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氏宗亲网>人物

 

照千秋记黄励烈士

 

作者:杨放之、黄静文

 

  “我黄励决不贪生怕死!不要用什么‘自由’、‘职位’来引诱我。我们共产党人正是为了自由、为了解放全人类而起来革命!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可以用生命去换取,任何的压迫、利诱都见鬼去吧!”
  “笑话!共产党员不宣传共产主义宣传什么?叫我不宣传共产主义吗?那除非等我死了以后!”“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
  ——黄励

  1933年4月25日上午,中共江苏省委组织部长黄励在上海法租界西爱咸斯路被捕。巡捕搜遍了黄励的全身和房间,没有找到他们所需要的“证据”,只搜到大洋一元,小洋六角,手帕一块,钢表一只,眼镜一副。
  下午,上海法租界巡捕房和上海市公安局以《危害民国紧急治罪法》,将黄励押到江苏省高等法院三分院。下午4时开庭审讯。
  审判长厉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黄励坦然回答:“张秀兰。”
  审判长问过年龄、籍贯和住址,接着问:“受过什么教育?”
  黄励不慌不忙地回答:“没有。”
  审判长翻翻眼珠子,又问:“做什么工作?”
  黄励傲然地回答:“没有职业。”
  审判长突然掉转话头,问:“你在莫斯科中山大学读书几时回来的?”
  黄励蔑视地回答:“你抓错人了。”
  审判长突然问道:“你是叫黄励吗?”
  “我说过叫张秀兰。”
  审判长勃然大怒道:“胡说!你叫黄励,是共产党员,有证据,你竟然敢欺骗本法庭吗?”他转过脸,喊:“廖平凡(即周光亚)出庭作证。”
  叛徒周光亚胆颤心惊地走了出来。黄励怒目而视,周光亚吓得不敢抬头,但指着黄励说:“她不叫张秀兰,她叫黄励,是江苏省委组织部长……”
  对叛徒仇恨的烈火,燃烧着黄励的心。不等叛徒说完,她猛然朝他脸上吐去几口唾沫,厉声骂道:“你这无耻的叛徒,还有什么脸敢来见我?!快点滚开,不要站在我的面前,玷污了我的眼睛。”
  法官狡诘地追问:“照这意思,你承认是黄励,是共产党啦?”
  黄励自豪地说:“对,我就是黄励,中共江苏省委组织部长。共产党为老百姓说话办事,不像你们国民党,投降日寇,不许共产党抗日,还逮捕和屠杀爱国者。我们共产党就是要打倒帝国主义和卖国的国民党政府,打倒你们这些无耻的叛徒和走狗!”
  法官结结巴巴地反问:“你说政府卖国投降,有何证据?”
  黄励理直气壮地答:“前年‘九一八’事变,是谁不放一枪就退出沈阳,把东北大好河山拱手送给日本帝国主义?去年‘一二八’事变,十九路军和上海人民浴血奋战,是谁签定了《淞沪停战协定》?是谁迫使十九路军撤退?是谁逮捕和屠杀爱国人民?这些不是投降卖国是什么?”……
  法官慌忙大喊:“住口!黄励,不许你在本庭作赤色共产宣传!不许你……”
  黄励立即接口:“笑话!共产党员不宣传共产主义宣传什么?叫我不宣传共产主义吗?那除非等我死了之后!”
  “死?”法官狞笑道:“我就不相信你不怕死,我可以判你刑,马上把你关进监狱。但是,只要你说出你的上司和同伙,我就立即给你自由,还可以给你个薪水多的职位。怎么样?你想想。”
  黄励回答道:“我黄励决不贪生怕死!不要用什么‘自由’、‘职位’来引诱我。我们共产党人正是为了自由,为了解放全人类而起来革命!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可以用生命去换取,任何的压迫、利诱都见鬼去吧!”
