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宗族动态

   

寻根

 

作者:黄仁涛(湖北黄陂)

 

 

  很久以来,我都在想很久很久以前我们黄氏家族的根到底在哪里?传说我们的始祖是洪武年间从江西移民到湖北安居的。
  我知道现在我们五福之内的家族就很大的,人丁分布在上海,新疆,武汉各地。虽然至今亲族之间都有来往,但我老是记不住清晰的脉络关系。奶奶在世的最后几年,我细细的询问,并自已编著了一本家族族谱。终于能准确的知道我们这一支的壹世祖是青海公,就是我爷爷的爷爷,他老人家传有六个儿子。今天尚有依然是黄姓的三个房头算是人丁兴旺,其中老四房属招父养子到了魏家,未认宗。老五房过继在吴姓娘家,但认宗了。我记得小时候还见过六房的那位姥姥,就是青海公的六儿媳,大约中我上小学时她走完了一生,没有儿子按风俗延续六房的香火,现在偶乐见到的就是她两个嫁在外地的姑娘,也是我的姑婆。她老人家长我的辈份太多了,我只知道小时称她老幺婆。
  我的奶奶是光绪年间嫁到黄家,终年94岁,算是见证了家族大半的风风雨雨历程。只听奶奶说,早年在故乡算是一旺族,家族中的先人都是高大的个子,性格都有点火爆,又能写点文墨习点武,有些家业,早年战乱在国共两党的地方势力中都蹚得开。说来搞笑,那时国军对我家还算平安无事,当年新五师的同志们倒是来我家族强借过大洋和物质,奶奶常说过一次就要了八百套军装,绑扣人质限时送达。我家出自大房,我的爷爷黄道发属次子二房,轮到我也是二房了。我的太爷爷黄启顺,在当地还是赫赫有名的人。早年发达时曾在南京安居,军阀战乱时又避住回乡,据说偌大的房产解放后被共军没收了。小时候我很庆幸我家没有划为地主成份,也没有出过汉奸和国民党的阶级敌人。我粗粗的算了一下到我这一代仁字辈的堂兄弟应有近二十人,大的快五十了,小的估计才上小学。在我看来,大多还是火爆性格,只是身材比起先祖各异,高大的有,矮小单薄的也有。
  我无法追忆我们的先祖青海公是个什么样的人?什么容貌?真不知他老人家当年是否想到过:他老人家一已为力,会图腾出这多的子孙后代?
  我只知道我家近代居民安集,是从邻近的楼子田湾搬出,而楼子田是从我曾工作过的黄武寺迁出,约160多年。当年我曾在黄武寺寻问我们的宗派字序:稽祖武丝,起法有成,世同尚义,永文光明,诗书绍业,道德振兴,芳声捷发,立志维新,邦家显达,利用厚生。据传是同治十三年编定的,只是当年在我们楼子田起名字用字派时不知怎么没顺字谱,大约是口误或分支中变了。
  我很多次流览黄氏宗亲网,试图找到我们的发源根基线索或同宗的地区群落,但一直没有对上号。今天我找到黄武寺一位82岁的老前辈,他没有见过我们旧时的宗谱。但他说我们李集黄姓的起源地是黄武寺,附近的楼子田,罗汉新隆的双塘角,研子的院子岗,泡桐的黄四八湾等都是自黄武寺迁出,时间在160年多。他热心的建议我去石门那一带寻找,黄武寺是从石门迁出的,在石门地区有很多聚居的黄姓村湾。我记录下了有石门的大屋,二屋,三屋,四屋湾,黄家塘,白水湾,都和我们是同宗族人,其中白水湾可能留有旧时的族谱,当年先祖从江西迁来时最早定居白水湾。
  我决定抽时间去石门一天,走访查找相关线索。
 

 

  在黄氏宗亲网上认识了一个黄陂六指的宗亲,我细细的看了一番他收录的族谱,他们是先祖秀一公洪武二年从江西迁籍黄陂的。族谱记载,他们那一支的始迁祖,带了两个儿子到黄陂,但谱记的只有一个儿子,另一个没有收录。很有意思的是在他们的族谱记录中,居然有一个分支的地名叫楼子田,偶有几个字派和我们前人的相同,怎么会和我们老家楼子田同地名呢?我节录了这一支的发源及世系情况,推算当时的年代,情况也不大吻合。
  会不会是同地名的?我托一朋友查阅黄陂地名志,看看整个黄陂是否有同地名的不同楼子田。他曾给了我一张借书证,建议我去区图书馆查。
  早上,那个宗亲也回话了,他查到六指那一带有两个楼子田。我想老人说的我们起源自石门的黄门冲一带还是很有依据的。
  小插曲,很有意思的。随笔记录。
 

 

