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氏宗亲网>人物研究

 

 

冶铸巨匠黄取

 

来源:南靖县文联

 

  黄取(1799-1861年),字取生,清嘉庆四年(公元1799年)农历二月,出生于南靖县靖城镇湖山村寨仔顶自然村,少年时随父亲黄太极迁居漳州,经营“金宝兴”鼎炉店。
  黄家世世代代以冶铸为业,除了打制犁铧、铁耙、镰刀、斧头等农具外,还铸造铁锅铜炉之类的日用品。黄太极有4子,老大、老二乃前妻所生,老三和老四黄取为后妻所生。黄太极因一生奔波,操劳过度,尚未进入“知天命”之年就撒手人寰。不久,后妻病逝,老大和老二霸占了全部家产。黄取为避免兄弟相残,与老三回到故乡南靖,以打铁为生,且租几亩地耕种。
  黄取相貌英俊,勤劳忠厚,但因家境贫寒,直到22岁才经媒人撮合,与同村林家寡妇庄氏结为夫妻。庄氏已有两幼子,婚后,黄取负担愈重。好在其三哥骨肉情深,发誓终身不娶扶助弟弟。
  养子成人后,黄取家境渐有起色。加之苦心经营,技艺日臻,黄取重返漳州府,亮出祖传的“金宝兴”鼎炉店招牌,开起了冶铸作坊。此时其同父异母之二兄早把家业糟蹋一光,沦为乞丐流落他乡。
  黄取继承了家传的冶铸工艺技术,并在此基础上大胆创新,研制出一大批适应各种土质要求的不同款式的犁铧、铁耙。为防止别人假冒,他在所有改良的农具中烙上“H”标志。这些农具一上市,便受到四乡八里农民的欢迎。
  闽南一带当时盛产甘蔗,民间糖坊煮蔗汁熬红糖的大铁锅叫“糖鼎”。黄取根据熬糖量的多少和坊主的实际需要,设计了大、中、小不同类型的糖鼎,很受糖坊主们的青睐。
  鸦片战争后,厦门辟为通商口岸,漳州成了海防前线。清朝政府在打开沉重国门的同时,也采取了一些应急措施,旨命福建巡抚责令汀漳龙兵备道和漳州知府火速赶铸铁炮(俗称“龙”贡)以巩固海疆防线。漳州府旋即成立“龙贡监造委员会”,监造委员骆楷接到赶铸铁炮的任务,焦虑万分,不知如何是好。后在朋友引荐下,到黄取家登门拜访。黄取一听说是为朝廷铸造铁炮以保卫祖国边防,对骆楷说:“卫国保家是每个老百姓的职责,我虽然从来没有打制过什么龙贡大炮,但这既然是关系到国家的安危,我就应该认真去做好它,不能让那些番仔人欺负咱中国人!”
  经过反复琢磨和周密筹备,铸造铁炮的浩大工程很快开工了。开工那天,骆楷亲临现场,为第一号土高炉举行点火仪式。两个时辰后,一门近千斤的大铁炮浇铸出来了。黄取急忙验看质量,发现炮身硬度超标,质地钢脆,实战时容易爆裂自伤。随即下令暂时停工,待研究后再行打造。
  以后,黄取放弃了打制农具和糖鼎的赚钱生意,一心一意扑在完善铸炮工艺的研制上,终于大炮铸造成功,并源源不断送往疆防要塞。
  黄取铸炮10年,共铸造出铁炮100余门,最大的一门有3000余斤,最小的也有600余斤。当时的机械设备十分简陋,生产的全部过程都得人工操作,要熔化10余炉铁水浇铸于一模具,必须精确地按比例投料和准确地掌握火候。由此可见,黄取的确是一位了不起的民间能工巧匠。
  黄取年近花甲时,才有了自己的亲生儿子黄秉翰。黄取临终前立下遗训:“后世子孙除继承祖业外,还需向学读书,学讲官话,长大后为国出力。”他的嫡系后裔果然争气,在第四代(曾孙)中就出了黄典诚(厦门大学中文系教授、语言学家)、黄典权(台湾成功大学历史系教授)等10余名出类拔萃的俊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