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氏宗亲网>人物研究

 

 

论黄福

 

——兼论明代中国文化对安南的传播

作者:朱亚非(山东师范大学齐鲁文化研究中心,山东济南,250014)

 

  摘要:黄福是明初著名的官员,永乐至宣德年间,他在交趾布政使任上十八年,殚精竭虑,恪尽职守,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传播到安南(今越南北部),促进了中国内地与安南的经济文化交流,在极为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和特殊的环境中,为明代中国与安南人民之间的友谊作出了贡献。
  关键词:黄福;交趾布政使;中国文化;安南
 

 

  黄福(1363—1440),山东昌邑人,历任洪武、建文、永乐、洪熙、宣德、正统六朝官员,是明初德高望重的政治家。《明实录》称其“公正廉恕,素孚于人,忧国之心,始终不渝”。 【1】《明史·黄福传》赞誉他“丰仪修整、不妄言笑。历事6朝,多所建白。公正廉恕,素孚于人。当官不为赫赫名,事微细无不谨。忧国忘家,老而弥笃。自奉甚约,妻子仅给衣食,所得俸禄,惟待宾客周匮乏而已。”当时朝中同僚对他的评价也颇高,如大学士解缙与明成祖评价各位大臣的长短,几乎对每一个人都指明了其长处与短处,唯独对黄福“无少贬”,说他“秉心易直,确乎有守”。解缙的评语一时传为美谈。在黄福数十年的为官生涯中,可以夸耀的政绩颇多,然而最为后人称道的贡献当数他在安南(今越南北部)十八年的为官经历。
  明朝永乐初,安南权臣黎季犛杀死国王,立其子为王,为巩固自己的地位,在国内大开杀戒,处死成千上万的反对派,又对民众横征暴敛,引起安南各阶层反抗。为了转移国内矛盾,他又不断派兵入犯占城和云南、广西边境地区,引起明朝南方边境局势动荡。黎季犛政权多次拒绝明朝警告,并欺骗明朝,诱杀了逃亡至明朝的原安南国王之孙陈天平,终于激化了与明朝的矛盾。永乐四年至五年(1406—1407),明朝出兵安南,在安南反对黎氏集团众多阶层的支持下,很快推翻了黎氏政权,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但是在战争胜利后,明成祖在处理善后上则犯了错误,他没有按照原先制定的“罪人既得,即择立陈氏子孙贤者抚治一方,班师告庙,”【2】的既定方针去做,而是接受了拥戴明朝的安南统治阶层部分官员和地方耆老的联名要求,将部分明军驻扎在安南,并在永乐五年将安南改名为交趾,成立交趾布政使司。交趾下辖十七府、四十七州和一百五十七县,有民众五百多万人。为了稳定明朝的统治,成祖任命工部尚书黄福以尚书衔兼掌布、按二司事,全权处理交趾行政事务。黄福任此职自永乐九年至永乐二十二年,前后长达十八年之久。他是在极为特殊的环境中和极其困难的条件下,毅然肩负起明王朝委托的重担,以自己卓越的工作成绩发展了与交趾人民的友谊,传播了中国文化,在古代中越关系史上谱写了难忘的一篇。
 

 

