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宗族动态

 

 

“江夏黄”,血缘亲情流淌两千年

 

金报记者:吴志远

实习生:马红、王秦娟

通讯员:王夫之、徐光水

 

  “骏马登程往异乡,任从胜地立纲常;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两千年来,江夏黄姓子孙,凭借这股豪气奔赴世界各地。如今剪不断的血缘亲情,又使这些黄姓子孙从海内外踏上寻根的足迹。武汉市江夏区一个僻静的山村也蜚声海内外。

 

海外来客道破山村隐藏大秘密

 

  武汉市江夏区黄鹤乡黄质大山北侧,山清水秀,坐落着一处僻静的村落群。由“黄质老屋”、“黄质上屋”、“黄质下屋”、“黄质书房”、“黄质边屋”等五个小山村组成,号称“黄质五门”。由此向南,千顷绿阴中,散布着 52个黄姓小村落。
  近年来,江夏区黄鹤乡的宁静被一拨又一拨来自韩国、印尼和我国台湾、香港等地的黄氏寻根者打破。日前,中国旅行社又一次来电告知江夏区政府,9月份,十多名黄姓人士组成的台湾黄氏宗亲会的恳亲团将来这里。
  接踵而来的海外客人,引起了江夏人的极大兴趣,是什么吸引他们呢?其中,韩国泰昌企业株式会社社长黄英宰的到访,给江夏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黄英宰是一名大老板,十多个子公司遍布韩国。黄先生的族谱记载,他的祖先是1900年前由中国迁往韩国。事业成功,年事已高,黄先生突然有了寻根的愿望。
  经多方打听,一名长者告诉他:“天下黄姓,都出自江夏,要寻根,就要去江夏。”去年9月,黄英宰如愿以偿,在各方努力下,他携夫人踏上了寻根之路。
  他来到历经2000多年风雨剥蚀,石驳护坡依然显见的黄歇墓,在“黄质五门”十多名黄姓老人陪同下,进行祭祖。
  下山时,黄先生在一块刻着“三房界”的古老断头碑上反复抚摸,久久不忍离去。
  第一次来的海外客人如此恭敬,让江夏人更加好奇。黄英宰解释说,在海外包括美国、加拿大有很多黄氏宗亲团体,都认定自己的祖先来自江夏,都以“江夏黄”为堂名。
  这些话让江夏人感到震惊,原来这些小村庄,竟然是海外黄氏子孙心目中的一块“圣地”。为了进一步了解“江夏黄”的历史,江夏区成立了“江夏黄”研究会。

 

政协委员花甲之年四海访亲

 

  在江夏人对“江夏黄”逐步了解过程中,江夏区政协台港澳侨暨海外联络委员会前任主任黄德元起了关键作用。他长期负责这些海外来客的接待工作,同时也是“黄质五门”后人。
  黄德元首先在海内外的客人那里,探听到了海外“江夏黄”的现状:
  40多个以“江夏黄”为堂名的黄氏宗亲团体,分布在从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到韩国、日本,再到东南亚的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泰国,以及我国的台湾、香港等地。彼此联系非常紧密,并办有黄氏网站、杂志。
  了解越多,黄德元越觉得要走出去,会一会世界各地的黄氏宗亲们。在4年时间里,黄德元不顾年老体弱,走遍沿海和东南亚一带,寻访各地的黄氏宗亲总会。
  在东南亚,黄德元受到当地黄氏华侨、华人的隆重接待。2001年10月21日下午,黄德元拜会了坐落于泰国曼谷市中心的孔丹喃甘兴路泰国黄氏宗亲总会。
  当时,听说“江夏黄”祖根地有客人来,总会名誉主席、年届古稀的黄继芦先生,主席黄大庆先生,早早就恭候在门前,以最高规格迎接。
  黄大庆先生动情地说:“我们泰国黄姓华人都是从中国大陆迁徙过来。溯其源,我们的根在中国江夏。江夏黄氏研究会来访,不仅使我们在经贸上互通信息,促进中泰文化交流,同时对江夏黄氏历史,促进黄姓华人、华裔认祖归宗,具有深远的意义。”他表示:“我回过祖国大陆几次,下次一定组团专程到江夏去寻根问祖,去拜望江夏的黄氏宗亲。”
  座谈会一完,泰黄总会专门为黄德元等人安排了祭拜祖先的隆重仪式。在正厅江夏堂的神龛上供奉着“黄歇公、黄香公、黄峭山公”的塑像和牌位。泰黄总会在场的全体正副主席参加陪祭。异国他乡举行的这种肃穆的祭拜仪式,体现出血浓于水的拳拳亲情。

 

鸿雁传书天下黄姓出江夏

 

