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黄氏艺文

 

 

江夏寻根祭祖行

 

——香公墓被毁记

作者:黄东汉

时间:2006年1月11日于香港


  2005年的圣诞节是一次连续的3天半假期,星期六中午下班后,我就背上简单的行李,踏上江夏寻根祭祖的旅程。此行的目的地有二个:一个是武汉市江夏区纸坊镇的上始祖楚国春申君黄歇公墓;另一个就是湖北云梦县义堂镇的大始祖,中国24孝之一的黄香公墓。我在深圳赶上开下午2点到武汉的火车,经过一夜的奔驰,于25号早上到达武昌火车站,一出站刚好赶上到纸坊镇的公共汽车,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江夏区纸坊镇镇政府。
  在镇政府里我道明了身份和来意,马上受到很热情的招待。中国武汉江夏区江夏黄氏宗亲总会秘书长黄绪珍宗兄马上从家中赶来接待我。在政府大楼里坐了一会,喝了几杯热茶,黄绪珍宗兄就叫了一辆小车和我一起先去参观江夏区黄氏大宗祠。宗祠座落在纸坊镇外4—5里一个新兴旅游区“介子山庄”里的一个小山岗上,我们到时,看到大宗祠的主体工程刚刚完工,内部还未有装修,外边的建筑也未有搞好,不过从整体设计和布局来看,这间江夏黄氏大宗祠是我寻根以来看到过规模最大,气势最雄伟的宗祠。听黄绪珍宗兄说,原来的宗祠在文化大革命中毁掉了。近年来由于海内外宗亲回到江夏故里寻根的人太多了,故此在当地政府和海内外宗亲的大力支持下,修建起这一座宏伟的工程,大约再过几个月,宗祠就会装修完毕,到时就会广发请帖,请广大海内外宗亲到此一聚,共同拜祭江夏黄的大始祖春申君黄歇公。在宗祠参观和拍照之后,黄绪珍宗兄带着我在黄鹤庄四处参观和拜访了几位老人家。黄鹤庄原来分成1至5村,每村都有几佰人,5村加起来有几千人。这里主要是种植水稻为主,村里建了很多 3层高砖屋代替过去低矮的土房。同全国各地的农村一样,村里只剩下老弱妇孺,年轻人都跑到大城市去了。在村中我第一次看到当地人用黄豆,绿豆,大米混和一起做成一种叫豆皮的食物,在主人的拳拳盛意下我尝了一小碗,味道还真不错。黄绪珍宗兄是当地人,他在当地找了几个人和我一起去拜祭在附近黄质大山里的楚国春申君黄歇公墓。黄质山离村不远,开车几分钟就到了。这山虽不高,但山势雄伟,而春申君墓就在山口入口处,这墓是我所拜祭过最雄伟壮丽的祖墓。墓前有寛阔石阶可供多人同时参拜,两边有刻着歇公生平简介和歇祖遗诗的两方石刻。墓呈圆球形,直径15米,高约5米,墓前端有一条据说是宋代修建的护土墙,前有一条约5米长的拜桌,两边有高大的化宝炉,墓旁有一条2米寛的墓道绕墓一周,墓前正中立有两条高大的墓碑,上边用金色古篆文写着“江夏黄氏上始祖歇公之墓”和“故上始祖歇公夫人李氏墓”。墓顶有一土球,上面长满了繁茂的青草,象征着我们黄氏后人生生不息,繁荣昌盛。我们一行人顶着寒冷的西北风点燃了香烛,然后一齐跪下拜祭老祖宗。拜祭完后我一个人绕着坟墓走了几圈,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中午时分,黄绪珍宗兄和当地几个父老乡亲,中有江夏区电信局局长黄启圆,江夏区郑店街黄鹤庄书记黄启文,副主任黄启荣及前书记黄德宏,在纸坊镇的一家宾馆宴请了我这个千里迢迢回来寻根的香港人。在席上我的粤式国语和他们的鄂式普通话沟通起来虽然有些麻烦,但有纸有笔,手口并用,也可解决问题。在饭桌上我和他们交换了通讯地址和电话号码,并订下后会,歇公的江夏黄氏大宗祠落成开光我一定再来。
  离开了纸坊镇,当天下午我展开了这次行程的第二个目的地旅程,在下午我坐上了从武昌开往湖北云梦县的长途汽车,傍晚时分扺达县城并住进了当地四星大酒店—玉溪大酒店。26号一早,我乘坐的士去到云梦城北十公里左右的义堂镇。多年的经验告诉我,在人生路不熟的地方找人彧办事,最好先到镇政府去。在镇政府里我道明了身份和来意,马上受到当地领导人热情招待和帮忙。他们给了我所需要的数据和给我找了一个响导。在响导的带领下我来到了镇南约5里的一条村,就是我这次要来的第二个目的地---黄孝村。在村里我找到了一个年约60余岁农民讦修培,在他家里他向我介绍了一下香公坟的过去和现况,就带我一起去看收藏在他兄弟院中原香公坟的一块残碑和摆放在村中原墓的一块旗杆石,然后就带我一起到离村不远的香公坟进行拜祭。
  离开村庄顺着公路走了几分钟,就找到了香公的坟,那只是一个在公路边斜插着约三尺高的水泥碑,上面刻着“汉孝子黄香之墓”,旁边刻有义堂镇人民政府1993年立,还刻有文物保护单位等字。看到香公的坟如此简陋,令我心中十分难过,我想春申君与黄香公都是我江夏黄的始祖,同样在我国的文化历史上都有一定的地位,但他们的陵寝的遭遇,却有天坏之别。草草拜祭完香公之后,我写下了几句诗,表达了自己当时的感受。那是一首7绝“凄风冷月雨纷纷,道旁寂寂一孤坟,残碑无语悼文强,芳草有情伴孝魂。”我询问许姓老头香公坟何以变得如此,许老头支支吾吾,似有难言之隐,令我心生疑窦。为了解开这个迷,离开香公坟之后,我立即乘坐电单车,冒着寒冷的西北风到离黄孝村 7—8里路的一条黄姓村落---黄土坡村寻找答案。
