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氏宗亲网>人物

 

八指头陀的慈善行止与慈悲情怀

 

作者:刘安定


  八指头陀(1851-1912),即释敬安,字寄禅,因“曾于阿育王寺烧残二指,并剜臂肉燃灯供佛”,【1】故自号“八指头陀”。他俗姓黄,名读山,今湖南省湘潭县杨嘉桥镇银湖村人氏。八指头陀以慈悲为怀,是中国历史上屈指可数的得道高僧,也是一位著名的爱国诗人,活跃于晚清民初诗坛,他曾创立中华佛教总会,并被推选为第一任会长。
  八指头陀一生,大致如此:在家乡经历了苦难的童年后,18岁在湘阴法华寺出家为苦行僧,遍游江南,从郭嵩焘从侄郭菊荪等名流学诗,步入诗坛。后东游吴越,浙江为其刊刻《嚼梅吟》。39岁至51岁期间,先后担任衡阳大罗汉寺、南岳衡山上封寺、大善寺、宁乡沩山密印寺、湘阴神鼎山资圣寺、长沙上林寺等六大丛林住持。在湘期间,陈三立、罗正钧为其刊刻《八指头陀诗集》,后来,出版家叶德辉又将其补充重刊,合成十卷,印行全国,从此诗名大震。他52岁至62岁时,担任浙江宁波天童寺住持,并发起成立中华佛教总会,被推为第一任会长。期间浙江又为其刊刻《白梅诗》。1912年,因各地侵占寺产事,赴北京请愿,被侮,圆寂于北京法源寺。民国八年,杨度整理其遗稿,在京刊刻《八指头陀诗集》十卷、《续集》八卷、《文集》一卷,使其诗名至今仍享盛誉。

 

八指头陀在中国佛教史上的地位

 

