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传说典故

 

 

黄兴的巫家功夫

 

  辛亥革命志士黄兴,湖南善化(长沙)人,文武双全。

  幼从父饱读诗书,后又就读长沙城南学院,二十二岁中秀才。黄兴还好武,曾学巫家拳,是巫家第四代门人,拜师李永球。李是巫家第三代著名孙道人的徒弟,出师后游历江湖,去过河南少林寺,在河南还娶了一位会武的妻子。

  当初,黄兴拜访李永球时,李因名声在外,拜访的人太多,李不胜其烦,不愿见面。李的妻子则说我先看看,见到黄兴后很是喜欢,跟李说黄兴气宇轩昂,不同凡响,李很信其妻的眼力,忙与黄兴见面,一阵交谈,果然如妻所说,李很高兴收黄兴为徒,黄兴拜师后勤学苦练,几年后就很快领晤到巫家的精髓,其功力非凡,曾有史料记载,黄兴闹革命时,一次在河边上几个有功夫湘军抓他,根本进不了他的身,刚一搭手,就被黄兴发劲打倒,其中一个功夫最好被黄兴抓住其脚,倒提身子,丢进河里。

  黄兴闹革命忍,韧性十足,在革命低潮时,多少人失望,灰心丧气。只有黄兴从未言其放弃,失败后又重新组织再来,终获成功。

  巫家讲不避生死,死缠烂打。
  巫家拳是湖南流传较广、群众喜爱的一个有独特风格的拳种。该拳既有少林拳术的各种攻防手法,又有武当内家拳法。拳架紧凑,刚劲不外露,势势相连,环环相扣,无明显停顿;套路多直线往返,无跌扑、翻滚和跳跃动作。
  巫家拳具有较深的拳理:交手不离七孔,手打三分,脚追七分;乘空而进,见隙必攻;手进身进脚相随,意动气动劲亦动。其拳法有六肘、八拳、十二拳等18套。
  该拳创始人巫必达(1751一1812),又名巫黑,字有能,福建汀洲连城人。少年习南少林拳,青年时期走南闯北,寻师学艺,深得武当内家拳法的精妙。清乾隆末年,定居于株洲雷打石乡李大魁家,收徒授拳;后到湘潭马家河授徒冯南山、冯连山兄弟。至今该拳已传7代,门徒以万计。辛亥革命领导人之一的黄兴、“鉴湖女侠”秋瑾均先后练过巫家拳。传人中的唐徽典,1931年 获湖南省第一届国术考试冠军。
  巫家拳传艺崇尚武德,有“狂妄、轻浮、忘恩负义之徒不教”的戒律。
  “巫家拳”系连城姑田镇洋地村的巫必达所创。其祖父巫应寿精通少林拳术,于清雍正年间从宁化石壁迁此。必达自幼习武,精得少林武术,通过勤学苦练,达到武艺娴熟、挥舞自如境界。青年时期,离家云游山川古寺,拜师访友,虚心求教各名家拳师,去粗取精,将福建少林拳多种攻防刚劲手法与内家拳的藏精、蓄气、培神之固本强骨法紧密结合,创编出“洋地巫家拳”。乾隆末年,巫必达到湖南株州、湘潭等地传授拳术。该拳在湖南湘潭、株州、长沙、岳阳等地广为流传至今。

黄兴秋瑾都曾习练巫家拳
作者:徐海瑞
转自:潇湘晨报

  2008年3月31日,香港“迎奥运杯”第六届香港国际武术节落幕。长沙巫家拳第七代传人戴建国表演的巫家拳,获得武术套路大奖赛“拳术比赛男子组”银牌、“武林剑”获得剑术男子组金牌。载誉归来的戴建国受到长沙武林各门派的欢迎。作为长沙的代表拳种,巫家拳不仅被国家体委确定为“源流有序,拳理明晰,风格独特,自成体系”的129个拳种之一,也曾为黄兴、秋瑾等近代志士所熟习。

  拳宗单腿击退5壮汉
  据载,巫家拳的创始人巫必达(1751-1812),是福建连城县姑田镇人。年少时即随泉州南少林寺武僧明如禅师习练南派太祖拳法,足迹遍布南方数省。他还创编了一种“内外兼修、刚柔相济、桩步稳固、动作紧凑的南少林内家拳种,冠以己姓,称巫家拳”。
  后来,巫必达将巫家拳带往湘潭,湘潭人纷纷改练巫家拳,曾招来当地部分拳师嫉恨。据从1970年代就开始研究巫家拳源流的巫家拳第七代传人彭建家说,当时湘潭某家父子5人密谋设局假意宴请巫必达,巫必达住在河对面,吃完饭后,该家父子5人驾船送他回家,船到河中,父子5人一同扑向巫必达。因船上地方窄小,躲闪不方便,巫必达又是只旱鸭子,不会游泳,终于受制于父子5人,被打断了一条腿。在此情况下,巫必达请求他们抬他回家去。“这父子5人心想,巫必达已经被他们打断了一条腿,想必无力对他们构成威胁了,于是抬他上岸。没想到,巫必达这只旱鸭子刚刚上岸,便两手同时发力,抬他手的两人立刻就被他击倒在地,顷刻间丧命,抬脚的那一个也受了重伤,其他二人幸亏跑得快,才保住了性命。”彭建家说,巫必达虽然从此残废了一条腿,但授徒并不受影响,传授的拳技反比以前更为凶狠毒辣了。

  仁人志士争学巫家拳
  “巫家拳特别崇尚武德,定下了‘狂妄、轻浮、忘恩负义之徒不教’的戒律。”湖南省太极拳协会荣誉会员、本报《武林外传》文史顾问陈钟华这样说。
  彭建家介绍,在长沙乃至湖南,巫家拳有着辉煌的历史。1931年,在湖南省第一届国术考试中,巫家拳第五代传人唐徽典以巫家拳法打败各路英雄豪杰,获得省考第一名。“当时定的规则是只取前十五名,含正取三名,副取十二名。另加特取一名,共十六名。而巫家拳选手却有六人打进了十六名中。”
  由于巫家拳技击作用明显,实用性很强,因此,清朝末年很多心怀“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仁人志士,也纷纷学习巫家拳。如“无公则无民国,有史必有斯人”的民国开国元勋黄兴,也曾学过巫家拳。彭建家自言其曾在巫家拳第五代传人冯斌家中看到冯氏1948年六修族谱艺文志,在第四代传人、即冯斌父亲冯维鑑名下有这样的记载:“党国元勋黄克强先生亦出其门下”。又如同盟会会员、嫁于湘潭王氏的巾帼英雄秋瑾,也曾在湘潭学过巫家拳。
  彭建家告诉记者,近30年来,他已经收集到不少巫家拳的图片文字资料,目前正在整理之中,准备付梓出版专著《巫家拳源流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