  黄福在交趾布政使任上十八年,一直面临着极为尖锐的民族矛盾。因为安南自中国五代起已成为独立国家,逐渐形成了以越族(京族)为主体的独立民族,虽然一部分官吏对明朝抱有好感,但作为整个民族则与统治他们的明朝政府之间存在着不可避免的矛盾和冲突。
  黄福到交趾后,立即认识到这种民族矛盾的现实状况,认为仅靠大量军队是难以稳定交趾局势的。他写信给驻交趾的明军统帅张辅,提出“恶本未尽除,守兵不足田,驭之有道,可以渐安。守之无法,不免再变”。 【3】力主用文治的办法让交趾人民安居乐业,使交趾局势不致生变。为此,在任期间他采取了种种稳定交趾局势、发展交趾经济文化、造福于当地人民的举措。
  首先,黄福以恢复因战争造成的混乱局面、稳定国内局势为当务之急。他遵照成祖指示,与张辅等在交趾的主要官员在各地发出告示:“陈氏诸已被杀者咸予赠谥……宗族被害者赠官,军民死亡暴露者掩埋之。居官者仍其旧,与新除者参治。黎氏苛政一切蠲除,遭刑者悉放免。礼待高年硕德。鳏寡孤独无告者设养济院,怀才抱德者,敦遣赴京。”【4】这个告示得到交趾各阶层拥护。这是因为,安南原政权旧官员一律仍居原官,维护了自己的地位,不致于反对新王朝,而贫苦百姓又被免除了原政权统治下的横征暴敛,无依无靠者也得到了救济,确实起到了稳定局势的作用。
  另外,为了进一步巩固在交趾的统治,明成祖让黄福、张辅等举荐交趾各界人才到内地做官或学习后再回交趾为官,以达到笼络人心的作用。黄福等人也积极按照成祖的指示行事,访求“山林隐逸、明经博学、贤良方正、孝悌力田、聪明正直、廉能干济、练达吏事、精通书算、明习兵法及容貌魁岸、语言便利、膂力勇敢、阴阳术数、医药方脉诸人,悉以礼敦致,送京保用”。张辅和黄福等交趾主要官员先后举荐各类上述人士多达9000人。这些人到中国,不仅促进了中国与交趾的文化、人才交流,而且他们由于受中国文化熏陶,相当一部分人回归后得到黄福的重用,成为明政府赖以依靠和支持的力量,对黄福在交趾十八年的治理也起了帮助作用。还有部分当地士人在中国内地为官,如交趾人王汝相曾任山东布政司左参政,王阶鲁任山西布政司左参议。
  其次,黄福针对交趾当时的情况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减轻人民赋税,发展经济,保障粮食供给,开辟交通路线,鼓励商业贸易。
  黄福到交趾后,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向明成祖提出如下建议:
  1、交趾赋税轻重不一,请酌定,务从轻省;
  2、循泸江北岸至钦州,设卫所,置驿站,以便往来;
  3、开中积盐,使商贾输粟,以广军储。官吏俸禄,仓粟不足则给以公田;
  4、广西民馈运,陆路艰险,宜令广东海运二十万石以给。在各州县广设粮仓储备粮食。【5】
  黄福的建议,重在发展经济,不仅要减轻赋税以调动当地农民的积极性,而且也要调动商人和官员的积极性,增加对农业的投入,让交趾与广西、广东的交通畅通无阻,以保证将广西、广东的粮食及物资运到交趾。只有让人们不忍受饥饿,才能确保交趾的稳定。这几条建议立刻为明政府所批准,其实施对稳定交趾政局、加快交趾地区的经济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黄福对发展农业生产和储备粮食的重视一直到他离任前都始终如一。在永乐二十年(1422)八月,他还向朝廷提出两条建议:一是“宜广积储蓄以图安固”,希望裁减卫所中的老弱病残士兵,将节余的钱粮用来保障身强体壮士兵的需要,以提高军队战斗力,保证军粮供应;二是希望改变将犯罪之人送到内地改造的作法,让罪犯在当地集中劳动,“纳米赎罪,以资军饷”。这两条建议均为皇帝采纳。由于黄福重视交趾农业生产并不断调拨内地粮食支援交趾的贫困地区,因此在明代直接统治的二十余年间,交趾没有出现大的饥荒,虽有战乱,但其经济还是获得了较大发展。