  黄德元的寻访以及来江夏寻根的黄氏子孙,使得江夏区如今与遍布全世界40多个黄氏宗亲总会建立了紧密的联系。
  通过书信和电话交流,江夏人及时掌握了海外“江夏黄”宗亲总会的活动动态,他们及时寄来大量有关“江夏黄”的资料。
  通过阅读这些来自世界各地“江夏黄”的史料,我们看到了黄氏子孙们在海外的艰辛创业史。
  如加拿大的“黄云山公所”的发展史中就记载:“成立于1910间,初名江夏旅馆,是卡城早期唐人街首先成立的堂所之一。它位于卡城中央街205号,用每年50元租赁下来,作为黄姓来加拿大人的住所和聚集之地。”
  其中一篇“江夏旅馆序”写道:“当思祖国而切亲情,兄弟有和睦之谊。英属寄迹,经营合群,有团体之张,尚能平权主义,谁敢伤予。”很显然,这些海外的“江夏黄”宗亲组织,都是由于身处海外恶劣的创业环境,不得不以血缘为纽带,团结起来,用集体的力量保护同宗同族的人。
  面对前路种种艰难险阻,奔赴世界各地的黄氏子孙却表现出一种超然心态。在1999年12月举行的世界黄氏宗亲总会恳亲大会上,一首会歌广为流传:
  “骏马登程往异乡,任从胜地立纲常;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朝夕莫忘亲命语,晨昏须荐祖宗香;但愿仓天垂庇佑,三七男儿总织昌。”
  经过多年的打拼,江夏黄的子孙们,在世界各地成就赫赫,出了一大批名人,仅在泰国,就包括前国务院长朴·莎拉信、前副国务院长黄闻波、前副国务院长抛·莎拉信、前大理院主席黄喜荣等;在韩国,前文中提到的黄英宰的叔父,也是前韩国政府一名高官。至于驰骋商海的巨商豪贾,更是不胜枚举。
  身上流淌着的血缘亲情,使这些黄氏子孙,即使在创业成功之后,也心系故土:在抗日战争期间,加拿大温哥华黄氏宗亲总会发起了救济祖国伤兵难民筹捐,接济祖国来的新华人。如今,各地黄氏宗亲总会又积极地回到国内捐资助学、兴办实业。

 

江夏人的梦想举办“世黄大会”

 

  眼下,联系世界黄氏宗亲团体的主要方式,是一年一度的世界黄氏恳亲大会。由台北市黄氏宗亲会1980年正式发起,每年一次。已经先后在台北、高雄、旧金山、洛杉矶、香港、槟城、马来西亚、汉城等地举办。
  今年10月,“世黄大会”将在深圳市福田区召开,黄德元将代表江夏区的黄姓子孙们前往参加这次盛会。他们此次将肩负着另一项使命,就是希望能够将明年的“世黄大会”移到故园来开。
  这一想法,已经得到了江夏区委、区政府和武汉市政协的大力支持。江夏区政协向市政府专门提交了一份《关于开发“江夏黄”文化资源的建议案》。
  眼下,江夏区已经出资在该区五里界镇的“母指山”,在继承中华祠堂建筑风格和建筑文化基础上,兴建建筑面积1500平方米的黄氏宗祠,10月份即可完工;在周围开发荒山4000亩,开发和建设一个大型的休闲、娱乐山庄,作为江夏黄氏大宗祠的配套设施;兴建与黄氏文化有关的小商品、工艺品生产销售仿古一条街;郑店的黄歇墓,也修葺一新。
  预计,今年底之前,新的宗祠和寺庙,将重现黄鹤乡。为海内外黄姓子孙回乡寻根问祖提供一处环境优美,宽敞祥和的祭祀场所。
  黄德元表示,如果能将“世黄大会”移至故里,对于加强江夏乃至武汉市与海外联系,发展武汉旅游观光业、促进招商引资,都是一件大幸事。

 

编后

 

  姓氏学是一门涉及到历史学、考古学、民俗学、文化学、人类学等诸多学科的边缘学科。“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的根在何处?”无论身在什么地方,不管漂泊多远,许多人的心中始终具有这种生生不息的寻根意识。有学者指出,正是人类这种寻根意识,进一步增强了民族的认同感、向心力、凝聚力。
  说姓氏学是一门边缘学科,是因为对于某地姓氏的记述,有的比较忽视,成为缺门;不少志书虽作了记载,但语焉不详,记述较略,文字不多,篇幅简短,只占了很小的一席之地;也有一些地方,调查了当时谱牒收藏的全面情况,并未进行开发、利用。本文较为详尽地介绍了江夏黄姓的由来、流动、迁徙、繁衍,这对于了解中华历史,研究民族文化,进行海内外交流,无疑都将起到很好的作用。
  曾几何时,有人视家谱、宗谱是“封建遗毒”,必欲消灭而后快。殊不知,家谱记录了一个家族曲折的历史,反映了一种文化传统,有精华,也有糟粕,有大量的真实内容,也有一些附会名人的不准确之处,完全可以取其所长,避其所短,为我所用。譬如,不少族规、家训简明扼要,针对性强,也便于记忆,其间蕴含着许多有益的内容,可以汲取、利用。又如,不少人物、世家的起伏兴衰,有助于当今人才学的研究,也可以激励后人努力进取。即便其中有一些前人设下的封建主义的藩篱,我们也可以去认识它、冲破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