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宗族动态

   

分宜兴建“黄子澄纪念馆”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2007.3.3)


  离开江西安福县后,记者一路北上,来到分宜县。分宜是个只有30多万人口的小县,在历史上却是一个文化昌盛、名人辈出的名县。说起分宜,许多人就会想起那个独揽朝政20年的大奸相“严分宜”,“严分宜”就是严嵩。除了严嵩,分宜还有一批铁骨铮铮、大义凛然的忠臣烈士,其代表人物就是为建文朝捐躯的重要大臣黄子澄,他是分宜民族气节的旗帜,是分宜人民一份宝贵的精神财富。由于没有电影与戏剧的传播,当代人对他知之甚少。其实黄子澄这位为维护中央权威、保持政令畅通、削减藩王势力而献身的大忠臣,是为建文朝的仁政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名臣,是被朱棣处以诛九族的酷刑、值得后人怀念的历史名人,是与方孝孺齐名的重要历史人物。方孝孺在南京与浙江受到高度景仰,在雨花台的墓修得庄严肃穆,成为南京一景,而黄子澄与之相比,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令人深为遗憾。

 

举全县之力建黄子澄纪念碑

 

  9月中旬,记者来到分宜采访。分宜为发展社会主义文化,弘扬民族精神,作出了新建“黄子澄纪念馆”的决定,要求举全县之力,走政府投资为主、民间捐资为辅的路子,挖掘历史文化,提升分宜品位,早日建成纪念馆,实现分宜人民的共同愿望。来到“黄子澄纪念馆筹备处”时,只见十余位年过花甲的老同志正在紧张忙碌着,他们都是已经退休的老干部,都要为早日建成“黄子澄纪念馆”尽一份力。现在纪念馆的总体方案已经确定。纪念馆就建在风景如画的分宜县城钤山公园,土地按文化建设项目划给。建筑面积为2000平方米,总投资500万元,分为黄子澄事迹陈列馆、历史名人馆与近代革命斗争史陈列馆三部分,于 2008年全面竣工。筹资与征集文物的工作有了较大进展。资金一部分来自政府拨款,一部分来自市民捐助,目前市民捐资还比较踊跃,但还有很大缺口。文物的征集也有较大进展,有些历史文物还相当精彩。

 

书生仁政难敌朱棣暴政

 

  在分宜,记者采访了黄子澄弟弟的后裔黄伏海老人,他已76岁。在一次重修黄氏家谱时,他才知道他的远祖黄子澄是一个为建文仁政而牺牲的重要官员,为分宜纪念黄子澄的重要古迹“黄太常祠”深埋在水库库底而感到痛心,为黄子澄的优秀历史文化没有得到弘扬深感可惜。多年来,他为重建黄子澄纪念馆而奔走呼号,为征集黄子澄遗物,他多次自费奔走于分宜与江苏昆山之间,现在他的愿望很快就要实现。在对他的采访中,记者获得许多鲜为人知的史料。朱允文是个开明仁君,一个仁慈宽厚有余、英武威猛不足的书生,一个500年来受到史学家深切怀念与同情的皇帝,和他那个心狠手辣、出手时如雷霆万钧、一生杀人如麻的皇爷爷朱元璋完全不同。朱允文“削藩”是强化中央权威、统护政令畅通、消除地方割据势力的正义事业,是得到主要官员支持的正确方针,是名正言顺、师出有名的正义大行动。黄子澄作为主要辅政大臣,对燕王
的认识与对形势的判断也是正确的,朱允文若认同他的“先发制人能制人、后发制人制于人”的策略,该出手时就出手,乘朱棣称病之际,派兵突袭燕王府,削藩大业就告成功,明朝历史就会改写。但建文帝优柔仁弱的性格决定了他的命运,对朱棣动了恻隐之心,一再贻误战机,最终虽拥有绝对优势却失败了,而那个以“清君侧”为名公开举兵叛乱的燕王,取得了皇位。方孝孺所说“燕贼篡位”竟然成功。

 

黄子澄家族被惨杀445人

 