  佛教传入中国两千多年的历史中,与中国文化相互交融,使得佛教文化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佛教传入中国后,一方面广泛深入的影响了中国文化,使中国趋于“佛教化”,另一方面,中国的本土文化又影响着佛教的诸多领域,便佛教日臻“中国化”,其中一个重要特征,便是在佛教中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宗派。在隋唐时期,中国汉传佛教明显地形成了(大乘)八个较有影响的宗派。即:唯识宗、律宗、天台宗、三论宗、禅宗、华严宗、净土宗、密宗。历朝历代,各个宗派均不乏大德高僧。八指头陀当属禅宗一派,他18岁出家,后历任湖南名刹住持,晚年住持宁波天童寺达十年之久,所住之处,他竭力提倡禅林古风,夏讲冬修,对恢复天童寺的禅林声誉贡献尤大。一生开堂26年,及门受法者颇多,太虚和尚即出其门下。
  评价一个人物的历史功绩,首先要看他的一生行止在推动历史进程中所起的作用,对于那些逆历史潮流而拉动历史倒退的人,后人毫无疑问会对其进行鞭挞;而对于那些为推动历史进程而奋斗终生的人,有些甚至还为此付出了自己的生命的人,这类人也当然地会受到后人的敬仰和歌颂。八指头陀毫无疑问属于后者,他为推动中国佛教事业的改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而且,最后以身殉教,为他自己的人生划上圆满的句号,也为中国佛教史上增添了光辉的一页。不过,中国学术界在以往出版的资料中,大多因为八指头陀的诗名太盛,其诗作影响太大,且他与当世名流交游广泛,社会影响力大和知名度高,都把他评价为著名“诗僧”,包括佛教界出版的著作,亦是如此。佛教史料在述说晚清民初的名僧中,提到八指头陀时,只注重述说他的诗艺成就。而很少有人论及他为中国佛教界所作的重要贡献。当然,这并没有错,八指头陀的确在中国诗坛占有重要的地位,在诗史中有其一席之地。但是,我们还是得首先研究他在中国佛教上所作的贡献,毕竟,他首先是一名僧人,然后才是一名诗人。
  八指头陀僧腊44年,略去他做学徒和当苦行僧的早期岁月,可谓泽被丛林,建树良多。我们回顾一下他住持湖南六大寺院和住持浙江宁波天童寺的经历。当时的湖南,在全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从八指头陀的上一代人湖南人开始,精英辈出。曾国藩、郭嵩焘等人率先建功立业,在军事、政治、洋务、外交、学术、文学艺术创作等各大方面皆是成就斐然。湖湘文化的发展到了全盛时期。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为八指头陀的人生发展起了非常大的作用。湖湘乡贤的经世致用、敢为人先的思想为八指头陀树立了榜样。八指头陀出身寒苦,仅读过一年的书,所以,他人生的首要工作就是刻苦自学,完成一个积极入世面对现实而欲有所为之人所必需的学业。当然,并不是每个出身寒苦的人都会这样,八指头陀能够做到这样,与湖南人爱读书、重读书,而且因为读书而成大事者大有人在的地域风气分不开。1868年,他见篱间白桃花被风雨摧残,不觉大哭,那时他18岁了,父母双亡,对他非常好的塾师周云帆也已辞世。他做童工,为富人家放牛,做学徒工,受尽了欺凌压迫,还得照顾年幼的弟妹,人生无常,世间皆苦,就如同这白桃花一样,转眼零落成泥。