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修谱学堂

   

馆藏家谱书目概况

 

  家谱是记载本宗族和事迹历史图籍,它舆正史、方志一起,构成中华民族历史学大夏三大支柱,是中华民族悠久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至今对存世的中国家谱数量仍缺乏完整的统计,家谱目录远非历代遗存的中国家谱的全部,由於种种客观条件的制约,尚有不少藏书单位和个人收藏的大量家谱未能收入。
 

上海图书馆

 

  据统计,上图现在1949年前的家谱计11700种,近10万册。上图家谱具有以下特点:
  一是履盖面较广。上图收藏的家谱履盖全国20个省,以浙江、安徽为最多,其次为江苏、湖南、四川、福建、山东、河北、湖北、江西等省,甘肃、贵州、广东较少。浙江的家谱,集中於金华、余姚、上虞、慈溪一带,安徽的家谱,则以徽州地区最为集中。
  二是姓氏较多。上图家谱共分328个姓氏。其中以张姓最多,计638种,其次为陈姓622种,王姓524种,吴姓424种,刘姓420种,李姓 418种,周姓366种,其他徐、黄、朱、胡、杨姓等均在200种以上。冷僻姓氏有80余咱,如吾、承、寻、帅、危、谌、港、後、平、阳、璩、青、斜、揭等。
  三是质量较高。上图收藏的家谱多为清代、民国期间刊本和木活字本,但有200馀种明刊本,不少明刊本家谱中保存着彩绘书像;家谱中还有不少稿本人纂修底本和名人家谱,均有较高的资料价值。
  四是具有上海地方特色。上图收藏的家谱,相当一部分是上海开埠後外地来沪发展人士的家谱,如《镇海东管乡沈郎桥叶氏家谱》,对於研究上海近代史有重要的史料价值。至於《合肥李氏宗谱》( 1928年修)、《龙溪盛氏宗谱》(1943年修)、《无锡荣氏宗谱》(1935年修)等家谱则以独御的视角揭示了十九世纪後期、二十世纪初期上海近代工业发展的轨迹。
  由上可知,上图收藏的家谱无论数量还是质量,在存世家谱中都有举足轻重的重要地位。
 

中国国家图书馆

 

  中国国家图书馆,即北京图书馆,收藏中国家谱数量仅次於上图但质量颇高。
  北京图书馆成立於1909年,共有藏书2200万册,是中国国家总书库,馆舍共计17万平方米。北图在创立之初,受梁启超馆长的影响,十分重视家谱资料收藏工作。 1928年北图曾致函社会各界,广为徵求家谱。到1950年,馆藏家谱已达348种。在以後土改等历次运动中,北图有识之士按照“人充我取”原则,广为搜集家谱,数量不断增加。为加大整理地方志与家谱的力度,北图於 1990年专门成立“地方志与家谱文献中心”,时家谱数量已达3006种。北图收藏的家谱,不仅数量较多,而且质量很高,颇具特色:
  一、收藏家谱覆盖面较广。家谱最多的是苏、浙、浣三省,其次为华中、华南各省,河北、山东、东北地区也有一些,西北地区最少。
  二、家谱姓氏较多,共计268姓。超过50种以上姓氏的有12种,王姓最多,有142种,陈姓134种,张姓101种。
  三、版本质量较高。宋代有2种,最早为史浩纂《仙源谱》,为内府钞本。元明代有322种。据《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统计,列为史部传记类宗谱中的善本,北图几占一半。
  四、少数民族家谱有特色。一是用汉文撰写的少数民族谱,计有八旗谱19种,蒙谱2种,皇室谱多种;二是用少数民族文字撰写的家谱,计满文谱 21种,蒙、彝、藏文谱11种,均十分珍贵。
 

湖南图书馆

 

