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氏宗亲网>人物研究

 

 

深切缅怀黄复生先生

 

作者:赵光裕
日期:二〇〇八年八月二十三日
 

  我的伯父赵铁桥、姑父黄方和杨维与黄复生先生是辛亥革命时期的亲密战友!
  1907年,熊克武、黄复生两先生,在日本受孙中山命,回川发动革命。他们分析了当时四川反满的革命形势,选定永宁作为在四川发动革命的突破口。是年夏末,熊、黄等近十位革命党人,在永宁金鹅池(小地名水沟头)我家祖宅举行永宁首义的会议,到现在已是一百零一年了。其间由黄复生、赵铁桥结起的黄、赵两家的世谊虽曾遭中断而有幸延续至今,可谓幸矣!
  一百零一年不是短暂的岁月——三万六千八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如果以二十年为一代,已是五代的轮替,常言道:“一辈亲、二辈戚、三辈四辈认不得。”黄、赵两家的世谊延续了五代,本身就是一段佳话。
  1930年,赵铁桥在上海招商局任内殉国,时复生先生居沪,曾亲往悼念,抚尸恸哭。复生先生居渝时,与我父曾有书札往来,我父赴渝时也去拜见复生先生,顺道带一些叙永的土特产馈赠。先生在渝逝世,我父曾收到治丧委员会的哀啟。解放后,由于政治的原因,两家后代联系中断。直至改革开放后,先生的孙子黄三德前来叙永收集先生当年在永的革命史料,经叙永政协介绍同我会面,我向三德提供了一些资料,由是中断了近四十年的世谊得以延续。
  其时,伯父赵铁桥的四子赵光祁,自辛亥革命七十周年纪念应邀由美来京参加纪念活动后,每年国庆活动都应邀参加。在廖承志老先生的引荐下,光祁为国家引进水文、水利、光纤、通讯、网络等先进技术。1986年光祁受时任国务院总理赵紫阳的邀请,来京参加国庆纪念后,回乡祭拜祖先。我得到省台办的通知,要我在10月3日前到省台办,届时到机场接机。
  到成都后,我先到三德家,我称呼三德黄大哥,三德夫人在一旁笑曰:“我爷爷同您伯伯是一辈,我们还应叫您小叔叔呀!”我忙说:“不要客套了,年长为大,就叫黄大哥吧!”10月4日,我和三德一起到省台办,随联络处长刘伯涛一起到双流机场迎接光祁。
  时,黄三德任省水文总站党委办公室主任,三德夫人在总站搞技术工作,水文总站的站长姓田,是叙永人。在三德夫妇的促成下,光祁为省水文总站引进了一套水文自动测报系统。
  值此黄复行先生逝世六十周年,有感内江市委、市府对革命先行者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的重视,筹备纪念黄复生先生逝世六十周年纪念。内江市政协,隆昌县政协,内江电视台的同志,为缅怀复生先生当年在永宁的英勇悲壮的革命业绩,亲临革命党制造炸弹的旧址,叙永兴隆场黄方的故居鹤鸣池和决定发动永宁首义举行会议的旧址兴文县金鹅池赵铁桥的故居水沟头作现场拍摄。
  我有幸全程陪同摄制组工作,复生先生革命党人那些悲壮激烈的反满斗争,仿佛一幕幕重新展现在我的面前。触景生情,当年复生先生们都是20左右的热血小青年,眼见清廷腐败、民族危亡,在孙中山的领导下,不惜抛头颅、洒热血,挽大厦于将倾,不由得使我肃然生敬。
  复生先生原名树中,隆昌县龙市镇人,但他献身革命的第一步是在永宁开啟的,在制炸药的过程中,炸药爆发,身受重伤。经医治康复后,又继续投入反清斗争,直至发动谋刺清摄政王的壮举而闻名中外。为了纪念在永宁这一段革命历史,更名复生,有死而复生之意。
  我认为今天纪念复生先生的意义在于我们要继承发扬先生为革命百折不挠的英勇精神,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的振兴中华事业中,像先生一样地为国家、为民族拼搏。
  愿复生先生在地下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