他开始顿悟了,于是投奔湘阴法华寺出家为僧。出家之后,他好学不辍,遍访名师,先后与湘乡曾氏家族、湘阴郭氏家族、湘潭王闿运师门诸贤达交往问学,随着年岁的增长,他诗艺日进,交游日广。在这里不再敷述他在诗歌史上的成就及地位。可以肯定地说,他的诗歌成就与佛教因缘密不可分。他的诗作,似乎是佛陀有意给他安排的,让他以诗证佛。我们来看一下他人生中的第一首诗和最后一首诗或许会有所思考。他刚出家不久,第一次登上岳阳楼,看到烟波浩淼的湖水,突然灵光一闪,迸出一句:洞庭波送一僧来。这是一句绝妙好诗,他如同得到天机,这时他尚不会写诗,甚至连字都认不全。后来郭菊荪等名士看了这诗后,激赏不已,并开始主动教他作诗,没有多久,他就入门了。二年后,他补成全诗:
  危楼百尺临江渚,多少游人去不回。
  今日扁舟谁更上,洞庭波送一僧来。【2】
  民国元年(1912壬子)农历9月27日,也就是八指头陀圆寂前五天(他圆寂于10月初2日),当时八指头陀因各地争夺寺产、毁佛事件严重,赴北京内务部请愿,他寄住在北京法源寺。这天早上,他起了个大早,在法源寺内的石头上写下了人生中最后一首诗《壬子九月二十七日,客京都法源寺,晨起闻鸦有感》:
  晨钟数声动,林隙始微明。披衣坐危石,寒鸦对我鸣。
  似有迫切怀,其声多不平。鹰隼倏已至,一击群鸟惊。
  恃强而凌弱,鸟雀亦同情。减余钵中食,息彼人中争。
  我身尚不好,身外复何营?惟悯失乳雏,百匝绕树行。
  苦无济困资,徒有泪纵横。觉皇去已邈,谁为觉斯民?【3】
  这首诗不言自明,读之使人潸然。乌鸦对着他鸣叫,毫无疑问,大祸即将降临,八指头陀早就明白,自己不久于人世了,他离开天童寺赴北京前,已为自己营造了身后栖身之所——冷香塔,后事均已叮嘱完毕,现在,寒鸦噪动,说明灾祸马上就要来了。大凡道行高深的大德,都有未来欲知感,这一点被很多高僧传所证明了的。所以,八指头陀生前曾说,他北方不利,所以他一辈子游遍大江南北,却不曾去过北京,这次是事关佛教大局,他是不得已才北上的,明明知道会有去无回,但是他只能牺牲自我,来挽救佛教于衰世了。当时的中国,虽然已进入民国时候,帝制被推翻了,但是军阀混战,政局靡乱,时局并不见得比以前好。人民的生活一样是水深火热,尤其是佛教界,如逢劫数,各类豪强势力借着改朝换代之机,侵占寺产、驱逐僧尼、毁坏佛像,中国佛教界已面临着严重的存续危机。此前,八指头陀领导成立宁波僧教育会以及中华佛教总会,他被公推为会长。试图利用团体的力量来力挽狂澜。这次,他就是以会长的身份到北京内务部来为佛教界请愿的。八指头陀的伟大之处在这里表现得很明显,他丝毫不以自己处于险境而为意,倒是慈悲之怀溢于言表,“减余钵中食,息彼人中争”、“苦无济困资,徒有泪纵横”,他想到的是牺牲自我,来平息尘世纷争,他哀叹没有扶危济困的资金,救助流离失所的灾民。末了,他只能含泪一声长叹:“觉皇去已邈,谁为觉斯民”。
