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修谱学堂

 

 

中国妇女最早的“名”和称谓

 

作者:采诗

 

  台湾李敖先生的代表作《独白下的传统》,在谈到中国妇女何时才有自己的名字时说:“汉朝才开始有女人私人的名字,有的还是没有,只叫做什么什么‘氏’而已。”这里所说的“女人私人的名字”,就是姓名学中妇女的大名,不是字,也不是小名,更不是称谓。
  那么,中国妇女何时才有自己的大名呢?李敖所云是否正确呢?
  要弄清这一问题,必须得先了解先秦时期妇女的称谓。刘德汉先生在《东周妇女生活》一书中曾这样论述过东周妇女无名无爵的情形:“由于重男轻女的习俗,当时的妇女,一律没有名和爵,虽然未嫁以前的少女,在家中有父母亲友称呼的小名或乳名,可是嫁人之后,就不再沿用,而只称道她的姓和字(如姬、姜、戎、妫是姓,伯、仲、叔、季是字)。把姓、字和夫的身份或其他因素配合起来,便是妇女的称谓。兹从《左传》的资料中,归纳为如下几项:

  一以字配姓的:如伯姬、仲子、孟姜、季嬴等。

  二以姓系夫氏的:如宋孔姬、晋赵姬等。

  三以姓系夫国的:如楚息妫、鲁秦姬、齐棠姜等。

  四以姓系夫谥的:如宋共姬、晋怀嬴、鲁定姜、郑文芈、卫宣姜等。

  五以姓系子氏的:如陈夏姬。

  六自谥僭妄的:如齐共姬、晋辰嬴、卫戴妫……

  到了战国时代,渐渐有了改变,便有了钟离春求见齐宣王的记叙。又如鼎鼎大名的巴蜀寡妇清,曾受到秦始皇的筑台礼待,‘清’字应系巴寡妇的名了。”
  刘德汉的结论是:战国时期钟离春名春,与秦始皇时的巴蜀寡妇名清,就是中国妇女载入史册的最早的名了。
  然而,大陆学者杨伯峻在《春秋左传注》“惠公元妃孟子”注文中说:“周代,即在春秋,女子生三月,命以名,如襄二十六年传载宋平公嬖妾名弃,昭二十七年传载齐景公夫人名重,《礼记·檀弓下》载孔丘之母名徵在。至许嫁而笄(参见胡培《仪礼·士昏礼·正义》及《礼记·内则·注疏》),则不称名,惟介绍婚姻时用名,由《礼记·曲礼上》‘男女非有行媒而不相知名’知之。”
  杨伯峻的考证,似乎把中国妇女何时有名的时代又往前推进了一步:中国妇女于春秋时代已经有“名”,但是,这个“名”是大名还是小名却较难断定。从宋平公嬖妾命名来由看:早年,宋大夫芮司徒生了个女儿,因为全身长满了红毛,就把她丢在河堤下面,宋共姬的侍妾又把她捡回来养在宫中,并且给她取名叫弃。这个名,是小名的可能性仍很大。
  我的结论是:从现有史料看,中国妇女至春秋时代已经有名,即大名。孔丘之母颜徵在的“徵在”,特别引人注意,是其大名已确定无疑。这从她的称谓中完全可以证实。因为春秋时代,女子称姓而男子称氏。钱穆《孔子传》云:颜氏乃姬姓;可现在偏偏称氏:颜。这是前所未有的,且同男子称谓完全一样。或许,“自战国以下之人,以氏为姓,而五帝以来之姓亡矣”(顾炎武《日知录》)。颜徵在的称谓,同我们今天男男女女的称谓已没有什么两样!这“徵在”不是大名还会是什么呢?
  但是,问题并未完。吴镇烽《金文人名汇编》已汇集传世和考古发掘出土的青铜器铭文中的人名,竟达5282条之多,其金文人名的时代,有许多是属于商代和西周时期的。目前已有的 4600个甲骨文字中,已认识的才1000来个,这些殷墟文字中就有许多人名!
  1976年在河南安阳小屯村发掘的妇好墓,仅殉葬者就有16人,其陪葬品总数多达1928件。墓中青铜器均有铭文,其称谓有:妇好(或好)、后母辛、后母。李学勤先生认为:妇好、后辛、后母辛、后母实为一人,也就是商代周祭祀谱中武丁之妃妣辛;同时还指出妇好之“好”为名,(巧)母是妇好的字,后辛、后母辛、妣辛中的“辛”就是妇好死后卜选的日名(《论“妇好”墓年代及其有关问题》,《文物》1977年11期)。这恰与郭沫若在1937年《殷契粹编》第1226片考释“妇好乃武丁之妻”的结论相吻合。
  从郭沫若主编的《甲骨文合集》中得知,在武丁统治集团中,妇好是个地位显赫、权力极大的王后,曾一次率领13000人的军队征伐方国。武丁另一位地位十分显赫的后妃是妇,在甲骨文中又称妇井、妇、妣戊,她是一位亲自率领众人从事农业生产的后妃。
  妇好和妇,就是目前我们见到的商代妇女中最早的大名。
  尚未破译的甲骨文字,仍有3600个之多,其中大多是人名、地名、族名等。只要有新的破译,中国妇女的大名之最就会有新的发现—我们拭目以待。
  最后,再顺便看看中国妇女最早的称谓。
  据《史记》等古籍记载,商先王示壬之前的上甲、报乙、报丙、报丁都是直系先王。他们的配偶理应在商代周祭中被祭祀,但未见于周祭卜辞,这很可能是由于她们的庙号已无可考的缘故。于省吾在《释自上甲六示的庙号以及我国成文历史的开始》中曾说,商代先王和先妣的庙号“自二示和二示的配偶才有典可稽”。示壬的配偶叫妣庚,此乃其死后的称谓,其生前姓何名甚,尚不可知。就是“妣庚”这一称谓,据今已约有3700年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