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氏宗亲网>人物研究

 

 

明代状元黄观与盐城

 

作者:黄厚群

来源:http://blog.sina.com.cn/u/1728931011


  注:本文已被《盐城晚报》于2009年10月15日刊用。

 

  新市政府东南隅3公里处,有一座以遍布名贵花木、青石溪流为主体风格特征的新兴公园,人们在这里漫步休闲,出东大门百十来米,走近一片苍松翠柏之中,有一方不同寻常的墓碑,碑文正面是 “明代礼部右侍中黄观墓”。
  黄观原是安徽贵池人,与盐城又有什么历史渊源呢?说来话长——

 

黄观其人

 

  黄观(1361——1402),字伯澜,一字尚宾,谥号,文贞公。明史第143卷有传、光绪九年(1884年)出版的《贵池县志》第二十二卷《忠节》一文,对黄观生平及影响都有详细的介绍。此外,贵池县民间存有大量的传说。这些文献与传说,主要突出两个方面的特征:
  一是才华出众,出口成章。
  洪武年间,黄观历经会试、廷试次次名列榜首。洪武二十三年(1391)入太学,授翰林院修撰,官封礼部右侍郎。建文初,更官制,改任右侍中,与方孝儒等为惠帝朱允文重用。贵池民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 “三元及第人间有,六试夺魁世无双”。历史上,贵池县曾先后出过三个状元,黄观为其一。黄观的才华不光是体现在“六试夺魁世无双”的考场上,考场之外,他的言谈与文笔常常是一鸣惊人。一次,朱元璋亲发策问。黄观在策论中力主巩固边防:“……屯兵塞上,且耕且守,来则拒之,去则防之,则可中国无扰,边境无虞。”这些主张,深得朱元璋的嘉许。这一战略观点,直到当代,仍不失为过时之说。
  二是忠心建文,以身相许。
  朱元璋四子朱棣以“靖难”之名,夺取了朱元璋之孙朱允文的皇位。这一段历史及其纷繁复杂,影响也极为深远。黄观身为朱允文的重臣,位居“礼部右侍中”,自然就处于巩固与争夺皇权的旋涡之中。建文四年。朱棣以讨伐齐泰、黄子澄为名,起兵北平府(今北京),沿淮河南下,直逼南京,号称“靖难”,并公布“文职奸臣”名单,黄观名列第六。这期间,黄观持玉玺在长江上游一边募兵,一边督促各地赴援。当船行至安庆下游的罗刹矶时,得悉惠帝朱允文已死,燕王朱棣已继位,自知大势已去,于是投江自尽。附近人士闻讯赶来急救,但遗体已不见,只获一顶黄观佩带的珠丝棕帽。黄观死后,朱棣余怒未消,除诛黄氏九族外,黄的亲朋受监禁、谪戍者达100余人。
  万历二十四年(1597),一场 “靖难”平反活动全面展开。因为生平影响巨大,巡按龚文奏请为黄观建造祠堂,皇帝降旨分别在黄观出生地、殉难地及南京水西门分别建筑起三座黄观祠,补谥号文贞。同期,被毁掉的黄观状元坊又重新建起,黄观的状元身份得到重新确认。可惜的是,这些祠堂与牌坊在文革期间相继被毁。1988年,在风景秀丽的长江南岸——贵池乌沙镇新义村,贵池市人民政府为黄观立了墓碑,同时将该墓地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根落“海疆”

 

  话说当年黄观在长江罗刹矶以身殉国之前,燕王朱棣已经打过长江。一帮叛军在追捕国宝时,控制了黄观夫人翁氏及黄观两个女儿。家佣们急忙找出主人的钗钏饰品,到集市上换来酒肴,翁夫人全部送给了他们。这帮人马被打发出去后,翁夫人明白,更大的祸难即将临头,与其坐以待毙,坐以待辱,不如先走一步。于是,她寻机让黄观的弟弟黄觏“匿其幼子,逃他处”。自己“急携二女及家属十人,投淮清桥下死”。
  然而,黄观的弟弟黄觏和黄观的幼子(后取名大张)却没有死!叔侄二人来到“海疆”藏了身。
  海疆,泛指沿海一带。据清朝同治年间第八营黄姓家谱记载,特指芦苇野蒿遍地、蓄水能制盐的东海滩。盐城老城区有几位年长者都曾认为,那谱中记载的“海疆”,指的是南洋镇以东包括合德镇在内的茫茫地带。六百年之前,黄觏叔侄,变姓为张,家藏“海疆”,于盐场草滩间谋生。他们打鱼晒盐,东躲西藏。大张成人后,与一苦命女子王氏结伴,后生一子,取名张佑。
  一日,黄觏突然想起哥哥黄观昔日的辉煌,又想到将来后代们有朝一日要探讨自己的身世来由,久久寝食难安。家族秘密写在哪里呢?以什么形式写才能达到既保密又能长期保存的效果呢?在苦苦琢磨并准备了一段时间后,黄觏终于做成了这桩大事——
  他铸就了一把没有钥匙、没有锁门的铜锁,临终之前交代大张:“吾与汝居海之由,悉铸锁中。今不可为汝告。汝传之子孙,世守勿失”。大张恪守叔叔的重托,守锁如拱璧,一生未敢开锁。转眼间,第四代张景、第五代张缉熙又相继成年了。他们择定吉日,当众开锁。锁壳砸开,只见锁簧,仔细一看,簧上显现十六个字:“忠臣子弟,避难海疆。忠臣为谁?名观姓黄。”至此,身世谜底,悉如洞开!
  开锁之际,“靖难”期间被诛九族的忠良也早已昭雪。缉熙家几代人避难海疆的岁月已见天日。其时,第六代家驹也日渐成年。家人呈报官府,希望恢复黄姓。这一要求,一路绿灯,黄姓恢复,家人心头的阴影一扫而光。
  “海疆”多涝,庄稼难长的荒凉环境,黄家驹决定举家西迁,到范公堤以西择地定居生活。打定了主意,又经过了几年的准备,至第七代孙黄国粱成家时,黄氏一家正式定居于盐城南郊、串畅河西岸的第八营。

 

源远流长

 

  从黄观后裔立足盐城之后,这一家族的人丁迅速膨胀,至清朝中期,各行各业都有从业人员。晚清时期,第八营黄氏宗祠的正大门,写着这样的对联:“淮东望族,江夏华中”,人丁之旺盛,充满字里行间。今天,仅从第八营及其周边的地区来看,黄观后裔已过数万计。如果将外省市包括侨居海外的黄观后裔一一计入,已逾十万之众。
  基于对先人的怀念,对历史的尊重与传承,五年前,第八营人们按照贵池市人民政府为黄观建筑墓碑的样式,在风景秀丽的串畅河河滨复制了黄观墓碑。如今,该墓碑与碑前的清代汉白玉石鼓、石匾已浑然一体,在青松翠柏的掩映下,显得分外肃穆凝重,构成了盐城地区内特有的人文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