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氏宗亲网>艺文

 

纪念“黄永胜将军诞辰一百周年”

 

原标题:父百年诞辰祭

来源:http://www.4yjd.cn/newsshow.asp?id=3603

 

维:

  公元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七日,黄家子辈、孙辈携媳等,会亲戚故人,好友后辈,乡亲宗亲,虔具花果酌香之奠,至祭于家乡高桥先父永胜老人之灵前,哀日:

  先父辞世二十七载,诞辰今日正为百年。自二零零四年众子孙于此建墓,将父与母合葬,青青山林,袅袅云烟,家乡黄土,拥忠骨焉。自此,吾等经年心牵神往,不能去怀。虽不时齐聚,来此祭拜,以表孝心;却又常于梦中见父慈颜,梦醒茫然良久,怅怅而悲戚哉。先人已以,吾侪孤独留世,则更感父母恩重如山。今吾四子,皆入花甲,三代五孙,也过而立,凄凄而无所托,匆匆而戏人间,孑然于另类之身,切切于非想之弦。虽四散南北,脉分内外,坎坷泥泞,跌撞曲行,惟对父母之执,为此生梦魂萦绕,心血相连。今将心香一瓣敬奉于二老灵前:只愿父母,云霄天端,远离尘污,得享供奉祭祀之永仙。

  吾父百年,辛亥百年,风云皆过,慨而颂云:

  仰望,宇宙茫茫,中华煌煌,史册累累,见英雄壮士!

  俯瞰,故乡咸宁,在江一方,桂香芳郁,竹海宁苍。

  自北伐汀泗,搅动山乡。莫道先觉,却为性扬。夜重重兮有行,水浩浩兮武昌。从军一去兮六亲难顾,革命数发兮九死路长。又秋收金戈,三湾银枪,前闻高领怯遁,旁见同铺群亡。唯父等数百勇者,随毛坚进,创军井冈。为猛士征战,听《大风》高唱。遂列铁军百万,定神州八方。历反围剿、长征、抗战、解放,百战千仗,方成就永胜名将。终建国,受命封守南疆。惕惕于枕戈待旦,肃肃于治军治纲,洒洒者心语率真,厉厉处敢为敢当。凡信之确,无不披肝沥胆,命搏沙场,操劳无休,精进以强。所为者,此军,此国,此党。

  父之胜,军者,快意战阵;父之折,政者,痛阋萧墙。思及老父,披殊功于双肩,怀节操以衷肠,安为军人所实,求解正道以刚。身无媚骨,坦坦然乎前行;内有坚性,凛凛然乎赴汤。御前忠直,面诡局而不改。阶下莫辩,烹身名亦乾阳;频临乱象,溯中流敢逆往;身披枷具,炼耿骸于铁窗。井冈一念,前未摇,后未忘,终其一生,持军人身,伟军人像,践军人行,守军人岗。故将之魄,父之魂兮。唯此陵所葬,乃一堂堂军人,一伟岸男儿,一真性情者,一傲骨忠良。

  其碑无所立,碑在悠悠众口;其名有所忌,名在巍巍山川;其功虽被掩,功在皇皇国史;其正暂被掩藏,正在绵绵岁月长。

  何时水落石出?狂沙吹尽之日。道是沉舟病树?人间正道沧桑。

  嗟乎,父曾谓,此生决不后悔。今告吾父,为父子孙,即荒此穷生,吾等亦无悔矣!持此矜,因父而矜;秉此傲,因父而傲。即再历一世,定还做父之子孙,与父同行,与父同艰,与父同笑,与父同殇!

  吾爱吾父:吾父猛将军。将军者勇,将军者智,将军者仁,将军者忠。

  吾敬吾父:吾父纯军人。军人不死,军人永生,军人百年,军人永胜!

  吾等愿以生余,终得父真,以告慰父心耳。

  父之生平,吾等已作传付梓;父之诗作,儿等已公之于世;父之孙,已诞有男丁。今不孝之人,泣血而叩,敬告于先父灵前:惟父之遗愿,吾等愧对,非不为也,尚不能也。悲夫?惜乎?时耶?运耶?临祭涕零,不知所云。

  呜乎哀哉,伏维尚飨!


  不孝男:黄春光    携媳:杜小鸥  孙:刘 波   孙媳:范 玮

                     孙:黄 河   孙媳:姚 雯 重孙:黄瀚平

      黄春明(项林)携媳:刘小楠  孙:黄乐乐(女)

      黄春耀(黄正)携媳:吴 露  孙:黄 一

      黄春义(项勇)携媳:李伊丹  孙:黄维嘉   孙媳:邵 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