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氏宗亲网>人物

 

怀念我的母亲——黄君珏烈士

 

来源:山西日报


  黄君珏,原名黄维祐,1912年出生于湖南湘潭,1942年6月2日牺牲于太行山区。她就是我的母亲。
  我从未见过妈妈,从记事起,就和外公外婆住在一起,外婆常对人说:“几可怜的伢儿哦,三个月就没得了妈妈噻。”1962年,我到济南大姑家,她把保存了二十多年的我父母的合影送给我,我才见到了妈妈的容貌:瓜子脸,短发,端庄秀美,大大的眼睛里透露着聪颖坚毅的神情。
  又过了二十年,这期间,终于从妈妈的亲戚、同学、战友们那里知道了妈妈的许多英雄事迹。
  妈妈十四岁在长沙参加革命,十五岁加入共青团,因“马日事变”,她被迫只身夜渡洞庭湖,来到上海,十七岁考入复旦大学,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复旦学生会委员,领导并参加了当时复旦学生的抗日救亡运动。1933年,妈妈大学毕业,次年秋,又到交通大学读研究生,并参加了远东情报局的工作。
  远东情报局是第三国际派驻在上海的情报机构,主要收集国民党政府及日本帝国主义的军事、政治、外交、经济等方面的机密、绝密情报,并将其中有关中国的情报转交中共中央。情报局的工作使妈妈经受了锻炼和考验,逐渐成熟起来。1935年,情报局内部出了叛徒,其领导立陶宛人华尔顿及许多成员遭逮捕,组织被破坏殆尽。妈妈机警地掩护情报局的重要成员刘思慕一家安全出逃,自己却被国民党特务逮捕了。这就是轰动一时的“怪西人案”。在公开审理此案的法庭上,妈妈当庭痛斥叛徒叛变革命、出卖同志的罪行,并为她的下属蒋俊瑜开脱。后来,蒋俊瑜被保释出狱,妈妈被判了七年徒刑。妈妈参加情报局工作时,才刚二十二三岁,但她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热情开朗、坚毅果敢的性格,顽强奋斗、舍己为人的革命精神却给周围的同志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出面将妈妈等一批人保释出狱。按照组织的安排,妈妈回到长沙,开办妇女难民工厂。1938年,组织上派爸妈去山东,临行前,妈妈跪在我外婆面前,流着眼泪说:“妈妈,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为了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女儿要离开您,去打日本鬼子,请您原谅女儿的不孝。”妈妈就这样告别了生她养她的父母,从此再未见面。
  1939年,爸妈来到太行山,不久就调入《新华日报》华北分馆工作。《新华日报》(华北版)创刊于1939年1月1日,是抗战时期我党的三大报刊之一,是在敌后发行量最大、影响最大的一份报纸。社长是何云同志。在敌后办报,条件异常艰苦,根据地多在山区,交通闭塞,文化落后,物资匮乏;特别是处于日寇的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之中,随时都有与敌遭遇的危险。频繁的扫荡逼得报社在三年多的时间里搬了十次家。但是,为了抗日救国这一崇高目标,报社同志团结一心,英勇奋战,用自己的智慧、血汗甚至生命把中国人民抵抗日寇侵略的信息传播到全中国乃至全世界。
  在艰苦的战争环境里,报社的同志们既要做好报社的日常工作,担负起宣传抗日、鼓舞士气的重任,又要随时做好准备,与日寇做殊死的战斗。妈妈不仅很快适应了偏僻山村的艰苦生活,而且以饱满的政治热情圆满地完成组织交给的各项任务。
