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宗族动态

   

这是清初太平良相黄机的墓吗?

 

新闻来源:杭州日报

发布时间:2006.6.18

 

  在北高峰下的白乐桥茶园里,有块巨碑非常惹眼,住在附近的居民都知道这是清初太平良相黄机的墓碑,但他的墓在哪里一时也说不清楚。近日,西湖街道的副主任李金洪在野外挖掘灵隐文化遗存时,意外在离墓碑不远处发现了一座墓,这是黄机的墓吗?
  昨天,在李金洪的陪同下,记者来到白乐桥茶园。从灵隐路往北,便是白乐桥茶园,墓碑很显眼,远远地就看到了。墓碑面对天马山,为“螭首龟趺”。碑头为二龙戏珠,龟趺头部已经残缺,龟背纹理清晰,雕刻精美。整碑宽约113厘米,厚约32厘米,高约450厘米。碑文右侧为汉字,左侧为满文。碑后无文字。上刻有“文华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黄机碑文”等字样。
  李金洪所发现的墓就在距墓碑大约百米左右,由于掩映在茶树与泥土之下,所以并不显眼,墓呈馒头型,由“三合土”所履,坟墓蛮大的,半径在150厘米以上,局部已经受损,在墓的附近,散落着华表、牌坊等残存构件。
  关于黄机的坟墓,李金洪说,他专门去查阅了《西湖志》、《杭州志》、《灵隐景区综合整治控制详规》等相关资料,对这个墓均无记载。后来查阅《浙江钱塘金墩武林黄氏世谱》时,发现有“卒赐祭葬如典茔于灵鹫山下白乐桥南”句。李金洪说,他记得清陈夔龙墓道,其坟在墓碑后有段距离,所以他重点沿墓碑直线方向后方找坟,不出所料,在相距10多米处发现这个“三合土”巨坟,而且上面有新近被损毁的痕迹。
  黄机何许人呢,他是顺治四年(1647年)的进士,累迁礼、户、刑、吏四部尚书。清康熙癸丑历会试正考官,官居光禄大夫太子太师文华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居住在官巷口积善坊巷。他父亲去世得早,年幼时即以孝道出名,祖母蔡氏高寿104岁,在顺治二年还曾被钦赐旌表建坊,以表蔡氏“教子孙慈惠有方”。黄机在官四十余年,洁身自爱,敝衣疏食,两袖清风,人称“太平良相”。目前官巷口还有积善坊、百岁里等遗迹和称谓。而且,黄机也是杭州著名戏剧家洪升的外祖父。洪升之妻黄蕙,又是黄机的孙女。黄机还曾给洪升诗集《啸月楼集》作序。
  李金洪说,按《黄氏世谱》,这里应有坟墓三座以上,因为黄机的父亲黄克谦(官至广东参政杭州右卫所指挥使)、儿子黄彦博(官至庶吉士)均葬在此处,祖孙三代均为进士。
  “如果这是黄机的墓,距今应该有320年历史了,而且规模这么宏大,完全可以作为目前灵隐景区保护的一处历史文化遗存。”李金洪说。这个墓到底是不是黄机的呢,记者联系了灵隐管理处文物科,文物科的王丽娅说,在管理处的资料里,这块墓碑是有的,但墓地没有记载,到底是不是黄机的墓地,还有待组织专家进一步考证。

 

 

 

附:《清史稿》黄机传记

 

  黄机,字次辰,浙江钱塘人。顺治四年进士,选庶吉士,授弘文院编修。世祖幸内院,询机里籍官职,命与侍讲法若真、修撰吕宫、编修程芳朝,撰柳下惠不以三公易其介论,上览毕,赐茶。授左中允,寻迁弘文院侍读。
  十二年,机疏言:“自古仁圣之君,必祖述前谟,以昭一代文明之治。今纂修太祖、太宗实录告成,乞敕诸臣校定所载嘉言嘉行,仿贞观政要、洪武宝训诸书,辑成治典,颁行天下。尤原万几之暇,朝夕省览。法开创之维艰,知守成之不易,何以用人而收群策之效?何以纳谏而宏虚受之风?何以理财而裕酌盈剂虚之方?何以详刑而无失出失入之患?力行身体,则动有成模,绍美无极。”上俞之,诏辑太祖、太宗圣训,以机充纂修官。累迁国史院侍读学士,擢礼部侍郎。
  康熙六年,进尚书。疏言:“民穷之由有四:杂捐私派,棍徒哧诈,官贪而兵横。请严察督抚,举劾当否,以息贪风、苏民命。各省籓王、将军、提、镇有不法害民之事,许督抚纠劾。请饬破除情私,毋更因循,贻误地方。”七年,调户部,再调吏部。机以疏通铨法、议降补官对品除用,为御史季振宜所劾。既而给事中王曰温劾故庶吉士王彦即机子黄彦博,欺妄,应罢黜。机以彦与彦博姓名不同,且彦博死已久,疏辨,得免议。寻以迁葬乞假归,而论者犹不已。
  十八年,特召还朝,以吏部尚书衔管刑部事。御史张志栋言机老成忠厚,然衰迈,恐误部事,应令罢归。上以志栋言过当,命机供职如故。明年,授吏部尚书。以年老请告,诏慰留。二十一年,拜文华殿大学士,兼吏部。逾年,复乞休,许以原官致仕,遣官护行驰驿如故事。二十五年,卒,谥文僖。
 

01世 黄克谦,官至广东参政杭州右卫所指挥使。

02世 黄 机,克谦之子,字次辰,浙江钱塘人,顺治四年进士。

3世 黄彦博,机公之子,官至庶吉士。

第4世 黄 蕙,机公之孙,适著名戏剧家洪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