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氏宗亲网>人物研究

 

 

为国尽忠的一代名臣黄琬


作者:黄俊鹏(河南省桐柏县)


  黄琬(141——192)字子琰,江夏安陆人,东汉名臣,黄琼之孙,黄香曾孙。
  黄琬的妻子是新野来氏。来氏的父亲是东汉司空来艳,是二十八宿之一的来歙之后。
  黄琬年幼丧父,早年就聪明智慧。他的祖父黄琼初任魏郡太守,建和元年(147年)正月发生了日食,京城看不到,黄琼得把情况上报至朝廷。
  太后下诏询问日食情状,食去若干,黄琼正虑怎样回答才能具体形象说明地说明,黄琬才七岁,正在一旁,说:‘为什么不说日食所剩,就如新月一般?“
  黄琼很惊奇,就拿这话回报了皇太后,而深深的喜爱这个孙子。后来黄琼任司徒,黄琬因是其孙被授为童子郎,他推辞有病不去任职,京城的人都知其名。当时司空盛允有病,黄琼拍他去探望,正碰上江夏上报蛮贼情况的表章交到司空府来,盛允打开报告看后跟黄琼开个小玩笑,说:“江夏是个大地方,却是蛮人多而士大夫少。”黄琬捧手回答说:’蛮夷犯华夏,责在司空。随即拂袖而去。盛允很欣赏他的敏捷敢言。
  延熹四年(161年)迁任五官中郎将(俸禄两千石)。当时陈藩任光禄勋,对黄琬十分敬佩,常与他一起议事。旧有的制度:光禄勋推荐朝廷三署的郎官,符合功高久于任所、才学和德行特别优异等条件,方可入茂才四行之列。当时权势富豪之家多以人事请托而入选,而清贫简约守志不辱者总是因穷困而不能求进被关在门外,京师流传一句讽刺这情况的民谣说:“想找无能的那里去,光禄茂才多得是”。于是黄琬和陈藩共下决心,公开大张旗鼓的选用志士,平原的刘醇、河东的朱山。蜀郡的殷参等都因有德有才有行被选中。陈藩、黄琬二人因此受到权势富豪之家子弟的中伤,案子交到御史中丞王畅、侍御史刁韪手中。刁韪、王畅二人平时就很看重陈藩、黄琬二人,没有向上面报告此事,而左右近臣又捏造他们四人是朋党。王畅因而被将为议郎,陈藩丢官,黄琬、刁韪被禁锢。
  黄琬被排斥差不多二十年,直到灵帝光和末年(183年),太尉杨赐上书推荐他有拨乱之才,这才被征召为议郎,提拔为青州刺史,迁升为侍中,中平初年(184年),出任右扶风(相当于太守),回京任将作大匠、少府、太仆。又出任豫州牧。那时天下大乱,造反者到处都是,州境残破,黄琬率军讨平寇贼,威名大振,政绩为天下表率,被朝廷封为关内侯。
  黄琬为豫州牧时,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人,他就是曹操。当年曹操在地方上招兵买马,很是显眼。黄琬想杀掉曹操。结果曹操溜了,他的堂弟曹勋(曹真之父)被黄琬诛杀了。事情见《三国志 曹真传》。得罪了曹操,江夏黄氏在汉末至曹魏就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一个最简单的事实就是,同是参与诛杀董卓,王允的孙子被封为侯爵,而黄琬居然没受到一点表彰。
  189年9月黄琬被召回洛阳由豫州牧升为任司徒,这时正碰上董卓专权。11月改任为太尉,更封为阳泉乡侯。190年2月,董卓主张迁都长安,黄琬与司徒杨彪一起反对。黄琬退朝后作驳议说:“当年周公营建洛邑而安定了周王室,光武帝定都洛阳而中兴了汉朝,这是上天所开启,是神灵所安居的处所。大业既定,怎么能任意迁移?亏损天下的期望呢?时人恐惧董卓的凶暴,认为黄琬肯定要遇祸,坚决阻止他进言。他说:‘当年白公胜在楚作乱,屈庐迎着刀刃前去谏止;崔杼在齐杀害了君主,晏子不惧其胁迫。我虽没什么德行,倒是倾慕古人的品节。”黄琬竟因此而罢官。
  董卓考虑他出于有名望的家族,不敢加害。后来和杨彪同任光禄大夫(九卿之首),及至迁都长安,任司隶校尉。和王允一块除掉董卓。192年,李傕、郭汜攻破长安,被逮捕,后来下狱死,享年51岁。
  据晋人袁宏的《后汉纪》记载,黄琬的妻子和儿子都被诛杀了。据笔者考证,黄琬的妻子和大多数儿子没有卷进这场灾难,他们早已经到了益州。因为益州牧刘璋(皇族,也是江夏人)的祖母是黄琬的姑姑,也就是说黄琼是刘焉的外祖父、刘璋的曾外祖父。天下大乱时,黄琬就把自己的妻子来氏和儿子送到了相对稳定的益州(事见《三国志·蜀书·来敏传)。他的子嗣受影响不大,只是后人不显。《三国演义》里面的黄琬之子黄奎当时罗贯中虚构的人物。
  附:“来敏字敬达,义阳新野人,来歙之后也。父艳,为汉司空。汉末大乱,敏随姊(夫)奔荆州,姊夫黄琬是刘璋祖母之侄,故璋遣迎琬妻,敏遂俱与姊入蜀……”《三国志·蜀书·来敏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