  八指头陀1868年在湘阴出家,时年18岁。1876年,他26岁时开始行脚吴越,一直至1874年底才归长沙。然后又辗转于长沙、湘潭、衡阳等地,这段时间,他学业已成,名望日重。至1889年,他应众僧人之邀,担任了衡阳大罗汉寺住持,一直至1901年,他先后担任过南岳上封寺、大善寺、宁乡沩山密印寺、湘阴神鼎山资圣寺、长沙上林寺等六大丛林住持。这期间,他到处游历,遍交名流,曾与俞明震、陈三立、曾广钧、吴雁舟等人在南京进行过“白门佳会”、曾再游吴越雪窦吊祭故人,曾在长沙麓山寺修法华三昧,曾去湘乡拜访曾国藩故居,曾与王闿运等人于浩园雅集,曾应湖南巡抚吴大澂之邀前往黑龙潭祈雨,曾参与碧湖诗社……活动十分频繁。这些频繁的活动使他取得良好的社会地位,他也开始用出世的思想做入世的事情了,利用自身的影响力,特别是自己的文采,向各界化缘,修复破败的寺庙。他所住持的寺院无不恢复一新。如大罗汉寺,原本“殿阁崩陨,绀碧光灭”,经他写下《募修衡州大罗汉寺启》后,随即修复。上封寺位于南岳主峰祝融峰顶,他接任时,已经年久失修,殿宇岌岌可危,山后的数千亩田地,原为寺产,也早被附近的乡人夺走大半,寺内的僧侣也走散了许多,宗风衰退,激发了八指头陀振兴佛门的理想,他迎难而上,通过湖南最高行政长官吴大澂的斡旋,收回田产,然后募捐修复上封寺,又亲自讲经说法,引导众僧修道,不到一年,上封寺的香火就旺了起来,稳定了僧侣之心,赢得了宗教界的普遍尊重。他总是为整个佛教界的事务而奔走,而不是一己之私和一寺之私,在任大善寺住持期间,慈禧太后曾御赐衡山岐山仁瑞寺藏经一部、御书福寿墨宝、喇嘛所贡无量寿佛千尊,八指头陀将这些宝物迎回山后,曾赋诗刻牌进行纪念,引起当地的轰动。宁乡沩山密印寺是禅宗沩仰宗的祖庭,五家禅里,“沩仰”一家兴起最早,但后来式微,八指头陀来住持后,贡献极大,有“沩山水牯牛重来”的盛誉。
  1902年,二月,浙江宁波天童寺首座幻人和尚率两序班首前来长沙,礼请寄禅前去该寺担任住持。天童寺以“东南佛国”闻名海内外。始建于西晋永康元年(300),是清代禅宗四大丛林之一。因当时已是晚清末世,政治、宗教秩序大乱,各地毁佛践教、侵夺寺产、驱逐僧人的事故时有发生,佛教面临巨大灾难,战乱频仍,官员们自顾不暇,僧教界只能自救图存。天童禅寺是闻名中外的佛教圣地,面对颓微之势,首座幻人和尚认为,这样一个著名的大丛林,不是德高望重的大禅师,不足以任住持,而八指头陀的诗名此时已经传播海内,他在湖南六大丛林担任过住持,在弘法护教、利生护生方面成就卓然,功德传布各处,再则八指头陀早年行脚吴越,在宁波各大寺宇前后住了九年时间,他在阿育王寺燃指剜肉,真法供养,道行已为当地僧侣知晓。因为这些原因,天童寺住持自非他莫属。为弘法护教,八指头陀答应了天童寺之请。6年任满,众僧恳留连任。主寺11载,百废俱兴,先后重修大殿,新建如意寮、立雪轩、自得斋,修葺法堂、伏虎亭、甬东下院;铺设小白至伏虎亭卵石山径。屡岁升座说法,开讲《楞严经》、《禅林宝训》;亲制《万年规约》、《日行便览》,续制《福田册》,增置产业,悉录其上。由是清规整肃,宗风丕振,古刹重光。八指头陀尤其关怀僧众教育,宗法之弘扬。1908年首创宁波僧教育会,任首任会长。立僧众学校,民众小学。1911年冬,倡导佛教徒之联合团结。1912年初,赴南京谒临时大总统孙中山,递呈申请中华佛教总会立案文及《佛教会大纲》。三月得孙中山复信。四月,佛教总会在上海成立,八指头陀被推为首任会长。农历9月22日(公历11月1日),北上,要求内务部根据《约法》,明令禁止各地侵产毁寺之举。10月初3日,去内务部礼俗司,会见司长杜关,因当时袁世凯已窃取临时大总统之位,杜关对孙中山手中所批复成立的中华佛教总会不屑一顾,他傲慢异常,对八指头陀厉色呵斥,甚至出手给了他一个耳光,八指头陀受辱后辞出,回到法源寺后即胸膈作痛,当晚,一代高僧以身殉教。
