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宗族动态

   

“书法狂人”黄晓强(字筱强)的另类生活

 

作者:房琳(大河报记者)

 

两千多斤的字卷压垮了他的书桌

 

  在三门峡市一个普通的小区,黄晓强一家租房住。不过房子很大,一下子就租了四间门面房。
  笔者还没来及感叹他的“奢侈”,他的妻子张淑梅便抱怨道,以前他们租了八间门面房来做生意,现在什么生意也不做了,还留下四间专门给他写字用。“房租已经欠了三个月”,黄晓强苦笑着对笔者说。
  走进房间,书墨、字画、茶几……从这些陈设看来,倒与一般书法家、画家无异。但是,走进他存放字卷的房间瞬间,笔者被震撼了。
  一米多高的字卷,长长的一堆,占去一半的房间。
  笔者仔细数了数,一共101卷,加上另外存放的一卷,刚好102卷。笔者随意抽出其中的四卷,看到都写满了欧体毛笔楷书。出于好奇,笔者让张淑梅找来电子磅称称重。一称——10.72公斤、11.65公斤、10.8公斤、11.5公斤!这102卷字卷,放到一起就是两千多斤!
  “这些真正是他的宝贝!” 张淑梅笑着说。
  “刚开始没想到这么多,放在书桌上,时间长了,把桌子压断成两半!”黄晓强指着这一堆“宝贝”感叹。

  这两千多斤重的纸张,凝聚了黄晓强700多个日日夜夜的心血挥洒。
  但是,究竟是什么样的渊源让他几乎疯狂地书写?
 

日本书法家送给他一幅字“天真烂漫”

 

  事情得从2007年说起。
  1999年失业后的黄晓强开始和妻子做起生意。喜欢收藏字画的他,闲暇时多和书画界的朋友交往。2007年4月,三门峡市举办 “中、日、韩三国书画名家作品展”,他以志愿者的身份参与了筹备、布展及接待工作。
  开幕式结束后,国内外书画名家一同参观函谷关。在路上,出于好奇心,黄晓强问其中一位日本书法家:“你为什么不写日本文字而写中国文字”?翻译转告该书法家的话,说:“中国的文字博大精深,内涵魅力无穷……”。当时有一位国内的书法家带来一幅长卷,黄晓强便问他:“你的书法那么好,为什么不能写得再长些?”他说:“是那么容易的吗?……”口气生硬而傲慢。
  这一下激怒了黄晓强,他也不无轻蔑地说:“那算什么!我要写就写万米长卷!”
  这话引来在场的书画家一阵笑声。其中一人说:“你要能写出万米长卷,我就骑着老母猪去北京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会,”还有人说:“如果你要能写出万米长卷,除非把一万米纸铺在地上,拿个拖把,拎桶墨汁,沾好墨,脱了鞋,在纸上拉着往前跑,才有可能写成万米长卷……”
  “当时说什么的都有,当时我感觉受到莫大的污辱。” 讲到这里,黄晓强停顿了一下,抿了抿嘴唇。
  更让他没意料到的事情还在后头。
   旅游结束后,回到宾馆就餐。那位日本书法家专门来到黄晓强的房间,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黄晓强到他的房间。到了房间,那位书法家现场为他写了一幅字——“天真烂漫”。写完后,还特意让黄晓强写出自己的名字,然后一并提在字卷上。
  虽然很恼火,但黄晓强拼命压住内心的情绪,默默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从来没有练习过书法,但就在那一刻,我便下定决心:一定要写成万米长卷!作为一名中国人,绝不能忍受这般污辱。我不能允许自己丢中国人的脸,我一定要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中国人说话是算数的,我一定要写出中国人的尊严,写出中国人的志气,写出中国人的胆量与雄心!”
 

11岁的儿子当他的“启蒙老师”

 

  尽管决心下了,但一切几乎都是从零开始:
  黄晓强从来没写过书法。直到2007年8月的一天,他的儿子学习书法回到家说:“爸爸,你不是要写万米长卷吗?我教你写字吧!”他说:“行”!就这样,儿子成了黄晓强的“启蒙老师”。没有字帖,他就把收藏的隶书作品当作字帖练习。
  但是深谙书道的大伯黄蕴华知道后,却建议他改练欧体楷书,并以竖排版的《四书·五经》为内容。因为在其看来,一方面,该版本的《四书·五经》从字数上可以满足写万米长卷的需求;另一方面《四书·五经》乃国学文化经典,若能书写万米会对他起到教诲的作用。
  在确定内容与书体之后,黄晓强又准备了一年:买笔墨纸砚,学刻印、学装裱,购置装裱机,临习欧体字帖,并四处托朋友从南京买到竖排版的《四书·五经》……
  2008年9月19日,一切都准备妥当后,黄晓强便真正开始了万米长卷的书写,也开始了一段人生中的“万里长征”。与此同时,他还立下了两年要全部完成长卷的誓言。
 

下午1点到早上5点是他的工作时

 

