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复生先生行略

 

作者:向及公

 

  君名树中字理君,后改复生,四川隆昌龙市镇人。晚清蜀兴官学,君之泸县,入川南经纬学堂,与富顺谢持、曹笃,永宁黄方,皆同学少年。既卒业,复留日本。
  纪元前七年乙己秋,总理孙公在东京成立中国同盟会。君首加盟,亟欲得师资习制炸弹,为革命工具,乞于总理,为介绍粤人梁慕光,尽传其技。
  丙午七月,总理命君与熊克武、谢奉琦还蜀造党,密致党人主盟,阴为策动,是冬同县党人黄金鳌要君入成都,托教学,一任华阳县中学翻译。
  丁未夏,富顺易曼耕为言,泸县佘英等谋起义,商君之永宁,密制炸药。乃同抵永,客黄方家。县党人杨雄,则出白银如法化制之。偶不戒,两手皆大创,几死,遂废左目,失明。时党人杨庶堪主叙永中学,以化学药剂阴助之。君伤愈,复游日本。适内江党人喻培伦,亦以制炸药伤臂,乃相与谋造安全炸弹。
  纪元前二年庚戌,君与培伦、汪兆铭、陈璧君、赵铁桥、黎仲实等之北京,谋击清摄政王载沣,托摄影业于厂肆,曰守真相馆。君循循内美,学日本诗,兼攻美术,能摄人面影著男女肘臂间,色不褪。常运爆药及化制机管杂撮器具中,君与培伦造弹重二十余斤,夜埋甘水桥下。桥近摄政王邸,可百十武,上下朝所必经。俟明,载沣车过,以电发之。桥多犬,吠惊居人,起视,觉有物,培伦得脱去,而君与兆铭以故入狱,谳词侃侃,独自挺承,不相累,国人交称汪黄。时旧京蜀士大夫,见君小相,皆惊叹曰:美哉奇男子也。
  辛亥秋,武镇起义,各省响应。九月,消解党禁,君出狱。至天津,金堂党人彭家珍,充职东省天津兵站司令部,谋结同志,联兵力举事。于时蜀党人朱芾皇、黄以镛、赵铁桥等密议,以君与家珍入沪,遂留究造炸弹法。家珍因怀弹趋北京,击良弼。共和既建,君在南京任四川代表,参全国代表,选举总理为临时大总统。
  君所在,南北党人,无男女多昵就君。二年,君与谢持,以镛、铁桥、贾涛等组燕侠团,当时所传血光团也。是年君复以药术炸扬州镇将徐宝山。宝山故江举证间盐盗,时呼徐老虎,初开军政分府于扬州。黎扬州都督,虽去名号,受袁世凯统率,其所驻兵,扼苏宁咽喉,不除,必为革命障碍。张人杰商君,密图之。宝山性嗜古,君制炸弹骨薰匣饰中,启钥猝杀人,此帝俄时虚无党法。君尝为杀虎记志之,其事秘,世莫知也。
  君县党人程泽湘,自闻君狙杀载沣,欲从之学制爆药。赣宁败后,驰书让君,谓向不与我爆药术者,以袁氏或能善政保民,今贼势已成,子犹不与约术,非蹈海,即自裁耳。君感动,召之日本,授其术,卒以此成其烈。泽湘尝自命欲存同盟会真正苗裔,盖倾君之风也。
  四年,君与张威在上海潜倒袁,日人告密,被逮,相与争死,党人恻恻叹美之。君出狱,索张我权,知张乃复生变名也。洪宪讨袁,君树职为靖国军总司令,卢师谛副君,凡革命之役咸领偏师,备尝险阻,疲绩不稍休,致有偏估之疾。其万死不顾一生,可谓劳人也己。
  君于党为先觉,喻培伦、家珍为后死,烈烈轰轰,亲见其不朽,培伦尝谓,区区仗党人之力,欲制虏死命,非有猛烈利器收其威,功卒不就。袁世凯定江南,犹曰:“吾不畏江南反攻,畏其药取人命于顾眄间。”其气夺也。求之史传,君材性在仓海博浪沙间,古称立意皎然不欺其志者,君其无忝。
  君历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国民政府委员,以年来忧心戡乱,贫病交伤,十月一日,遂不可起,春秋六十有六,遗书尚殷殷于民生疾苦。昔贤曰,大哉死乎,君子息焉。在京院会同人,痛惜老成,联名申请,总统轸念开车勋贤,明令褒扬,并派员治丧,从优恤葬,略述其生平事迹荦世乒赛大者,以备国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