  湖南图馆建于1904年3月,由当时湖南巡抚赵尔巽倡设,是中国最早建立的公共图书馆之一。1948年5月迁入长沙韶山路新馆,馆舍面积为 4.37万平方米。至1990年底,藏书累计316万册,其中古籍95万册,善本为5000部5万册,有宋刻《说文解字》十五卷本,五代刻本《雷锋塔藏经》第卷等珍本。据统计,湖南图书馆收藏家谱 1176部,数量仅次于上图、北图。其中《周元公世系遗芳集》(十五卷)、《孔氏祖庭广记》(十二卷)、《丰城李氏族谱》、《重刻蒙潭康氏族谱》等 6种列入《中国古籍善本书目》。
 

安徽省图书馆

 

  安徽省图书馆建于1913年,也是中国建立较早的公共图书馆之一。馆址合肥无湖路76号,藏书240万册。古籍40万册,善本3121种、 30707册,其中元刻《增广注释音辨唐柳先生集》、清著名书法家梁同书手稿本《频螺暂存稿》、清姚莹撰稿本《康卫纪行》行较为珍贵。至今存世的家谱,徽州地区占有重要地位。定向省图书馆利用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多次到皖南徽州地区采访家谱,遂使安图收藏的家谱不仅数量已达 200馀种,而且质量较高,特别是徽州地区家谱颇具特色。安图家谱《王谢世家》(三十卷)、《新安名族志》(二卷)、《汪氏渊源录》(十卷)等 31种家谱收入《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其中三分之二为孤本,是收入古籍善本书目中的家谱数量仅次于北图、上图的图书馆。
 

天一阁藏书楼

 

  天一阁建于明代嘉靖十一年(1532年),是中国现存最早的私家藏书楼,位于浙江宁波市。阁主人范钦(1506-1585年),浙江鄞县人,嘉靖十一年进士,历官至兵部右侍郎。范氏生平好学,性喜藏书,收藏日富,乃建阁存置藏书,以“天一阁”命名。所藏以明代地方志、登科录以及乡试、会试、武试录为一大特色。据统计,收藏族谱共 403种。其中《皇明恩命录四卷》(明嘉靖九年刻本)、《崇孝录一卷》(明王铣等纂修、明隆庆四年刻)、《庐陵曾氏家乘》(明曾孔化辑、明嘉靖刻本)等 11种族谱列入《中国古籍善本书目》。
 

吉林大学图书馆

 

  吉林大学图书馆建于1946年,馆址长春市解放大路83号,馆舍2.5万平方米。共有藏书217万册,其中中文书149万册,外文书68万册。吉林大学图书馆是大陆收藏家谱数量最多的学校图书馆。据统计,共收藏家谱 816种,而且《古歙方氏宗谱》(六卷)、《重修济阳江氏族谱》(八卷)、《李氏族谱》(三卷)、《锡山周氏宗谱》(四卷)等12种家谱收入《中国古籍善本书目》。
 

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图书馆

 

  中国社科院历史所图书馆建于1945年,馆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馆舍1500平方米。藏书70万册,是中国社科院系统藏书最多的图书馆,主要是历史专业方面的文献,其中近 3万册为古籍善本。宋元明清各朝代徽州地区的契约、文书是其收藏特色。据统计,共收藏家谱980种,是科学研究系统收藏家谱数量最多的图书馆。查《中国古籍善本书目》,仅《罗氏杨干院归结始末》(一卷)家谱收入其中。按理,收入古籍善本书目的家谱似应更多一些。另据该馆《缩微胶卷总目录》谱系卷统计,该馆收藏缩微家谱共 2000馀种,主要是明、清、民国时代的家谱。
 

台湾中央图书馆

 

  中央图书馆1933年筹建于南京,抗日战争时期迁至重订,抗战胜利後迁返南京。1949直迁台北市。馆址初设台北南海路植物园内,因不敷读者、藏书之需,于 1978年规划迁建新馆。新馆坐落台北市中山南路20号,赭色7层建筑,建筑面积3万平方米,1986年9月落成正式对外开放。
  该馆藏书200百万册,其中善本书12000馀部,12万5千馀册。馆藏家谱分藏二处,一为普通图书,约160种,多数为近20馀年编撰出版的平装书籍,收藏在普通书库;一为线装古籍,共 27种,其中25种属于善本,均收藏在善本书库。在25种善本中,《石谱卫族考》,系明天顺间著者手定底稿本,《黄氏会通谱》、《张氏会修统宗世谱》、《泽富王氏宗谱》、《休宁率口程氏续编本宗谱》为明刊本,《高由奉西陈氏家谱》、《戴氏族谱》为明钞本,质量较高。
 

