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宗族动态

 

 

湘潭大学黄云清:“本土校长”推温和改革

 

来源:人民网-湖南频道

 

  2013年12月29日,在湘潭大学图书馆报告厅,湖南省委组织部代表省委通报了有关湘潭大学干部任免的决定,黄云清担任湘潭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那一刻,湘潭大学历史迎来第一位“本土校长”。上任三个月后的黄云清面对笔者直言:“我不喜欢新官上任‘三把火’,也不想谈太多我个人的理念,我们现在的办学定位和办学目标,是结合学校建设实际制定的,也是经过师生广泛讨论确定的,大的方向一旦定下来了,就要保持工作的连续性,要一张好的蓝图一干到底。”事实上,这位平民出身的“本土校长”,从二十年前任湘潭大学数学研究所副所长开始,就悄无声息地推动着一场旨在树立起湘潭大学的人才信心和教研新风的改革探索。
  上世纪80年代,黄云清在湘潭大学读本科和硕士。1987年,黄云清从中科院林群院士门下博士毕业后到湘潭大学任教。之后他先后担任湘潭大学数学研究所副所长、湘潭大学数学系主任、湘潭大学副校长等职务。“要想办好湘潭大学,仅有一个好的校长是不够的,还需要聚集一切可以聚集的正能量,需要全体湘大人的共同努力。”言谈中,黄云清表达了对母校的深切情怀。他称: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湘大人,35年来已经与湘潭大学融为一体、难以割舍。
  在党的十八大报告将教育放在改善民生和加强社会建设之首,并明确2020年实现教育现代化的背景下,湖南省内九所重点高校通过本校民主推荐、测评,省委组织部审核以及省委常委会研究,并进行了任前公示后集中“换帅”,这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黄云清。据了解,在黄云清任职的前一个月,湖南省委组织部就曾到学校让学校领导、教授、学校各民主党派负责人等推荐,并征求意见等。这足见湖南省委高层对在湘高校掌门人选的慎重。
  黄云清上任之时,面对的是一所老牌全国重点大学,学校综合办学实力在全国高校排名一直保持在80位左右,但就是这么一所有影响的大学,却既不是“211”,也不是“985”,这不仅是湘大人的心头之痛,也是学校发展面临的一个重要的瓶颈问题。黄云清没有回避湘潭大学所面临的困难。他坦承压力很大,但自己在科研一线养成的习惯就是历来不怕困难,从不服软怕硬,而且越是困难当前越要干劲更足,以不辜负湘大四万余名师生的期待。

 

不烧“三把火”悄然推改革

 

  湘潭大学过去多由“外来户”执掌,作为迄今仅有的“本土校长”,黄云清刚上任就亮明了姿态,“要有平和的管理心态,一张蓝图干到底”。
  笔者在湘潭大学的学生中抽样调查显示,过去的数年间,黄校长是同学们最容易“见到”的校领导之一。而在湘潭大学官方新闻网上,关于黄云清上任三个月来的消息仅有两条,一则为他在校级领导干部任免宣布大会上的讲话稿,另一则为他赴医院探望重病教师的新闻。在黄云清看来,“少说正确但没有用的话,不做没有把握的决定。”
  湘潭大学的各部门管理人员渐渐发现,新任的校长待人温和宽厚,从不因下属工作上的某项失误苛责打压,而是引导其往正确的方向进步。对德才兼备的部门领导,则给予发展空间鼓励推动其更好,不划圈子,力主工作关系简单化。黄云清的管理理念,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下属同僚,这为其改革化解了不少阻力。
  早在2010年华中科技大学的“根叔现象”引爆全国,时任校长李培根除了开创独具匠心的演讲词系列,根叔还建立了每学年3次的校长见面会制度,时间地点提前公告,任何学生都可以与他面对面交流。此外,根叔还主动要求与退学的孩子谈心。“根叔”之外,还有“凤哥”——北大学生对校长周其凤的昵称。据说在食堂见到同学生日聚会曾主动过去敬酒的“风哥”在调离吉林大学时,学生们在网上发布了他的照片集,取名为“周校长,您真像个孩子”。
  由学术带头人到学校掌门人,并不像从湘潭大学南门转到东门那么简单,更需要宏观韬略。一位黄云清的同僚指出,推行“黄氏新政”,他很善于找到突破口,并予以放大顺势推进,就像推土机稳定而有力地把陈腐的观念陋习推倒碾掉,没有大口号,却在悄无声息中,推动一场从上至下的高校改革。

