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宗族动态

 

 

穿越千年光阴的禅机谶语

 

作者:Eric 来源:维维街·中国

 

  前不久去莆田,当地作家黄黎晗说起他们家族的兄弟高僧妙应和本寂。我吃了一惊,没想到唐代开创曹洞宗的曹山大师本寂,居然是黄家的先贤。于是内心一阵激动:我们见过许多大江大河,又能有几次幸运地来到它们的源头呢?

 

莆阳黄氏家族共有600多位举人进士

 

  莆田古称兴化军、兴化府,含莆田、仙游二县,为闽中八郡辖县最少的一个,然而其语言自成一体,人文发达,号称文献名邦。
  莆阳黄氏则发祖于涵江黄巷村。据谱牒记载,黄氏是唐玄宗时期从福州黄巷迁来的,入莆始祖为曾任桂州刺史的黄岸,为了表示不忘本源,他顺便也把老家的地名随身带来。莆阳黄氏于第6代开始分派,为东黄黄滔、前黄黄璞、后黄黄蟾三支。按第38代裔孙黄宗科老先生的调查,莆田市有黄姓40多万人,绝大多数是岸公的后代,倒是祖地黄巷村的黄姓人口变得很少,不超过2000人。
  妙应和本寂,属于莆阳黄氏第5代,按辈分算,是黄滔、黄璞和黄蟾这些在家族史上开宗立派的黄氏名人的叔伯。
  黄巷古街还在,然而只存一个梗概。廉价的水泥瓷砖建筑群后面,还掩藏着一些精美而破败的清末民初小楼房,红砖,飞檐,在夏日的斜阳中显得华贵而寂寞。新府是南宋末年黄镛的故居,重修过多次,梁柱间结满蛛网,全无想像中的富丽气象。
  黄璞祠保存尚好,有一个莆仙戏班暂时在那里落脚,上了妆的演员们忙碌着,鲜艳的油彩和戏服给灰暗空旷的厅堂带来了生气。再往前,就看到繁忙的环城公路横贯而过,古街被活生生腰斩。我们小心翼翼穿过公路,像是涉过一条河,在对面上了岸。黄巷古街继续在我们面前笔直地展开,古朴而苍凉,原来这条街还是福州至莆田古官道的一部分。街边的黄冈群凤楼是仿旧制新建的,密密麻麻写满了黄氏家族杰出人物的名字,共有600多位举人进士。
  离开古街,又去看了黄冈祠和黄岸墓,它们分散在涵江工业区的建筑群里,如同两粒拒绝融化的水银。黄氏家族千年的骄傲与光荣,显得十分孤独。

 

过去连黄家老人都不知道本寂大名

 

  我以为开宗立派的本寂禅师在莆田一定大名鼎鼎,可是我错了。涵江区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刘金林说:“我是1978年看《莆田县志》才知道本寂的,回来问黄家几个老人,他们根本没听说过此人。1993年,我专程到江西宜黄采风,费了好大劲搜集到一些他的故事,收入《涵江的传说》书中。”传说妙应禅师(820-898,字崇法,名文矩,法号涅槃)出生的时候,灶里长出两朵白莲花,这祥瑞稍稍早了点,因为他的弟弟本寂禅师(840-901,本名
崇精,法名耽章)要20年后才出生。本寂自小业儒,聪明伶俐,大约受了已经出家的兄长的影响,19岁时也跑到福清灵石寺出家,25岁受具足戒,然后云游四方。他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在江西高安洞山普利寺遇到了导师良价禅师。关于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文献是这样记载的:
  洞山问:“阇黎名甚么?”师曰:“本寂。”山曰:“向上更道。”师曰:“不道。”山曰:“为何不道?”师曰:“不名本寂。”
  这段问话包含玄机,是禅宗著名的公案之一。洞山良价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回答说名叫本寂。本寂有事物本体乃湛然寂静之意,所以良价请他说深入发挥一下,没想到本寂不肯说,因为本体是不能用语言说的,一说就离开了本体,也就并非本寂了。洞山对这位悟性很高的弟子非常器重,着意栽培了几年,等到本寂要走时,又密授宗旨。辞别时师徒两人又有一段精彩对话:
  洞山问云:“子向甚么处去?”师云:“不变异处去。”洞山云:“不变异处,岂有去耶?”师曰:“去亦不变异。”
洞山问本寂要去哪里,他说要往“不变异处去”。洞山语带双关再问,既然是“不变异处”,来来去去不就是变异吗?要是其他人或许会慌张,本寂却断然回答,来来去去并非变异,有点类似我们说的运动与变化是事物的本质。

 

暗藏机锋禅意盎然的《曹山语录》

 

  其实本寂离开洞山是去广东曹溪参拜六祖慧能的墓塔,之后回江西,先在吉水呆了一阵,再到宜黄。因为仰慕六祖,他把自己居处的山名改为曹山,并以曹山禅师的名字载入史册。洞山曹山,师徒两人开创的法系就叫青原系洞曹宗,因为“曹”字还包含了尊崇六祖曹溪之义,一般提到前面,叫曹洞宗。曹洞宗是与云门宗、法眼宗、临济宗、沩仰宗并称的禅宗五大宗派之一。
  古人论禅宗五派门风的不同说:临济痛快,沩山谨严,曹洞细密,云门高古,法眼详明。又有人称曹洞宗“家风细密,言行相应,随机利物,就语接人”。
  读《曹山语录》,我们感觉到本寂禅师的机敏和深邃,随手再举一例:
  僧清税问:“某甲孤贫,请师赈济。”
  师曰:“税阇黎近前来。”
  税近前,师曰:“泉州白家三盏酒,吃后犹道未沾唇。”
  师生间的这种问答,真是充满机趣,禅意盎然。简简单单一句话,暗藏许多机锋,这就是典型的禅宗公案。
  本寂禅师死得很从容。公元901年夏夜,他突然问知事:“今日是几何日月?”知事回答说:“六月十五。”本寂说:“曹山平生行脚到处,只管九十日为一夏。明日辰时,吾行脚去。”第二天辰时,果然宴坐而化。
  本寂禅师长年在江西传法,据说期间曾回老家黄巷,舍田建上生寺。唐末,本寂的法嗣行传禅师曾入闽传法于泉州,明清时期福州鼓山成为曹洞宗重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