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宗族动态

 

 

天津文安县东滩里村黄氏合肥寻根问祖之旅

 

作者:黄福河

 

(一)


  我们是天津、河北文安县东滩里村黄氏的后代。明朝永乐年间依朱帝的移民政策,始祖一人由江南庐州俯金斗县大黄庄乐耳村。迁到河北省文安县东滩里村,经历了六百年的沧桑,繁衍生息人丁兴旺。但祖祖辈辈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是庐州人,试图逆着先祖踏过的足迹追寻血统的故乡。
  十年前我向南开大学历史系进行过咨询,教授给出的答案是历史的庐州府就是现今的合肥从而排除了盛产泸州老窖酒的泸州。这一消息引起同一历史年代的明朝永乐年间,由金斗县乐耳村移民到河北文安县滩里镇各姓氏后代们的关注。于是纷纷以各种形式探求金斗县所在的地理位置但都没有得到任何的结果。经侄子黄大雨十多年前出差合肥的回忆,在旅游景点包公祠的图文中曾发现过有金斗县的字样。最近再次去南大请教历史系教授,金斗县大黄庄乐耳村现代行政区划的具体位置时,他们指出这么细化的问题你们应当向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系咨询 ,那里有专家掌握大量历史变迁的档案和信息。但近日在偶然的机会遇到一位非常热衷于黄氏宗亲工作,黄氏宗亲网肥东家族寻根志愿者黄其海先生使这一寻根活动出现了转机。但愿这一相遇给我们各方带来最大的收获与人生快乐。

 

宗亲网为寻根导航

 

  通过黄其海先生的博客,了解到大量黄氏家族的各分支族谱的史料及其个人信息。他大学本科毕业 ,并通过北京鲁迅学院研究生的进修。现为安徽作家协会理事,著有大量中长篇小说,尤其擅长散文作品。人到中年的照片显得很阳光干练,聪明踏实谦和,是黄氏家族中不可多得的才子,我真是为此感到了由衷的骄傲。
  其海先生的作品曾多次获大奖,当读到他网上的散文体作品时,我会被深深感染并与文章中的情节产生共鸣直至潸然泪下。这也许是血统与性格的息息相通使然吧。经电话沟通他显得有些低调又很热情。有人说老黄家人的血是热的,我感受到了他身上对事业及黄氏宗亲工作火热的情怀,有人说老黄家人是善良的,我不仅看到他的善根更看到了他的刚毅与执着和对事业不倦的追求。
  直觉告诉我其海先生所掌握的肥东县黄氏家族的资料,就是我10年来苦苦寻觅的目标,于是我将目标牢牢地锁定在肥东县。5月12日匆匆地搭乘267次动车,一路南下踏上寻根问祖的旅程。窗外的如画的美景闪闪而过令人陶醉。日益强盛起来的中国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华夏大地。也必然会改变期待已久的先祖的故乡。
  晚上在下榻的住所终于见到了其海先生,他有棱有角的脸型透着不凡的气质,操着一口很有磁性的合肥普通话彬彬有理,我们好像没有代沟,倒像是多年没见的朋友侃侃而谈。他的话语热情洋溢又不失作家的风度,我也滔滔不绝无所顾忌,尽情地宣泄着对先人,故土的思念的情怀,直至凌晨1点。而后其海先生为我安排了行程,先是计划第二天上午接受报社的采访,将寻根的细节在合肥晚报“社会新闻栏目”发表采访文章,以扩大搜索目标发现新线索。待完成采访后再安排由堂兄黄其春先生全程陪伴寻根。
  上午在合肥晚报大厅接受了记者王伟先生摄影记者刘先生的采访,在叙述寻根的过程中因各种情感的的交融已按奈不住一颗激动的感恩之心,当时情绪有些失控,在落泪的瞬间,被摄影记者拍摄记录了下来,成为历史的见证和永久的定格(见晚报图片)。由日发行量24万份的合肥晚报发表了《天津七旬老翁合肥寻根问祖》的新闻报道文章,为这一寻根之旅的顺利进行提供了可靠的保障。

 

(二)

 

