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传说典故

 

 

野猪礁救黄兴

 

作者:裘久根

转自:象山同乡网

地址:http://www.xiangshanren.com

 

  父亲在世时多次向我们讲述祖父与曾祖父野猪礁救黄兴的事。
  已是九十三年前的事了。那年农历二月的一个晚上,一艘由南向北航行于乱礁洋的火轮(轮船)在野猪礁(该礁岩大潮时没于水中,退潮后露出水面,当时没有灯塔 )触礁。火轮遇难后,曾拉卫生(鸣笛)求救。附近大岭后,东坑、毛湾的一些村民都有所闻。
  第二天清早,一些村民在海边瞭望,发现一艘火轮搁浅在野猪礁上,于是纷纷前去撩天财(古时把打捞海难事故中的财物称撩天财,即老天赐下来的财物之意 ),当时我的祖父与曾祖父父子俩也驾了一条木船前去查看。待赶到现场,发现火轮船首搁在礁岩上,船尾大部分没入水中。先期赶到的大岭后村的几条船上的村民正在打捞火轮中的物件、白布、木床等。在打捞中,互相打打出手,根本无心救助火轮上的人。我祖父与曾祖父父子是老实巴交的人,没有加入抢捞的行列,而是把船撑到火轮的尾部,救了三人回毛湾。这时潮水已退至半途,船也搁浅在半途上,所救三人,一个是黄兴,一个是定海知县,一个是皮鞋匠。下船后皮鞋匠挑起皮鞋担自己跋涉上了岸;定海知县咬紧牙关一脚深一脚浅地上了岸;而黄兴不会在泥涂中行走,有患气管炎的祖父背上了岸。三人到我家后,吃了中饭,皮鞋匠千多谢万多谢后挑起皮鞋担为谋生而赶路去了。定海知县住了一夜讨了一乘高轿经西泽,去了定海,离开时再三要求以后到定海县衙去找他,还留下贴子(名片)。只有黄兴,当时祖父叫他黄大人,住了三个晚上。我祖母把祖父好衣(结婚)时置的线骋袍子给他穿,还煮蹄膀给他吃。他告诉祖父,他的儿子也是十岁,与我父亲同岁,长大一点,让他带去。还说他会武功。当时我家大门外有一堵大半人高的石墙,他一手抱着我父亲,一手一托顶就越过墙了。黄兴住了三天后, 雇了一乘高轿,经西泽去了宁波。我祖父背跨纱麻袋,脚穿草鞋,送黄兴到宁波府。到了府门,卫兵把祖父拦在衙门外,不准进。后来黄兴发现后,说:“这是我的恩公,快请快请!”才进入府衙。黄兴请了好多人陪祖父吃饭,让祖父坐上首,叫妻子与儿子在下首向祖父拜了三拜。祖父在宁波馆中停顿一宿,争着要回家,黄兴无法挽留,便发了盘缠,才让祖父回家。临走时还问了我祖父有什么要求。祖父说想一只绿眉毛大船撑撑 (绿眉毛,是旧时木帆船的一种,吃水浅,船首有绿颜色而得名,按大小有三桅与两桅之分。)祖父回家后,由于沿途劳累,再加上患有气管炎,不久就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