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黄氏艺文

 

 

黄复生给吴玉章的一封信《致吴玉章》

 

作者:黄复生

 

玉章我兄:
  3月21日手教奉到,并承转案沪上各笺,敬悉一切,感甚。弟来温洲将届五旬矣,缘民安栈。自邓子瑜去后,同志中人甚少亲切者,长滞于此,焦急何以。国事于此间虽鲜确耗,然较兄处或少多一二,谨就所闻,为兄陈之。
  自广西独立而后,龙济光亦迫于粤人之请求,已宣布独立,但较各省为状甚怪。缘粤人性质多愚,不察大势,以为龙一独立,即可敷衍局面。夫以龙之蛮横,焉知所谓保障共和,维持民国,故独立后捕杀党人如故也!民党中之有识者,早已洞烛其奸,而未尝敢工于接洽。保皇党方面则信之至深,以致演出四月十一日长隄之祸。先是粤人畏革党进攻省城也,乃请保皇钜子徐勤(号君勉,康之大弟子也)来省,许以都督之位。徐为护国军司令,即邀其同志汤觉顿、谭学夔(学衡胞弟)、王广龄等前往。龙令春部下蛮将多名,与徐等会议于海珠。初拟掷杯为号,乃有颜某欲夺功,酒酣,邀入室,左手把徐臂,右手出拳铳。而颜之部下更欲夺功,遂先发铳,伤颜手,痛甚,释徐。徐倒地滚于床下,乘乱轰轰之际得免。汽、谭辈登时击毙。是役也,徐函约朱蛰(执)信前往,蛰(执)信答以兵力未充,不可轻于一试,徐不之晤,几受大害。闻江西确已独立,未见明文。浙江则确于三月十四独立,童保暄(现任旅长,辛亥临时都督也)为都督,朱瑞不知下落,屈映光与参谋长金某被擒,地方秩序甚安。川中则叙府早为陈宦夺去,泸州失而复得者数次。据滇报谓:蔡将以司部迁渝,是曹锟已不能固守重庆矣!第七师师长张敬尧确已死,有谓其系受重伤后为其部下所杀者,与马继增(袁之处级五师师长、驻湘)同一暧昧也。又闻有任张勋为皖督、倪为长江巡阅副使之说。攻湘之护国军似不能占优胜。川中则东南较好,而陈宦犹甚跋扈也。
  袁氏方闻有命段祥瑞组织内阁之说,又一面假造民意,留袁为总统,而上海则旧时议员有如今临时国会之说,然外国承认问题总未见明白宣布。此间所闻不过如是,想此函到时不免为明日黄花矣。
  招工之事总望速办,石曾办事何疲缓乃尔。苟不急图,则袁、梁之奸又将早售于法人,而吾人恐更地立锥地矣。弟对于此事,早认为应积极进行,即南洋方面表同情者已属不少,况早已函告内地,将来办理应无滞碍。然约章不早寄来,则办事毫无根据。柬示谓请蔡先生致函已独立省分之教育会,然要非必得吾辈同志鼓吹此中要义,恐人将认为无足重轻,则深负吾人之希望矣。至于显章专任之议,弟固深表同情,第不识其愿意否。总之,望石曾从速办理,急将约章寄来泸上,并详示川资船位各弟(已详前函),盼切,盼切。
  吾兄望沧白常时通信,弟已转达尊意矣。以后赐示望寄泸上通运司,或法界霞飞路花园里斜对面西字三百五十八号刘文兄转交亦妥。闻泸上已不引渡与香港,现甚自由,唯恶探暗杀之事恐难免。弟当随时注意,务望放心。
  前者,弟曾数上笺,谓由英与弟寄来川资千佛,不识果有此事否?如果,请以五百偿债,以五百与郑君作学费。子嘉之数已托何子寄带去,想已早交到矣。余不赘陈,拉杂书此,希谅之。
    专此致
  道祺

                             制弟复生再拜四月二十八日

  舜田、林平昆吾暨诸先生统希叱敬。晤昆吾兄时希代致意。柏烈武君已回国,所致函尚存民安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