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黄氏艺文

 

 

论书

 

作者:黄庭坚


上篇
  《兰亭》虽真行书之宗,然不必一笔一画为准,譬如周公、孔子不能无小过,过而不害其聪明睿圣【1】,所以为圣人。不善学者,即圣人之过处而学之,故蔽于一曲【2】。今世学《兰亭》者,多此也。鲁之闭门者曰:“吾将以吾之不可,学柳下惠之可。”可以学书矣【3】。
  王氏书法,以为如锥画沙,如印印泥,盖言锋藏笔中,意在笔前耳。承学之人更用《兰亭》“永”字以开字中眼目,能使学家多拘忌,成一种俗气⑷。要之右军二言,群言之长也。
  东坡先生云:“大字难于结密而无间,小字难于宽绰而有余。”【5】如《东方朔画像赞》、《乐毅论》、《兰亭禊事诗叙》【6】。先秦古器,科斗文字,结密而无间,如焦山崩崖《瘗鹤铭》、永州摩崖《中兴颂》、《李斯峄山刻》秦始皇及二世皇帝诏【7】。近世兼二美,如杨少师之正书行草⑻,徐常侍之小篆【9】。此虽难为俗学者言,要归毕竟如此。如人眩时,五色无主,及其神澄意定,青黄皂白,亦自粲然。学书时时临摹,可得形似。大要多取古书细看,令入神,乃到妙处。唯用心不杂,乃是入神要路。
  学书端正,则窘于法度【10】;侧笔取妍,往往工左而病右。古人作《兰亭序》、《孔子庙堂碑》【11】,皆作一淡墨本,盖见古人用笔,回腕余势。若深墨本,但得笔中意耳。今人但见深墨本收书锋芒,故以旧笔临仿,不知前辈书初亦有锋锷,此不传之妙也。
  心能转腕,手能转笔,书字便如人意。古人工书无他异,但能用笔耳。
  草书妙处,须学者自得,然学久乃当知之。墨池笔冢,非传者妄也【12】。
  凡书要拙多于巧。近世少年作字,如新妇子妆梳,百种点缀,终无烈妇态也。
  学书须要胸中有道义,又广之以圣哲之学,书乃可贵。若其灵府无程,政使笔墨不减元常、逸少,只是俗人耳【13】。余尝言,士大夫处世可以百为,唯不可俗,俗便不可医也。
  字中有笔,如禅家句中有眼,直须具此眼者,乃能知之。凡学书,欲先学用笔。用笔之法,欲双钩回腕,掌虚指实,以无名指倚笔,则有力。古人学书不尽临摹,张古人书于壁间,观之入神,则下笔时随人意。学字既成,且养于心中无俗气,然后可以作,示人为楷式。凡作字须熟观魏、晋人书,会之于心,自得古人笔法也。欲学草书,须精真书,知下笔向背,则识草书法,不难工矣。
  肥字须要有骨,瘦字须要有肉【14】。古人学书,学其二处,今人学书,肥瘦皆病,又常偏得其人丑恶处,如今人作颜体,乃其可慨然者。
  楷法欲如快马入阵,草法欲左规右矩,此古人妙处也。书字虽工拙在人,要须年高手硬,心意闲澹,乃入微耳。

下篇
余在黔南,未甚觉书字绵弱,及移戎州,见旧书多可憎,大概十字中有三四差可耳【15】。今方悟古人沉著痛快之语,但难为知音尔。
  元符二年三月十二日,试宣城诸葛方散笔,觉笔意与黔州时书李太白《白头吟》笔力同中有异,异中有同【16】。后百年如有别书者,乃解余语耳。张长史折钗股,颜太师屋漏法,王右军锥画沙、印印泥,怀素飞鸟出林、惊蛇入草,索靖银钩虿尾,同是一笔法【17】:心不知手,手不知心法耳。若有心与能者争衡后世不朽,则与书艺工史同功矣。
  幼安弟喜作草,求法于老夫【18】。老夫之书,本无法也,但观世间万缘,如蚊蚋聚散【19】,未尝一事横于胸中,故不择笔墨,遇纸则书,纸尽则已,亦不计较工拙与人之品藻讥弹【20】。譬如木人,舞中节拍,人叹其工,舞罢,则又萧然矣。幼安然吾言乎?
  余寓居开元寺之怡偲堂,坐见江山,每于此中作草,似得江山之助【21】。然颠长史、狂僧,皆倚酒而通神入妙【22】。余不饮酒,忽五十年,虽欲善其事,而器不利,行笔处,时时蹇蹶,计遂不得复知醉时书也【23】。
  晁美叔尝背议予书唯有韵耳,至于右军波戈点画,一笔无也【24】。有附予者传若言于陈留,予笑之曰:“若美叔则与右军合者,优孟抵掌谈说,乃是孙叔敖邪【25】?”往尝有丘敬和者摹仿右军书,笔意亦润泽,便为绳墨所缚,不得左右【26】。予尝赠之诗,中有句云:“字身藏颖秀劲清,问谁学之果《兰亭》。大字无过《瘗鹤铭》,晚有石崖《颂中兴》。小字莫作痴冻蝇,《乐毅论》胜《遗教经》【27】。随人作计终后人,自成一家始逼真。”不知美叔尝闻此论乎?
  往年定国常谓予书不工【28】。书工不工,大不足计较事,由今日观之,定国之言,诚不谬也。盖字中无笔,如禅句中无眼,非深解宗理者,未易及此。古人有言:“大字无过《瘗鹤铭》,小字莫学痴冻蝇,随人学人成旧人,自成一家始逼真。”今人字自不按古体,唯务排叠字势,悉无所法,故学者如登天之难。凡学字时,先当双钩,用两指相叠,蹙笔压无名指【29】,高提笔,令腕随己意左右。然后观人字格,则不患其难矣,异日当成一家之法焉。