  在此,附上孙中山给中华佛教总会的复信,以便更好的理解八指头陀在中国佛教史上的地位。
  敬复者:顷读公函暨《佛教会大纲》及其余二件,均悉。
  贵会揭“宏通佛教,提振戒乘,融摄世间一切善法,甄择进行,以求世界永久之和平及众生完全之幸福”为宗旨。道衰久矣,得诸君子阐微索隐,补弊救偏;既畅宗风,亦裨世道,曷胜敬仰赞叹。近世各国,政教之分甚严。在教徒苦心修持,绝不干预政治;而在国家尽力保护,不稍吝惜。此种美风,最可效法。《民国约法》第五条载明:“中华民国人民一律平等,无种族、阶级、宗教之区别。”第二条第七项载明:“人民有信教之自由。”条文虽简,而含义甚宠,是贵会所要求者。尽为《约法》所容许。凡承乏公仆者,皆当力体斯旨,一律奉行。此文所敢明告者。所有贵会《大纲》,民交教育部存案,要求条件亦一并附发。复问道安!中华民国元年三月日,孙文谨肃。【4】
  八指头陀一生致力于佛教社会活动,孙中山所提到的“宏通佛教,提振戒乘,融摄世间一切善法,甄择进行,以求世界永久之和平及众生完全之幸福”。即可成为八指头陀在中国佛教史上地位的表述。他作为中华佛教总会的首任会长,在晚清末世及民国初建这个特殊时期,率先领导中国佛教进行革新,使中国佛教进入近现代化,无疑是中国佛教史上将中国佛教近现代化并进行改革实践的领军人物。八指头陀以方外之人直接介入社会政治活动,并力争在组织上使佛教成为一股社会人集团力量,这标志着近代佛教的入世转向即关注现实人生的佛教已经到了由理论而付诸实践的关键时刻,体现着一定的人文倾向。后来,他的弟子太虚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上进一步揭举出“人生佛教”思想的。
  传统佛教一直以治心见长,但强调布施的功德性,也使得佛教逐渐发展出一套利乐有情的社会慈善事业。传统佛教注重积德行善、赈济灾民的精神,在近现代中国特殊的社会背景下又得到了高度发展,并呈现出由积德行善向服务社会的转向。这无疑是八指头陀开创性的功劳。近代佛教慈善事业的开展,是佛教对社会大众影响最大的一个方面。近代中国战乱频繁,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同时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及其功效也使得佛教界认识到慈善事业的重要性。中华佛教总会成立以后,佛教慈善组织与机构也纷纷相应地建立。如释清海在1914年初于常州清凉寺成立慈善会,举办种种慈善事业,受到社会各界的赞赏。1917年,曾任民国总理的湖南凤凰人熊希龄居士开始筹建主要为安排灾区孤儿重新生活的香山慈幼院,院内实行小家庭制,使得孤儿们重享天伦之乐。同年冯宜人居士在京津两地组织妇女制衣会,缝制棉衣赈济灾民。1918年在宁波创办佛教孤儿院。当时,佛教界举办的赈灾活动也是规模空前的,如1919年的水灾中,刚刚成立的上海佛教居士林就积极筹款筹物赈灾。当时佛教界类似的慈善赈灾活动和机构还有很多,对扩大佛教的社会影响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不仅如此,中国佛教界的慈善事业也涉及到了国外。如日本关东大地震后,中国佛教徒很快成立了“佛陀普济日灾会”,派代表赴日吊唁慰问,中国各地寺院也为地震死难者举行了大法会,以志哀悼,使得日本朝野为之感动。

