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氏宗亲网>人物

 

布衣诗人黄吾野

 

作者:常青

 

  黄吾野(1524—1590)名克晦,字孔昭,号吾野。惠安崇武人。史书记载,其“少年好学,有志节,工书画”,“工宋元人山水,后独以其诗行之”,“以布衣与公卿抗礼”。他的诗、书、画见重于明代嘉靖、隆庆、万历年间,世称“三绝”。其绘画造诣精湛,民间至今流传许多其“神画”的传说,但真迹已散失无存。
  黄吾野在当时诗名很高。明“后七子”李攀龙、王世贞、谢榛及“四明”沈明臣等人和他唱酬颇多。王世贞曾称:“山有武夷,人有孔昭。”沈明臣评其诗曰:“情以景生,语必自铸;气完而神定,色深而味永。”(《清源文献》)明进士、礼部尚书黄凤翔序黄吾野诗时这样评价:“吾野每一篇成,则坐客相与击节,为之心折。”清乾隆进士、刑部给事陈科捷称:“泉州一郡人才辈出,为天下所重,而称诗则推吾野。”《螺阳文献卷一》记载,有吴中名士见韩道尊。韩道尊曰:“山不识清源,人不知吾野,则其人可知也。”
  黄吾野虽然生于海隅,但博览群书,交往甚众,游历甚广。他的足迹遍及国内许多名山大川。“登山临水,必穷幽奇;经村入镇,必采民风。”与其同时代的苏紫溪在《黄孔昭诗序》中写道:“黄孔昭山人,性喜山水又善吟。当其盛年遨游南北间,选胜寻幽,几半天下。迩年六十余,犹以未遍五岳为恨。遂扶一杖出闽关,历越入燕,因穷齐鲁之墟。凡七十二君登禅之处,靡不赏心极目者。”可见,直至终老,仍跋涉于山川大邑,寻取可供写作的题材。他一生写下的诗集达七十卷之多,存世尚有一千多首。福建省图书馆,厦门市、泉州市图书馆及福师大图书馆均藏有《黄吾野先生诗集》珍本。“拼将险语三千首,判倒芳樽一百回”,以黄吾野这一诗句及史料判断,其一生创作的诗歌,应在数千首之多。但其一生不仕,不重浮名,自然多有散失。
  黄吾野现存诗歌中,以山水、题画、唱酬居多。格律谨严,内容丰富。清新如《登清源绝顶眺望》:“四幔青天影,一杯沧海涛。”《七夕惠安刘明府邀游登科岩》:“日落峰阴生几席,风回海色上衣冠。”真挚如《送琉球生还国》:“托宿凭鲛客,传书倚水童。重来应有日,临别此心同。”《海山渔樵歌》:“耿介常怀出世姿,樵唱渔歌常在口。”他与同时代的抗倭名将俞大猷交往颇深,俞赠其诗句中,有“无敌应登李杜坛”之句,对其诗名十分推崇,俞去世时,黄吾野极其悲痛,写下三首五律,其一为:“大星落东海,涕泣满城哀。百战功徒在,千秋梦不回。云销天地气,世绝古今才。寂寞廉颇馆,空余吊客来。”他揭露黑暗现实,同情百姓疾苦: “东粤重来倍黯然,荒村古堡暗苍烟。山中故老无归业,水上新民未种田。”他在《乱后再过洛阳桥》中表达安居乐业的希冀:“安得闾阎无警报,在家长读古人书。”1978年秋,惠安县文物普查组在大岞山龙喉石壁上,发现其于明隆庆己巳年(1569)写的两首七律石勒。其一曰:“海天南望战尘收,漠漠平沙罢唱筹。渔艇已鸣烟外橹,农人又往水边洲。登临好尽千岩胜,潦倒宁知百岁忧。况是将军今却彀,一时文藻忝名游。”其二曰:“十年避乱别江湾,不道清游更此山。野寺长风吹古瓦,海门惊浪破长关。石间龙气过腥雨,天外禽言绝岛蛮。乡国升平归思切,钓矶应伴白鸥间。”诗句写出倭乱扫平后渴望返回家乡,过与白鸥为侣的悠闲生活的愿望。
  “一代诗名传海内,千秋遗稿满天涯。”为纪念这位惠安历史文化名人,1981年惠安建县一千年时,县文化馆曾出版《黄吾野诗选注》,选编注释其诗作精华236首。近期,黄吾野故居修缮工程已经启动,崇武文化发展促进会正对《崇武文库》中黄吾野其人其诗相关内容作充实修订。这一份珍贵的文化遗产,将得到继承与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