  黄子澄的气节是可歌可泣的。当朱棣的叛军逼近南京、建文朝大势已去时,他不在主战场南京,而是在苏州募兵,他没有逃跑,没有投降,决心与建文朝共存亡,还将妻子许氏与四个儿子拉入了血腥战场,今天看来是迂腐的书生行为,在当时可是忠臣义举。不久,南京陷落,朱棣当上了皇帝,黄子澄在嘉兴被人告发,押到了南京。朱棣亲自审问,要他写认罪书,黄子澄写道:“我作为先帝文臣,没有尽到责任,上书削藩时间太晚,最后成了如此凶残的局面,后人要谨慎,不足以效法。”朱棣看后,勃然大怒,下令砍去他的双手。朱棣下令对黄子澄处以五马分尸的酷刑,他的家族被“诛九族”,共有445人被杀,遇害人之多仅次于方孝孺家族。他的一个妹妹被朱棣发付教坊司当作娼妓,受到人们无法想像的凌辱,遭轮奸后还生下孩子。

 

忠良之后逃过了朱棣大屠杀

 

  朱棣对黄子澄家族实行凶残的“瓜蔓抄”,布下了天罗地网,还是不能将黄子澄家族斩尽杀绝,原因是忠良之后得到许多人的保护。黄伏海说,南京城破之前,黄子澄的妻子许氏与儿子黄圭、黄玉、黄润、黄泽从老家江西宜春到了苏州府,决心与黄子澄共赴国难。苏州知府姚善见局势难以挽回,有意要为忠臣义士留下血脉,就及时改变了他们的姓名、户籍与身份,以便能逃脱即将到来的大屠杀。黄圭改名为田立微,户籍改在苏州府昆山县,身份是位道士,还教他学会了昆山方言。二儿子黄玉改名为田彦修,身份是昆山县一农村的“里正”,也学会了昆山方言。三儿子黄润改名为田彦温,四儿子黄泽还是少年,也改名换姓。黄子澄遇难后,他的二儿子黄玉已改名为田彦修,又有昆山口音,谁也没有认出他的真实身份,终于逃过一劫。此人极有胆量,作为昆山县衙役到了南京,取回了黄子澄的骸骨,先是藏匿在镇江的焦山,最后葬在江苏昆山县的马鞍山。记者在昆山采访顾炎武故居时,还看到了黄子澄的墓碑,上面镌刻着“明黄节愍公子澄墓”八个大字,可以证实黄子澄就葬在昆山马鞍山。朱棣死后,明仁宗朱高炽就改变了朱棣的政策,对黄子澄后人较为宽容,到明正德年间,明武宗为黄子澄平反昭雪,称其为忠臣,完全恢复名誉,后人立祠公开纪念。黄子澄终于成为忠诚厚道的大臣榜样。黄子澄的后人继承先辈遗志,中举入仕者不乏其人,后来还有人在昆山县城区建了一座石桥,名为“高板桥”,已有400多年的历史,成为昆山重要历史文物。昆山人经过高板桥,就会想起为建文仁政而献身的黄子澄。

 

一位执着而可敬的黄氏后裔

 

  黄伏海老人也是忠臣旁系后裔,决心用有生之年把黄子澄的文化挖掘出来,为家乡文化事业作出贡献。他只享受低保待遇,资金相当困难,为查清黄子澄和他儿子在昆山的墓葬地,他先后自费六次到昆山,每次都坐硬席车,每次带着家中做好的干粮作为在昆山的伙食。到了昆山,他晚上不住旅店,而在火车站过夜,前后共花去了一万多元的积蓄,这对每月只有400元低保的老人来说是笔不小的开支。这位老人有着执着而不可动摇的信念,就是要把黄子澄的历史文化整理出来,他的精神也感动了昆山市政协与文物管理所,给了他不小的帮助,不仅帮他搜集资料,还帮他安排伙食与住宿。现在黄子澄墓已不存在,但墓址已无从考证;黄子澄后人在昆山建的高板桥依然完好,但直系后人仍无法找到。有了这样的执着精神,分宜一定能把“黄子澄纪念馆”建设好,成为分宜县一面民族气节的大旗,成为激励后人的一座历史丰碑。

 

古稀老人六赴昆山:寻找同宗亲人
信息来源:昆山日报

 