  再次,针对儒学在历史上对安南影响较大这一状况,黄福大力普及文化教育,完善科举制度。
  黄福深知,只有将儒学思想灌输到交趾人民群众之中去,开发智力与教化,才能提高当地人民的文化素质,确保政令法律的贯彻执行,促进政权的巩固和经济文化的发展。为此他特别重视学校教育和科举制度的推行。黄福到任不久,就下令在交趾布政司管辖范围内设立府、州、县儒学及阴阳学、医学、僧纲等学科,在各地学校中选拔一些优秀学生,送到北京国子监深造。当时明政府让交趾布政司将“府学每年二名,州学二年三名,县学一年一名”送到北京国子监读书。黄福为了更好地宣传儒家思想,还于永乐十二年(1414)“榜示各府州县,设立文庙……时行祭礼”。 【6】为了普及中国传统文化知识,他还以交趾布政使司的名义要求明政府赐给各类书籍,供学者们研究和学生们学习之用。永乐十七年(1419)明政府特派监生唐义“颁赐四书五经、性理大全、为善阴隙、孝顺事实等书于府、州、县儒学,俾僧学转佛经于僧道司”。明政府类此向交趾各学校赠书的次数和数量都很多。如据《明实录》记载,永乐年间“交趾、宣化、太原、镇蛮、奉化、靖化等府及所隶州县学师员贡方物诣阙,谢赐五经、四书、性理大全,为善骘”。 【7】明人严从简在其《殊域周咨录》中也提到当时交趾汉籍为数众多,他做了如下统计:“如儒学则少微史、资治通鉴、东莱史、五经四书、胡氏左传、性理氏族、韵府、翰墨类聚、韩柳集、诗学大成、唐书、汉书、古文四均、四道源流、鼓吹、增韵、广韵、洪正韵、三国志、武经、黄石公素书、武侯将苑百传、文选、文萃、文献、二史纲目、贞观政要、毕用靖、钱中舟万选大分家教、明心宝鉴、剪灯新余话等书。若其天文地理、历法相书、算命占择、卜巫算法、篆隶家、医药诸书,并禅林道录、金刚玉枢、诸佛经杂传并有之。”据各种文献资料统计,明代流传到安南的中国书籍多达1000余种,其中相当大的一部分是永乐年间交趾布政司设置时期传到安南的。
  黄福在交趾布政司任上还完善了交趾地区的科举制度,使之与内地等同起来,在当地可举行乡试考取举人,然后再到国内进行会试,中者取为进士。通过考试选拔了当地一批人才。黄福这种重视文化教育、用儒家思想感化人民的做法给安南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交趾社会也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宣德年间,明军撤出交趾、黎朝恢复安南国名后,明朝的许多措施大都废除,唯独黄福时期颁布的文化教育和科举制度仍完整地保存下来,并得到继续发展。如科举考试仍仿效明朝统治时的做法,规定:“三年一大比,率以为常,中选者,并赐以进士出身。所有考试科目,具列于后;第一场考经义一道,四书各一道,并限三百字以上。第二场制、诏、表。第三场诗赋。第四场策一道,一千字以上。”【8】其四书五经内容仍以朱熹所圈点本为标准。天顺年间,黎朝还设置五经博士,原因是:“时监生治诗、书、经者多,司礼、周易、春秋者少。故置五经博土。”【9】安南黎氏王朝在对儒学思想的重视和学校科举制的发展方面基本上继承了交趾布政司时期黄福所推行的做法。《明史·安南传》称黎氏王朝“置百官,设学校,以经义、诗赋二科取士,彬彬有华风焉”。明代也是历史上中国传统文化对安南影响最大的一个时期。
