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黄氏艺文

 

 

族谱

 

作者:黄盛松(赣州市作家协会会员)

邮箱:saintson@163.com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76d40d70100e14s.html


  作者注:这是一篇关于江西宁都水西续修族谱的散文。

  回到家乡,特意去了伯父家里,坐在厅上翻阅了《雩阳江夏黄氏族谱》。一九九六年修订,一直供奉在老屋厅堂里,我却没有好好读一下。今天得闲,问起族谱的去向,知道已被伯父珍藏在楼上,动了兴致要去亲近一番。伯父对我的此举大加赞赏,连声说道,你们年轻人,是要关心一下这些老传统呢!伯母做了很好的擂茶,放了很多芝麻,十分香醇。伯父忧虑地叹道:“现在的年轻人,连太公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从楼上请下族谱来,放在桌上。洗了手,无声翻着这种毛边纸,孔夫子慎终追远的教导又涌上心来。遥远的祖先,现在都化作族谱中的一个名字,永远存活在这里。他们生前大多数是卑微的,但是他们现在都获得了崇高的地位,谱中都称他们为“公”。胜锦公。开瑯公。明纹公。他们都是我的祖先。谱中的记载十分简约,某公,生于某年,殁于某年,葬于何处;生子若干,各列其名,仅此而已。间或有一二人附有评语,如我村开基的共同祖先文瀚公,“正气严性,威望可钦”。生平事迹,则无可考矣。
  历次重修的序文,有眉山苏轼如椽大笔所作,也有最近重修时今人半文不白之作。一九四九年修谱之后,历经沧海桑田,直到一九九六年,才有热心人出来多方奔走玉成其事,可谓厥功至伟。这种工作,我觉得很有意义。民族文化,原非一句空话,谱谍原是中华根深蒂固民族文化载体!
  修谱乃是盛世中大事,需要热情,需要严谨。各房都选出粗通文墨的老辈,戴起老花镜,撰出本房草稿。他们在考证近人生殁年月时,一丝不苟,或许还要实地去认读墓碑。我房人丁中,有一支在解放前漂流至赣州。认祖归宗,兹事体大!为了使让他们能够上谱,村里专门派出人员来到赣州寻访。根据老辈的回忆,一番拐弯抹角,总算是找到了他们。我当时已在赣州工作,负责带路。我从小就听说我们族中有一支来到赣州,成为米行的大掌柜;等我找到他们时,见到这传说中大掌柜的第三代后裔,却是下岗工人两兄弟,叼着廉价的“赣州桥”香烟,从第四代的作业本上扯下一张纸来,写下他们全家的姓名和年月。令人惊异的是,当年掌柜的发妻尚在,已近百岁,端坐在屋内,两眼幽深而迷茫。
  尽管当时电脑打字已是大行其道,但是刻谱用的却是宋朝毕昇的活字印刷法。在水西的宗祠大厅里,一干人马各司其职,纹丝不乱。这些从远方请来的工匠们,都带着九百年前的文化气息。这种方法印出的书籍古色古香,确非等闲可比。设想一下,如果采用电脑打印,成本将大为降低,可以每家每户发一本族谱,广为普及,岂不妙哉。“然而不然”,整个家族大张旗鼓两三年,最后只刻了十三部,分发十三房。是不是越少越贵重、越少越权威?
  散谱之日,在祠堂里举行了隆重的仪式,其丝竹管弦之盛,张灯结彩之隆,不须备述。各房派出精壮后生,分列两厢,神情肃穆,从长者手中接过木函,函中装的正是这神圣的族谱:木函朱漆金字,一尺见方。只待炮声一响,各自夺门而出,谁先出得大门,这一房的人丁就发展得最快。敝乡另一姓氏散谱之日,各房为了争先出门,你拖着我,我拽着你,出了门之后打起架来,有人被打得跌进池塘里,可发一笑。
  这一切都是如此郑重。礼仪之邦,一切都显得意味深长。吾族黄氏,在方圆四十里的地盘上,分为两堂:水西黄、东棠黄。当初分立两堂的原因,竟是不相干的旁人的一句话:水西的族长与东棠的族长相约去某地共商修谱之事。路上要摆渡过河。水西族长到了河边,问艘公,看见东棠的某某人过河不曾?艘公说,“他啊,早就过河了,你就是脱了裤子也追不上了哩!”水西的族长听了这话,暗自沉吟。此语大非佳谶,不如且归去,另立门户。从此一堂分作两堂,字派另修。如,水西黄的字派“华才宜作盛”,东棠黄则为“芹抡家俊盛”。每五字有一字相同,以示血脉相连之意。摆渡的艘公哪里会知道,他这一句信口开合,却影响了一个宗族的发展走向!人们相信天人合一,一切都不为无因,在祭祀、修谱的重大的时刻,一切都仿佛来自上天的昭示。
  族谱从祠堂大门中出来,各房吹吹打打迎接回去。我的乡村举行了宴会,祈愿万世荣昌。族谱供在谁家里,对这个家庭都是一种荣耀:祖神默佑,螽斯衍庆。放在谁家里好?这个问题早就开会研究过。会上,有人说,放在我家吧,我负责让大家宴席上喝郎酒!有人说,放在我家,宴席的钱我全出了!大家一时踌躇不决。我父亲站出来,幽默了一回:“我不与你们争。如果放在我家,你们还得交些保管费给我!”让我得意的是,会议居然决定,就放在我家的老屋大厅里。这不仅是幽默的胜利,而且还是理智的胜利。大家冷眼看去,一致认为我的家庭才是最合适珍藏此物!
  翻看着自己家族的历史,我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血脉从亘古流淌至今。我手中托着的,是无法言说的厚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