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氏宗亲网>艺文

 

老伴的故事

 

作者:黄代昌

 

小序


  老伴姓孙名世惠,邀集块孙姓大族人。生于1937年乙丑岁农历9月5日午时,住院三天,于2015年乙未岁10月14日(新历11月25日)未时,医治不力辞世,享年79岁。在悲痛欲绝之时,想起她苦磨的一生,历历在目。言行品格高尚,是妇女的榜样……故作此诗,表示哀悼,并转移怀念之情。

 

①天降娇娃

 

昭通有名洒渔坝,邀集出个女娇娃;

生年属牛排老二,时值卢沟日侵华;

天空铁鸟下机弹,地上枪炮吐血花;
权贵无能抗倭寇,民不聊生苦挣扎。

娇娃出世不逢时,父母精心呵护她;

五六七岁初长成,讲究卫生最数她。
洗碗麻筷最整洁,住房内外常扫刮;

头上束起蝴蝶结,背拖两条黒麻花。

父亲而立过世早,跟着母亲盘庄稼;
母亲小脚仅三寸,走遍山地和田坝。

小女地头帮薅刨,牛耕田里把秧插;

秋收苞谷下雨水,苞谷草捆倒地下;
娘俩扶起又倒下,衣裤湿透也不怕;

自苦自食不落后,母亲哥弟乐一家。

隔壁住户本姓猪,好像眼睛被打瞎;
划分阶级告政府,地主帽子摘不下;

撵到厩房去居住,推磨响声惊牛马…


②青梅竹马


贤乐有个憨牛娃,常常寄养外婆家;

与她相隔一间屋,表姐表弟互问答。

晚上月亮高高挂,屋外游戏在场坝:
雁鹅扯长扯肚肠,裹白菜心牵手拉;

排起长队去栽瓜,东瓜西瓜揹手插;

揹着瓜瓜跑得远,葫芦儿子落哪家?
叫人把他揹回来,不图财宝图玩耍。

发根竹棍手中拿,跨上就是骑竹马;

呵声驾哧往前跑,谁先到站就得夸。
春节玩艺更多杂,老虎抱蛋地下趴;

鸡毛毽子踢飞腿,抛团当球翻粑粑;

团坐张生找红娘,找对授奖找错罚;
蒙住眼睛当瞎子,瞎子摸鱼摸着她。

上坡找柴表姐领,众多表弟跟着她;

来到山上去取火。苞谷洋芋各自拿;
吃完成了大花脸,挑着柴棒转回家。

表弟病了表姐揹,揹到街上找医家;

买药熬汤帮着喂。辫稍在脸如刷刷;
吃了汤药病好转,舅母叫揹外婆家;

事后伙伴取笑她:好似稻田谷蚂蚱。


③情窦互开


娇娃牛娃渐长大,读书种地各分家;

牛娃读书放了学,揹着书包外婆家;

跑到牛厩舅母家,故事讲得顶呱呱:
擂鼓儿锤朝天叫,两耳扇风受人打;

舅母夸他记心好,表姐一旁偷看他。

有天门口晒太阳,表姐表弟把手拉;
眼前一群半大鸡,争抢啄食乱如麻;

他问公母怎么分?她说羽毛有花麻,

红绿花毛是公鸡,母鸡羽毛比较杂;
他在一边乐哈哈,她红着脸跑回家。

清明上坡祭祖坟,提篮装着香纸蜡;

祖坟面前要磕头,烧钱化纸插葱花;
互相表弟贪玩耍,遍坡迷藏抹泥巴;

表弟表姐坟前跪,各怀心事不说话;

这坡跪拜到哪坡,起身双双把手拉。
老式结婚兴磕头,拜天地亲拜自家;

祖坟面前施大礼,幸福种子已种下…


④提亲风波


牛娃心中有了她,他把爱意告诉妈;

妈妈去找外婆说,遭了一顿好臭骂;

蛤蟆想吃天鹅肉,不照镜子有多大?
自家穷得叮当响,人家哪能看上他?