  最后,黄福在任期间,能够团结中外官员,化解矛盾,减轻祸乱,做到“一切镇之以静,上下怡然”。【10】
  黄福到交趾后,时值“远方初定,军旅末息,庶务繁剧”,黄福虽以工部尚书掌布政、按察二司事,但要在安南交趾布政司任上充分施展权力,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首先要面临着调解统治阶级内部各阶层之间利益分配中的矛盾。因为当时的交趾,有执掌军权的征夷将军张辅率领的10万军队,直接听命于皇帝,并不归交趾布政司指挥;有皇帝指派坐镇交趾骄横跋扈的宦官;即便在交趾布政司下属的官员中也是既有朝廷直接任命、从内地调遣去的官员,又有当地归降明朝的官员,还有因过错或犯罪而遭流放的原内地官员。他们的利益不一,一旦使用或处理不当,势必会引起交趾局势的混乱。在这方面,黄福颇费心机。他首先协调好与掌握交趾军权的张辅等将领的关系。张辅在推翻安南黎季犛政权的过程中功劳最大,他“雄毅方严,治军严整,屹如山岳”,是明初优秀将领,在交趾布政司设立之初,由于局势尚不平静,他也是明成祖最为倚重的人物。黄福与他相处甚洽,曾写信给他提出交趾地方若“驭之有道,可以渐安。守之无法,不免生变”。张辅虽“武臣,而知礼过六卿”,他也积极支持黄福的工作。二人一文一武,配合默契,张辅曾先后四次到交趾,在此“前后建置郡邑及增设驿传递运,规划甚备”。 【11】他还与黄福联名向明政府推荐当地人才。他统帅的明军军纪严明,曾处死了违反军令的都督黄中,以致所属“将士惕息,无敢不用命者”。永乐八年到十一年,当交趾贵族陈季扩、简定发动叛乱时,张辅在黄福等文官的有力支持下,在交趾拥护明军的地方官员和武装的有力配合下,很快平定了叛乱,让广大人民得以正常生活。直到永乐十四年张辅离任返国,黄福和他一直相互协作共事,保证了交趾的稳定局面。
  黄福在交趾的另一位主要合作者是陈洽,他以吏部左侍郎身份协助黄福管理交趾布政司事。黄福也能充分发挥陈洽的作用,与他相互配合,处理事务时分工负责,使各项工作都井然有序。史称:“是时黄福掌布、按二司事,专务宽大,拊循其民。洽甄拔才能,振以风纪,覈将士功罪,建置土官,经理兵食,剖决如流。”【12】黄福回国后,陈洽接过黄福的担子,接掌交趾布、按二司。陈洽的才学、品行和行政能力都可称道,在配合黄福工作时得到了施展,但是,他在交趾的威望比不上黄福,缺少独当一面的魄力,也没有处理好统治阶级内部的关系,结果是“中官马贪暴,洽不能制,反者四起。”他虽参赞军务,但将军王通不从其言,因此当黎利起事后,陈洽率军中其埋伏,因不愿投降,自刎而死,保全了明朝大臣的气节。
  对当时朝廷中—些官员好的建议,黄福不仅予以支持,而且还上书明政府加以执行。如当时明政府规定交趾官员在任职九年之后才能加以考评晋升,这样时间过长,很难调动官员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御史黄宗载出使交趾看到“时交趾新定,州县官多用两广、云南举人及岁贡生员之愿仕远方者,皆不善抚宇”,认为一些地方官不太称职,建议对地方官及时进行考核,不能等待九年期满才考核。他将这种看法告诉黄福后,黄福非常称赞,说“吾居此久,所接御史多矣,唯宗载知大体”,并支持黄宗载上书朝廷建议改变考核制度,认为“若俟九年黜陟,恐益废也。请任二年以上者,巡按御史及两司复实举按以闻”。 