  我到这个世界的时机太不合适了。为了我,妈妈没少吃苦受累,妈妈的牺牲也和我有着极大的关系……1942年日寇悍然发动了春节大扫荡,为了反扫荡,《新华日报》的全体工作人员冒着太行的风雪严寒长途转移,跋涉在山间的小路上。我就出生在路边的一块满是棒茬的玉米地里。报社董玉磬阿姨为我接生。回到山庄以后,妈妈把我托付给一户老乡家,又立即投入了革命工作之中。三个月后,妈妈就壮烈地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1942年5月,日寇出动了几十万兵力在华北发动了最为残酷的五月大扫荡,仅在“太北”这个方圆只有几十公里的山区,就投入了三万多兵力,妄图一举消灭我八路军总部和华北《新华日报》社。为了反扫荡的需要,报社把一批老弱病残人员先期撤退到位于山西河北交界处的庄子岭一带,因为生我后,妈妈一直得不到休息,身体衰弱,自然也随队来到庄子岭,妈妈带着十几个人分散隐蔽在庄子岭南的小五台山上,妈妈和两个女同志藏身在小五台山最东面的山峰———被当地老乡称为道士帽山东面悬崖旁的一个山洞里。
  6月2日清晨,百余名日伪军包围了庄子岭一带,拉开大网似的队形,由西向东搜索,一面放枪一面怪叫:“看见你了,快出来!”接着就是砰砰的枪声。同志们利用地形与敌周旋,战斗进行了一上午,敌人一无所获。中午,敌人发现了妈妈藏身的山洞,也发现里面只有几个女战士,就想抓活的,但山洞上下都是陡直的峭壁,洞前是一条尺把宽的小路,无法从正面接近,开枪也打不着洞里的人,只好让汉奸在外面怪叫:“皇军找到你们了,快出来吧牎”但是妈妈她们是绝不会受骗,更不会向敌人投降的呀牎敌人不敢进洞,妈妈她们也冲不出去,双方就这样僵持着。太阳快落山了,狡猾的敌人爬上洞顶的悬崖,用绳子吊下大捆大捆的柴草,放火烧洞,洞口烈火炎炎,洞里浓烟滚滚,妈妈知道最后的时刻到了,便握枪冲出洞口。烈焰中突然闪出一个人影,
  敌人为之一楞,妈妈趁机连连开抢,打倒了几个敌人,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牎”纵身跳下悬崖……此刻,正是夕阳西下,红霞满天,四周的群峰都被染成了血色,太行的山风把妈妈悲壮的呼声传向四面八方……
  许多老同志都向我讲述过妈妈牺牲的情景,因为他们也藏身在附近的山洞里、树丛中,亲眼目睹了这一壮烈场面,爸爸当时身负重伤,也藏身在附近的一个山洞里,离妈妈牺牲的悬崖只有几百米,眼看着自己的同志、亲人牺牲却无力援救,那是多么大的悲痛啊牎当时也藏身在山上的程庆丰叔叔对我说:“我们都是文职人员,都没有武器,你妈妈是领导,才能有一支枪。你妈妈生前曾对我说过:‘我有一把枪,三发子弹,起码能打死两个敌人。宁死也不当俘虏牎’你妈妈实践了自己的诺言牎她死得英雄啊牎”是的,妈妈是无畏的战士,是抗日的英雄牎她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壮丽的赞歌牎
  这一次反扫荡,《新华日报》损失极大,共牺牲了四十六位同志,社长何云同志也壮烈牺牲了。但是烈士的鲜血更激励了战士的斗志,反扫荡结束刚十天,油印的战时《新华日报》就出版了,7月1日,铅印的《新华日报》又送到了读者的手中。
  1942年“九一八”纪念日,八路军总部为妈妈和在这次反扫荡中牺牲的左权、何云等全体烈士举行了公葬,召开了追悼大会。
  同年11月4日,重庆《新华日报》刊登了《新中国的女战士黄君珏喋血太行》一文,并且配发了《为祖国流血,悼黄君珏女士殉国》的短评。
  198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为妈妈颁发了革命烈士证书,上写:黄君珏同志在山西辽县庄子岭反扫荡战争中跳崖壮烈牺牲,经批准为革命烈士。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我再一次回忆母亲以及为抗战献身的万千先烈们的英雄业绩,深感胜利来之不易,愿全世界人民牢记这人类历史的惨痛一页,共同为世界的和平与发展、繁荣与幸福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