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修谱学堂

 

 

浅述家谱开发利用的价值

 

作者:沈新军 (东阳市图书馆)

 

  摘要:文章主要结合对东阳家谱的研究,论述现存家谱的重要作用,以及开发利用好家谱的现实意义和价值。
  关键词:家谱 开发利用 浙江东阳

  家谱是公共图书馆地方文献的重要组成部分。家谱包含的内容相当丰富,作用也很广泛。家谱中所记载的姓氏,源流,聚落,变迁,人口发展等史料,可供民族学、人口学研究;所载的郡望归属,自然环境,重大灾害等史料可供地理(地名)学研究;所载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方面的大量史料可供历史学研究;所记的艺文(含诗词)可供文学艺术研究;名胜古迹等方面的史料对开发当地的旅游资源能起到很好的宣传作用……因此,开发和利用好家谱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价值。
  国家档案局、教育部、文化部早在1984年就下文指出:“家谱是我国宝贵文化遗产中亟待发掘的部分……它不仅对开展学术研究有重要价值,而且对当前某些工作也起着很大作用……。”近年来,国家和地方上都开始重视对家谱的利用和开发,2001年浙江图书馆组织编纂《浙江家谱总目提要》,对整理、利用和开发当地家谱起到了推动作用。本人接触家谱工作有二年,下面结合对东阳家谱的研究,阐述开发利用家谱的价值和重要意义。
  1、从家谱中可以稽查有关本地的姓氏源流和聚落。据统计,东阳现存各类版本的旧谱约有230余种,从现存的家谱中可知东阳有姓氏共319个,旧有氏族达140多个,其中有谱可查的有80多个。据初步调查,东阳王氏有19支、张氏有18支。从家谱中还可知东阳姓氏先祖多来自北方,他们是自东汉以来各个历史时期直接或间接迁徙东阳境内的,据《东阳岘北蟠溪华氏谱》(1948年重修)记载,“岘北蟠溪华氏”先祖为唐时西突厥别部之沙陀族(远祖为南北朝时突厥族),为东阳唯一我国古代少数民族后裔,后演变为汉人,并于南宋绍兴九年从绍兴迁入东阳城内,分迁东阳华店、界牌、梅山、杨店、楼山塘,再分迁义乌活鱼塘。据有关家谱志史记载,最早迁入东阳的姓氏为韩、史(后改斯),时间在东汉末年。另外,当今东阳吴宁有斯、厉、刘、苗、骆、袁、楼八大姓,东阳开县时有滕、冯、舒、马四大姓,唐时东阳有厉、舒、冯、滕四大家,宋时东阳有五府(乔、马、葛、何、厉)和四名家(南俞、北杜、东李、西乔)等等,所有这些都可以从现存的家谱中查到。
  2、家谱可以佐证古代地名(村名的演变)以及取名的含义。例如,据《东阳泮南葛系宗谱》(2002年重修)记,廿里牌村原名义礼牌、双牌。“义礼”系葛氏先祖葛德仁遵守古训,以社交为义,以言表为礼,取义礼为村名,其意思深邃,出词有典。而为什么又名双牌呢?是因为在唐宋时,义礼牌村北三溪汇合处——三溪口,是个大湖泊,集方圆廿余里的竹木物资作“双筏”,贩运到金(金华)、兰(兰溪)、衢(衢州)销售。且台(州)临(海)主要“古官道”横穿而过,左联宁(波)、绍(兴),右路处(州)温(州),四通八达。古时里程规制,可五里设亭,十里设牌,廿里为“双牌”(驿站),村名由此而来。另外,东阳横塘后赵村原名赤岩、仙岩、后桥。歌山林头村隋朝时为长林里,后又称为禅林里、菱塘、练湖。这些都可以从各自的家谱中得到考证。
  3、从家谱中可以考证出名人的归籍问题。例如,某些文献认为邵飘萍是金华人,这是错误的。东阳邵氏家谱中清楚记载邵飘萍(1886-1926年)在清光绪十二年九月十四(公历1886年月10月11日)出生于东阳紫溪村内御史第,应为东阳人无误。又如东阳第一宰相唐代的舒元舆(791-835年),《新唐书》记为婺州东阳人,《旧唐书》记为江州人(今江西九江),而兰溪《舒氏家谱》则归籍兰溪。据《东阳双岩舒氏家谱》(民国七年重修)记载:隋舒绰,由京兆迁吴宁之斯孝乡(今东阳氵泉塘村)。后一支进城内舒家弄。至唐宪宗,绰之七世孙舒元舆登进士,以《牡丹赋》名天下,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由此可见,舒元舆确实是东阳人无疑。