  这是黄伏海第六次来到昆山了,这次他不再是孤单一人,陪同他的是家乡江西分宜县的有关部门领导。用他们的话说,是老人的执著和梦想感动了他们,当地政府决定建一座黄子澄纪念馆,让更多的人去了解老人祖先可歌可泣的事迹,并以此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弘扬爱国主义文化。
  黄伏海看上去尽管精神依然矍铄,但毕竟已是年近80的人了,说起话来有点吃力。很难想象,是什么样的信念让老人拿出有限的资金,一个人多次千里迢迢挤火车来到昆山,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苦苦寻访黄子澄的遗迹。
  1995年的春天,黄伏海参加了家族的家谱复修工作,这时他偶然发现,自己祖先中有位名人,那就是明代著名忠臣黄子澄。他忠君爱国,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移,为了大义甘愿引颈受戮。这一发现,让黄伏海感到无比的兴奋和自豪。此时,一个念头开始在他心头萌生,那就是不惜代价找寻祖先黄子澄的遗迹,同时找到和自己一脉相承的同胞,能够亲人团聚
经过多年苦心收集资料和研究考证,黄伏海确认黄子澄死于苏州葬于昆山,他的儿子死后也葬在昆山,而其他后代却分散在广西、四川等地。如此大的范围给黄伏海的寻亲之旅带来了很多困难。十多年来,老人先后奔赴广西、四川等地,并相继在那里找到了黄子澄的后裔。
  2002年8月,分宜县召开了纪念黄子澄“壬午殉难”六百周年的座谈会。作为黄子澄研究会理事的黄伏海看到县委县政府这么重视对历史名人的研究,就更坚定了他进行专门研究的决心和信心。这一次,他寻访的目标是和黄子澄有着特殊联系的昆山。
  黄伏海悄悄自费来昆山调查了三次。可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只靠一个人的力量太难了,况且他不标准的普通话又很难和昆山一些研究历史文化的老年人顺利地交流和沟通。几次研究未果,苦闷的黄伏海想放弃了,但他的好友鼓励说:“这是个大好事,只要成功了,你一定会与‘江山常青’。”于是,黄伏海又重新研究起来。
  2004年夏天,黄伏海第四次坐上了开往昆山的火车。由于经济困难,他买了普通慢车票。在人多又没座位的时候,黄伏海只能拿一张报纸垫着坐地上,几次在冰凉的地板上睡着,困了,就用手敲敲脑袋。为了尽量节约资金,黄伏海出门在外都是带着在家里就准备好的干粮,连水都舍不得买。有几次下了火车没钱住宿,就在火车站的候车室过夜,第二天又四处奔波,打听消息。就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他走遍了昆山的大街小巷,边走边打听消息,哪怕能找到一丝关于黄子澄的线索也是莫大的安慰。
  几年下来,黄伏海自费来昆山花掉了1万多块钱,这对靠拿低保过日子的他来说无疑是个沉重的负担。儿女都是普通工人,虽然一直不支持父亲这样劳苦奔波,但还是拿出钱来支援。就这样,黄伏海靠着自己坚强的毅力坚持了下来,心中的梦想更是时刻给他以强大的动力。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黄伏海第五次来昆山的时候,他觅祖寻根的执著精神感动了有关方面。昆山亭林园有关负责人给予他大力支持和帮助,不但帮他搜集相关资料,还亲切地接待他并安排他的饮食。昆山政协和文管所的有关人员也给他的寻访提供了便利和帮助。昆山人民的这种关心,让黄伏海感到一阵阵的温暖,并在寻找黄子澄遗迹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亭林园里的黄子澄墓碑、富春桥的历史由来等都证明了黄子澄及其后人在昆山活动的轨迹。
  黄伏海一心钻研名人历史,一直不懈寻找亲人的精神也感动了分宜县政府。此次昆山一行得到了县里领导的支持。在他们的陪同照顾下,黄伏海第六次踏上了昆山寻访之路,并第一次坐上了卧铺车,第一次住进了宾馆……他们一同来到亭林园,在黄子澄的墓碑前,在黄子澄后代建造的富春桥下,用照相机拍下了宝贵的历史证物,并收集一批有关资料。然而最让他们遗憾的是,仍然没有找到黄子澄后代的下落。
  行程匆匆,老人只能又一次带着遗憾回到江西。尽管县里将筹资建立一座黄子澄纪念馆,他把先祖事迹发扬光大的愿望即将实现,但是,与600年前失散的同宗亲人团圆的梦要何时才能实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