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宗族动态

 

 

传承历史,弘扬族魂

 

——大竹县首次黄氏文化研讨会记实

 

作者:黄景泽(四川大竹)

 

  金秋时节,秋高气爽,风和日丽,硕果飘香。2009年8月6日,大竹县黄氏文化研讨会在竹阳镇白塔农家乐会议室隆重召开,来自全县各乡镇的黄氏宗亲代表和负责人50余名出席了会议。
  大会由大竹县黄氏宗亲会副会长黄先俊主持。首先,由会长黄景清讲了召开这次研讨会的目的。他说:“峭山公是海内外黄姓万派共宗的显祖,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但知道的是他‘娶三妻、生二十一子’和世代相传的内外八句诗——《认祖诗》,至于峭山公博大精深的思想内涵和丰富的文化精神知晓者却甚少。作为峭山公子孙,认识、感悟和研究峭山公思想文化是应尽之责。认识峭山公的文化底蕴,对于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发掘中华文化瑰宝,对树立峭山公后裔的自豪感、荣誉感和增强宗亲凝聚力,都有着极其重大的意义”。其次,名誉副会长兼秘书长黄景泽作了题为:《德才兼备的黄氏显祖——峭山公》的发言。他论证了峭山公具有高深颇测的文化,渊博的知识,而且还精通医学,撰有医学名著,是一位大学者。再次,参会代表踊跃发言、各抒已见。他们的发言感情充沛、内容丰富,可谓精彩纷呈,博得了与会者的热烈掌声。大会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与会全体代表对黄国风采、江夏文化、江夏精神的真知灼见和经验体会交换了看法,对进一步搞好江夏文化的研究充满信心。
  黄国风采:黄国风采是黄氏族人繁衍播迁轨迹所折射出的熠熠光辉,可用“合一”、“分支”、“远播”六个字,四句话以概括。即胙土命氏与因生赐姓两种得姓方式交融,华夏部落与东夷部落先后四个黄国在潢川“合一”;楚灭黄国,黄国后裔几经兴衰,辗转迁徙,由江夏“分支”九州;创业台湾,立足泰、越,扎根南洋,“远播”欧、美、澳、非;名人辈出,显赫海内外,根在古潢川。
  江夏格局:“江夏”二字深深烙印在海内外黄氏族人心中,江夏是广大黄氏宗亲心中的圣地,是黄氏复兴的象征。当今天下黄姓,形成了“天下黄氏出江夏”、“万派朝宗江夏黄”的格局。
  江夏文化:江夏文化其核心集中体现在黄氏族人世代相传的“忠孝传家、耕读为本”优良传统和“勇于开拓”、“笃行孝道”、“讲求忠烈”、“重视人才”、“谨守家训”、“严格戒规”的育人之道。它是中国儒家“修身立人齐家”,法家“开拓创新立业”双重思想的结晶,与当今胡锦涛总书记“八荣”、“八耻”理念同源,是黄氏族人引以为荣的精神财富。
  江夏精神:素有“楚天首县”之美名的江夏,历史悠久、文化厚重、人杰地灵。巍巍黄姓,悠悠江夏。黄氏一脉,慷慨千古,始终与国祚相连、与民生相牵、义衡天下、德重国邦、历朝历代,无数黄氏儿女秉英雄豪迈、侠性仁义之气,胸怀爱国兴邦、孝悌忠信之心。每逢国难当头,黄氏英雄儿女挺身而出,肩担社稷、舍身取大义、丹心照汗青;和平时期,亦能晴耕雨读、遵纪守法、勤劳致富、乐善好施。在中华民族的文明史中,留下了许许多多感天动地、光耀千古的志士仁人。千载以来,黄氏后裔,以生命的尊严和道德的力量,披肝沥胆、筚路蓝缕,亲身参与并见证了华夏民族的历史,在血液深处传承了正直壮勇、仁义敦厚的精神,成为民族进步的中坚和脊梁,在血与火的淬炼中成就了独具魅力的“江夏精神”。
  “江夏精神”就是精忠报国、自强不息、甘于奉献、躬行孝道、儒学立身、开拓进取。
  江夏黄氏后代峭山公遵训“江夏精神”,发展为“骏马精神”。“骏马精神”就是开拓进取、艰苦创业的精神。其大意为:
  1、既有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又要有不安于眼前现状的远大目标精神。
  2、好男儿志在四方,不恋故土,积极向上的向外拓展的精神。
  3、顽强地生存适应能力和艰苦奋斗的精神。
  4、人定胜天的思想和强烈的自尊心、自信心、自强心和自胜心。
  “江夏精神”对于资政、育人、治家、创业,乃至兴邦强国,都大有借鉴意义。“江夏精神”不但是江夏黄氏一族之财富,也是华夏民族之瑰宝。青山绿水不老,“江夏精神”长存!
  最后,黄克东名誉会长作了总结发言,他认为,这次研讨会开得很成功,必将对大竹县的黄氏文化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并强调,今后还要开展好各种形式的座谈会、联谊会,宣传江夏文化精神,把江夏文化研究工作向前推进,把黄氏文化的精神财富广播天下。