  十三日的上午顺利的结束了合肥晚报的采访,其海先生送我到长途汽车东站。乘车去肥东县包公镇张蛮村找堂兄黄其春先生。他向司机说明了我从天津到肥东寻根的来历,希望乘车给予照顾生怕我坐过站,大巴车徐徐开动时频频的招手道别,送来他诚挚的祝福,祈祷这一旅程的马到成功。肥的东路是一条很普通公路,但它对我来说却不然,它是我梦寐以求通往先祖故乡的路,路的这头连着黄氏先祖的根,路的另一端又牢牢地牵挂着子子孙孙对先祖故乡的向往。这条血脉相连的路在有血性男儿面前,将会有永远割舍不断的情结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难忘的2014——久违的故乡

 

  大巴车内乘客不多,很便于交谈,邻座一位自称黄燕的中年女子她精力充沛眼中充满智慧,热情的问我要到哪里寻根。当我表示我们是黄氏的后代,先祖在明朝永乐年间,从江南庐州府金斗县大黄庄乐耳村移民迁到天津河北文安县时,她果断地说你要找的大黄庄就是我们大黄村。村里的黄佐昌是过去大队的领导现在负责黄氏宗亲的工作,联系上他时会给你提供所需要的相关的资料。黄燕的一番话让我眼前一亮,刹那间闪过了一道希望之光。黄燕毫不犹豫的留下了她的联系电话中途下了车。同时又有一带着孩子的少妇说她也姓黄,家在合肥回娘家大黄村看望父母。带着孩子的她修饰的很得体,语言简练看着就有朝气。经了解大黄村的面积大约有十里八里方圆,现有人口一千多人百分之八十为黄氏。全部都是石塘镇板桥黄的支系。她在谢集下车时说,这里离你要去的文集还有几里的路程,一路上你会远远的看到大黄村,那里那就是你要寻找的地方。
  在行进中的车中向外远眺,那蜿蜒起伏的青山像是在低声倾诉,诉说着祖先的欢乐与悲伤。近处的绿草茵茵让我似乎闻到了家乡泥土和烂漫山花的芳香,沁人肺腑。依稀看到青山秀水的湖河岸边,辛勤耕耘劳作的宗亲们是那样陌生而又是那么的熟悉和亲切。我真的像是在一幅如痴如醉的画面中不停地徜徉,更像是听到一首美轮美奂交响曲。旋律是那样的动人心弦,舒缓而凄美,我的心随着一起律动,也紧随着多变的节奏一起起伏跌宕。清清的河水送来先祖的祝福,祝福飘泊在外六个世纪的儿孙又回到了梦想的天堂。此刻我感慨了我激荡了其中是酸甜是苦涩,是欢乐还是忧伤已无从考量,任凭那如雨的泪水久久的久久的不断流淌。我要大声的呼唤告慰金斗县的祖先们千万别再为永乐年间的生离死别的移民忧伤,六百年后的我们这不是又依然幸福的回来了吗。同时还要让文安滩里村,杨、张、尹、刘各姓氏的宗亲们知道,多年来大家共同探索的金斗县乐耳村未解之谜,有了结果,那就是现今的合肥肥东县包公镇大黄村,乐耳村就含在了其中,这里就是我们先祖共同的家乡。在这里郑重的宣布我已经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返回故乡路,又是第一个踏上这片热土的黄氏后人。已年过古稀的我以无穷的活力,在逐梦的路上不卷的探索,潜心聚力,弃而不舍,所带来的骄傲与欣慰将永生永世不忘。我要为家乡的青山秀水讴歌要为可爱的合肥尽情的畅想。一路上的思绪还没来得及回过神儿,文集已经就在视线的前方。

 

在张蛮村与宗亲亲人们的相识相聚

 