 

多方对接解财荒

 

  医学上任何原因引起的肠内物通过的阻碍统称“肠梗阻”,它诊断困难,病情发展快,常致患者死亡。黄云清认为,高校科研成果、人才培养与服务社会发展需求,进而反哺学校发展的“通道”一直尚未打通,是直接造成内陆省份的高等院校发展缓慢的原因。“特别是对于地理位置不占优势、资金筹措渠道还不广的湘潭大学而言,打通多方对接通道尤为重要。”黄云清选择了推行新型“产学研对接”,破局湘大发展。有人质疑,这对于以人才培养为己任的高校是否“本末倒置”?
  在黄云清的一份报告中很好地阐述了他的观点。科研水平的高低、科研能力的强弱、科研成果的广泛应用是衡量学校办学水平的重要标志,是实现研究教学型高水平大学建设目标的核心要素。科研与教学、学科建设、社会服务之间本是相辅相成的。
  不可否认,资金“跛脚”已成为阻碍湘潭大学综合实力发展的关键瓶颈。牢牢抓住教育现代化改革的历史机遇,加速推进湘潭大学新型产学研对接,用人才和项目带动资源和资金已成必然之选。但在一个内陆省份的二线城市要推行这个,黄云清认识到,改革要务实,不能偏激冒进,而是立足现实。一不另起炉灶,二大力抓好教师队伍、学生队伍,抓好校园硬环境和软环境。黄云清强调,化解眼前瓶颈制约,增强长远发展后劲,抓好基础工作是关键。
  “虽然资金方面存在一定的困难,但是学校办学起点和定位比较高,规模也挺大,博士点、博士后科研流动站都有,学科门类很齐全,盘活内部资源是我工作的重点。”黄云清认为,跳出资金瓶颈来抓发展,立足改善学生的食宿环境、改善教师生活工作的心理环境,让软环境更好地来服务教学硬环境的发展,这与中国高校发展的现实要求不谋而合。
  专访后的第二天,在湖南省科技厅的支持下,湘潭大学与泰富重装集团、湘能华磊光电股份有限公司、湖南兴业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湖南嘉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等高新技术公司签署产学研合作项目,并在学校建立“湘潭大学泰富重装研究院”,以突破重型装备制造的关键技术,加速科技成果孵化和产业化。接下来,黄云清还打算让教授、学者走出高校,带着科研成果与地方政府进行更多角度的对接。

 

复校四十年全力破局

 