【13】这个建议得到了明成祖的批准。黄福立即在交趾施行,对官员及时考评,升降奖黜以业绩为据,激发了各级官员的热情,也有利于政令在各地方的推行。当时还有不少内地官员,或因过错、或因违逆皇帝而被贬官或流放至交趾,对他们的到来,黄福并没有加以疏远、排挤以迎合皇帝和朝廷当权者,而是积极关心照顾他们的生活,对确有才干者也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积极加以提拔使用,从而调动了这些受到压抑打击郁郁不得志的官员的积极性。《明史·黄福传》中言及:“时群臣以细故谪交趾者众,福咸加抚恤。甄其贤者与共事,由是至者如归。”黄福此举不仅使他在官员中赢得了声誉,而且这些官员也感黄福知遇之恩,在新的岗位上确也发挥了其才干。如原监察御史何忠被贬交趾后,“廉慎。人莫敢干以私……出为政平知州,民安其政”; 【14】由广东按察使贬官交趾,后担任谅州知府的刘子辅也是“善抚循其民,黎利反,子辅与守将集兵民死守亦九阅月”,【15】后城破不屈而死。类似这样的官员还有很多。
  交趾布政司成立以后,有许多官员是当地人出身,他们在推翻黎氏旧政权时有功于明朝,在当地群众中也有较大的声望。黄福也善于团结他们,十分尊重他们的意见,对确有政绩者也建议明政府提拔使用。一些交趾籍官员在黄福手下担任了相当重要的工作,并取得了很好的政绩。如裴伯矩任按察使左参政;莫邃先任谅州知府,后升任交趾布政司左参政;莫勋先任江州知府,后升任布政司左参政;胡度任义安知府;阮如偶任都指挥佥等等。他们在任职期间都能与黄福密切配合,为稳定交趾局势尽了职责。
  黄福在交趾期间,除了尽力做好“编民籍,定赋税,兴学校,置官师”及各项日常行政工作以外,还曾“数召父老宣谕德意,戒属吏毋苛扰”,特别对一些仗势扰民引起地方混乱的权势人物进行了坚决的抵制和斗争。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与宦官马骐的斗争。永乐十五(1417)年,中官马骐以镇守和监军的名义到交趾,“大索境内珍宝,人情骚动”,他规定交趾每年必须岁贡扇万柄,翠羽万只,又借机抢掠,抢夺民间珍宝、古玩,“骐暴而残,交人苦之,三年间叛者四五起”,如交趾地方势力“土官同知陈可伦、判官阮昭胡、千户陈汹、南灵州判官阮凝、左平知县范伯高、县丞武万、百户陈律己等一时并反……俄而巡检黎利、四忙故知县车锦之子三、义安知府潘僚、南灵州千户陈顺庆、义安卫百户陈直诚,亦乘机做乱”。 【16】由于马骐激变,交趾局势一时又变得严峻起来。黄福除了协助交趾将军李彬全力平定叛乱、重点打击声势最大的黎利外,还积极对民众采取安抚措施,对马骐怙宠虐民之举,“福数裁抑之”,不因他是成祖的亲信宦官而屈从,而是进行坚决的抵制和斗争。马骐扰民之举动因黄福的抵制而难以全面得逞,不免对黄福恨之入骨,竟向明成祖写信“诬福有异志”,但因明成祖对黄福很了解,马骐的陷害未能得逞。黄福对马骐的斗争对于减轻百姓负担、尽快缓和因马骐的搜略而激化的交趾局势起了较大作用。在黄福和李彬恩威并用之下,黎利等人的叛乱也曾一度被平息下去,到永乐二十二年(1424)仁宗即位召还黄福之时,黎利已被击败并逃到老挝,威胁也曾一度消除。
  黄福在交趾十八年,被认为“视民如子,劳辑训饬,每戒郡邑吏修抚宇之政。新造之邦,政令条画,无巨细咸尽心焉。”【17】他的举措得到了安南人民的高度称赞,他也因此受到交趾各阶层的爱戴,临回国之时“交人民扶携走送,号泣不忍别。”出现了万众出门送行,十分壮观感人的场面。
 