  我要找的张蛮村就在石塘镇板桥黄的辐射线内,离下车的文集仅几里路。依山傍水的小村,一所所白墙红顶的房子,错落有致显得格外整洁。不宽的现代小马路四通八达。路边沟旁许多从没见过的野花,姹紫嫣红,尤其那一片片成熟的野草莓,绽放出鲜艳的紫红色是那样的可爱诱人。期间有数不尽的蝴蝶飞来飞去一看就是一片没被污染过的小村庄,空气很清新,是一个远离了城市喧嚣的世外桃源,美中不足的是村中竟然没有一家饭店也没有一个小卖店,想买点儿食品充饥都很难。
  找到其春先生的家,说明来历二话没说,放上桌子拉着就吃饭。我称呼其春先生时,他说我比你大就叫我大哥好了,他是那样的亲切温暖。大哥今年七十一岁长我五个月,长的很端正他精神矍铄,很睿智,有见地,用“坐如钟站如松”的武士来形容他是最恰如其分不过了。安静的小山村顿时像过年一样热闹起来,其春大哥约黄氏近人前来相见 ,乡亲们投来羡慕的眼光。族人们长相的某些特征和我是那样的酷似,身形腿型也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只是高矮不一而已。但最相同的一点就是黄氏家族的敦厚平和的本性,是老祖宗留给后人的永不消失永不沉没的遗产,那是黄氏家族永远抹不去的印记。宗亲们轮流做东把我当成座上客,用最丰盛的家宴招待我,是我从没品尝过的安徽民间风味。大哥、其宝、二爷及全家凑在一起热闹非凡,他们用家乡话交谈,由于语流、语速、语调的原因,十句话我也听不懂半句,就像是到了另一个国度,只有求助大哥做翻译。我发现这里的方言中很多单词发音时声母颠倒的现象,比如其海读词海,土地读土自,二爷读爱仪,遗传基因已经在我的骨子里打上了乡音的烙印,虽然听不懂但我却很喜欢。我想只要心中有爱,就没有一个人不会被乡音母语所打动,产生美好的共鸣,让人心中有一种难以言表的亲切与感动。
  在张蛮村逗留期间,其春大哥带我去浏览了岘山周围的风光。驱车出行,路过包公出生的小包村,几分钟后来到离张蛮几里的大包村,是包公从小读书生活过的家乡,这里风景秀丽。我们径直来到包氏祠堂。青砖小瓦的仿古建筑已修葺一新。正厅里供奉着包公的塑像王朝马汉等分站两旁。礼节叩拜了包公后,有一位老者接待了我们,他是包公三十三代传人。举止文雅,记忆非凡有学识,几十年没见面的他,很快就认出其春大哥是他弟弟上中学时的邻村同学,又是问候又是攀谈。所有的祠堂自古以来都是门朝南开,唯独包氏祠堂门向北开。当时包拯这样做是用以应对朝廷中的贪官污吏向皇上的馋言诬告的一种举措,包公向世人展示了他为官清廉和刚正不阿的秉性,以正视听。
  说到包氏祠堂重新翻修,还应提到黄氏宗亲黄其蓮,她是包公三十五代传人包先良的妻子。夫妻俩二十年如一日义务看管着祠堂。九三年作为包家媳妇的黄其蓮,面对着破旧不堪的祠堂,萌生了重修包氏宗祠想法,于是她给在外打工的丈夫打电话提出要翻修的设想,夫妻一拍即合,经集资征得了一笔后人的捐款,在全体宗亲的努力下,九四年祠堂已修缮一新,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黄其蓮崇尚黄氏宗亲文化传承的理念,并在外族发扬光大的优秀品质及二十年义务看管祠堂,在村里、网络上已传为佳话。

 

(三)

 

  无论是谁都有自己的出生地,籍贯的表达方式几乎无处不在。明明知道原籍在河北省文安县,可却总是把自己身上的特点,和家族一些人中的外在特征,包括鼻子、眼睛、脸型等与南方人的特征加以联系。时常考虑我的祖先是不是在南方。近十年经过努力的探索和研究最终将寻根的目标锁定在合肥,但这次寻根之旅,意外的得知合肥大黄庄黄氏的原籍还要向长江以南的江西推移一千多里。从地图上看九江的地理位置,应该与湖南浙江在同一纬度。天津到九江大约有三千里的路程,祖先是南方人也就毋庸置疑了。江西九江这一新的地理坐标,应该是寻祖过程中的又一重大发现。

 

石塘镇板桥黄氏的由来与发展

 