台湾故宫博物院图书文献馆

 

  故宫博物院图书文献馆位于台北市士林区故宫博物院内,系博物院行政大楼右侧独幢建筑。
  该馆以中国历朝善本古籍、清代档案文献闻名于世。为发挥藏品功能,故宫博物院于1996年4月对外正式开放图书文献馆。该馆收藏善本古籍以文渊阁《四库全书》、武英殿刻本、内阁大库等藏书最有名,约有 18万册。清代档案,包括硃批三摺、内阁大库档案、军机处档案等,逾40万件。丰富的缩微家谱文献是该馆收藏的重要特色之一。台湾《联合报》于 1996年3月捐献给该馆的缩微家谱资料,共3132卷,分中国族谱与韩国、琉球族谱两部分,前者计9970种,後者192种,共10162种。中国族谱以汉族为主,也包括少量满族及其他少数民族的族谱。这些缩微家谱的原件,除收藏在大陆各图书档案部门和台湾本土外,主要收藏在日本示洋文库、日本国立会图书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美国国会图书香港大学冯平山图书馆等单位。该馆是世界上收藏缩微中国族谱数量仅次于犹他州家谱图书馆的单位。
 

台湾中央研究民族学研究所图书馆

 

  民族学研究所图书馆成立于1955年9月,建筑面积200平方米,藏书15.9万册。收藏重点为民族学、社会会学、心理学、台湾研究、宗教天空、华侨研究等以及其他相关学科的资料。特色藏书为日本统治时期的台湾资料,宗教调查资料,寺庙台帐,土地申告书,古文契书,善本书等。该馆收藏有缩微胶卷 1100馀卷,主要是中国家谱的缩微件,约数千种。系台湾地区收藏缩微家谱资料较多的单位。
 

香港大学图书馆

 

  香港大学图书馆,特别是其中冯平山图书馆(系1931年冯平山先生捐赠给香港大学,共有藏书49万册)是香港地区收藏家谱最多的单位。据香港大学冯平山图书馆参考谘询组 1997年6月编印的《中文族谱目录》统计,香港大学图书馆共收藏家谱原件374种,其中近300种收藏在冯平山图书馆。这些家谱约四分之一为清代、民国时期撰修, 1949年以後修的占了四分之三。较珍贵的有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作序的《新界大埔坑口号上蒲村林氏族谱》,有明历四十四年(1616年)邱作圣、邱伦泰纂修的《河南堂邱氏族谱》,上述二谱大陆公藏单位没有保存,仅美国保存;有康熙二十七年( 1688年)蒲松龄修的《蒲氏族谱》,该谱大陆公藏单位也没有,仅日本保存。此外还收藏缩微家谱300馀种,主要从美国犹他州家谱图书馆等单位复制而来。
 

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建于1948年2月,位于东京都千代田区永田町,它的前向灰1872年设立属于文部省的帝国图书馆和1890年设立属于帝国议会的贵族院众议院图书馆,两大图书馆的藏书成为国立会图书馆的主要来源之一。国立国会图书馆既为国会服务,也是日本唯一的国立图书馆,是一座兼有为国会进行调查职能的群从性的大型综合图书馆。该馆藏书 780万册,是日本最大的公夫图书馆。其特色藏书:审政资料(23万件,为19世纪後期日本近代政治发展中的文献资料和日本近代政治、外交、军事、实业人物的个人收藏品),议会资料(包括日本在内的 30个国家的国会议事录和约100个国家的政府公报等重要资料,共45万册),科技资料(25500种外国科技期刊以及专利报告、博士论文等资料),地图资料( 39万张国内外的地图),音乐资料(40万张唱片),有关日本的西文资料、古籍图书、亚洲资料等等。
  中文古籍、图书、资料约25万册,包括清代的文献、地主志、族谱和图书杂志报纸等。据统计,收藏中国家谱403种,大多为清代、民国期间版本。乾隆以前的刻、钞本共 15种,其中明刻本三种,即《武口王氏统宗世谱》(明王铣等辑,隆庆4年刊本)、《涑水司马氏源流集略》(明司马晰辑,万历刊本)、《休宁西门汪氏族谱》(嘉靖刊本),有较高价值。
 