  法官见黄励软硬不吃,最后垂头丧气地站起来,宣判:“根据本法庭审理结果,被告张秀兰,原名黄励,系共党江苏省委组织部长,有廖平凡等人供证。依据《危害民国紧急治罪法》第七条,决定本庭被告张秀兰,转交由上海市公安局移提归案讯办。”
  数名法警,虎狼一般地给黄励上了手铐。黄励昂起头,挺着胸走出大厅……
  翌日,国民党上海市公安局急速地将黄励解往南京,关押在宪兵司令部看守所女牢。这时女牢已经关着许多女政治犯,有些是黄励熟悉的同志,如钱瑛、夏之栩、何宝珍、谭国辅、熊天荆等。
  敌人对黄励采取了“优待”办法,让她住在所谓“优待”的牢房里,而且故意不锁门,常叫叛徒来谈“形势”劝降,企图软化她。黄励看透了敌人的阴谋,她从叛徒劝降的恶毒谈话中分析革命发展的形势,利用有限的“优待”,争取机会,把情况告诉难友,鼓舞大家的斗志,坚定难友们的信心。
  纯金时时放射出光辉,烈火处处暖人心房,黄励就是纯金,就是烈火,时时鼓舞着同志们,发挥着巨大的战斗力量。大家为黄励担心,因为敌人害怕她,仇恨她,早晚会对她下毒手。难友们和她见面时,总要关切地询问,她总是幽默地答:“大概快了,快到雨花台了!”说完,用手指指后脑勺,然后摊开双手,表示愿意愉快地为党献出生命。她的轻松、镇定的态度和不怕牺牲的精神,大大鼓舞了同牢的难友。在这即将为共产主义事业献身的时刻,她更加充满了对人生的爱,充满
  了对党的事业必胜的信心。她回忆起自已20多年的生命历程,回忆起父母、姐姐,更怀念着那仍在狱中的伴侣杨放之。她剪下一绺头发,交给同牢的钱瑛,对她说:“头发受之父母,我剪下一绺,请你出狱后交给老杨。他这时也正在西牢里,受着敌人的折磨,他也在斗争……”说完眼带泪花,望着铁窗外,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1933年7月5日凌晨,女看守轻轻敲着牢门,小声地呼喊着:“黄励,黄励……”同牢的夏之栩听到叫声,知道是黄励牺牲的时刻到了,伤心地推了推正在安睡的黄励,说:“黄励,黄励,醒醒,看守叫你呢。”黄励平静地翻身起来,冲着房门外大声说:“起来了,你等着吧,我换换衣服。”
  女看守把男看守叫来,让他把牢房锁打开。黄励把同志们送给她的衣服穿好,把自己洗好的衣服留给钱瑛、夏之栩做纪念,然后从从容容地走出牢房。她一面走,一面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接着又唱《国际歌》,歌声震动着寂静的看守所,难友们从睡梦中惊醒,纷纷从门窗缝里,从铁栅栏往外探望,默默地为黄励送别。
  在囚车上,黄励向士兵们进行最后一次的革命宣传。她说:“你们大家都是穷苦人,都是有爱国心的。我们为了爱国,为了争取收复东北失地,反对国民党的投降政策。反动派要杀我们,但中国的革命者是杀不完的。一个政府到了靠杀人来维持政权的地步,它还会长久么?国民党快完了,大家起来斗争吧!中国一定会建成一个没有人压迫人的富强国家……”
  这哪里是押赴刑场,黄励把囚车变成了宣传车!国民党警官和士兵们,从来还没见过一个年轻女子面对死亡,如此从容镇定,毫无惧色。他们亲眼看到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对自己的信仰是这样坚定,对自己的事业是这样热爱,在自己临终前,对革命的前途仍然充满信心。士兵们被深深感动了。
  在雨花台刑场上,执行官催逼着士兵们立即执刑。士兵们端起枪,但是一触到这个女共产党员的目光,他们的手就颤抖,心就战栗。他们在执行官的一再威逼下,哆哆嗦嗦地开了好几枪。
  黄励倒下去了。此时,她年仅28岁。

 

 

1926年,黄励与丈夫杨放之在莫斯科合影

 

 

1933年5月3日,中共江苏省委关于营救黄励的紧急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