 

  黄福离开交趾不久,交趾的上层官员中争权夺利的纷争日趋激烈,政令军令出自多门,陷入混乱之中。黎利见有机可乘乃率众从老挝杀回交趾,战乱再起。大敌当前之时,交趾的文武官员却无法按统一步调行事。陈洽虽以兵部尚书兼布、按二司事,却无力挽救局势,他要求掌握军权的征夷将军陈智总兵方政和中官督军山寿协力进兵剿灭黎利,但是三个人都不听从他的调遣。山寿原与黎利交好,一意主抚,而对黎利攻城掠寨竟拥兵不去救援;陈智虽为武将,但“素无将略,惮贼,因借抚以愚中朝,且与方政逆,遂顿兵不进,贼忌无所忌。”方政有勇无谋,又与陈智互不相容,互不配合,因而屡战屡败。以致黎利势力坐大,地盘也越占越多。陈洽不得已向明政府求援,但明政府所派的征夷将军王通也是庸劣之才,他不听陈洽劝阻,轻易进兵,结果中伏大败。此后一蹶不振,“一战而败,心胆皆丧,举动乖张,不奉朝命,擅割清化以南地与贼,尽撤官吏军民还东关”他还私下与黎利和谈,使明军士气受到很大影响。另一将军柳升则过分轻敌,刚入交趾即中伏身亡,值此危急时刻,交趾布政司按察司官员不得不联名上奏朝廷,要求黄福再返交趾执掌大权,“交趾布、按上言:尚书黄福,旧在交趾,民心思之,乞令复至,以慰军望。”【18】明宣宗于是召见黄福,“敕曰:‘卿惠爱交人久,交人思卿,其为朕再行’。仍以工部尚书兼詹事领二司事。”黄福二次临危受命,再赴交趾。但当黄福于宣德二年九月抵安南境内时,交趾局势已发生了逆转。明宣宗已经准备结束交趾战争,黄福也力主撤军,明军部分已撤出交趾,交趾大部为黎利所控制,黄福不仅已无回天之力,而且在从交趾退回的途中不幸为黎利的军队所俘。作为敌对政权的主官,按常理推断被俘以后的处境是极为悲惨、痛苦的,然而出乎黄福本人预料之外的是,俘获他的敌人不仅没有折磨他,反而给他很高的礼遇和褒扬,馈送金银礼物送他回国。《明史·黄福传》的下面一段记载确实耐人寻味:“比至,柳升败死,福走还,至鸡陵关,为贼所执,欲自杀。贼罗拜下泣曰:‘公,交民父母也,公不去,我曹不至此。’力持之。黎利闻之曰:‘中国遣官吏治交趾,使人人如黄尚书,我岂得反哉!’遣人驰往守护,馈白金口粮,肩舆送出境。至龙州,尽取所遗归之官。”黄福此次转危为安主要是得力于他在交趾人民心中的崇高威望,连他的敌人也对他钦佩之至。黄福在生死关头也表现了一个明朝高级官员凛然不屈的气节。他在自杀不成的情况下,对抓获他的交趾人“斥之,谕以顺逆”。 【19】返回国内后,立即将交趾人送给他的礼物“尽取所遗归之官”。黄福二返交趾的使命虽未能如愿以偿,但其精神和意志品质不能不令人钦佩。
  黄福返回不久,明宣宗与交趾叛军首领黎利签定了停战协议,明军撤出交趾,安南恢复国名。黎利所建的黎氏政权表示愿意接受明朝册封并向明廷朝贡。这样,双方便再次化干戈为玉帛,恢复了明初的友好关系。
  黄福在交趾布政司任上十八年,其政绩和声誉传播在安南大地上,许多年后安南人民仍不能将其忘怀,有一件事情可以充分证明这一点:明英宗时期,黄福以70多岁高龄在南京任兵部尚书,一次兵部侍郎徐琦出使安南回国,到南京看望黄福。同去的还有随同徐琦到中国访问的安南使节,当别人指黄福问安南使节是否认识此人时,安南使节竟回答:“南交草木,亦知公名,安得不识!”【20】由此可见黄福的名字在十余年后仍让安南人民铭刻在心,久难忘却。他不愧是对安南经济文化发展作出贡献的重要政治家,是中国与安南友好交往的杰出代表人物。
  黄福在安南期间,在紧张工作之余,还结合实地考察,对当地风俗民情、历史地理、山川、掌故等作了记述,撰写了《安南事宜》、《安南水程日记》、《使交文集》等著作,成为后人研究当时安南历史、地理、风俗人情的重要参考文献。
 