  我们和其春大哥周游文集、解集的风光,站在包公镇镇政府所在地,高高的水泥平台上观望远处的群山,那里的山重峦叠嶂,暗香疏影,绿树成荫美景如画。其春大哥指着山的东南方的拓皋说,历史上那里曾经是曹操驻兵之地,其中有很多的历史典故和鲜为人知的故事,以后要慢慢的讲给你听。大自然赋予人们的山山水水实在招人喜欢,但比较起来我还是更爱眼前的岘山,沉稳的山和灵动的水深深地吸引着我。简直就是佛光空无寂灭观念象征的境界。这座山的灵性注定了它与黄氏家族的不解之缘。也注定了肥东县不可或缺的黄氏历史文化。
  明朝洪武二年,即一三八六年 先祖黄贵公带着他的五个儿子,从江西的九江来到肥东岘山。以他超强的能力和智商看中了这块山中的沃土。请来风水大师也对此给出了极好的评价,认为这是一块适于耕作和定居的风水宝地。贵公毅然决然在石塘镇板桥村扎根落了户。六百多年后黄氏家族不断的繁衍壮大,到目前为止已遍及合肥、肥西、肥东、巢湖、六安等地区,人口已达十万之众的旺族大家庭。南到广东香港北至天津、河北、内蒙古等处都有这个家族后人的足迹。
  肥东的夏天比天津来的早,微风吹来伴着阵阵花香,这天我们参拜了石塘镇板桥村的黄氏宗祠。接近它时就感觉到一股强大气场的存在。院中香烟缭绕真像在梦中的仙境一般。青砖的建筑,古朴典雅,格局很有创意,它的规模远远超出大包村的包氏宗祠。院落宽敞整洁,大厅肃穆庄严,厅的中央供奉着贵公及五公十三太保和诸位黄氏先祖的牌位。在管理人员的引领下,点燃了香品蜡烛,虔诚的叩拜了各位祖先,由衷的感谢他们创造了这么多黄氏的后代,并给与我们这么幸福美好多彩的人生。
  黄氏祠堂取名敦伦堂,其寓意内涵无非是为后代制定的行为规范,和道德标准,勉励后人重视文化教育和素质的培养,敦厚平和做人与人为善本分做事,为民者勤奋艰苦创业,当官者刚正清廉无私。敦伦是黄氏思想体系的根与魂,也是独特的精神家园光辉的基垫,遵循这一教诲的后代必然人丁兴旺事业腾达,多少年来高官、巨商、各个领域的精英层出不穷。十里八村无不为之赞叹。

 

黄氏家族是一个伟大的家族是人才辈出的家族

 

  贵公的后代体系,精英济济人才辈出。仅一个几百人偏僻贫穷落后的张蛮小村,近些年来培养出的大学生就不计其数。其海先生大学毕业后,进修了研究生,进城当了作家。女儿大学毕业当了钢琴师。侄子就读西安大学,其春大哥的孙子合肥财大就读。妹黄平和丈夫大学毕业现均在联合国难民署任要职,黄水英全家大学都有要职在身。弟黄其木大学,某市银行行长,妻子赵晓霞在国务院工作,现任秦风书画院院长、全国牡丹公主、慈善家大使。获得2012全国十大名人书画金奖,与范仲淹传人范曾齐名天下。黄其木与妻子共同收养了几十个孤儿,救助了几十个大学生、捐助了十几所希望小学和几十所养老院。所捐善款数以亿计,体现了黄氏家族勇于奉献的光荣传统,和对社会博大精深的爱。想到贵公有可能是我们共同的祖先的时候确实有些质疑,因为两地的素质差距太大,看到张蛮村的现状后更是不敢妄加攀亲,但眼前的一切是无法否定的。祖先出生的大黄庄及其后人也都统一在黄贵公的旗下,那已经是不可辩驳的现实。
  其春大哥带我到集市去买菜,市场的东西应有尽有,这里的蔬才也有从外省市运来的,几经辗转有的价格比天津还贵,养殖鸡蛋每斤要20元,真是物以稀为贵。集上我们与黄左昌不期而遇。他白净的脸很精神。他的谈吐举止有着对事物极强的驾驭能力。是先祖600年前生活过得大黄庄现任最大的村领导,黄氏宗祠也由他一手负责管理。交谈中了解到宗祠要进一步扩建。占地面积之大、投资数额之多,是周边任何一个村都不能相比的。黄左昌表示欢迎各方的黄氏后人来肥东寻根问祖,同时也吸纳各方的赞助捐款,用以更新现有的祠堂以光宗耀祖。所有的寻根问祖都要翻阅大量的历史资料及档案,我们天津河北文安东滩里村后人究竟属于哪一支派,还需按东滩里村所提供的字派与大黄村逐一对应考证,不会马上就有结论,但黄其昌坚定的表示 ,你要找的明朝永乐年间的大黄庄就是我们现在的大黄村,这个村都姓黄。这时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我们将耐心的等待着宗亲们给出最完美答案的那一天。那一天将是黄氏家族最盛大的节日。

