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宗族动态

   

快女黄英亲生父母与养父母展开“争夺战”

 

来源: 四川新闻网


  渠县姑娘黄英一曲成名后,围绕她的出生,其生父母和养父母也展开了一场持续已一年如今还在上演的“明争暗斗”……
  血缘亲情与养育之恩之间,21岁的黄英该如何抉择?
  名人无隐私,快女黄英正感受着这个烦恼。
  但黄英成名后,“隐藏”了20年的亲生父母也突然出现了,并与养父母发生激烈的明争暗斗……
  血缘亲情与养育之恩之间,21岁的黄英该如何抉择?
 

明争:

生父对外宣传:我才是黄英的亲生父亲

 

  黄庆华对CDTV-2记者说,黄英是他亲生的,黄英高亢的“英式唱腔”,是遗传了他的“大嗓门”。这段话刺痛了赖一荣的心,他决定站出来公布真相。
  6月19日中午,渠县有庆镇“正宗北京烤鸭店”。
  “太巧合了,今年中考作文题居然是考的三姐!”赖世伟一回家,就向父亲赖一荣说。
  赖世伟所说的“三姐”,就是2009年快女第三名黄英。黄英的公开资料宣示,黄英来自渠县天星镇,父亲是天星客运站的工人,叫黄庆华,母亲叫颜昌清。她怎么又成了赖世伟的姐姐呢?
  其实,这在渠县早就是公开的“秘密”:黄英是抱养的,亲生父亲是渠县有庆镇的赖一荣。在黄英成名后,将这一秘密公诸于众的,正是黄英的亲生父亲赖一荣。赖一荣称,是黄庆华“颠倒黑白”,才迫使他不得不公布真相的。
  2009年8月27日,成都电视台第二频道(CDTV-2)《真相30分》栏目播放了《黄英———普通农家女一夜成名的背后真相》,黄庆华在接受采访时说,在生了两个儿子后,夫妇俩还是决定当一回超生游击队,生下了黄英,为此被罚1200多元。在谈到黄英高亢的“英式唱腔”时,黄庆华自豪地说,这完全是遗传了他的大嗓门,“我们家摆个龙门阵,多远都听得到”。
  看了电视,赖一荣给黄庆华打去电话,责问黄庆华为何不讲真话。黄庆华说,“不敢说真话,否则黄英就得回去背草背篼。”这个解释显然不能让赖一荣满意,在他看来,要么你隐藏不说,要么你说真话。纠结了许久,赖一荣开始向外公布他是黄英亲生父亲的事实。
 

18岁认亲生父母?

生父:我们当时有口头协议

养母:我吃多了!

 

  黄英进入全国10强后,赖一荣来到天星镇火车站广场,向周围居民抱怨,养父母黄庆华夫妇都能去长沙看黄英,他作为亲生父亲,为何不能到长沙看直播?
  在赖一荣看来,黄英出名前,他和黄庆华两家的关系都好好的,但自从黄英成名后,黄庆华就变了。
  1988年,在妻子雍尚珍怀上第三个孩子后,赖一荣带着两个女儿,举家搬到重庆做裁缝躲“超生”。思儿心切,赖一荣甚至为腹中胎儿取了个男孩名字——“赖红军”。然而1989年1月27日,孩子出生了,还是个女孩。由于家中老母亲生病,赖红军刚满40天时,赖一荣夫妇便带着二女儿赖红艳、三女儿赖红军踏上归途,晚上就住在渠县天星镇火车站附近一家私人旅社。
  在赖一荣的描述中,事情是这样的:旅店店主看到雍尚珍抱着一个女儿,牵着一个女儿,便聊起了家常,得知赖红军是超生的后,店主说村里黄庆华家有两个儿子,一心想抱养一个女儿。赖一荣也动心了,于是到黄庆华家,觉得黄家条件还可以,两空人就一起吃了饭,并达成口头协议:亲生父母可以经常来看女儿,但为了女儿成长,不公布真相;待女儿满18岁后,由黄庆华带着女儿去认亲生父母。“这属于抱养关系。”赖一荣强调。
  赖一荣说,黄英小的时候,他几乎每年都要买些水果,以叔叔的名义去看黄英。而现在,黄英满18岁了,“黄庆华夫妇不但不履行口头协议,反而在电视上声称黄英是其亲生的”。
  赖一荣的说法遭到了黄庆华夫妇的驳斥。黄庆华说,他们家就住在渠县火车站附近,当时赖一荣夫妇住在旅馆里,担心回家要被罚款,想把娃儿丢了。恰好他们夫妇俩想带一个女儿,听到这个消息,便把黄英收养了,当时还给了赖一荣夫妇200元钱。
  至于赖一荣所谓的“口头协议”,黄庆华予以了否认。“这简直不符合常情。”“我养大的女儿,长大了还要带着去认他,我吃多了!”颜昌清说,赖一荣每次来并非来看黄英。当时雍尚珍躲在外地生儿子,赖一荣每次外出,都要经过火车站,到他们家无非是找个免费吃饭歇脚的地方。赖一荣也证实,每次他到黄家,颜昌清总是黑着脸,导致黄英长大后他很少去黄家。
  黄庆华认为,赖一荣就是来抢女儿的。黄英成名前,他不闻不问;黄英成名后,他就找上门了。
 