 

  明朝取消交趾布政司,安南恢复独立,黎利建立黎朝以后,黄福当年在交趾布政司任上所推行的文化教育制度基本保存下来,孔子思想仍被黎朝统治者奉为统治思想,儒学处于独尊地位。安南黎朝在教育方面仍仿照明朝,在京城设国子监,国子监有祭酒、直讲学士、教授等官员,地方普遍设路、县学校,均设教职,在国子监中置五经博士,与明朝教育制度基本相同。除正规教育外,黎朝还特别重视对社会各界进行儒学思想的熏陶,把劝农课桑和表彰义妇孝子当作地方官治理地方的要务。统治者特别提倡三纲五常,并把此当作地方官治理地方的信条,统治者还把此编成通俗书本,“许官员、监生、生徒社长,以乡饮日,会集男女老幼,讲解晓示,使之耳濡目染,知所劝戒,自是人心渐归善俗矣。”【21】将儒学思想普及到民间,并要百姓以儒家纲常伦理作为处人行事的准则。
  黎朝以后的阮朝,在思想文化及教育方面仍是对孔子推崇备至。阮朝开国者阮福映继位后即把《四书》、《五经》当作对皇子们必读的课本,阮朝统治者重视儒学教育,规定国子监生优异者可直接入仕为官,国子监还担负奉祀义庙之职责,以神化孔子并强化儒学地位。阮朝时下令各地大办儒学,各地“择一人有德行文学者,负其徭役,使其教授邑书子弟。人八岁以上入小学,先读《三字经》,次及孝经忠经。十二岁以上,先读《论语》、《孟子》,次及《中庸》、《大学》。十五岁以上,先读《诗经》、《四书》,次读《周易》、《礼记》、《春秋》,旁及子史。”【22】阮朝也非常重视在社会上宣传孔子思想,多次颁布“举贤良方上,以表德行,旌孝顺节义,以明人伦”等条令,大肆宣扬忠孝节义,并使之成为社会风气。
  在科举方面,黄福在交趾实行的办法也基本为黎朝和阮朝继承,黎朝将以儒学为中心内容的科举考试制度健全完善,规定“文官考试经史,武官考试武经”,确定经史为取仕标准。黎朝对科举考试的内容、方法均有详细而明确的规定,基本上为儒家经典、诗赋、判诏、表等几大类,对考试者尤重品行,规定如“不孝、不睦、不义……及教唆之类,虽有学问词章,不许入试”。 【23】要求必须按照孔子提倡的忠孝等伦理道德来选拔培养人才。一经进士及第,黎朝统治者均授与各种官职,张挂皇榜,并由皇帝赐予冠带朝服,十分荣耀。阮朝时科举取仕如同前朝,也仿效明清王朝做法,乡、会试考八股、经义、诗赋,均为《四书》、《五经》内容。在此制度下,为获取官名,安南官民子弟无一不捧读孔子著述与儒学典籍。正如严从简《殊域周咨录·安南》中所言:安南人“遍买经传诸书,并抄取礼仪官制……将回本国一一行风俗文章、字样、书写、衣裳、官制、朝仪、礼乐教化歙然可观。”
  黄福在交趾布政使任上为官十七年,将中国传统文化传播到安南社会,其影响是不可低估的。
 

注释:

【 1】《明英宗实录》,卷63。
【 2】《明史纪事本末·安南叛服》
【 3】朱亚非《明代中外关系史研究》第三章,济南出版社1993年版。
【 4】《明史·安南传》。
【 5】《明史·黄福传》。
【 6】《大越史记全书·本纪全书·属明纪》。
【 7】《明太宗实录》卷122。
【 8】《大越史记全书·黎纪》。
【 9】同上。
【10】《明史·黄福传》。
【11】《明史·张辅传》。
【12】《明史·陈洽传》。
【13】《明史·黄宗载传》。
【14】《明史·何忠传》。
【15】《明史·刘子辅传》。
【16】《明史纪事本末·安南叛服》
【17】同上。
【18】同上。
【19】《明史纪事本末·安南叛服》
【20】《明史·黄福传》。
【21】《大越史记全书·黎纪·宣宗》。
【22】《大南实录正编》,卷22,《世祖实录》。
【23】《大越史记全书·黎纪·太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