 

永久的亲情、永久的朋友,永远的怀念

 

  告别了张蛮村热情的父老乡亲,十五日傍晚时分我又回到了合肥。其海先生对我的食宿早已进行了妥善的安排。在饭店里我们共同享用了合肥特色菜的美餐,然后请我到他家做客。打开房门时女主人没在,但他们的形象却浮现在眼前。那是我浏览其海先生的博客网页所产生的的印象。其海夫人在照片中显得很端庄漂亮,每一个微笑都体现了她满意的幸福度指数,给人以大家风范的感觉。尤其是他们多个成双成对的风景照实在令人羡慕。眼前这个八九十平米的两室一厅,两口人居住足以的舒适宽敞。书房的部分是和大厅相连的 。我们相对而坐,这是我来合肥后第二次真正意义上的的宗亲相见,心灵上的沟通的谈话过程。我们又像多少年没见的老朋友,有永远也说不完的话,当然少不了涉及了个人经历、工作、健康、爱好等内容。但更多的还是想知道有关写作的趣闻。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成为海先生的粉丝。像追星一样喜欢他的作品,想了解他的一切。我发现他除了写书也很喜欢音乐 ,对于酷爱音乐的我来说这当然是求之不得的聊天内容了。了解到钢琴老师的女儿,每天要给几十个孩子上课,这时我们看了一段相关视频,那是女儿和孩子们联欢互动时演奏的一首世界名曲;幸福的童年,钢琴曲的音色非常漂亮,曲子中的和弦也很华丽,行如流水的旋律令人陶醉,博得了孩子们热烈的掌声和爱戴。心想我要是有这么个女儿该有多好。把自己写出来的的曲子拿来当场演奏,以第一时间聆听现场效果那就太荣幸了。其海先生在手机里也下载了了好多耳熟能详的好歌曲,我们选择一些经典欣赏。其中有一首乐曲引起了我的注意,听后其海先生问我有什么感觉,我说这是一首从来没听过的曲子,旋律的确很美,节奏型独特,乐手打击也很精湛,有列车在行进中的画面感。他说这确实是一首坦克在行进中的乐曲,是二战时期的一首外国歌曲.我好像通过了一次短暂的考试,还真让我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我们相互的看着对方会意的笑了起来。我们不停的说,不停地笑,忘记了我们之间还有20年的年龄代沟,忘记了时间的概念。一切都融入了这难忘的时光里。我们彼此畅谈着寻根之旅带来的成就感和亲近感。及心理上的满足和精神上的享受,直至凌晨深夜。
  这次合肥之行我的最大收获是结识了其海先生,我欣赏他的学识,和做人做事的内涵与低调。在寻根已取得成果的情况下,他依然强调要等各方面有了文字作为佐证才能做最后的定论的说法。在这一点上真是令人佩服,是他的严谨的工作作风和颇具高度责任感的人格魅力所致。之前在网上我搜索了他提供的大量的相关信息,为我10多年苦苦的寻根取得进展奠定了基础的。也为黄氏宗亲网志愿者团队做出了榜样。天津与合肥相距遥远,如果能住在一个城市常在一起相聚沟通那是我最大的愿望。最终使永久的亲情、永久的朋友 ,永久的思念加以升华和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