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宗族动态

 

 

石景山干尸的身世之谜【黄拙吾】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位于石景山区玉泉路一带,2006年4月这里还是一片施工工地,工人们在挖地基的过程中,意外地发现一具男性尸体。现在的具体位置,就是一楼的几块地板砖下面。
  普通的尸体,再炎热的季节两三天就开始腐烂了,最终只剩下一具白骨,但是在石景山发现的这具男尸,里里外外裹了七层衣服却依然保存完好,毫发无损,这就有点儿像埃及的木乃伊。咱们先来看看这木乃伊是怎么做成的:将尸体的内脏挖出,放在内脏瓶里。这内脏瓶也有讲究的:猿猴瓶是用来装肺的,豺首瓶是用来装胃的,装肠子的是鹰头瓶,最后这个人头瓶子是用来装肝脏的。在腹腔填以乳香、桂皮等香料,缝合后,把尸体浸入特制的防腐液中,经 70天取出,再裹上麻布、涂上树脂,入棺。到此为止,这木乃伊才算制作完成,您瞧这麻烦劲儿。那么石景山的这具男尸是怎么防腐的昵?
  ……
  您听听,够简单吧。就这样,经过简单处理的尸体,还是五脏俱全、有心有肺的昵。这具男尸身高1米73,有一只脚上有六趾。经过专家初步确定,这具男尸应该是清朝康熙年问的,但是具体年龄得分析骨龄以后才能确定。既然说到他是清朝人,这位先生他是满人还是汉人呢?咱们离近了瞧瞧就知道了。
  刚才咱说了,这具男尸是六个趾。现如今流行一种说法,说长了六根手指的人聪明,但是这具男尸的六趾长在脚上。据专家说,脚趾的骨头能保存得这么好,实在是难得。您想想,咱们大活人,手指头脚趾头还一撅就折呢,更何况一具干巴巴的男尸了。专家初步确定这具男尸是在康熙年间下葬的,到今天也得三百多岁了,咱叫声老大爷也不为过吧。先说这位老大爷的身高,在 1米73左右,但是按常理说,人在死后都会抽抽一点儿,所以我们估计这位大爷生前身高能有1米76,搁现在属于最标准的男性身高了。从脚的大小来看,估计他生前也就穿 40、43的鞋。起初大伙儿可能都以为这满人应该身高马大,因为史料当中有记载,多尔衮身高1米9,鳌拜1米8以上,但是话说回来了,在故宫博物院里边珍藏了一身龙袍,是康熙皇帝的,根据龙袍分析,康熙就是 1米65,所以这个矮的不见得都是汉人。可是我们觉得这具男尸生前应该是个汉人,为什么昵?
  话说清朝初年,大清朝颁布了一道法令“剃发令”,就让老百姓剃光了脑门儿,梳起麻花辫子,一时间全国上下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统一发型。“留发不留头”就是当年的口号,也就是说您要不剃头梳辫子,只有一条出路,就是死。话要这么说,难道当年就没有另类的吗,还真有,躺着这位就是一个。您注意看他的头发,显然是一个具有汉民族特色的发髻。你看他挽的这个发髻现在还很好,里面的线头、缠的线还能看见。至于这位老大爷,当年顶着这样一个发型,在清朝康熙年间是如何生活的,至今还是一个谜团。甚至有人怀疑,保不齐他根本就不是清朝人呢。是不是清朝人我们说了不算,单凭一个发型判断他的身份,证据也不充足。您看现如今这街上,少男少女的头发染得花里胡哨的,您不能说这是外星人吧。所以事实上,他身份应该是棺材上的那行字。
  棺头上明明白白地写着:皇清诰授中宪大夫拙吾黄公之灵柩。从这行字里可以判断,首先这具男尸是清朝人,姓黄,职称是“中宪大夫”,话说到这,发型的问题非但没能找到答案,又一个谜团浮出水面,棺材板上写什么呢?这人的职位是“中宪大夫”,一推测,应该是四品文官。可是专家翻遍了所有的《清史稿》,没有一篇是记载这个人的。而且,当丝织品修复专家整理随葬物品的时候.又有意外发现了。
  据专家说,尸体怕潮湿,丝织品怕干燥,所以要想最大限度地保护尸体和随葬衣物,必须分开处置。所以自从尸体身上的衣服被剥离下来夕后,一直放在冰柜里冷藏,而尸体昵,则放在镂空的木板上悬空停放,以便于空气流通。据说当时这具男尸里里外外穿了七件衣服,还随葬了七件,加上锦囊腰带等等全算上,一共三十一件丝织品。就是在这些丝织品当中,谜团一个个显露出来了。
  这有照片,爱看清官戏的人一看就能看出来,这是什么啊?补服,就是清朝的官服。但是这衣服也不尽相同,补的形状不一样。这圆补子呢,是清朝的王爷、贝勒爷等皇亲国戚专用的。这方补子呢,就是一般大臣穿的。就在专家整理这男性干尸的时候,整理随葬品,拿起一件官服一看,这个方补子,甭问了,普通大臣。但是当专家拿起另外一件衣服一看,坏了,结论下早了,因为这件衣服和官员身份不相符。


谜团一:四品文官身着一品官服
  从棺材上可以判断,这位姓黄的大爷生前是四品文官“中宪大夫”,但是在他的身上却发现绣有麒麟补子的官服。按照清朝的制度,文官的补服绣的是飞禽,武官的补服绣的是走兽。拿四品文官来说,工作服上应该绣有鸳鸯图案,至于麒麟图案的补子,原本是一品武官的工作服上所特有的,究竟是衣服穿错了,还是棺材上写错了,或者是“科级”干部死了以后,想过把“局级”干部的瘾,至今答案无法确定。

