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氏宗亲网>人物

 

休宁名儒——黄枢

 

来源:岑山居士的博客

地址:http://blog.sina.com.cn/zhoucanhgf

 

  提及休宁名儒——黄枢,由于新安古有“东南邹鲁”之称,其人才济济,尽管《休宁(含屯溪区)名人录》留名,人们也许还是不够熟悉。但说起陈栎(字寿翁,学者称定宇先生)、朱升(字允升,学者称枫林先生)、赵汸(字子常,学者称东山先生)等元明硕儒,大家就无耳不闻,莫不顶礼仰慕由衷敬佩的。朱升、赵汸师事陈定宇先生,而黄枢师从朱枫林、赵东山先生。皆曰“名师出高徒”,黄枢诗文俱佳,最是他承师隐而不就,授书乡里,为世人称道也。
  黄枢,字子运,元末明初休宁古林人,黄氏三十四世孙。《新安名族志》有云:“洪武初以左躄,辟不就,隐居教授。尝与二弟权、机分产,悉以祖屋让之,自取后之隙地以居,乡人义之,号后圃先生,著有《后圃存稿》。”
  黄枢才学不凡,在当时文人圈中颇有声誉,是人们竞相比攀的榜样。(明)程敏政辑撰《新安文献志》介绍陈此山天迪即云:“歙石门人,号此山翁,博学好古,与黄后圃齐名。”有钱人家子弟亦都以争得黄枢教授为荣。他曾在徽州府珰溪富商金如山家当家庭教师,主人金氏特地在自己的宅第旁为他筑室而居——礼待有加。黄枢深得其意,每次金如山外出经商,都以诗赠行,其中《送人之杭州》即为金氏杭州之行而作:
  连云大筏泛东吴,好是清和雨霁初。
  黄鸟嘤嘤堤柳密,清江湛湛水风徐。
  任从越女夸倾国,早返商舟慰倚闾。
  两鬓篷松须短帻,百钱勿为我踌躇。
  《新安文献志》也录有《竹枝辞三首送金如山往婺州》:
  送别临塘快放舟,澄江渺渺消人愁。
  苹花满棹应相笑,也趁春风过婺州。
  桃花雨晴春水生,东风去船如箭行。
  鲤鱼活煮兰溪酒,篷底醉眠江月明。
  春城鼓角旧金华,莫忘长干桃李花。
  千金重载布帆隐,后月月圆人至家。
  在古徽州乡村,其民风纯朴、人情华美,收受赠予物品是人之常情。但黄枢喜赋诗以回报,“孙郎不惜湘竹春,霜刀剪雪仍裁筠。针纫火揉自常巧,作冠专赠能诗人。”即是蒙孙恩杰馈送箨冠时由兴而作。逢友人喜庆,他更是不惜笔墨,如《新安文献志》辑一首《贺金彦晦迁居避署》:
  隔水移家不借车,野航安稳载琴书。
  青山历历迎人惯,翠树团团绕屋疏。
  盘古有谁争子所,斜川亦自爱吾庐。
  行看花萼相辉映,依旧连云列第居。
  黄枢的世界这般似诗似画,为人这般有情有义,不愧是当代之人杰,后世之楷模。
  黄枢尊师敬师,与老师感情笃厚,于《祭学士朱允升先生文》里可窥一斑而见其全貌。“惟梅花初月,浦思山悲,先生之音容,邈乎其不可见矣。如之何其不苦泪之交颐。”表达的是黄生痛失恩师之凄恻哀惋;“先生之业,不但为一时之矜式,真可作百世之宗师。”是学子对先生一生事业之高度赞美;“然维新之朝,虽三聘而进宠,以堂之华要,顾退修之志,终固辞而归,理乎青囊之秘奇。不立产业,如疏太傅之说,不入城府,庞德公之为。”则道出了学生对老师人格风范钦羡敬仰,亦是黄枢一生追师真挚继承的最高境界。
  “露晞春草细,林远青枫长。中有沮溺徒,结庐先陇傍。”黄枢不慕高官厚禄,不羡荣华富贵,只渴求一种“于焉可耕稼,自牧牛与羊”自给自足的农人生活,畅意陶然于“搢腰笛竹短,插笠山花香。犊饱夕言归,濯足涧月凉”的诗画田园,索求到的是“老农愿卜邻,持鞭白雲乡。招我金华仙,与尔参翱翔”至高无上的精神满足。
  黄枢身随力行,努力做一名隐儒,无疑是成功的。且不言“尝与二弟权、机分产,悉以祖屋让之,自取后之隙地以居”周礼五常之美,《张三丰先生文集》卷二《隐鉴》篇曰:“处士黄子运先生枢,元末休宁人也。洪武初被徵,以辟足免,乡人呼‘妙拐先生’。同时有吕不用字则耕者,新昌人也。洪武二年,举本学教谕,以聋病辞,自号‘石鼓山聋’。二公皆傲世不覊,得山林秀杰气者。”即是后人对黄枢之隐德充分肯定也。
  黄枢亦有桃李天下。《新安文献志》记云:“李本立道生,休宁五城人,师黄后圃,有诗曰《清意味集》。”其有一首七言律诗《雨后》也载入《新安文献志》万古流芳、传世千秋。
  前人之事,后人之师。休宁是中国第一状元县,修状元博物馆、建状元广场、筑状元阁,弘扬徽学、文化塑县卓见成效。顷者,意于谱牒族考,先人黄枢之高山景行风范断不可忘。文明和谐之邑亦需千万之儒仕儒商儒民共同营造。为之奉上夫家“一壶陈年玉酿”,权当游子系故乡为今明日之更加辉煌灿烂效犬马之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