东洋文库

 

  东洋文库位于日本东京都文京区,占地3687平方米,由4幢楼房组成,共计建筑面积7134平方米,是座东洋韦业图书馆。
  东洋文库由日本三菱集团岩崎久弥氏于1917年购入澳大利亚人莫理松的藏书後而建立。莫理松于1911年辛亥革命后成为中华民国总统的政治顾问,由于工作而要与个人嗜好,大量买有关中国的西文书籍,当时颇有名气。东洋文库设立后,以莫理楹的藏书为基础,大量收购包括中国图书在内的亚注各国书籍。 1924年,文库下设图书部外,又设立研究部,专事收集图书,出版日本学者的研究成果,普及东洋学知识,以促进日本东洋研究的发展。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东洋文库因经费困难,成为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的分馆。
  文库共有藏书80万册,其中中国、朝鲜文图书42.5万册,西文书32.5万册。收藏的亚洲资料除中国、朝鲜以外,尚有日本、蒙古、西伯利亚、中亚、西亚、印度、东南亚等,亚洲资料搜集如此集中,不仅日本,在世界上也是无可比拟的。中文藏书中有 4000馀种中国的旧地方志,还有20馀本永乐大典、清代元殿试卷以及大藏经等。文库收藏800多种中国家谱原件、500万拍家谱缩微资料,是日本收藏中国家谱原件、缩微件最多的单位。家谱中如明刻《新安程氏统谱》等,质量较高。每种家谱均装在专门的函大部分,保存条件很好。
 

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

 

  东洋文化研究所于1941年11月26日创设于东京大学校园内,其宗旨为综合研究东洋文化。创设之初,设有哲学文学史学部、法律政治部、经济商业部三个部门,开展研究工作时,注意文献研究与实地调查有机结合,古典研究与现代研究共同进行。研究所图书馆内设研究室、书库和办公室。
  为了进一步收集有关东洋学的文献信息和为国内外研究人员开展文献情报服务,于1966年设立附属于东洋文化研究所的东洋学文献中心,重点收集中国、朝鲜的图书和中国报刊杂志的影印本、阿拉伯语钞本参考文献等亚洲各地的文献报刊,并天展编制古籍目录和中国现代图书目录,调查古籍,举办古籍讲座,出版专书等业务。
  东洋文化研究所共收藏中国图书50万册,其中清代经济资料、法制审判资料、音乐书籍、戏剧资料等颇具特色,十分珍贵。据该所《汉籍分类目录》统计,该所收藏的中国家谱有 344种(其中部分家谱收在有关专书中,家说原件约有270馀种),大多为清代、民国时期编修的中国家谱,其中《吴兴德孝里潘氏世谱》等9种为明代刊、钞本。
 

京都大学东洋文献中心

 

  日本京都大学东洋学文献中心成立于1965年4月,附属于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该文献中心位于京都北白川,占地4223平房,建筑面积 2428平房 ,系1930年日本外务省文化事业部利用庚子赔款的经费建成。该文献中心主要负责收集、整理有关东洋学方面的文献资料,供京都大学内外的研究人员利用,并积极开展有关东洋学的文献情报活动。
  东洋学文献中心收藏的中国图书约30万册,包括民国时代图书和陶湘珍藏的古籍2.8万册和明代文集、地方志等。此外,尚有龙门、云岗石窟资料 10万件、3600件殷代的甲骨文、1万件金石拓本以及民国时代中国各地地图、风土人情照片5万件。其中中国家谱50馀种,和部分中国家谱缩微复制件。出版刊物《东洋学文献类目》。
 

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

 

