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黄氏艺文

 

 

读黄载禄教授诗词

 

——有关宁乡箭楼冲的故事

转自:黄志光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iguanghuang


  按:这篇文章也写于2005年7月,后来被长沙晚报转载,没注明出处,稍稍鄙视一下,呵呵。

  留在我记忆里的箭楼冲古迹只有石桥边的老屋和家门口的桂花树。去年用百度搜索到黄载禄教授的《水调歌头·怀老家桂花古树》时,以为黄教授所说的那棵桂花树就是我记忆里的那颗。国庆回家一打听才知道,此桂花树非彼桂花树,但两棵桂花树却是兄弟。相传祖上黄大峻有十个儿子,每个儿子出生后都为它种上了一棵桂花树。可惜等到我记事时,我只看到了石桥边的那棵,八十年代被我伯伯砍了去做切菜的碇版。而气势磅礴的明清建筑黄家老屋也由于包产到户而被拆掉。
  每次回家时,村里都有不少老人感慨,要是当初的老屋不拆掉,桂花树不砍掉该多好啊,不说别的,以黄家的经历和箭楼冲的秀美和江南的周庄比起来是不会逊色多少的,而一旦保存下来,现在为了生计而四处漂泊的黄家人也会有一个舒适的安家之所。感慨归感慨,现在回到箭楼冲,以然早不到当初的一点痕迹。就是连用糯米和蛋清凝固的祖坟仍未能逃过盗墓之劫。幸运的是,大树虽然砍了,但其新发的桂花树苗已经长大,而奇怪的是,该树和之前被砍掉的桂花树都有三个分叉。建议黄教授再回箭楼冲的话可以去看看石桥边的那棵桂花树。
  黄教授的《沁园春·箭楼祠堂》里,提到了毁于战火的箭楼,而村里的老人则提到,参加了曾国藩湘军的黄家子孙有不少死于“长毛”,也就是太平军。

沁园春·箭楼祠堂
  儿时读书,箭楼冲口,黄家祠堂。
  有沩水流经,稻田片片,偶见田埂,断壁残墙。
  全冲上下,溪水山林,独不见箭楼何处?
  有传说,时太平天国,毁于战火。

  溯百余年时光,
  劈废墟一角建祠堂。
  习增广贤文,读书朗朗;同学少年,溪水鱼虾。
  人世苍桑,谁曾想到,放牛男孩得解放。
  越天命,回乡寻故地,稻田鱼塘。
 

注释:
  沁园春:词牌名。原为东汉一公主园的园名。
  箭楼冲:位于湖南宁乡县全民乡,距双江口镇不远,冲头始于牌土岭(邻沩水),冲尾止于甘塘坡,农民多黄姓。
  冲:两边是山,夹一长片水田之地,当地多命名为“冲”。
  祠堂:湖南农村在解放前多是家族办学,小孩送祠堂读书,教师薪水由家族支付。
  沩水:湘江支流。
  太平天国(1851至1864年):清朝咸丰年间,1851年1月洪秀全在广西金田村起义,宣布成立太平天国。1852年出广西进湖南, 1853年攻克武汉,曾北伐皖北、河南、山西,进河北,逼天津。1864年失败。
  天命:孔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天命指五十岁。“越天命”,过了五十岁。
  寻故地:1992年与摇波兄一同去箭楼冲口,寻祖父坟地,找黄家祠堂。

水调歌头

——怀老家桂花古树
  古桂伴茅舍,耕牛拴树下。
  树冠大若天坛,形似遮阳伞。
  枝头喜雀歌舞,欢庆桂花盛开,飘香十里外。
  问树多高寿?请问月中桂。

  夏日夜,共乘凉,明月光。
  黑塘寺名茅舍?古桂知缘由!
  苍劲巨杆枝叶,阅尽贫穷富贵,有人谋伐树。
  嫦娥知树伐,飞泪落甘塘。

注释:
  水调歌头:词牌名,来源于一曲名。
  天坛:指北京天坛公园中的石基台座,园形,供皇帝祭天,大约一亩见方。
  黑塘寺:茅舍屋场名(见卜算子),1950年时还有十余间房,屋前有一巨大桂花古树,为黄氏家族田产,处箭楼冲尾,甘塘坡下方,1938年初,秋舫一家迁入。时问当地古稀老人,曰:他儿时见桂树即如此。树上总有喜雀作巢。 1978年拆了房屋,砍了桂花古树,开成了一小片田。
  月中桂:月亮上的阴影是一棵桂树,张古佬,名吴刚,因学仙触犯神规,被罚去月宫砍桂树。树高五百丈,刚砍过的地方又立刻长好。
  嫦娥:名女亘,据《后汉书·天文志·注》,因偷了西王母的“无死之药”而成仙奔月。
  甘塘:地名。摇波兄一家从黑塘寺迁出后,新建房屋于甘塘。甘塘亦是父辈安息之地。

卜算子

——书
  父辈耕无地,只有一筐书。
  正是途穷无路时,租田黑塘寺。

  筐书值千金,文化肓后人。
  恰逢解放时运转,读书正逢时。

注释:
  卜算子:词牌名,取自卖卜算命之意。
  一筐书:1938年祖父黄公秋舫去世后留有一橱书,其中有诗词、易经、中医医书、字画等,由摇波兄保存。1967年“文化革命”中作“四旧”烧了。
  黑塘寺:屋场名,包括十余间茅屋,30余亩水田,40余亩山土,为黄氏家族产业。1938年秋舫一家成为上述产业的佃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