  这是一条充满无比艰辛的“长征路”。
  且不说晦涩难懂的古文字,要靠放大镜,一个个地查阅抄录(如图)。单说这一万米,想两年完成,按一小时能写一米的速度来算,每天得有14个小时用在书写上。为了摆脱干扰,黄晓强白天休息,每天下午1点到次日早上5、6点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光台灯都用坏三四台!”张淑梅告诉笔者。
  能获得这十几个小时的时间,黄晓强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黄晓强的妻子张淑梅告诉笔者,开始书写后,黄晓强丢掉了一切的社交活动和各种各样的娱乐。
  “两年了,连远在江苏的父母,都没见一面,甚至连电话也没打”,张淑梅说,“怕分心,一点儿心都分不得!”
  “我们老乡平时都不敢喊他出来喝酒。”黄晓强的老乡吕先生对笔者讲。
  此外,夫妻俩开的理疗诊所,没了黄晓强的帮忙,张淑梅一人也无法再支撑下去。没了生意,一家三口的花销成了难题。幸好双方父母家庭的经济条件还算不错,能提供些帮助,再加上之前的积蓄,日子勉强过得去。
  但更要命的是,干过一段时间后,黄晓强的身体也出现了不适,胳膊疼痛难忍,腰疼得也很厉害。实在撑不住了,他就利用休息的时间做一下理疗,然后继续往前写。
  “看到我这么疯了似地干,家事孩子都不管,老婆都要和我离婚。”
  “光离婚都提过好几回了!”听到丈夫提到这个话题,张淑梅连忙补充道,“别人头撞南墙就回来了,你是头撞南墙,撞得满脸是血,还往上撞,非得把南墙撞个洞过去才行。”
  然而,黄晓强“疯了似地干”的执着,也最终换来了妻子的理解和帮助——帮他装裱,夜里给他熬营养夜宵。最重要的是:头一年,他就写了6000多米。
 

写到八千米时,他想彻底放弃

 

  写到六千米时,黄晓强的小腿浮肿,两肘磨烂,直冒血水。妻子给他做了个特制的护垫套在肘子上(如图),掉着眼泪劝他停下来调整已段时间再写。黄晓强也考虑放弃。但是看到墙上挂着大伯送的的一幅字“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他咬咬牙又坐了下来。怕耽误太多时间,生病了他也不敢住院。
  可是,在他写到八千米的时候,身体实在坚持不住,黄晓强想彻底放弃。
  “那是到了一种极限!太累了!”黄晓强摇着头对笔者讲,“笔拿在手里,几乎都没知觉。写完这一张,都会掉到另一张纸上”。
  恰在此间,大伯黄蕴华让人给黄晓强带来一幅他写的字,同时又给黄晓强打来电话,口气十分坚定地鼓励他不能放弃,继续往前写,一定要坚持到底。
  “我每天都对着大伯给我写的幅字看,他的话始终在我耳边响起,他坚定的形象,慈祥的面孔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在我写坏的情况下我很生自己的气,我就用手打自己的脸,还用鞋底打!”黄晓强回忆说。
  时间终于熬到2010年9月5日。
  这天下午6点,黄晓强在最后一张宣纸上,写下《四书·五经》的最后一个字。因为太过兴奋,这张宣纸,他已经重复写了4遍。
  写完后,他强撑着身体,扶着画案,缓慢地挪到两米外的沙发上,一下子瘫坐下来。脑子一片空白。
 

他说:“不图名,不图利,只图争一口气”

 

  为了这万米长卷,黄晓强付出的艰辛,超乎常人的想象。
  他捋起袖子,两个手肘上的疤痕清晰可见(如图)。在他的书房,笔者看到,画案上用来垫宣纸的毛毡,被墨汁浸成了一个个黑方块(如图)。曾经的塑料升降椅被他坐破了一个洞(如图),椅子下面的地板砖也被磨成两个浅浅的小坑(如图)。
  而妻子更是陪着他,一起失业,一起承担日日夜夜的煎熬。
  当笔者问起张淑梅完成长卷后的第一感受时,她回答的不是成功的喜悦,而是“终于解脱了!终于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经济上的花费,对他们而言也不是一笔小数目。黄晓强告诉笔者,这两年买笔墨纸砚,加上购置近万元的装裱机等等费用,花去家里近30万元。
  “不图名,不图利,只图争一口气!”在采访中,这是黄晓强反复对笔者说的一句话。
  “这是最短时间内写成的最长的书法长卷!”一位熟悉他的业内专家称,这个书法长卷的整体水平虽然不能与专业书法家相比,但这种精神肯定会影响和激励业内人士,甚至更多的人。
  黄晓强的付出得到更多的社会认可。经《大河报》首家报道后,引起省内外众多媒体和读者的关注。同时,原本需要半年审核的世界纪录认证,只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提前完成。
  笔者看到,由“中国世界纪录协会”颁发给黄筱强的证书分“世界纪录证书”和“世界之最证书”两个,证书编号为“Z-06801-1010-01”,两个证书内文相同,均写到:“河南省三门峡市黄晓强(筱强)先生于2008年9月19日至2010年9月5日创作的欧体楷书《四书·五经》全集书法长卷,共用四尺宣纸7478张,每张180个字,字体大小为(5 cm×5cm),总长10170.8米,创中国世界纪录协会世界最长的欧体楷书书法长卷世界纪录。特发此证。”
  “这是我两年来最大的心愿,谢谢你们帮我完成了!”说这话时,刚才还兴奋不已的黄筱强,声音有点哽咽。
  在采访结束时间,黄晓强向笔者表达了一个心愿:想为自己的万米书法长卷申请世界吉尼斯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