  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位于美国纽约市哥伦比亚大学校园内,地址为百老沤大道和西116街。
  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创办于1901年,是北美收藏东亚文献最旧的图书馆。早在建馆初期就开始收集中文图书,曾接受李鸿章捐赠的《古今图书集成》一部。现有中文图书 40馀万册,大多为历史、哲学与文学书籍。中国的地方志与家谱为该馆的收藏特色,并收有甲骨文。
  据有关文献报道,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的家谱藏量为全美第一,共有200多部。其实该馆家谱的藏量远远不止这些,其中包括中国、日本、韩国的家谱。所有家谱文献均按分类排列在某一类目一,中、日、韩家谱集于一处。由于没有编制中国家谱专题目录,确切的中国家谱数量不清楚,估计中国旧家谱的数量约有 1000多种,还有不少近20年来该馆不断收到的来自世界各地华人捐赠的新修家谱。中国家谱分别藏在善本书库与普通书库善本家谱多为明代版本,如《藤溪陈氏族谱》等。看上去完整,书品很好,都装有特制的函套。
 

哈佛燕京图书馆

 

  哈佛燕京图书馆位于美国波士顿剑桥市哈佛大学内,成立于1928年,最初名为中日文图书馆,归属哈佛燕京机构。1965年正式改名为哈佛燕京图书馆。该馆为西方世界收藏东亚文献最多的大学图书馆,藏书达到 90万册,其中中文书籍有56万册,居全美第二。该馆收藏中文资料的特色为古籍和地方文献。开馆后,在裘开明馆长的主持下,大量收集中国古籍,主要为宋、元、明、清初贵重刊本。经过多年的采集,现有古籍善本 1500馀卷,其中明刻本187部,大多为罕见的孤本。中国地方志是该馆的收藏重点,共有3800多部,其中明刻本有28种,有较高质量。
  中国家谱的收集始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哈佛校友在北京采集收购到大量的家谱,绝大部分由哥伦比亚大学东图书馆收藏,少数留存在哈佛燕京图书馆,数量为 200馀种,大多为清代,民国的木活字本,包括10馀种钞本、稿本,其中萧山地区族谱居多,明刻本仅1种,为明代程典纂修的休宁《程氏族谱》。 200馀种家谱分藏在善本书库和普通书库。
 

美国国会图书馆

 

  美国国会图书馆位于华盛顿,成立于1800年,建筑面积30馀万平房 ,员工4200,是世界上收藏最丰富、规模最大的图书馆,也是全世界除中国之外收藏中文图书最多的图书馆。该馆收藏中文资料的历史,可追溯到 1869年,是年中国的同治皇帝赠送给美国国会图书馆109部著作共933册,由此开创国会图书馆收藏亚洲文献之序幕,并成为至今世界上收藏亚注文献最丰富的资料库之一。
  美国国会图书馆中文部成立于1928年,经过多年的收藏采集,现有中文图书75.43万册,古籍与地方史料是其收藏特色,中国古籍善本有 2000馀种,其中1500馀种为明刻本;中国地方志约有4000馀种,多为明、清时期刻本;中国旧家谱约有500馀种,大部分已为美国犹他家谱学会所拍摄。
 

美国犹他州家谱图书馆

 

  犹他州家谱图书馆位于美国盐湖城,为美国摩门教(全称为耶稣基督末世圣徒教会)下属一文化机构。
  摩门教教义十分得视家庭组织,宣扬永恒婚姻,为嫡应广大教徒寻根问祖安抚亡灵的需要,遂于1894年成立家谱图书馆。百馀年来该馆广泛徒世界各地采访、拍摄有关资料,至今,已收藏 27.4万册图书、200多万卷缩微复制件,涉及3亿多姓氏,成为一个专门收集各国死亡者档案资料的图书馆。
  该馆共收集中国家谱17099种,地方志5043种,东北地区户口册4375册,清代科举资料1293册等。以上资料绝大部分为缩微复制件,在 17099种家谱中只有300馀册图书为原件,如清代《伍氏家谱大全》等。尽管该馆收藏中国家谱的原件不多,但其缩微复制件数量是非常可观的。目前,中国家谱收藏最多的上海图书馆,总数为 11700种,其次为国家图书馆,为3006种,中国两家最大的公共图书馆的家谱原件收藏总数尚不及犹他州家谱图书馆的缩微复制件,可见数量之多了。
 

