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传说典故

 

 

牛口葬父——“承志堂”主人发迹传说

 

摘录自:黟县教育网

 

  到过宏村“承志堂”的人,无不为那精美的古建筑感到惊叹,“承志堂”当时的造价,今人很难估算,但据老一辈人传说,“承志堂”建造时仅用于木雕表面的饰金即用去黄金百余两,可见房屋主人汪定贵当年是何等的财大气粗。
  然而,汪定贵幼年丧父,家境困苦,因何经过一番拼搏,便能成为名闻遐迩的富商大贾,有人说是因其勤谨,且富有经商天赋,运筹帷幄,故而有所成就,但另一种传说却带有一种神秘的色彩,说是汪定贵家境贫寒,母亲早年亡故。汪定贵长到16岁时,父亲又因病去世,家里无钱收敛,在几位穷亲戚帮助下,汪定贵用草席卷了父亲的尸体,匆匆塞在雷岗山上一个天然的山洞里,用土将洞口封死,然后随着同乡长辈赴江西九江当学徒。
  在九江干了几年后,有人举荐他到芜湖聚顺盐号当伙计,在此其间,他积累了一些经营盐业的经验,不料好景不长,聚顺盐号因同行倾轧而倒闭,考虑到汪氏族人在九江经商的较多,汪定贵只好再次回到九江。
汪定贵原本积了几个钱,但一直存在聚顺盐号当股本,盐号一倒闭,他的那些存款就全打了水漂,回到九江时,身边只有一点盘缠钱。
  汪定贵在九江码头下了船,正准备往城里走去时,却看到路边有一具尸体,一个小孩跪在旁边,“嘤嘤”地哭着,过往行人一个个是恐避之不及,而汪定贵却走过去,弯下身子向孩子打听缘由,当他听到这父子二人逃荒来到九江,父亲病故,儿子无力安葬父亲时,他突然想到自己当年不就和这孩子一样悲苦吗,于是他把身上所有的盘缠交到孩子手上,让他找人尽快将父亲安葬。
  汪定贵后来发了财后,在沿江各大城市里开设了许多商号,奇怪的是,这些商号除了盐业、土产、钱庄外,还有一些棺材铺,这些棺材铺贴出告示,凡无力埋葬亲人者,棺材铺免费施舍棺木一具,并赠送些许收殓费用,所以,汪定贵到过的地方,人们都称他为汪大善人,此是后话。
  再说,在九江码头下船,汪定贵把盘缠施舍光以后,便无钱去住旅店,当时,太平天国义军与清军经常在九江交战,九江城里的许多官宦富商纷纷逃难,一些豪宅大院被败军洗劫后,只留下一幢幢空空的房子,大门洞开,汪定贵便找了一处废弃的房子暂且歇息,待天亮时再投亲访友。
  汪定贵席地而坐,解下身上的包袱当枕头,想到包袱里还有几个孩子们喜欢的面具,那是他在芜湖码头上买的,准备带到九江送给亲戚家的孩子作为礼物,面具清一色是狰狞的魁星,传说“魁星点斗”可以决定一个人的功名,所以给孩子送这种礼物,大人们一定欢喜,唯恐将面具压坏,汪定贵解开包袱将面具取出来放在身边,然后枕着包袱睡下。
  清冷的月光从窗子外照了进来,汪定贵迷迷糊糊就要睡着时,朦胧中看到一位身着白衣的老人站在他身边,他一惊醒,本能抓起身边的面具往脸上一盖,这一盖不要紧,只听那老人“啊”地一声,汪定贵透过面具看到白衣老人突然变成了一只白鼠,匆匆钻进了院子里的花台下。汪定贵突然想起,老一辈人曾说过,白鼠是窖神的化身,白鼠钻进去的地方,定有窖藏,想到这里,汪定贵全然没了惊怕,找来工具就着月光将花台挖开,这一挖不要紧,那两丈见方的大花台里整整齐齐码着十缸银锭。汪定贵一屁股坐在地上,呆呆地望着这巨大的意外之财,他在想到底是全部搬走还是只取部分,突然他想到童年在南湖书院中老师讲的那个人心不足蛇吞象的故事,于是他当机立断,只从每个缸里取出一锭元宝,然后用泥将花台原样盖好,天亮后,汪定贵着银子在九江城里廉价买下一个铺面,然后靠着这几锭元宝作为资本,开始自己独立门户的经营。
  汪定贵发了财后,本想将十锭元宝加上利息还给那埋窖的人家,但想那样传出去,会给对方和自己增添不必要的麻烦,便教人以埋窖人家的名义,将十锭银元宝及利息捐给寺庙,作为香火灯油钱。
  经营成功的汪定贵后来回到家乡,带来江西知名的风水先生,想给当年草草掩埋的父亲遗骨迁个好风水,谁知那风水先生看到汪定贵葬父的那个山洞后连连称奇,见汪定贵一脸迷惑,风水先生解释说:“迁个风水对我来说是举手之劳,我何尝不想赚汪大老板的钱,但汪老板父亲这个坟我万万不敢迁,宏村为一牛形,雷岗山本是牛头,而你父亲恰恰埋在牛口之中,幸好你当初因穷困用的是草席卷尸掩埋,“金草入牛口”注定后辈当日进斗金,而如果你用的是棺木,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汪定贵重赏了风水先生,并听从其劝告,不再迁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