谜团二:四爪蟒袍
  专家在干尸的身上发现了一件刺绣非常精致的蟒袍。有人该问了,这蟒袍和龙袍究竟有什么区别呢?这么说吧,龙袍原本是皇帝工作服,但是他也有爱心泛滥的时候,时不常地就脱衣服解腰带,赏给看着顺眼的大臣,这赏出去的龙袍,就叫蟒袍了。为了使蟒袍和龙袍在外观上有所区别,就将龙爪减少一只,也就是说,四爪为蟒,五爪为龙。而眼前这位“中宪大夫”,只是四品而已,这辈子都不一定见过皇上,至于他从哪儿弄来一件蟒袍,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在大清朝,这官位的高低在衣服上明显能体现出来,比如说,清朝乾隆年间,有位八旗督统名叫精简,身兼文二品、武二品两个官位。这文二品补子绣的应该是一锦鸡,这武二品补子绣的应该是一狮子。这精简有主意,回家一琢磨,太累了,合二为一吧,自己改了一补子,前边一只雄狮,后边跟一只小锦鸡。第二天一上朝,乾隆一看,当时就火了,用现在话讲,太不靠谱了!盛怒之下命令把补子改回来了。但是我们觉得,玉泉路这男尸比那精简更不靠谱.

谜团三:龙袍加身
  清朝初年的摄政王多尔衮,因为私藏龙袍被掘坟鞭尸,而我们眼前的这位男尸,居然穿着龙袍进了棺材,而且三百多年安然无事,实在是一个奇迹。刚才咱们说过,原本四爪为蟒五爪为龙,但是历史上也出现过皇帝赏赐大臣五爪蟒袍的事儿。话说到这儿,您知道如何分辨五爪蟒袍和龙袍吗?其实说来简单,同样一件衣服,穿在皇帝身上就是龙袍,穿在大臣身上就是蟒袍。而且龙袍可以是黄色的,蟒袍只能是蓝色或青石色的。
  越分析这具男尸越不对劲,这位大爷身穿一品官服,一品官服外面罩着四爪蟒袍,四爪蟒袍外面又套着一五爪蟒袍,用现在话讲,这哥们有点烧包,或者他没准是一裁缝,当然是开个玩笑,言归正传,我们在石景山文委又发现男尸的一件随身物品——一挂朝珠。按照清朝的等级制度,文官五品以上,武官四品以上才有资格戴朝珠,从这点上看,还算和这具男尸的身份比较靠谱。朝珠的质地也是有等级要求的,比如东珠,也就是上等的珍珠,就是皇帝专用的,想当年多尔衮、和砷,都因为私藏东珠朝珠而被治罪了。现如今这具蟒袍龙袍一劲儿乱穿的男尸,没弄一条东珠朝珠戴戴,也算是难得清醒了。
故事讲到这儿,相信所有的人都有点晕,我给您整理一下思路:一具身高1米73的男性尸体,盘着明朝的发髻,穿着清朝的衣服,躺在写有四品官衔的棺材里,身穿一品武官的朝服。这一系列的矛盾,至今都没得到解释。

沈阳专家复原“龙袍干尸”真容,破解历史谜案
  沈阳中国刑事警察学院教授赵成文最近成功复原了北京石景山“龙袍干尸”面貌,从而解开了清代男尸着龙袍、盘发髻等历史谜团。
  2006年5月,在北京石景山玉泉路某施工现场意外挖掘出一具清代干尸,男尸长1.73米、左脚长有六趾。此人下葬棺椁的棺头上所载为:皇清诰授中宪大夫拙吾黄公之灵柩。由此可确定,干尸的身份为清康熙时期的“中宪大夫黄拙吾”,但专家寻遍《清史》,却没有发现任何关于黄拙吾的记载 。
  令人奇怪的是,按照清代官服制度,文官补服绣飞禽,武官补子绣走兽。中宪大夫为四品文官,四品文官的官服应该绣有鸳鸯补子。但男尸所穿补服上绣的却是麒麟的图案,这是一品武官才有的官服。不仅如此,还穿着“四爪蟒袍”和“五爪龙袍”。四爪为蟒,五爪为龙,此人不过是四品文官,却身穿只有亲王以上才有资格穿的四爪蟒袍和五爪龙袍。
  另外,清代发式为前面坤发,后面辫子,而干尸的这种“发髻”发式与清规“剃发令”不符。
  赵成文8日向新华社记者透露,为查明“龙袍干尸”的身份,参与破解“龙袍谜案”,他应邀前往石景山实地勘验此具干尸并对干尸进行“肖像复原”。
            
  赵教授首先分析了干尸头顶推断发际线的位置,经在计算机上放大观察,干尸头顶没有留发痕迹,推断死者生前应该遵守了清朝的剃发易服制度。赵成文将干尸复原年龄确定为50岁左右,这是一个可以较好反映出死者生前精神状态的年龄段。从复原结果看,此人是一位文官形象,死亡时间可能是深秋。
  经过多位专家从不同角度的考证,终于复原了石景山干尸的身世谜团:黄拙吾历经明末清初,在清朝为官,不得已剃发易服。在清朝为官期间,因工作有所建树,被封为四品“中宪大夫”,并得到皇帝赏赐的一品麒麟补服和“四爪蟒袍”。晚年黄拙吾因病卧床,弥留之际,滴水不进,卧床而亡,死后其家人将其发辫挽成发髻,依然保存明朝发式入葬,以示慰藉。
  赵成文是中国著名的刑事相貌专家、痕迹考古学家。近年来,赵成文不断探索和研究古尸复原技术,他运用刑事相貌学中的颅像还原技术,根据古尸的颅骨来还原古尸生前的容貌,先后复原的长沙马王堆女尸、《西游记》作者吴承恩、楼兰美女、清代香妃等古人的相貌,引起海内外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