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宗族动态

 

 

福建省江夏黄氏源流世系研讨会会议概况

 

出处:邵武黄峭后裔联谊会

作者:黄承坤

发表日期:2006年1月2日

 

  12月1日至2日,福建省江夏黄氏源流世系研讨会在福州台湾饭店召开,参加会议的有省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黄大辉,副会长兼秘书长黄致宏,顾问团团长黄步銮,顾问黄永融,专家组组长黄启权。专家学者有:民政部《公益时报》主编、《中华姓氏通书·黄姓》作者刘佑平先生,福建省社科联方志委主任卢美松,原福州市委宣传部长萨本珪,省姓氏源流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林伟功,福州林则徐纪念馆馆长罗训森,官桂铨。部分族史研究行家有重庆市黄永贵,四川宜宾常青,广东高州黄福来,海丰县黄杰熙,梅州江夏文化研究会会长黄豪荣、秘书长黄火兴,本省闽清虎丘黄氏宗史研究会秘书长黄拔灼,黄膺公宗史研究会黄孝感,漳州龙海方志办黄剑岚,邵武峭山公派代表黄明书、黄益先、黄承坤、黄家同等三十多人。
  这次研讨会的主题是梳理江夏入闽始祖黄膺公与峭山公的关系。在两天的研讨中,与会人员各自阐述了自己的观点或宣读论文。围绕研讨主题,会上着重探讨了以下几个问题:

  (1)黄膺、黄敦入闽时间问题?是否随王潮王审知入闽?

  (2)黄膺与黄惟淡是同一个人还是两个人?邵武黄氏是否分膺公派与惟淡派?
  (3)黄膺公与峭山公的关系?

  (4)黄潜善生平世系问题。

  经过深入的探讨,部分专家学者从史、志、文集记载的角度认为:邵武黄氏分为黄膺派和黄惟淡两个支派。长乐青山派属黄膺公后代,黄潜善是黄膺后代,但不属青山派。峭山公是黄惟淡的后代。
  专家学者的考证依据是从《邵武府志》、《邵武县志》、《四库全书》中《朱熹文集》的墓志铭,他们从黄膺的后代名人志和黄惟淡的后代名人志及墓志铭来推论黄膺与黄惟淡是两个人,是两个宗支的入闽始祖。但专家的推论目前找不到族谱可以作证据,也就是谱与史不能互相佐证,梳理族史源流仅从史志人物墓志铭来推论,离开族谱这一根本是不可想象的。
  邵武方面认为黄膺与黄惟淡是同一个人,黄膺字世铭,号惟淡,以五经课子,又称“五经先生”。黄膺公既是长乐青山派始祖,又是邵武峭山派的始祖。或“黄膺公既祖青山,又祖禾坪”。其根据是闽北各县的老谱都载明“膺公,唐末从光州固始随王入闽,初居浦城,后徙居邵武仁泽乡(今邵武故县村),膺公生茂材、茂明。茂材生四子:宾、推、惬、呜凤,宾公即为青山派开基祖。茂明生三子:青、强、锡。锡公生峭山公,峭山公即禾坪派开基祖。邵武方面同时认为:梳理源流世系必须以族谱为基础,史志可以佐证族谱中的不足之处。邵武方面还认为:黄膺、黄敦入闽时间应在公元800年左右,是在王潮王审知之前入闽的,后人在攀附闽王现象,而附今为随王潮王审知入闽。
  会上曾有学者提出为:峭山公生卒年出现多种说法,究竟以哪种说法为准值得探讨,比较普遍的现象是出现在峭山公第九子化公系后代的谱,把峭山公说成是生于后晋天福元年,享年96岁,任职是江夏太守,奎章阁大学士等。邵武方面认为:关于峭山公的生卒年和职官,应以其故居地邵武的谱记载为准,即:峭山公生于公元871年,卒于953年,享寿82岁,官任工部侍郞。这个时间可以作为推断峭山公派系的坐标。其根据是:

  (1)峭山公三个夫人长子中,有黄和、黄政两支的族谱为据,现在居住在峭山公故里的和公、政公两支后代世世代代都没有离开邵武和平,现有的族谱很完整,传承关系十分明确,因而当地族谱记载是可信的;

  (2)峭山公所生的二十一个儿子中,有6个儿子的墓地保留完好,其中有邵武境内的盖公墓,泰宁境内的林公墓,建宁县的卢公墓、楚公墓,江西南丰的井公墓,江西石城的城公墓。这六个儿子的墓碑、墓志铭记载详细,他们的生卒年与峭山公的生卒年相距时间合符人类生命规模,而且这6个儿子的后代都保存有完整的老谱,其可信度不容置疑。
  会上有专家学者提出黄潜善身世问题,即:黄潜善是邵武人,是黄膺的后代,但不属于青山派。邵武方面认为:前几年掀起的“黄潜善之争”,其出发点在于对黄潜善的历史功过作客观的评价,宋史把黄潜善列为“奸臣”是冤案,应为其平反昭雪。由于历史的误会,把黄潜善定为“奸臣”,他的后代都不敢认他作祖先,现在为他平反了,变成大家都来争这个祖先,这是一件好事。然而关于黄潜善历史功过之争后来变为身世之争,经过一段时间的争辩与考证,现在可以告一个段落,不必再继续争论下去。

  (1)黄潜善是邵武人,字茂和,宋建炎帝相;

  (2)黄潜善是黄膺后代;

  (3)峭山公第九子化公的第6代孙潜善公(即宁化的黄潜善)与“建炎帝相”之潜善公是两个不同族源的祖先。被称
为“九子公”的潜善公只有两个兄弟(即潜善,字云龙,潜厚,字云明)。而“建炎帝相”潜善公是五兄弟。“九子公”之潜善才是真正的峭山公后裔,属于化公之第6代,是客家黄氏的一位重要祖先。
  这次研讨会形成以下几点基本共识:

  (1)梳理源流应以族谱为依据,史志可以佐证族谱;

  (2)人类生育规律的代龄(30年左右为一代)只是检验流源世系的方法之一,但不是唯一的方法;

  (3)敦公、膺公是兄弟关系;

  (4)黄膺与黄惟淡是同一个人还是两个人还须作进一步的考证,需要查找更有说服力的材料来论证;

  (5)源流梳理中存在分岐属正常现象,目前还无法统一认识的问题可以在编修世谱中加上注释说明,允许保留二说或
多说,留待后贤去作进一步的考证。
  我们认为,此次研讨会令人赞赏的是:主办方不定框框套套,不将主办方观点强加于人,注重以理服人,以据服人,不以专家学者态度压人。始终把增进团结、顾大局作为出发点。让大家坦诚相见,畅谈观点,真正做到在源流梳理工作中的公平、公正,求大同、有小异,把福建省江夏黄氏源流研究会构建成了一个和谐的大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