暗斗

快女比赛时,生父想给黄英钱被养父拒绝

 

  黄英进入全国20强后,赖一荣掏出一叠钱,让黄庆华带给黄英作零用。黄庆华拒绝了,颜昌清在一旁白了一眼:“现在就来给钱了,以前黄英读书的时候怎么不拿一分钱!”
  赖一荣称,黄英(赖红军)在赖家排行老三,雍尚珍生了黄英后,又生了两个女儿,直到第六个孩子,才生到梦寐以求的儿子赖世伟。赖世伟今年16岁,和黄英相差5岁。
  同三女儿黄英一样,五女儿也抱养给了广安一户人家,现在,五女儿已经知道亲生父母亲是谁,两家关系也非常好。去年春节,五女儿给赖一荣买了糖,赖一荣教育五女儿,“养父母为大,生父母为小”,“你给养父母买三斤糖,我才收你的一斤糖”。五女儿听了非常高兴,说她很幸福,有4个爸爸妈妈爱着她。
  但黄英成名后,赖一荣对黄庆华有些抱怨。据他称,去年8月,黄英进入快女20强时,他打电话给黄庆华,提出想到长沙去看黄英的比赛,被黄庆华拒绝了,称“不得行,去不到,去了也见不到”。后来,赖一荣在电视直播中看到黄庆华,心里很不是滋味。
  还有一次,赖一荣忍不住跑到火车站找到黄庆华,掏出一叠钱让黄庆华转交给黄英,作为其在长沙的零用钱,被黄庆华当场拒绝。颜昌清在一旁说:“现在就来给钱了,以前黄英读书的时候怎么不拿一分钱!”双方不欢而散。
  “可能老赖拿得有一两千元吧。”事后黄庆华说,黄英参加比赛整个花了4、5万元,但即使自己卖房子,也不会要老赖的钱。
  去年11月1日,2009年快女成都巡演,黄英回成都演出。这次,赖一荣没有找黄庆华,夫妻俩自己掏钱买了两张演唱会门票,还买了两件“映山红”粉丝T恤。在那场演唱会上,赖一荣夫妻俩坐在最后面,远远望着坐在最前面的黄庆华夫妇,没有打招呼,只是临别前给黄英的经纪人发了条短信:“‘叔叔阿姨’来看黄英了”。
  “我不后悔将黄英送出去。”雍尚珍事后说,黄家的条件好些,如果不把黄英送出去,黄英也没有今天的成就。
 

认祖归宗?

养父:管他说什么,她现在姓黄,叫黄英

 

  去年腊月二十八,黄英在黄庆华的陪伴下,到有庆镇看望赖一荣,还给了赖一荣2000元钱。赖一荣坚持不收,但看到黄英要哭了,才收了。黄庆华说,黄英现在经济比较紧张,都没给家里拿一分钱。
  赖一荣很自豪的是,跟黄英一样,他们一家人都喜欢唱歌。大女儿是学裁缝的,当初黄英初中毕业时,选择的也是达州一家服装学校,“这仿佛是一种巧合”。而且黄英很有天赋,剪裁设计都非常出色,“也许是遗传了我的基因”。赖一荣在重庆当了多年裁缝,直到2004年服装生意不好做了,才回到渠县做烤鸭。
  赖一荣说,他公布真相,只图一个好名声,有这样一个争气的女儿,能给自己带来骄傲。只希望将来逢年过节时,黄英能给亲生父母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去年腊月二十八,黄英在宣汉参加演唱会期间回了趟老家,并在黄庆华的陪伴下,到有庆烤鸭店看望了赖一荣,还给了赖一荣2000元钱。赖一荣说,当时他坚持不收,直到看到黄英快哭了,才接了。在赖一荣看来,这个举动是黄英“认”他这个亲生父亲的表现。
  但黄庆华表示,黄英是知道“抱养风波”后,听从经纪人的意见去安抚赖一荣,并非自愿。黄英现在正处于事业起步阶段,在北京光房租每月都要数千元,经济并不宽裕,黄家春节都没收过黄英一分钱。
  前几年,黄庆华花30万元修了4层楼房,许诺每个孩子一层楼,其中黄英在二楼,“家具电器都跟儿子的一样”。“修房子的时候,赖一荣没给一分钱。”颜昌清说。
  “姓黄,叫黄英,管他怎样说,她是我们黄家的女儿。”黄庆华表示,赖一荣说了不算,要黄英自己说了才算。
 

黄英

我现在不便回答,请问我的经纪人

 

  昨日下午,记者拨通了黄英的手机。
  对于养父母和亲生父母,黄英表示:“你要考虑到我内心的想法,对于这件事,我现在不方便作答。”记者忙问她内心是什么想法,黄英称“我觉得原因没必要跟你说”,并要求记者打电话给她的经纪人,但黄英的经纪人一直不接听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