  10月16日。下午没什么要急的工作要处理,我决定开车去石门冲一带,老汪和小刘也乐意随行。出云雾山景区后,路面损毁历害,颠簸难行,不时要下车看看路面的水坑和乱石地带。进入石门地界后,路况更差。因为合武高速铁路建设,原有的水泥路早已面目全非,前几天下雨,地上全是泥浆,不时有重型运料车通过,互相停让,溅得车身一塌糊涂。走走停停,全程大约有三十多公里的山路。
  终于找到传说中的大屋湾,老汪和小刘与我一起进湾打探情况。大屋湾依山而居,新建的楼房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房子交错混杂,约三十来户人家。在湾中穿行,杂草丛生,不见一个人。我们都很纳闷,现在也不是农忙季节,怎么村中没有看到一个留守的老人呢?最后在湾北角找到一户人家正在办丧事,大部份人都聚在这里了。我客气的说明寻找黄氏根源的来意,一个接待的老者立马质朴热情地握手说黄无二姓一家人,安排我们落座上茶递烟,并喊来几个老人一起座谈。
  原来:整个石门的黄门冲这一带,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黄姓人家,始迁祖据说是洪武二年从江西来的黄七公和黄八公兄弟俩。大屋,二屋,三屋,四屋湾,白沙湾及竹园湾等都是七公之后,而黄门塘及其它黄姓村落则是八公的后代。因年代久远,两支后人的族谱字派已不一样,各起门户,自立宗祠。这一支的字派和我在宗亲网上看到的一样。黄门塘及其它黄姓和泡桐大黄湾及江黄湾是同一支系的。孝感祝家湾段家田一带聚居了不少黄姓,也和黄门塘黄氏清谱同宗了。我们随后按他们的介绍去竹园湾找一个叫黄成兵的人,据说他收存有族谱。在竹园和一九十岁的老人谈了一番,可惜没有找到黄成兵本人,也无法看到族谱了。
  疑问:
  1、黄武寺的黄道福老人说我们祖上是从黄门塘湾迁出,和大屋等湾同宗,看来这个情况不准确了。
  2、分头查找:去黄武寺查找老本的族谱,搞清我们到底出自哪支?查黄门冲两支黄姓的族谱,看是否有我们这支迁出的记载?
  3、黄武寺所传的字派是什么年代编定的,何以脱离了现在的黄门冲一带?
  有几个宗亲网友,他们也不断给我介绍一些情况,并提醒我字派可能变了,但族谱上记录各支始祖的堂号是不会变的,这也是一个重要依据。
 

 

  上午,十点,黄武寺。
  走过一段曲曲折折的山路终于到了黄武寺湾南,和我十年前在这里工作时的印象差不多,还是一个宁静的山村,许多人的面孔依然有些印象。前几年新修了通村的水泥路面,受合武铁路工程的影响,重载车把水泥路压得支离破碎,不知几时再修复。碰到几个广电的朋友在村中受理有线电视报装事宜,我无心顾及他们。远远一个拿着相关申报资料的老人迎面走来,我停车客气地打招呼寻问黄道朝老人,他笑眯眯的打量着我,顺手举起了手中的身份证——正是我此行要找的叔祖黄道朝。
  老人清楚的记得我十年前去他家问过我黄氏的字派,说我长胖了,我倒是觉得老人比以前苍老了许多。老人很热情的带我去他家坐下,我们谈起了黄氏我支的宗谱之事。我谈了我的很多想法和到各地查找的线索,以及黄氏宗亲网上的许多考证资料。
  老人从家里找出了珍藏的三页泛黄家谱资料,也是他所知道的黄武寺湾仅存的三页宗谱。老人说旧时他家是书香人家,先辈是族中管事的,家里存有一套族谱,分为草本和正本,厚厚的两卷,老人那时20多岁,全卷通读过的。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破四旧,一个叫周柄生的云梦籍干部逼他家交出并烧毁族谱,万般无奈中他先是交出了草本应付差事,因当时政治气氣太浓,有族人中的积极分子举报说还有正本,最后他被逼受监督之下在一个夜晚亲手烧毁了族谱正本,事前他偷偷撕下了有字派记述的三页。其三页具体记文如下:
  “稽祖武丝,起法有成,世同尚义,永文光明,诗书绍业,道德振兴,芳声捷发,立志维新,邦家显达,利用厚生。同治十一年丙寅春三月上浣榜撰”
  “叔孙必妄称其祖一悟白错不知何如而可遏其弊也总录族居星散宗谱未编故错乱至此耳名已乱者除幼辈改正外或逝或老名登于意簿文约难尽改正姑以叙明正厥后取名照谱次序派”
  内有一粘贴脱落的校正小纸条,不知出自文中何处:“崇祯四年辛未”
  老人全然不认可我们这支黄姓出自石门冲一带,他说当年阅读过两本族谱,谱卷中绝对没有相关记述。老人回忆当年谱中明确记载我黄氏这一支是明洪武年间自江西筷子街迁来,立籍于标子山南边(近代改称音:竹母山,也就是黄武寺附近的一座小山),背山临水而居,并有先人坟山位置记述。这一观点似乎可信,以前黄道福老人的有关表述就没有可认证的依据。但他回忆没有堂号或其它远祖世系记述。
  谱中载明始迁祖是黄武丝,黄武酬兄弟二人。当时湾名就叫黄武丝,后因附近有一寺庙叫朝阳寺,又称湾名为黄武寺。现在湾北又称大湾,出自武丝公之后,湾南又称小湾,出自武酬公之后。他记忆说黄武寺是我支的发源地,后迁出了楼子田,新隆集南街以及伏马山下的院子岗等湾,上个世纪都曾来往祭祖,人民公社时代族中还分有我楼子田支的祖坟山。
  关于我提及的谱中“诗书绍业”这一段字派的相关疑问时,老人解释当年因两房后人有矛盾,在这一阶段各立了字派,后来也就到了近代,道字辈开始后又归于正统字派。武丝公这一支当时用的“大顺成强”,武酬公那一支用的“万正宝福”。因我楼子田的先辈用的就是大顺成强,照此论证,我们楼子田这支就该是出自大湾武丝公之后了。
  上述两个年代的记述分别指的什么事情?老人的记忆会有什么疏漏?道字辈以上的十二代和洪武年间迁来的年代是否吻合?后续还有待查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