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八旬

 

作者:黄作培

 

 

  编者注:明天(2013年2月21日)是作培宗长母亲8旬,经其同意,将其纪念母亲的文章发表到黄氏宗亲网,体会其感人肺腑思母之情。


  凝望坟头枯叶——北风摇曳的烛光。
  脚下熊熊燃烧的冥纸——呼呼飞向空中的屑烟。
  不禁双膝沉重地跪下,
  母亲:
  不觉您在此长眠十个春夏秋冬。
  出殡的晨曦,东嶽庙下未曾融化的积雪一片片,远处的村庄点点星火,不时伴来声声凄凉的犬吠声。
  一长串送行的人群扛着黑沉沉的奠字,“八大金刚”催魂落魄的哼呀声,抹不了心头的悲愤——领着弟妹们数步回叩首,步履艰难地来到已掘好的墓坑……。
  故人斯去三日“冥灯”送,孩儿七日不嫌多,独俯坟丘,思绪万千,断弦的琴音难忘母育之恩。
  那晚匆匆闻讯,捧着您那沧桑带热的脸庞,掰开闭着的眼帘,也许听见儿子远处的嘶叫声,滚出了最后一溜泪水,没有语言,身体慢慢变冷……
  高塘十年茅草房,慈母夜半油灯启鸡鸣,东方霞发饭菜上桌,全家老小又开始新的劳作,里外一把手呀。
  孩提懵懂激怒父亲常有事,您用瘦弱之驱挡着他的拳头,身怀六甲也要抵着他手中的扳机,为不殷实的家庭吃尽不少苦头。
  苦尽甘来,您瞬间走了,您的生前遗愿我们已完成,而今六兄妹各居一处,出息皆可,不了儿女情长。为安次年,也许不知父亲接踵而来同眠。阴阳一层纸,仰望蓝空,仅叹花甲有二,无所欲为,也有哪一天极乐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