 

爱国不分贵贱,慈善不分贫富——八指头陀的慈悲情怀

 

  八指头陀作为一代爱国高僧和诗僧,在慈善行止上,对爱国不分贵贱,慈善不分贫富这一命题作出最好的阐释。
  慈善,指对人关怀而有同情心,仁慈而善良。出自《魏书·崔光传》:“光宽和慈善,不忤於物,进退沉浮,自得而已。”慈善应是在慈悲的心理驱动下的善举。两层意思,一是慈悲的心理,二是善举。真正意义的慈善行为应是一种不附加要求的施舍。施舍本身就是一种快乐,一种满足。中国现有的《辞源》、《辞海》、《现代汉语辞典》中都没有“慈善家”的词条,似乎能说明这种深意。前些年出版的 《中国大百科全书》中有相关的“慈善事业”的词条,释义是:“从同情、怜悯或宗教信仰出发对贫弱者以金钱或物品相助,或者提供其他一些实际援助的社会事业。”如果一定要对慈善作个比较准确的定义的话,可以这样说:慈善不是钱,是心。下面这个与慈善有关的当代故事可以让人更好的理解这一点:
  2007年2月16日,刚刚卸任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得克萨斯州的一个庄园里举行了一场慈善晚宴。应邀参加晚宴的都是富商和社会名流。当一个叫露西的小女孩儿捧着她的全部储蓄来到庄园,要求进去参加慈善晚宴的时候,遇到了保安的阻止。小露西说:“叔叔,慈善的不是钱,是心,对吗?”她的话让保安愣住了。这句话打动了正要进去的沃伦.巴菲特先生。他带小露西进了庄园。当天慈善晚宴的主角不是倡议者的安南,不是捐出300万美元的巴菲特,而是仅仅捐出30美元零25美分的小露西。而晚宴的主题标语也变成了这样一句话:“慈善的不是钱,是心。”30美元零25美分相对于300万美元来说,不值一提,然而,这却是小露西的全部所有,她奉出了全部的爱心,毫无保留!保安是以地位来看待来客的,而小露西却能在保安面前不卑不亢,那是因为她认为自己是来奉爱心的。爱心不分贵贱,慈善不论贫富,金钱的多少是不能用来衡量爱心和慈善的。
  八指头陀的一生行止也与慈善切切相关,他的慈悲情怀体现了佛教界普渡众生、自觉觉他、以“利他”为第一的精神,也体现了慈善本身是究心穷理的本质意义,这种本质意义对当代一些富豪利用自身一些多余的财物做着所谓的慈善而实质是在谋求声名和更大利益的动机是一种警示和鞭策。慈善者要人们称其为“慈善家”,其慈善意义已经大打折扣,这类人只是利用了这一高尚事物作为手段为自己追名逐利而已。而八指头陀,以及上面提到的小露西们,他们的行为,却是真正对慈善作出了最好的解释。八指头陀未出家前,俗名黄读山,是个赤贫者。父亲黄宣杏,母亲胡氏,皆是农民,父母俱信佛,一家人吃斋从不沾荤腥。当然,这也是贫穷的原因。黄宣杏夫妇生有四女三男七个子女。读山是老五,上面有三个姐姐,一个兄长,下面有一弟一妹。八指头陀出家后仍对这些同胞姐弟有着深厚的感情。到其去世前几年,仍念念不忘照顾这些贫苦的同胞手足。他在《致李梅痴太史书》中,述说了这些情况:“念昔同胞,一兄三姊,弟妹七人,五十年中,相继殂亡,惟弟一身,孑然犹在。即怙恃早失,教育亦虚。不宦不士,废读废耕。学书学剑,俱无一成。以谋衣食,奔走到老。落魄江淮,形容枯槁。迩者妻殁子幼,不能自活,仰给于兄。出家者法:背尘合觉,何堪俗累,扰其禅寂?而鹡鸰之情,天亲之爱,亦岂能忘?”从信中可以看出,他的兄长姐妹皆先他早亡,只有一个弟弟流落江淮,远走他乡,但生活极其窘迫,妻殁子幼,尚且靠他这个出家人供给养活,致使八指头陀不得不向在江淮为官的李太史求助,求其接济弟弟一家。这个弟弟名叫子成。可怜的是,八指头陀晚年惟一的亲人也先他而去,他写完这封求助信不久,子成也去世了。光绪三十二(1906)年,他得到弟弟的死讯,八指头陀诗集中有一首这样的诗:《三月初四,印魁和尚由金陵寄书报子成弟病殁于毗卢寺,为诗哭之》,诗写道:“松关微月黯无光,印上人书报汝亡。翻悔平时多切责,遂令此痛更难忘。生前丧妇头先白,死后遗孤口尚黄。兄弟之情吾已愧,空山徒有泪千行。”不过,此时的八指头陀已是著名高僧,他弟弟的遗属得到了江苏藩司的照顾。那年,他《寄江苏藩司信》中有:“亡弟遗孤,又蒙恩惠,泉下有知,当亦衔结靡已。”可证此事。
  当我们读到他的这些书信和诗作时,应该思索一个问题,八指头陀父母早亡后,他还有六个兄弟姐妹,在这个尘世贫困生活着,这些人是他最亲的人了。50年间,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弟弟黄子成,黄子成还得到处流浪,如同乞丐。我们想想,此时的八指头陀已担任过几大丛林的住持,所经营过的财物自然不计其数,可是,他从来没有为自己和自己的亲人谋过任何私利,如果他随便弄点钱给这些兄弟姐妹,他们不会早逝,弟弟也绝不至于到处流浪讨生活。八指头陀是何等的无私呵!他全力以赴一生为佛教普度众生而奔走,到处劝捐募化,积德行善,却没有顾及自己最亲的人。当然,这并不能说明他不关心自己的俗家亲人,他写给李太史的信就能说明这个问题,李太史是他的朋友,他希望这位朋友能看在弟弟“妻殃子幼,不能自活”的情景,略施援手,救助一二。他的朋友也还真的做到了,给了黄子成一定的帮助,但是,黄子成还是先他这个出家的哥哥而去。作为出家人,八指头陀是应当把生死看透了的,但是,面对这个苦难的红尘俗世,他自家的亲人尚且如此,何况天下苍生?让我们读一下八指头陀后来补作的《祝发示弟》诗,对他内心的痛苦和无奈自然能明白一二:
  人间火宅不可住,我生不辰泪如雨。