好似晴天一炸雷,听天由命由着它。

几天之后告家长,快请媒人去发话;
媒人拐杖敲开门,迎进火边请坐下;

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今要吃耳嘎嘎;

舅母听了心明白,不知提亲是哪家?
媒人道出真姓名,正中下怀不说话;

虽然门当户不对,忠诚老实最数他;

多时才把气来吭:我们商量再回话。
不久媒人传来话,只是哥哥有疙瘩;

婚姻本是自做主,没有包办不准嫁。

牛娃一家闻喜讯,高兴劲头好潇洒!
从此来去暂时避,二人各自放心花!

一个努力攻书文,一个勤奋盘庄稼。

挑粪挖塘点包谷,捲起袖子捞粪渣;
大田栽秧丘对丘,洗了脚杆把沟跨;

三尖石地挑洋芋,百斤担子不算啥!

扁担在肩闪微微,慢步紧走又到家。
牛娃在校极努力,科科成绩顶呱呱;

可惜发现先心病,活不久长心发花;

想来表姐不知道,应该告知怕害她;
一封长信寄表哥,最好另选应由她。

全家知道退婚信,双方家长怪牛娃;

虽然互相受影响,和好如初不说啥。


⑤喜结连理


男女长到十七八,男大当婚女当嫁;

她家提出结婚事,他家答应不多话。

定下时间去登记,各开证明手中拿;
小爺在村当文书,当着二人发了话;

你们结婚可自愿?要是后悔可无法;

她家阶级不太好,影响分工可害怕?
她没读书识文字,肚中没有啥文化?

他说自愿两相好,有无文化不算啥!

只要长相人品好,有文化的不如她。
她说我不挑穷富,我的主意我自拿;

成家不怪任何人,穿破吃稀跟着他。

结婚证写二人名,大红公章圆又大。
牛娃刚满二十岁,她长两岁算个啥?

结婚定在二十八,各自胸戴大红花;

有钱有势坐花轿,平等人家骑大马;
苦寒人家善走路,妇随夫步到婆家;

虽无鞭炮来报喜,却有鸟鹊叫喳喳;

亲朋好友不多见,喜字挂堂壮家发。
虽然花触入洞房,不知绣球放那搭?

大平床上各一头,各揣心思话桑麻;

不知雷池如何越,不知泰山怎上下?
半夜三更鸡报晓,起床已是天发麻。

三天回门认大小,长幼有别不托大;

表弟表姐为叔嫂,姑爹孃孃叫爹妈…


⑥睦族敬老
 

当时家里缺劳力,每年收支差距大;

年终结算公布账,经济要补一大把;

不补粮食不到手,无粮就会饿全家;
她来一年转乾坤,结算不再补差价。

早出晚归不知累,与男工分一样拿;

脏活重活不排斥,挑稀揹干不讲价。
逐年妯娌多起来,男丁在外工资拿;

出工说成女儿国,队长派工常卡拿;

管他三七二十一,吃亏便宜也不怕。
父母年老眼前灯,不知能活几冬夏?

在世之时多尽孝,死后无需拜菩萨;

观音菩萨泥巴竖,父母才是活菩萨;
尊敬长辈孝爹娘,端药送水在病榻;

行动困难扶着走,门外慢步去玩耍。

一日三餐递汤药,糖果糕饼要软;
会吃酒的倒盅酒,会吃茶的倒杯茶。

妯娌之间互体贴,精心抚养互相娃;

甄里饭食不够吃,喝口汤水碗放下。
叔嫂之间互帮助,轻重活计抢着拿;

大弟小弟叫声声,大嫂二嫂不托大。

邻里之间互相处,你敬我爱不说啥;
大事小物互帮衬,驱妖除魔互帮打。

优良家风树楷模,人人夸她带头马!