  下面让我们从宏观视野对已经问世的几部家谱总目逐一剖析。

 

《中国家谱综合目录》

 

  该目录由国家档案局二处、南开大学历史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图书馆合编,中华书局1997年出版。该书共收录1949年以前的中国家谱目录 14719种。该书对每种家谱按姓氏笔划依次编列顺序号,著录书名与卷数、纂修朝代与纂修人、纂修时间、出版时间、版本、册数、藏书单位以及备注等项目,书后附有“地区索引”和“报送目录单位名单。”这是迄今反映中国家谱收藏状况最重要的一部书目,是全国四百多图书、档案、博物、文化等部门在家谱目录方面开展大协作取得的丰硕成果。
 

《台湾区族谱目录》

 

  该目录1987年由台湾区姓谱研究社发行。1974年开始,1985年终于完成台湾全省各县市的家谱采访工作。共计拍摄缩微胶卷800馀卷,家谱原件达 1万馀种,遂正式出版《台湾区族谱目录》,共收入家谱1063种。每种家谱均列出姓氏、地名、书名卷册数、编者、编印年代、版别、编号、散居地、始祖以及备注等项目,书后附有“姓氏索引”和“区域分布索引”。这是台湾地区最完整的一部家谱目录收录的大多近四、五十年来编修的家谱。《台湾区族谱目录》的问世,充分说明台湾地区人民自古就与大陆有着骨肉相连的亲密关系,尽管海峡两岸人为分隔已经五十年,但台湾人民以积极编修家谱的形式反映了他们寻根问祖、心向大陆、回归祖国的强烈愿望。
 

《美国家谱学会中国族谱目录》

 

  该目录1983年由台湾成文出版有限公司出版,主要收录了美国犹他家谱学会收藏的家谱缩微胶卷的目录。犹他家谱学会1894年正式成立家谱学会图书馆,以搜集和保存各国死亡者的资料为宗旨, 1938年开始雇100馀人到世界各地采用缩微技术拍摄死亡者的档案资料。目录按姓氏笔画编号排顺序,著录姓氏、地别、书名、卷册数、编者、编印年代、版别、编号、散居地、始祖以及备考等项目,全书共收 3140种中国家谱缩微件。书后附“区域分布姓氏索引”和“谱名索引”。该书收录的主要是大陆以外的中国家谱收藏单位的目录,如哥伦比亚大学 950种,东洋文库790种,日本国会国立图书馆420种,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200种,犹他家谱学会图书馆200种,香港大学150种,美国国会图书馆 120种,哈佛燕京图书馆100种,加州柏克莱图书馆60种,日本京都大学50种,芝加哥大学图书馆50种等。1974年以后,犹他家谱学会派员到台湾,与台湾中华学术院谱学系研究所等机构合作,深入台湾各县乡镇先后共计拍摄台湾地区家谱一万种。与此同时犹他家谱学会还到大陆,与各地图书、档案部门联系,共拍摄大陆大地区中国家谱数千种。截止 1998年统计,犹他家谱学会图书馆共拍摄保存中国家谱缩微件17099种。
 

《上海图书馆馆藏家谱提要》

 

