並枕江流俱隷臨湘縣又南有楊陵及臨湘一磯暮至城陵驛越十五里許過巴陵縣望岳陽樓君山艑山峙於西南如中流砥柱焉時風順月明波濤不作湖之行如履平地過夜半舟至鹿角驛驛在湖山之東以水急舟皆集於驛之南小河之所去邑一里許遂乘風挂席而南斯驛隷巴陵縣

  十四日日將出至磊石驛驛之左有觀音閣閣之左有龍神祠祠側營涵虚一亭亭之壁有竹木之畵騷人詠唱筆迹率多如迸珠迸玊殆不可以斯須徧觀也是日出洞庭巳時至營田驛驛隷湘隂縣過未時至笙竹驛驛亦隷湘隂縣縣治在驛之東南去泊舟之所不逺治縣者未之見不知其為人舟遂行至申末至彤關驛驛隷長沙縣驛背小山竹木森然驛前有樓曰凝翠倚山枕水可縱游覽遂桂席而南是日夜將半舟至臨湘驛驛在長沙府城外驛隷長沙縣

  十五日早入見遂辭而行至申末舟至湘潭驛驛隷湘潭縣縣治在驛之後北去約一里許舟行過半夜至淥口驛驛隷長沙醴陵縣驛治可觀行三十里空洲在湘江中流江之兩岸花木參差禽鳥咬嘎游子騷人吟懷旅思於是未有確然而不動者也

  十六日辰末至泗洲驛驛亦隷醴陵縣暮至都石驛驛隷湘潭縣夜半至皇華驛驛隷衡山縣驛至縣十五里縣有南嶽歲時享祀

  十七日夘末至霞流驛驛亦隷衡山縣未時至七里驛驛隷衡陽縣驛之北有七里灘俗云漢嚴陵曾釣於此詢無遺迹暮至臨烝驛驛隷衡陽縣衡州府治在焉驛治在府之城外北門放舟夜行驛之下三四里許一水自西北來通寳慶一水自東南來通郴州耒陽縣

  十八日辰至新塘驛驛亦隷衡陽縣驛週廻皆有渠引水養魚生意可嘉已末至栢坊驛驛隷衡州府常寧縣夜至河州驛驛隷常寧縣十九日早至歸陽驛驛隷永州府祁陽縣申至三吾驛驛亦隷祁陽縣此驛問至方瀲驛有九十里夜行如前

  二十日夘至方瀲驛驛隷永州府零陵縣是日申時至湘口驛驛亦隷零陵縣去永州府城十里許驛之東南一水通道州驛之西北一水通廣西二水至驛合流而北是夜泊舟於驛前

  二十一日早行未末至石期驛驛隷永州府東安縣湖廣地方界分於此南至栁浦驛以徃隷廣西

  二十二日丑至栁浦驛驛隷廣西桂林府全州驛西行四十餘里有黃沙市河設浮橋連橫於水上司橋有判官倉使老人是日未時至山角驛驛隷全州

  二十三日早至城南驛驛隷全州是日申末至白雲驛驛隷桂林府興安縣縣去驛半里許驛之南北設陡三十六所驛以北陡十水流而北驛以南陡二十六水流而南每處設軍二人守之船過則放閘

  二十四日五更至大龍驛是日未初至東江驛館於紫極宫報名典儀所

  二十五日早見免禮閏

 

  八月

  初五日報名典儀所

  初六日蚤辭免禮是日午後遂行至南亭驛驛至臨桂七十里隷臨桂縣驛之前有榕樹一本九枝其根盤錯延袤甚逺其隂婆娑殆有頃餘人云自宋有之近五百年餘

  初七日丑時至古祚驛驛隷陽朔縣逺有一百二十里午後至昭潭驛驛隷平樂縣逺一百里有平樂府治千户所治在焉申時至廣運驛驛隷平樂縣逺一百里是日戌時至昭平驛程一百二十里隷平樂縣

  初八日夘時至龍門驛程二百四十里隷平樂縣午時至龍江驛程六十里申時至府門驛驛隷蒼梧縣梧州府治千户所治在焉驛之程一百二十里

  初九日巳時抵藤江驛驛隷藤縣縣之令有曰周頥者聞有政聲驛之程百一十里是日戌時至黃丹驛驛隷藤縣程百二十里

  初十日午時至烏江驛驛隷平南縣縣治去驛不逺程百二十里

  十一日巳時至府門驛驛隷桂平縣潯州府衛治在焉程百八十里此驛西有山曰西山去縣四十里林崖深惡人所罕到猺獞居多每與大通峽獞人合力剽掠居民受害甚可惡也至暮發舟

  十二日戍時至東津驛驛隷貴縣程八十里

  十三日夘時至懷津驛程百六十里隷貴縣有縣治千户所在焉

  十四日辰時至香江驛驛隷貴縣程八十里申時至烏蠻驛驛隷橫州程八十里香江之來烏蠻灘水險惡有十里餘遡舟頗難名曰烏蠻灘

  十五日辰時至州門驛驛隷橫州州治與馴象衛在焉程百八十里是日午後開船

  十六日午時至火烟驛驛隷橫州程八十里驛之北十餘步許有灘曰雷霹水甚險逺舟人每先繫纜於岸之樹然後沿纜而進已復解纜而去繼者復加之人勞事滯計無所出特命驛與永淳縣置大纜系之便於舟人是日戌時至永淳驛驛隷永淳縣程百八十里

  十七日酉時至黃范驛驛隷宣化縣程八十里

  十八日午時至建武驛驛在南寧府城之南有衛治在焉程百二十里住一日半

  十九日戌時發舟翼日辰時之左右江水合流處

  二十一日午時至凌山驛驛隷宣化縣程四百里有竒

  二十二日午時至大盧由旱路行夜亦行

  二十三日蚤至太平府館於千户所與大理陳公給事馮公僉事杜公同事務共炊爨

 

  九月

  初三日早先來龍州整理事務行約二十里有老軍王英追報馮給事軍前回還就復回太平

  初六日蚤起馬來龍州夜暫駐於蹬勒驛尋即夜行達旦至龍州館於頭目王二之空閣

 

  十月

  初五日軍前令隨前進議留黎主事杜僉事理龍州糧運事愚與大理公給事公遂行先之馱海度糧運之難不可離去復於軍前白准仍留領督館於憑祥縣廰事事頓有緒遂復徃軍前

  二十一日早起馬前進是日午末至坡壘關宿於都督韓公之營

  二十二日蚤行午過丘温堡暮宿於丘温南二十里王都司行營

  二十三日早行午過隘留關此關賊之塹壘尚在其險異於他隘暮至雞靈堡

  二十六日早行暮至隘龎關宿於陳都司營

  二十七日蚤行晚至芹站堡宿於張都司營

 

  十一月

  初九日起馬至昌江小堡宿

  初十日午至市橋堡

  十一日早行於吕都督營宿

  十四日蚤至大營白議事畢

  十八日復回暮宿於野

  十九日至市橋堡宿

  二十日晩至昌江堡宿

  二十一日至芹站

  二十三日至雞靈堡宿

  二十四日晩至丘温宿

  二十七日起至坡壘宿

  二十八日至憑祥縣仍治所事

 

  廣信府同知鄒潘校正、推官方重校正、上饒縣學教諭余學申對讀、湖州府後學吳仕旦覆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