  母死我方年七岁,我弟当时犹哺乳。
  抚棺寻母哭失声,我父以言相慰抚。

  道母已逝犹有父,有父自能为汝怙。
  那堪一旦父亦逝,惟弟与我共荒宇。

  悠悠悲恨久难伸,搔首问天天不语。
  窃思有弟继宗支,我学浮屠弟其许。

  岂为无家乃出家,叹息人生如寄旅。
  此情告弟弟勿悲,我行我法弟绳武。【5】
  尘世之亲情无法随着他出家剃度的落发而去,这首祝发诗尽管表明他矢志行法布道,但是,人间的情义连着骨肉,他还是发出了“人间火宅不可住,我生不辰泪如雨”、“悠悠悲恨久难伸,搔首问天天不语”的叹息。不过,这些悲痛的事实直接导致了八指头陀出家后,把儒家的忠孝仁义引入了佛教。忠孝仁义在他的思想里,转化成了一种佛家的慈悲情怀。他的一生事业,都充满了这种情怀。
  八指头陀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者,他忠于自己的祖国。人们至今称他为“爱国诗僧”。光绪十年(1884)八月,法舰袭击我台湾基隆及福建闽江口的消息传至宁波,八指头陀正卧病延庆寺,愤怒至极,“心火内焚,唇舌焦烂。”他思谋御敌之法不得,准备赤手空拳上前线去拼命,被人劝止。1898年,八指头陀赴长沙,会晤中日战争之幸存者胡志学。胡志学原是左宗棠部将,牛庄一战,胡志学所在营之营官牺牲,胡抢其尸体,连杀数名日本人,不幸中炮,折断一足,被俘虏。羁于海城,乙未六月,中日议和,被放还,至上海请西医接了假肢。八指头陀与胡志学相见后,这位卫国勇士的事迹深深触动了他的爱国情怀。此后,他的诗风大变,开始转变为沉雄博大之风格,如《从军曲三首》、《前征妇怨》、《后征妇怨》等,充满了爱国悲情。1900年,八国联军进犯北京,慈禧挟光绪帝及朝中大员西走,奔逃两日,人马饥惫,至榆林镇,曾国藩的孙女婿、也是八指头陀的旧友吴永正好在直隶怀来当知县,吴永此时正处于义和团的包围之中,但仍能克尽职责,出城迎驾,服侍恭谨有加,深得亡命的慈禧感激,不久即升其为知府,后命他赴两湖催饷,吴永与八指头陀相遇于长沙。八指头陀闻听其事唏嘘不已,有感于列强侵侮,国难当头,写下了《赠吴渔川太守六首》,痛斥列强犯我中华,其中第三首写道:“强邻何太酷,涂炭我生灵!北地嗟成赤,西山惨不青。陵园今牧马,宫殿只飞萤。太息芦沟水,惟余战血腥。”甲午战争以后,在面临日本僧人企图染指浙东35寺的关键时刻,他立即上书朝廷,表明爱国立场,呈请政府与日人交涉,并明示保护寺产。1908年,为抵制清政府“庙产兴学”的宗教政策,又提出“保教护宗,兴办学校”的口号,并创办宁波僧教育会,开办僧、民学校。这一时期,他发表了许多爱国弘教的诗文,比如“我虽学佛未忘世”、“时事已如此,神州将陆沉;宁堪忧国泪,忽上道人襟”。1910年八指头陀阅邸报,“惊悉日俄协约,日韩合并,属国新亡,强邻益迫,内忧法衰,外伤国弱,人天交泣,百感中来,影事前尘,一时顿现,大海愁煮,全身血炽。复得七截二十一章……”,他将这二十一首诗附题于冷香塔苑,这些诗篇充份表达了他的爱国孤愤。其中二首写道:“修罗障日昼重昏,谁补河山破碎痕?独上高楼一回首,忍将泪眼看中原”、“茫茫沧海正横流,衔石难填精卫愁。谁谓孤云无意着,国仇未报老僧羞”等等。这些诗在社会上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也使他成为中国寺院佛教实现入世转向的先导人物。
  1882年,八指头陀曾到曹娥江畔孝女庙,在庙中,他叩头流血。有同行者问:“奈何以比丘礼女鬼?”八指头陀答:“汝不闻波罗提木叉孝顺父母?诸佛圣人,皆从孝始。吾观此女,与佛身等。礼拜亦何过焉?”从此事可以看出,八指头陀对佛理的参悟有着独到的见解,无门户之见,融通儒释。他曾几次回家乡祭扫先人坟茔,并作诗纪念,充份说明他不因出家为僧而无视儒家“孝”的思想。