⑦共建家园


总路线和大跃进,处处人民公社化;

支农集中三家寨,白天卫星放天涯;

晚上赶到牛棚里,男女无别齐混杂;
战斗一月回家转,又派白鹤去修闸;

早出晚归不知累,晌午只带包谷粑;

结果统出工效来,土方数字胜男娃;
任务完成回家转,衣裤鞋子糊泥巴。

自从结婚到黄家,就知自己是姓啥?

手弯不会往外拐。钱权利益争着拿。
逢年过节一大家,男女老幼十七八;

两张桌子摆堂中,吃饱喝足乐哈哈。

合家过了十五年,夫君工资不够花;
每月领的交老人,主持家务渐无法;

既要盘弟读书文,又要顾及整个家;

提出分家各自过,投亲靠友想办法;
一分就是七个家,带着儿女过家家。

盘儿育女不落后,专心致志盘庄稼;

稻田分在沙田坝,放水栽秧腿跑麻;
田头秧苗绿油油,春插夏䒵秋扬花;

山地分在王家坪,沙地就在河屿坝;

地头包谷戴红帽,斗底长的豆和瓜。
有时扛着锄头去,有时揹着奶娃娃;

喝点稀饭早出门,恨不搬山才归家。

夫君回来心里疼,二人常常在吵架;
别家吵架因懒惰,我家吵架是勤巴;

世间财产苦不尽,要顾身体维护家。

平时子女帮生产,送粪爬坡跟着妈;
秋收粮食挑进屋,苞谷辫子二楼挂。

苞谷皮皮舂成面,绞入杂草喂猪大;

头年替人交任务,二年喂的自己刷;
三年喂出两头猪,交一吃一不打滑;

四年喂出两头猪,全吃全消不犯法。

以后生活渐渐好,血灌汗浇全靠她。
养育儿女各一双,精心呵护渐长大;

从小随娘勤劳动,读书识字有文化;

男大当婚女当嫁,各选对象自成家;
鸽子均往旺处飞,从乡搬城各奋发。

难忘小教七十八,文化革命闹开花;

挑动群众斗群众,运动当中我受旯;
牛鬼蛇神帽子扣,批斗几乎死檐下;

孩子才有十八天,揹着进城去看他;

步行走了四十里,傍晚才到亲戚家;
去到四小看望我,身边跟的是哈巴;

孩子怀中睡得香,大人双方脸无霞;

互相鼓励好好过,冤情洗尽自归家…


⑧、勤俭持家


电霸诬陷偷电点,创造历史把款罚;

乡下就此在不住,搬到城里去安家;

东奔西走十余年,总算紫光来住下。
吃穿住行无挑剔,出双入对去玩耍;

要吃什么随意做,苦甜美味配酸辣;

要穿什么不择好,不分洋货和棉纱;
只要合身便是好,保暖身体就没啥。

要住什么不讲究,能避雨雪和风沙;

通风透亮光线好,不求高楼和大厦。
道路不讲宽和窄,爬山涉水也不怕;

坎坷道路能炼志,平坦大道只跑马。

周末在家等儿孙,盼星归来站窗下;
有时等到大半夜,不见归星才躺下。

儿孙来时心情爽,口中唱起沙里沙;

桌上美食有鱼虾,儿孙吃了放心花!
工资取来交给她,买东买西由她花;

购物难分好与坏,吃亏便宜不怪她。

孙子从不分内外,给钱犹如在打架;
过年压岁早备好,年比一年在涨价。

钱要用在刀刃上,莫吸白粉进网吧;

儿孙逢人说奶好,长大一定报答她。
衣被脏了用手揉,晾干叠好放衣架;

勤洗勤换无怪味,不生虱子臭虫爬。

水电使用善节约,出入关好水电闸;
洗菜脚水冲厕所,积少成多不抛撒;

大手支出不稀奇,勤俭持家才是话。

家里物件展展洁,井井有条放柜架;
新式地板常拖扫,常保清洁无泥渣;

优良品德老更红,几多后生不如她。


⑨、相依为命


相濡以沫伴侣好,从不争吵和打架;

夫杵拐棍前面行,伴在左右把手拉;