注释
【1】周公:西周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姓姬名旦,又称周公旦。辅武王灭商,武王崩,成王幼,其摄政,史称“周公辅成王”。睿圣:圣明,明智。
【2】蔽于一曲:蒙蔽于片面,受限于一隅。或说因一叶而障目。
【3】鲁之闭门者:《诗·小雅·巷伯》传云,鲁人有男子独处于室,邻之嫠妇又独处于室,暴风雨至而室处,妇人趋而托之,男子闭户而不纳。柳下惠:即展禽,春秋时鲁国人。居柳下,谥惠。相传有一次他夜宿郭门,见一女子受冻,便用衣服裹着她,抱着坐了一夜,却未生淫乱之心。这里借鲁之男子“闭门不纳”和柳下惠“坐怀不乱”的故事,说明尽管表现形式不同,但其精神实质是一样的。学习书法当师古人之意,而莫拘于形迹。
【4】以开字中眼目:指将“永”字的八种笔画,作为汉字构成的基本部件,以此作为汉字书写的规范。
【5】大字难于结密而无间,小字难于宽绰而有余:见本刊上期《苏轼〈论书〉解读》注释⑷。
【6】《东方朔画像赞》:小楷法帖,为王羲之所书。《乐毅论》:王羲之所书小楷法帖。《兰亭禊事诗叙》:即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序》。
【7】《瘗鹤铭》:著名的摩崖石刻,字势雄强秀逸,是隶书向楷书转变时期的重要刻石。它是一方悼念仙鹤的摩崖石刻。《中兴颂》:即《大唐中兴颂》,唐刻石,元结撰文,颜真卿书,刻于湖南祁阳浯溪崖壁上。《李斯峄山刻》:即《峄山碑》,李斯书,字形较长方,笔画均匀,为小篆法书。
【8】杨少师:即杨凝式。五代书法家,字景度,号虚白,华阴(今属陕西)人。历仕梁、唐、晋、汉、周五朝,官至太子太保,人称杨少师。
【9】徐常侍:即徐铉(916年—991年),五代宋初文字学家。扬州广陵(今江苏扬州)人。
【10】窘于法度:受制于法度,受技法的约束。
【11】《孔子庙堂碑》:唐武德九年(629年)刻。虞世南撰并书,为初唐碑刻中杰出作品。
【12】墨池笔冢:见本刊上期《苏轼〈论书〉解读》注释⑿。
【13】元常:即钟繇。字元常,三国时魏书法家,颍川长社(今河南长葛)人。逸少:即王羲之。东晋书法家,字逸少,人称“王右军”。
【14】肥字须要有骨,瘦字须要有肉:丰腴的字要有笔,瘦硬的字要有墨。
【15】戎州:唐宋时州名,约为今天四川宜宾市及宜宾、南溪等地。差可:差不多,勉强过得去。
【16】宣城诸葛方:宋代宣城诸葛氏为著名制笔世家,诸葛方乃为其家族中的一支。“散笔”乃诸葛氏的绝技,称为“散卓笔”。大抵笔毫长一寸半,藏一寸于管中。
【17】张长史折钗股:张旭线条像折钗股一样圆劲而不扭戾。颜太师屋漏法:颜真卿线条如屋漏痕一样迟重、力透纸背。锥画沙、印印泥:笔画像锥子在沙地上画行、如印印在泥上一样,笔迹清楚、笔力劲健。飞鸟出林、惊蛇入草:形容用笔快捷、迅健。银钩虿尾:比喻书法文采多姿,遒劲有致。
【18】幼安:黄庭坚的弟弟黄幼安,善作草书。
【19】蚊蚋聚散:蚋,昆虫,头小,复眼明显,翅透明,吸食人畜的血液。比喻世间万物,皆像蚊蚋一样有聚有散。
【20】品藻:品评、评论(人物等)。
【21】坐见江山:坐,因为。江山:江河峰峦。因为常见江河峰峦。
【22】颠长史:即张旭,官金吾长史。相传他大醉后呼喊狂奔,然后落笔,故称颠长史。狂僧:即僧人怀素。
【23】蹇蹶:挫败,不顺利。
【24】晁美叔:即宋人晁端有,字美叔,济州钜野(今山东巨野)人。工诗、善书。
【25】优孟:春秋时楚国人,擅长滑稽讽谏。楚相孙叔敖死后,优孟曾着孙叔敖之衣冠讽谏楚王,使楚王改变了对孙叔敖子孙的做法。
【26】丘敬和:宋人,善于模仿王羲之书法。
【27】《颂中兴》:即唐颜真卿所书《大唐中兴颂》。《遗教经》:即《佛遗教经》,全称《佛垂般涅盘略说教戒经》,内容为释迦牟尼临终时对弟子所作的教诫。
【28】定国:即宋人王巩,字定固。魏(今河北大名)人。工草书。
【29】蹙笔:收紧笔,捏紧笔。