  八指头陀宅心仁厚,佛家的慈悲为怀和儒家的以天下苍生为念时刻驱使着他关注国计民生。1888年,郑州黄河决堤,生民涂炭,他在诗中大呼,愿意舍身取义。他的《郑州河决歌》中写道:“呜呼!圣人千载不复生,黄河之水何时清?浊浪排空倒山岳,须臾沦没七十城……吁嗟乎!时事艰难乃如此,余独何心惜一死!舍身愿入黄流中,抗涛速使河成功。”1894年夏季,湖南大旱,八指头陀奉湖南巡抚吴大澂之命,前往黑龙潭求雨,一连几天,未见下雨,竟决意投潭以死解民之倒悬,被随同祈雨的僧人劝住,几天后,大雨至,旱情得解。当然,这种偶然的巧合给八指头陀的故事增添了神话色彩,但是,他至诚之心是勿庸置疑的。1906年湖南淫雨绵绵,河水泛滥,死者无数。江淮洪水一片,八指头陀作《江北水灾》诗,极度哀痛。他写道:“……冻饿死路隅,无人收其尸。伤心那忍见,人瘦狗独肥!哀哉江北民,何辜罹此灾!”仁爱悲悯之情,溢于言表。
  八指头陀出家前十几年的人生经历,经历了母亲、父亲、恩师的先后离世,生老病死,人生无常,对他的思想开始产生深切的影响。他的潜意识里,开始有了向佛陀寻求解决这些人生巨大徨惑的念头。苦难的童年生活使他心灵受到严重的创伤,但也陶铸了他的忍苦心理,“苦行”与“苦吟”终其一生,“苦”使他大彻大悟,他出家后燃指事佛的事例绝对受到了这种思想影响。不过,塾师周云帆和邻居周孺人在他无依无靠,人生渺茫之际,给予他无私的关怀,也播下了他悲悯众生、忧国忧民思想的种子。八指头陀能成为一代爱国高僧,不能不注意他童年的这种生存环境和生活基础,绝非偶然。在八指头陀幼年成为孤儿为人牧牛的这几年,有一个邻居李周氏(李春圊母,八指头陀称其周孺人)对他相当照顾,如慈母般关爱于他,给他缝衣栉发,慈惠备至。八指头陀出家后,她还哭着对他说:“汝奈何为此也!”(《姜市扫周孺人墓》序)光绪二十八年,八指头陀回乡曾祭扫周孺人墓,写了四首五绝,深情地回忆了这位好心的大妈:“昔人感一饭,千金报其恩。我怀李母德,袈裟拜墓门。”“未拜涕先流,儿时此牧牛。悯我无母儿,时常梳我头。”“稚年失怙恃,舍母无所依。我饥饱我饭,我寒温我衣。”“欲去复踌蹰,遗恨此山隅。惟将双泪痕,流作报恩珠。”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人间之恩义,八指头陀从未予以忘怀。
  综上所述,八指头陀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者,是一位以“利他”为第一的度世者,他的慈善行止不能表现在用多少财物来救助他人方面,但是爱国不分贵贱,慈善不分贫富,他的慈悲情怀使他以出世的思想作了入世的事情。为近代佛教关注现实人生从理论到实践都进行了大胆的革新,为中国佛教进入近现代化作出卓越的贡献。

注释:
【1】 冯毓孳《中华佛教总会会长天童寺方丈寄禅和尚行述》,岳麓书社1984年版《八指头陀诗文集》附录。
【2】岳麓书社2007年版《八指头陀诗文集》第3页。
【3】岳麓书社2007年版《八指头陀诗文集》364页。
【4】 宗教文化出版社1997年版《新修天童寺志》(天童寺志编纂委员会编)167页。
【5】岳麓书社2007年版《八指头陀诗文集》第1页。

参考资料:
1、《八指头陀诗文集》,作者:八指头陀,岳麓书社版
2、《海潮音》合订本,上海古籍出版社
3、《天童寺志》,天童寺编,宗教文化出版社
4、《中国佛教简史》,方立天主编,宗教文化出版社
5、《八指头陀生平年表简编》,作者:刘安定(未刊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