  该书由上海图书馆编纂,2000年由上海古籍出版社正式出版。上海图书馆是收藏中国家谱原件最多的单位,号称收藏一万馀种家谱。但由于当时家谱分藏几处,没有及时进行科学的编目整理,因此当 1984年国家档案局向全国各地发出协助编好《中国家谱综合目录》通知时,上海图书馆未能参予,遂使《中国家谱综合目录》缺了一大块。1995年上海图书馆与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合并后,加大了历史文献的整理开发力度, 1997年底,专门成立谱牒研究中心,专事家谱的整理与研究工作。上海图收馆聘请复旦大学历史系、华东师大古籍研究所、安徽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等单位专家,按统一体例,费时两年,终于编纂成这部馆藏家谱提要。与上述三种书目显著不同的是,这不仅是一部家谱书目,而且是一部家谱提要专著。著录项目不仅包括姓氏、书名、编纂者、出版时代、始祖等项目,而且翻阅每种家谱,就名人题跋、名人事迹等内容逐一作了提要,这在中国家谱整理上是件开创性的学术研究编纂工作。该书共计收录家谱 11700种,近10万册。书后附有“名人”、“地名”、“堂号”等索引,便于读者检索。
  近十年来还出过其它一些家谱目录,如山西社科院编《中国家谱目录》(山西人民出版社1992年出版)收录家谱缩微胶卷谱2565种。但有较大影响的主要是上述四部。这些家谱目录是有重复的,一是原件与缩微件重复,二是原件有复本。常建华先生曾对其核实过的 5254种族谱目录作过统计,重复率为40%。如按此比率推算,再考虑到犹他家谱学会收藏的主要是家谱缩微件,扣除复本,则上述四部目录的孤本可能接近三万种。
  毋庸置疑,作为根植于中国宗法社会之上的家谱,有着许多封建糟粕,诸如家谱中宣扬的封建专制思想、商品观念淡薄、缺乏民主意识、封建迷信以及家谱内容攀附显贵等糟粕,必须百行批判。但是并不能由此而对家谱这一历史文化现象采取不悄一顾的虑无主义态度。正如邓小平同志所指出的:“属于文化领域的东西,一定要用马克思主义对它们的思想内容和表现方法进行分析、鉴别和批判”。“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去粗取精、去伪存真”,那么这份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就会对促进学术文化研究、促进当代文明建设、促进祖国统一大业等方面发挥其特殊作用。
  首先是资料价值。梁启超在《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中指出:“欲考族制组织法,欲考各时代各地方婚姻平均年龄、平均寿数,欲考父母系遗传,欲考男女产生两性比例,欲考出生率与死亡率比较......等等无数问题,恐除族谱、家谱外,更无他途可以得资料”。数量可观的家谱,不仅对家庭制度、婚姻制度、人口与替等研究有着不可替代的资料价值,即对历史学、民俗学、社会学、经济学、教育学等都能提供许多重要资料。如称雄一世的徽商研究,其中不少有价值的资料主要是从皖南徽商家谱中寻得的。
  其次,家谱具有教代功能。家谱中一般都有“家训”、“族规”、“家法”之类内容,固然有不少封建思想,但其中如敬长老、孝父母、尊师长、崇俭样、戒奢侈、禁赌博等伦理规范以及家谱中记载的很多志士仁人的爱国爱民的爱国主义精神、自强不息的奋头号精神、追求真理的奉献精神等,对促进现代文明建设也有积极作用。传统伦理与现代文明是辩证统一的,一个国家特定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及思维方式,只能是一定民族传统文化的延续与发展。现代文明建设必须以传统文化为基础,传统文化只有赋予新的时代精神,才会有新的生命力。家谱中反映出来的优秀的传统伦理,实际上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生活奋斗的结昌,它曾经对凝聚中华民族发挥了巨大作用,对促进当代文明的建设驰必将起到重要的激励作用。
  第三,为寻根认同提供重要资料。寻根认同,是中华民族具有强大凝聚力的生动表现。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发展,海内外游子过去梦想的寻根谒祖,早已成为现实。特别是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1999年10月22日澳门回归祖国,洗雪百年民族耻辱,海外华人扬眉吐气,“一国两制”更增强了海内外中华民族子孙的向心力,于是访故里、访故旧、访祖国,掀起了更大的寻根认同热。浩如烟海的家谱资料则为寻根认同提供了保证。香港回归祖国前夕, 1997年6月29日,林则徐的第四代到第八代的200多名后裔,从海内外各是赶回家乡福州,举行家祭,追念民族英雄林则徐:“香港回归时,家祭慰英灵”。将林氏后裔联合起来举行这项家祭活动的纽带就是家谱。这就生动地说明家谱对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开展寻根认同、促时台湾回归祖国统一大业,确实有其他资料不能取代的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