译文
译文:梁德水
上篇
  《兰亭序》虽是楷书与行书的范本,但不必一笔一画都作为准则。正如周公、孔子不能没有过错一样,但小过错不影响他们的圣明,所以能成为圣人。不善于学习的人,连圣人的过错都学,所以容易固守一隅。今天学《兰亭序》的人,多是这样。鲁国那位闭门不纳邻居嫠妇的男子说:“我将用不让妇人进屋的办法,来学习柳下惠坐怀不乱的精神。”有了这种“以吾之不可学人之可”的认识,就可以学习书法了。
  王羲之书法,被认为如同以锥画沙、用印印泥一般。重要的是他在书写时中锋藏锋,意在笔先。师承王氏的人总是以《兰亭序》开头的“永”字作为楷模,这样容易拘泥于法,形成俗气。重要的是明白王羲之“如锥画沙”、“如印印泥”这两句话,这是我们值得师法的。
  苏东坡先生说:“大字书写难以达到结体严密不散,小字书写难达到结体宽绰疏朗。”像王羲之的《东方朔画像赞》、《乐毅论》、《兰亭禊事诗叙》等就是这样。先秦古物器皿上的文字,蝌蚪篆文,紧密而不散,如焦山摩崖《瘗鹤铭》、永州摩崖《大唐中兴颂》、李斯所书秦始皇及二世皇帝诏文的《峄山石刻》等。近人能够兼有二美的,如杨凝式的楷书与行草书,徐铉的小篆。这虽然不被俗人认可,但书法毕竟应当如此。正如人在目眩之时,五色难辨,等到神情安静,意定神闲之时,青黄皂白,就自然分明。学习书法经常临摹,可以做到形似。重要的是要多取古人法帖本细细品读,做到心领神会,才能到达妙境。只有专心致志,才能做到神似。
  学习书法过分强调端正,则受制于法度;侧锋能求得妍美,但往往容易左工而右病。古人临《兰亭序》、《孔子庙堂碑》,都以淡墨临摹一遍,从中可以看出古人如何用笔,如何回腕收笔,藏锋蓄势。如果是浓墨临摹,仅得其笔中意趣罢了。今人只见浓墨帖本,用笔多半是收笔蓄势,锋不外露,所以用秃笔临摹,岂不知古代书家作书时,笔锋尖锐,这恰是古人没有传给后人的秘诀。
  作书时意在笔先,心使手,手运笔,写出来的字才能合乎书者心意。古人作书没有其他不一样的,只是用笔熟练罢了。
  草书的妙处,须学书人自己体会,学得久了,就会明白。池水尽墨和用笔成冢的故事,并非胡乱编造出来的。
  作书要宁拙毋巧。当前年轻人学书,宛如新娘子梳妆打扮,花枝招展,到底缺少贞女烈妇的端庄稳重之态。
  学书要胸中有道义,再广泛吸收圣贤哲人的学问,作品才能成为可贵。如果胸无点墨,即使笔墨达到钟繇、王羲之的水平,也只是一个写字匠而已。我曾经说过:读书人做什么都可以,只是不可俗气,一旦庸俗便不可救药了。
  写字有笔法,就像禅诗中有“诗眼”一样,具有把握诗眼的能力,才算懂得诗。凡学习书法,要先学会用笔。用笔的方法,要采用双钩或回腕执笔法,掌要虚,指要实,用无名指抵住笔管,这样才有力。古人学习书法不全在于临摹,他们将前人的字张贴在墙壁上,直到看得入神,下笔就会轻松自然。字写好了,加上自身学养的提高而无世俗之气,然后进行创作,则可作为别人学习的范本。学习书法须熟读魏晋书法墨迹,心领神会,自然可得古人笔法。要学习草书,须精通楷书,知道下笔向背,这样就会懂得草书用笔和结字法则,写好草书就不算难事了。
  肥腴的字要有笔,瘦硬的字要有墨。古人学习书法,兼学这两方面,今人学习书法,肥与瘦都是病,还常学某人拙劣的东西,像今人学颜体就是如此,让人感慨不已。
  楷书要如快马入阵,有草书的爽快,草书要出规入矩,有楷书的法度,这是古人书法的妙处。书法的工拙因人而异,但毕竟阅历深厚、笔法娴熟、心意恬淡的人,才能进入精妙之境。

