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修谱学堂

 

 

家谱中的“假谱”与辨伪

 

作者:励双杰

转自:思绥草堂的BLOG

 

  古籍作伪自古有之,这是因为随着岁月的流逝,流传下来的古籍善本越来越少,不少已成为孤本、善本、珍本。正因为如此,历代都有书商采取各种手段,私下将古籍版本加工作伪,对藏家进行欺诈以牟取暴利。早在明代,汲古阁主人毛晋就在征购宋元本时出高价按页给钱,于是就有人制造赝品往那儿送。明高濂在《遵生八笺》一书中详细记述了宋元版书的作伪情形:“北朝鲜新刻模宋板书,特抄微黄厚实竹纸,或用川茧纸,或用糊背方帘棉纸,或用孩儿白鹿纸,筒卷用槌细细敲过,名之早刮,以墨浸去臭味印成。或将新刻中板残一二要处,或湿霉三五张,破碎重补。或改刻开卷一二序文年号。或贴过今人注刻名氏留空,另刻小印,将宋人姓氏扣填两头角处。或妆茅损,用砂石磨去一角。或作一二缺痕,以火燎去纸毛,仍用草烟薰黄,俨状古人伤残旧迹。或置蛀米柜中,令虫蚀作透漏蛀孔。”到了清代,不但有人作假宋元本,就连明代本和本朝的稀罕本子也有了假货,而且手段也越来越高明。
  常见的古籍版本作古、作伪的方法,主要有纸张作古、挖补粘贴、伪造印鉴题跋、炮制所谓孤本珍本或改换书籍目录卷次,以残本充全书等几种。这些传统的作伪方法,后来又有了新的突破,最近还出现了一种用影印本染色后再装裱成“金镶玉”来迷惑藏家的手段,令人防不胜防。
  家谱虽属古籍范畴,万幸的是,因为前人认为家谱是“民间无用之族谱” (清乾隆皇帝修《四库全书》旨意)、“一家之言”,历来对家谱并不重视,古籍的种种作伪现象,基本上没有出现在家谱中。前些年家谱成为收藏品后也只有以残充全的套路,直到本世纪之交,由于家谱热的出现,市场上家谱价格逐渐升高,才出现了新的作伪方式。
  浙江省杭州图书馆褚树青先生在《杭州地区家谱调查叙要》(《家谱与中国文化——浙江家谱研讨会论文集》,2005年10月浙江人民出版社)中曾记载了他在金华亲自碰到的一桩窝心事:“有些不法之徒,利用普通群众家谱知识贫乏的情况,不惜出卖道德和良心,伪造别姓旧家谱抛售。笔者在金华就曾经历,诈骗者拿出 30多套家谱,要求‘打闷包’(好坏通吃),书款‘一口价’。经仔细阅看,发现了数套家谱封面不同,而里面的内容相同。显然制假者用旧纸将某姓家谱重复刷印,然后做成不同姓氏的家谱,进行兜售。这破坏了家谱的真实性,是非常不应该的。”
  褚先生所碰到的,正是目前市场上出现的“假谱”,但要说明的是,做假者所用的并不是旧纸,而是一种当地出产的土纸,泛黄而粗糙。因为“假谱”的售价并不是很高,不可能用成本很高的旧纸来造伪。据我从内容、纸张、格式等几个因素分析,造假者很有可能出自江西省的万载县一带。所用的方式是,先对家谱进行电脑扫描,然后根据需要重新排版,只对姓氏及很小一部分内容适当修改。印刷后再用传统方式线装成册。
  好在这种“假谱”造假得并不是很高明,只要知道了家谱也有“假谱”后,留心观察,就可辨别。我对这类“假谱”辨伪的方法总结如下:
  1、修谱年份均为“民国庚子年”,书于书名页处。民国庚子年为1960年,这样的纪年,在大陆不可能出现,但如果不熟悉纪年,很有可能误认为是建国前的旧家谱。
  2、目录基本相同。卷首:家圣、传家至宝、新序、原序、祠堂图、领谱字号、家规、凡例、祖宗遗像、源流考、修谱格言、陈设图、仪注、修谱人名、跋;卷一:法淦公房世次录、隆中公房世次录、岳中公房世次录;卷二:峻中公房世次录;卷三:仲礼公房世次录;卷四:千祥公房世次录;卷五:应元公房世次录、应祥公房世次录;卷六:德公房世次录、圣启公房世次录;卷七:家隆公房世次录;卷八:治元公房世次录、庆道公房世次录;卷九:贵公房世次录、万启公房世次录。
  3、全套册数一般是十册,或者十二册,鲜见有其它册数的;
  4、姓氏相对稀见,包括一些复姓,我曾见过“司马”、“尉迟”二个复姓的假谱;
  5、堂号为“太原堂”;
  6、凑近纸张闻闻,有一股油墨的味道;
  7、纸色泛黄,是一种民间土纸,手感粗糙。
  这种“假谱”最早出现于2000年左右,因为销路不是很好,并且价格也卖不高,估计制假者并没有赢利,所以一、二年后,市场上基本就没有再出现大批量的“假谱”。但已经生产出来的“假谱”,不可能自然消亡,很大一部分已流入了藏家手中。
  网名为“天涯社区”的网友在他的《潘家园的传说》(上海人民出版社《闲谈书事》)中记载了一件“崇祯后五甲子”的趣事:“一部活字版的家谱,书品宽大,纸白墨黑,最后一页赫然印着‘崇祯甲子××印制’。明代的活字本,这还了得!朋友乙买了,价钱虽然很高,但这可是明活字本呀!有人讲收藏的乐趣都在查资料的过程中,乙也不例外,回家就拿出各种工具书,要弄个明白。只是第一步就有些发懵,崇祯朝根本就没有甲子年,再看书中竟有清朝年号,再细细地用放大镜看那牌记,才发现‘崇祯’二字的下边有些异样,但‘崇祯’二字绝对没有问题。怀着一肚子的不明白,直到两年后,乙才在一次拍卖会的预展上找到答案:明亡以后,朝鲜一直尊明之正朔,其刻书所用年号则标以‘崇祯后××年’;乙看到的是一部与其所买相同的家谱,牌记是‘崇祯后五甲子××印制’,推来已是1924年了。乙的那部,被书贩挖去了‘后五’两个字,又将下边‘甲子××印制’上提,做假的心思是一流的,挖补的技术亦是一流的。”
  这说明,古籍的作伪方式已波及家谱。我有一种预感,象“民国庚子年”的这类“假谱”只是一个信号,随着家谱的价格走高和科技的发展,“高仿”的“假谱”也一定会以更“真实”的面目来“笑傲江湖”。
  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关健在于留心辨别,善于总结经验教训,摒弃“捡漏”的幻想,总会找出其中的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