  在黄土坡村我找到了一个退休的小学校长黄远友宗兄,我道明来意之后,他立刻带我上楼,拿出他所掌握的资料给我看。原来他们现时正在重修族谱,手上有很多关于香公坟的资料,我这次来真的找对了人。在他家中他详细的向我介绍了当地的情况和香公坟的变迁。原来黄孝村不知从什么时候变成守墓人住的村子,所有黄姓子孙都搬离了黄孝村,现在黄孝村周围有11个村都姓黄。现在的黄孝村原来还有一个别名叫大许村,旁边还有一条小许村。根据族谱记载,明代以前的守墓人姓龚,明初天下初定时来了一户姓许的代替姓龚的,除了守墓还租我黄家的田种,经过几百年的繁衍,于是就形成了大,小两条许氏村落。香公墓历代都有重修,最后一次大修是清康熙49年。黄远友宗兄拿出族谱的资料对我说,香公墓很大,四边有2米高的围墙,内里有石牌坊,拜桌,化宝炉,还有2间守墓人住的房子,墓外边还有一个面积很大的碑林。听黄远友宗兄说,香公墓第一次遭破坏是 1940年日军为了建炮楼,拆毁了墓的围墙和守坟屋。第二次是1947年国民党爪牙柯泽民拆毁了第二次修建的守坟屋和围墙,用于修筑防御工事,从此无人看管。最严重一次是1950年刚解放不久,财迷心窍不顾道义的大许村民以为香公墓内有宝,竟然违反了他们祖先对我们祖先的承诺,守墓人的子孙竟作了掘墓人,他们在晚间挖开了香公的墓,当他们发觉并没有什么金银珠宝时,老羞成怒的许姓村民竟然把整个香公墓拆毁,把所有石枓搬回大许村用。今天我在大许村内所拍到石碑残件和旗杆石残块,都是当年香公墓的遗物。如今大许村的人老实得来有点蠢,不顾忌讳的向我这个外来人介绍这个那个,想从中得到些好处,却不知道那些东西正是他们上一代破坏中国的传统文化,毁坏我江夏黄大始祖祖墓的如山铁证。面对祖坟被毁这件大事,当年附近的黄姓村民到县政府告状,当时县领导人朱道平把坟上的石料判归黄姓,毁坟的事就不了了之。而当地的黄姓争回了部份石料后,遗憾的是他们不是用来重修祖墓,而是用来在村边修了一座小桥。由于坟墓已毁坏,不久316国道一修建,香公墓就荡然无存了,至于墓外的碑林,也挨不过文革那一关,自此香公墓在中国故乡的大地上消失了几十年。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海内外黄姓子孙回到云梦县寻根祭祖的日多,1993年,马来西亚华侨和江西同宗兄弟一起到云梦县拜祭黄香公,当时县领导说会重建香公的陵园和祠堂,但云梦县是个穷县没有钱,空头支票而已。后来黄香的名字在当地成了名牌,有人打起了黄香这个品牌的主意,什么黄香酒楼,黄香饭店都出来了。为了好好利用黄香的名号,搞活云梦县的旅游业,县政府就在离原黄香墓原址25米远的公路边立了一块小小的水泥碑,好让黄姓子孙回来拜祭。在黄远友校长家里他跟我谈了很久,并送了两份有关黄香墓的资料给我。言谈间大家都意识到祖坟被毁是我们黄姓族人的耻辱,我们这些孝子的后代必须尽快重修祖墓,这样才可以把我们的耻辱抺去,我们总不能让我们的子孙后代永远对着那个小小的水泥碑参拜。我跟黄校长说好,从今以后我俩将要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把黄香故里的情况向外大力宣传开去,希望能够吸引到各地宗亲的注意,群策群力,尽快筹集资金把香公的坟墓和宗祠修好。
  离开了黄土坡村,我踏上了归程,这次行程,初时惊喜,后来悲伤。看到歇公的墓园,感到他的雄伟,看到香公的墓碑,为他感到难过。重修香公的墓园,也就是重整中国的传统文化,我希望通过这篇文章能唤起各地宗亲的注意,立即把重修香公墓园摆到议事日程上来。希望不久的将来,香公的墓园可回复到昔日的风光。

作者联系方式:
  地址:香港九龙牛池湾彩云二村玉宇楼2001室
  电话:00852-98104365
  email:wongtunghon1947@yahoo.com.hk

  后记:本人于2005、2007、2009年底三次拜祭香公,每次在义堂镇都受到镇领导热情的招待和帮忙,每次去都发觉义堂镇政府给香公祖墓换一个碑,每次都比上次高大一点,可见镇政府也相当重视香公所代表的中国“孝”文化传统。去多了对当地的情况也了解多些,原来黄土坡村为香公诞生地,黄孝村为香公卜葬地,两村相距大约3公里。最近黄土坡村成立了以黄远友校长为主任的黄氏宗亲会,该宗亲会目前首要工作是加强与各地宗亲的联系,为重修香公陵墓与宗祠而努力。希望各位宗亲拜祭香公时,最好先与黄土坡村宗亲会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