德才兼备的黄氏显祖——峭山公
  黄峭山是享誉古今、四海共钦的黄氏大显祖。一千多年前,峭山公在福建邵武“赋诗谴子”,廿一子扬鞭催马奔向他乡安家立业。其后,子孙后代遵循先祖遗训,开拓进取、自强自立、不断繁衍播迁,遍布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港、澳、台和东南亚等世界各地。峭山公的丰功伟绩是黄姓子孙所认同的。但是当今社会上有少数人对此持有偏见,传言“峭山公无文化”。笔者身为黄氏之后裔,通过查阅收集黄氏大量史料,认为此说法极为欠妥。据史料见证:我黄氏显祖峭山公不仅有文化,而且学问高深,文能赋诗立说,医能解疑难杂症。

  出身书香门第
  峭山公的曾祖父皓公官至翰林学士,祖父黄惟淡学识渊博,以《诗》、《书》、《易》、《礼》、《春秋》五部经书教子,显名于世,号曰:“五经先生”。官至吏部侍郎。父亲锡公,曾任江西贵溪县县令、邵武千户侯、唐朝尚书令等职。峭山公出生于这样的书香门第、世代官宦之家,其长辈能不让他上学读书,掌握文化,以求上进吗?事实证明,先辈们的敦敦教诲、思想引导、严格要求、身体力行,如春风化雨、点点滴滴,为峭山公的成长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位居朝廷高官
  峭山公是一个心怀大志、胸有韬略的儒生。他自幼好学上进、喜医习武,并得到名师指点,奠定了雄厚基础。据民国十五年黄士烘主编的《大竹县黄氏族谱》中,记载了峭山公学文化的情况:“……李世兴风尘之大儒也,授孙(峭山)以《四书》、《五经》、《诸子百家》严以责引。三年,孙(峭山)学成,上官送女;翌年,孙(峭山)中举,吴氏送女;再翌年,唐僖宗文德元年(公元888年)戊申科,峭山中第九名进士,郑氏送女,峭山公携三妣回邵武”。重庆市江夏黄氏文化研究会黄永贵主编《黄氏族谱》也曾记载:“峭山公幼年沉宏有智。唐僖宗文德元年(公元888年)中戊申科第九名进士。官授扬州高邮镇参事、邵武军参事、千夫长、工部侍郎。”后封工部尚书、平章阁大学士,位居朝廷高官,在当时科举制度下,如果没有很高的文化修养,朝廷会重用他吗?

  创办“和平书院”
  后唐庄宗同光元年(公元923年),群雄纷立、山河破碎、朝代频改,英雄无用武之地。为了保全节,峭山公激流勇退,辞官回到邵武,重文兴学,创办了“和平书院”,供族人子弟就学深造;开宗族办学之先河,并把“训诵读”列为家训。后来,“和平书院”逐渐成为一所地方性的学校,从宋至清,培养了137名进士、6个尚书、2个宰相,贡士、太学生更是数不胜数,享有“中国进士之乡”之美誉。故“和平书院”以读书人多、人才出众而著称于世,“和平书院”已成为邵南人才的摇篮。“书院”在古代既有学堂的功能,又是学者众集骛趋之地,是学术研究之地。“和平书院”到后来知名度甚高,宋朝著名理学大师朱熹及程门立雪的杨时曾到此讲学布道,朱熹还亲自题写“和平书院”匾额镌刻于书院大门上方。从这里可以认定,峭山公是一个大学者。这样一位兴学育才的人,没有文化能行吗?能担当起“百年树人”的重任吗?