  1958年,毛泽东主席亲自为刚刚建校的湘潭大学题写校名,并嘱托“一定要把湘潭大学办好”。后学校因故停办。1974年3月,邓小平、华国锋等批准恢复湘潭大学,并将其定位为文、理、工综合性全国重点大学。11月,教育部发出《关于请求支援湘潭大学部分师资和图书的通知》,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武汉大学、中山大学、哈工大等大学在内的各高校积极响应,把它当作支援毛主席家乡建设的一项光荣任务来完成。从某种角度来说,复校对于开启湘潭大学的实质性建设意义更大。黄云清说,湘大要利用复校四十年的契机,寻求破局的战略机遇。
  “校友力量在世界一流大学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是大学赖以生存和发展的重要的社会资源。”黄云清意识到,湘潭大学拥有超过同类高校的优质校友资源,但这些优质资源的潜力还没有得到全面的挖掘与释放,充分发挥校友力量来共同推动学校发展还有很大的空间。据《2014中国大学校友捐赠排行榜100强》显示,除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全年校友捐赠收入13亿元人民币领跑全国高校外,中南大学、湖南大学分别以2.26亿元和1783万元位列第10名和第53名,而景德镇陶瓷学院、湖北工程学院、西华师范大学等普通高等院校都以超过500万元的校友捐赠位列100强之列,而湘潭大学并未上榜。
  而在美国哈佛大学,成立于1840年的哈佛大学校友会,首要宗旨就是促进母校的繁荣发展,广大校友通过校友会与母校保持沟通和交流,参与大学治理和人才培养,并为母校的发展提供资金支持。“请校友回家共谋湘潭大学发展,一直是湘大人梦寐以求的理想选择。”黄云清如是说,要借复校四十年之机,走访全国校友,开辟各地校友联络站,创办校友专刊专网和举办专题展览,并邀请成功校友在湘潭大学设立助学、助教、助科研的基金项目。
  当前,湘潭大学正面临着提高质量,走内涵式发展的道路。产学研如何结合,产学研结合中如何让学生受益,成为大学人才培养体系转型的重要方面。黄云清意识到,大学校友资源是非常珍贵的,广大校友除了在获得成功后为母校捐资助学,他们走上社会后,个人的创业和事业发展经验,对在校大学生也有着重要的启迪和引领示范作用。
  早前,教育部要求高校普遍开设“创业教育”必修课,这门课如何开好,仅仅靠长期埋首于教学与科研的教授们是不行的。校友,尤其是企业界校友的参与,至关重要。“我们要尽快研究支持在校大学生创业方面形成具体文件,并探讨如何将校友资源有效转化并服务于学生创业教育,通过校友的力量提供一些资金和平台,让怀有创业理想的湘大学生或校友,都能得到实质性的支持。”黄云清说。可以预见,湘潭大学将目光放得更远,打造中部高校的增长极,也将迎来最黄金的发展期。

 

“本土校长”勤奋好学

 

  二十五岁从中国科学院系统科学研究所应用数学专业博士毕业后,到湘潭大学数学系任教,是湘潭大学建校来引进的第一个博士。随后的十五年先后任学数学研究所副所长、数学系主任。四十岁入校领导班子至今十二年。有如此扎实的“功底”,黄云清被媒体、师生称呼最多的就是“平民教授”、“本土校长”。
  在黄云清的办公桌上,除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尊毛主席铜像、一堆办公文件和几本专业书籍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繁杂的摆设,办公室里没有花花草草和任何挂饰。早年清贫的生活经历使黄云清身上没有“官架子”,更能体会普通教职员工的困难和需要,同时也磨炼出坚毅的性格,并养成了勤奋务实、好学善学的习惯。黄云清曾开玩笑地说:“不要以权谋私,但也不可因权废学”。
  黄云清主要从事科学工程计算等领域的教学和研究,出版了专著二部、教材二部,主编文集二部,主编国家“十一五”、“十二五”规划教材《数值计算方法》;在国内外重要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100余篇,曾获第六届“冯康科学计算奖”、教育部自然科学奖一等奖等,并入选国家第一批“万人计划”。
  黄云清表示,作为一个校长,他目的只有一个——让师生喜欢在湘潭大学的日子,着力提高大家在湘大的幸福指数。他说,“要想真正办好湘潭大学,领跑全国,走向世界。不付出常人难以承受的努力,是难以实现超常规发展的。”黄云清指出,“看一个校长是否称职,一要看学校人才培养质量是否逐步提升;二要看教职员工的福利待遇是否有明显的改善;三要看学术氛围是否有明显的进步;四要看人文氛围、校园文明指数是否有明显的提高。”
  黄云清用学习的母校、事业的起点、家庭的港湾、情感的皈依、幸福的源泉来归纳自己在湘潭大学三十五年的感受。对于未来,他说:中国的大学治理是一个处在巨大转型期中间的复杂系统工程,任何实质性的改革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深化改革有一个过程,我们不能期待万事俱备后“一蹴而就”,更不能因为前进的路上存在困难就裹足不前,关键是要把握好高等教育改革发展的趋势与机遇,找到恰当的切入点,一步一个脚印,推动改革不断走向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