  4、家谱可以佐证史实,补充方志、正史记载的不足。例如:清道光年之前东阳的进士,《东阳市志》记载为231人,漏记了不少。据《东阳高祠许氏宗谱》(1913年重修)载,东阳许氏宗族中进士还有:唐代5人(许祥等),宋代8人(许志等);据东阳《厉氏宗谱》(1948年重修)载,东阳厉氏宗族中进士还有:唐代1人(厉必达),宋代17人(厉申等)。所以东阳清道光年之前的进士至少有262人。
  5、家谱中记载着有关考古方面的珍贵史料,至今仍有重要参考价值。如,在东阳《双溪村志》中提到东阳的《三元徐氏宗谱》(1920年重修)中记载:龙邱(今浙江龙游)石窟称为岩书室,南齐名士徐伯珍在此隐居讲学授徒。唐代开元时工部侍朗徐安正也曾在此读书。北宋时徐岳从龙邱迁居招遇村,并作有《复寓龙邱书室》诗一首,至今尚存,认为岩书室从南齐至北宋一直为徐姓所有。这对解开龙游石窟千古之谜有较大的文化与学术研究价值。又如,在《东阳何府何氏宗谱》(1920重修)中记载,明代何士英(今东阳南上湖人)带回刻碑文《兰亭序》,称为东阳何氏《兰亭》石刻。东阳何氏《兰亭》石刻对研究书法,文物等方面有很大价值。解放后,何士英三房子孙已将《兰亭》石刻献给国家,现珍藏于浙江省博物馆。
  6、家谱中记载的有关名胜古迹史料,对开发当地的旅游资源有一定价值。例如,从《东阳长衢郭氏宗谱》(1918年重修)中可以查到,宋代中国名书院石洞书院(位于今东阳郭宅)是由南宋郭止钦于绍兴十八年(1148年)创立的,谱中记载当时石洞书院汇集了全国许多一流学者,朱熹、吕祖谦、叶适、陆游等人都曾来过石洞书院,并留下了大量的诗文。这些史料对开发东阳石洞书院风景区有较高的文化与实用价值。
  7、从家谱中可以佐证当地某些行业和风俗在古代时的盛况。例如,我国的版刻业,始于中唐,盛于两宋,两宋时东阳的私家刻书就全国闻名了,据叶德辉《书林清话》所录:“则有岳氏之相台家塾……婺州东阳胡仓王宅桂堂……等三十二家”,关于这一点可以从东阳《湖沧谱志》(1997年重修)中得到佐证,谱中记有《三苏文粹》共70卷,是由当时的“婺州东阳胡仓(今湖沧)王氏桂堂”所刊印。可见,东阳的私家刻书,在宋代就占有重要地位。又如,据东阳《雅溪卢氏家乘》记:明代卢氏15世孙卢格(1450-1516年)作有诗文《元宵》、《谢人送灯》、《赠谢侯花灯》等,反映了明代时东阳的花灯盛况和元宵闹龙灯之风俗。
  8、各种家谱中的每个氏族都有自己制定的族规、家训、家法之类的内容,虽然里面有不少封建思想,但是如:敬长辈,孝父母,尊师长,崇俭朴,戒奢侈,禁赌博等伦理规范,对促进当代精神文明建设有积极作用。例如:东阳《雅溪卢氏家乘》(2001重修)之中的《兰露斋家训》中记载的家训条规:顺父母,宣兄弟,敬尊长,和室家,养德器,端心术,勇改过”社约(家训之一种)中“戒纵酒,戒餐烟,珍惜时间”等。

  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但现存的家谱永远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作为子孙后代的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去整理、开发和利用它们,让家谱发挥更大的作用。

参考文献
  1、东阳市政协文史资料工作委员会《东阳文史资料选辑》(6),1988.7
  2、郭佐唐《东阳文史资料选辑》(13),1997.3
  3、孙道人《论族谱与传统史学》见:王鹤鸣等主编.中国谱牒研究,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
  4、沈明光《东阳家谱资料琐论》见:武新立主编.谱牒学研究(第三辑),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92
  5、武新立《中国的家谱及其学术价值历史研究》,1988.6
  6、东阳市地方志编委会《东阳市志》北京:汉语大词典出版社,1993
  7、王九成主编《东阳市文化志》1998.9
  8、浙江东阳市双溪村志编纂委员会《双溪村志》2000.8
  9、许秀堂等《东阳古民居写真集》20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