  撰写“谴子古诗”
  峭山公的确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学者和诗人,他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不仅有流传千古的《谴子诗》和春夏秋冬《四景诗》,而且还有中华民间医学的瑰宝《黄家医圈》。
  峭山公谴子外出,留下的《认祖诗》:“信马登程往异方,任寻胜地振纲常。足离此境非吾境,身在他乡即故乡。早暮莫忘亲嘱咐,春秋须荐祖蒸尝。漫云富贵由天定,三七男儿当自强”。宛若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构成了黄氏特有的宗族文化。它时时洋溢着联谊亲情、密切宗亲关系的艺术魅力。这是峭山公留下的文化瑰宝,它表明了黄氏宗族及其丰富而深刻的文化特征,也是港、澳、台和广大海外华裔黄氏寻根问祖、认祖归宗文化心态和爱国主义心理的反映。从艺术上看,整首诗的结构严谨、起承转合的脉络十分清晰,声韵铿锵、平仄合律、用词造句都精心细琢,极富哲理性。是一首规范的、成功的格律诗,也是黄氏文化遗产的一颗璀璨明珠。也许有人会说《认祖诗》不是出自峭山公,为此,黄玉盘、黄玉昆、黄德旺三位宗贤已撰文给予驳正。而且在黄氏众多的家谱中,都记载着峭山公谴子时的《认祖诗》,并且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国黄氏族人基本上家喻户晓、童叟皆知。总之,峭山公胸怀旷达、高瞻远瞩,能在我国还存在传统封建社会“父母在,不远行”的教义束缚下,以他惊人的思想胆识和伟大的开拓气魄,主动组织“二十一子”闯江南,是前无古人的壮举,更是黄姓传统开拓精神之典范。他这一行动,在“养儿防老”观念浓厚的封建社会简直是惊世骇俗的。他这种开拓进取、敢为人先的精神,至今仍激励着黄氏后裔敢于与时俱进、开拓进取去建功立业。
  在和平书院竣工之后,峭山公亲自题《四景诗》:
  春
  花落断桥流水,莺啼深院轻烟。雨歇桃源浪暖,澄潭未许龙眠。
  夏
  赤日远銜葵影,薰风浓带荷香。案上书添碧色,芭蕉绿映南窗。
  秋
  阶下黄葩晚霞,庭前丹桂秋风。未忍抛书欹枕,冰轮驭正东升。
  冬
  烟淡淡迷古树,月明明浸梅花。昨夜阶前积雪,余晖白映窗纱。
  贴于礼堂柱上。此诗的怀抱是关心国家,寄托无限的哀思和抱负。从诗中的字面看,没有愁啊、悲啊的字,但细读细想,都寄予了未能效劳祖国而苦闷而矛盾的内心世界都尽情地表露出来。这就是“诗言志”了。从诗的艺术性看,不是单纯写景,而是景中寓情,寓情于景;从结构上看起、承、转、合都很紧凑;遣词、修辞精辟到位。可见峭山公文学造诣颇深。

  一代著名医师
  峭山公在弃官隐居后,一边开创教育事业,一边坚持采药行医、观察自然、探索宇宙、分析社会、研究医理;开办“益寿堂”,以悬壶济世为业,以治病救人为乐,将所学用于医学实践,竭力为百姓解除疾病痛苦,贫困乡亲免费,热心公益事业,尽其所能,无私奉献。由于医术精湛,治好了不少奇难杂症,民众誉为“神医”。尤其在“古稀之年”,他倾注毕生精力,不怕千辛万苦,花费一腔心血研究《河图》、《洛书》、《黄老易经》及《诸子百家》,总结自己一生经验,撰写出了内容包括“天、地、人、道、兵、武、医、杂”的庞大系统理论《圈圈学》。由于“医圈”论著具有实用性、常用性,是黄峭山悬壶行医的实践、检验之物,所以特别珍视,用功最多,经过五年辛勤笔耕,完成了《黄氏医圈》的编写。比李时珍的医药名著《本草纲目》还早646年。《黄家医圈》单脉传至云南省南疆医院党委书记、院长、大校军医黄传贵,他把这一秘而不传的家传医学奉献于国,变家宝为国宝,服务于民,造福于民,让这颗祖国民族民间医药学的璀璨明珠放射出它应有的光芒。《黄氏圈论》是一部具有原创性、传奇性的传统文化作品;是一部独具匠心的、“以人为本” 的中国古典哲学和古典医学著作;是一部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的一个杰作;是祖国医学有研究价值的瑰宝;是中华文化常青之树的硕果。现已列为国宝。“圈论”具有丰富的内涵的理论体系,奠定了黄峭山作为哲学家和医学家的理论基础。这充分证明黄峭山公为祖国的思想文化建设及医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由此可见,我黄氏显祖峭山公是一位德才兼备、博文精医的大学者;他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伟大的一生;他的高尚品德、骏马精神,不但是邵武黄氏的财富,也是江夏黄氏的骄傲,更是华夏民族之瑰宝。我们都应尊重、继承、发扬光大。至于今人对他的异议,是毫无根据的,甚至是错误的。笔者规劝由此看法的人,提高认识,正确、辨证地评价我们的祖先。可以说:没有昔日的峭山公,就没有我黄氏族人兴旺发达的今天!
  让我们黄氏族人精诚团结、携起手来、坚定不移地继承发扬显祖峭山公的开拓、育人、仁道的精神,把我们的黄氏家族建设得更加灿烂美好!把我们伟大的祖国建设得更加繁荣昌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