哪里累了哪里歇,歇好湿路才把滑。
老伴老爷互相称,声喊声应互问答;

老爷住院五六次,每次跟随在床榻;

守护未睡安稳觉,随呼随到不拖沓;
接尿倒屎不嫌臭,又递糖果饭菜茶;

精心护理早康复,二老双双才回家。

有时尿阻插导管,行动不便把手拉;
尿从管外湿了裤,脱洗晾干勤换下。

本来老伴苦磨多,身患多病摘不下;

骨质增生风湿病,受寒病痛常复发;
疼痛只把老伴叫,拿出药酒指着摖;

她用棉球摖手脚,我用手掌背搓麻;

搓到发热穿好衣,好转屋里蹿花花…
二老病痛唤姑娘,输液打针忙不下;

互相换瓶不打紧,输完学把针来拔。

冷天睡觉各一头,手脚冻得筋发麻;
互搂怀里驱寒意,股股暖流心中发。

热天睡觉在一头,伸出手臂互相搭;

呼呼大觉入梦乡,公园里面去观花;
同床异梦十余年,岁到高龄性淡化。

身上有汗就洗澡,热巾背上互搓擦,

搓到痒处停了手,二人不禁笑哈哈!


⑩、乘鹤先飞


我才出院七八天,她的风湿又复发;

为我住院苦出的,我心疼痛放不下;

要打银针随她去,爬上五楼倒沙发;
医生看了安慰她,病重你得不要怕;

疼处明明是股气,保你笑着把楼下。

刮痧拔罐又打针,轻松出门回了家。
当天睡个安稳觉,过天中午怪病发;

两只脚杆无力气,蹿蹿连天倒沙发;

我见事情不太妙,忙给儿子打电话;
儿子来了劝她走,地区医院把握大;

地区医院收费高,何必大量把钱花。

银钱白米苦得来,该支付的怕个啥?
左劝右劝才起身,儿子牵着才出发;

耐心等到第二天,赶坐公交去看她;

下床解手扶着走,回来三人抬床榻;
楼道见她精神差,去请医生无应答;

儿女见她气缓和,稍微减去我焦挂;

儿女见我心事重,急急把我送回家。
时间拖到第三天,去做比超拖时差;

回来照护上病床,未施药救心发麻;

请来医生四五个,抢救多时无计划;
停止心跳和呼吸,儿女哭叫无应答;

医院催着叫抬走,左选右选到荷花。

晚间来了外孙女,陪伴公公话答话;
以为婆婆派她来,公公高兴不说啥。

五弟七弟过天来,告知哥哥噩耗话;

大嫂身体不太好,抢救无效送荷花;
已经装入棺木内,你要节哀悲放下。

晴天霹雳炸雷响,眼含泪珠口驱哑;

随着轿车到荷花,悲痛欲绝停不下;
双膝跪在灵面前,泣不成声泪抛沙!

儿女牵起坐靠椅:不要伤体害自家;

你体安康我们福,别害我们无抓拿。
自知此话是正理,止住悲声包孝帕;

揭开棺盖看一眼,慈祥安静睡不差;

盖好棺木收眼泪,隆重办丧告慰她;
五六七弟来包孝,情深意笃留笔下;

大嫂长嫂嫂娘称,感动世人泪同洒。

晚上送我转回家,外孙陪我话桑麻。
睡到三更半夜时,伸手不见夫人拉;

起床不见你在哪,谁来为我穿鞋袜?

每夜醒来不见伊,怀抱枕头代替她;
回心转意静静想,自然规律谁抹杀?

侄男阁女五十多,头上包着白孝帕;

招灵过后送坟山,入土为安事最佳;
下圹雄鸡三声叫,破云旭日放光华!

地脉龙神被惊动,腾在虚空去等她;

她即乘鹤登仙去,金童玉女服侍她;
去与王母为邻居,出入有伴去赏花;

蟠桃会上留一席,莫讲客气往上扒;

前世阴功修积大,苦磨一世得报答!


                        2015年12月8日
                        老伴黄代昌 含泪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