下篇  
  我在贵州南部时,没太感到字写得绵弱无力,后来到四川宜宾,见以前的字大多可憎,大概十字中有三四字勉强过得去。现在才悟出古人“沉着痛快”这句话的道理,但做起来很难。
  哲宗二年三月十二日,我试用了宣城人诸葛方所制的散卓笔,觉得笔意与在黔州时所书李太白诗《白头吟》的笔力同中有异,异中有同。百年后如有其他的写法,就是真正理解我的这番话了。张旭的折钗股,颜真卿的屋漏痕,王羲之的锥画沙、印印泥,怀素的飞鸟出林、惊蛇入草,索靖的银钩虿尾,是同一种笔法,即心手两忘之法。如果有心愿与能者争衡,那末就会与书法史有一样的功绩了。
  弟弟幼安喜欢草书,向我求教笔法。我的书法本来无法,但见世间万物,犹如蚊蚋或聚或散,全然不放在心上,所以不择笔墨,遇纸就写,写完就算,也不管工拙与别人的评价嘲笑。就像木偶,能随着音乐舞蹈,观众都赞叹木偶的神奇,然而演出一结束,木偶依然是木偶。幼安能明白我的话吗?
  我寄居于开元寺怡偲堂,因为常见江水山峦,所以每逢在这里作草书时,像得江山神助一样。而张旭、怀素,得于酒力,故书能通神。我不饮酒,匆匆已五十年,虽想把字写好,但纸、笔、墨不佳,用笔也处处不顺,看来还是要像张旭、怀素那样喝醉了酒才行。
  晁端有曾在背后议论我的书法只有韵致而已,至于王羲之的波戈点画,一笔也没有。有附和我的人将此语传到陈留告诉我,我笑着说:“如果晁端有的书法与王羲之相似,那么扮演孙叔敖的优孟就能是孙叔敖了吗?”过去曾有一位叫丘敬和的人,模仿王羲之书法,笔意还算润泽有韵味,只是为法度束缚,不能跳出王字樊篱。我曾赠他一首诗,其中有这样几句:“字身藏颖秀劲清,问谁学之果《兰亭》。大字无过《瘗鹤铭》,晚有石崖《颂中兴》。小字莫作痴冻蝇,《乐毅论》胜《遗教经》。随人作计终后人,自成一家始逼真。”不知晁端有同意我的论点吗?
  以前王巩经常说我的字不够精到。书法精到与否,大可不必计较,但王巩的话,今天看来,还是不错的。大概字中没有笔,就像禅句中没有诗眼,未能理解禅宗妙理的人,是很难达到的。古人有这样的诗句:“大字无过《瘗鹤铭》,小字莫学痴冻蝇。随人学人成旧人,自成一家始逼真。”今人写字,不学古人法帖,只讲求摆弄字势结构,皆不见用笔之法,所以初学书法的人学起来觉得比登天还难。凡学书法,当先学双钩执笔,以食指、中指和大拇指相对,由外向内叠置,捏紧笔管压在无名指上,执笔要高,让腕随自己心意自由转动。然后审视他人法帖的风格韵调,能如此,则不必担心学书之难了,长期坚持下去,日后定能自成一家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