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传说典故

 

 

湖北汉川汈汊、皂港黄氏肇基祖的传说故事

 

作者:黄心琏、黄诚琼

 

  有关吾族始祖谷兰、谷瑞二公是怎样来汉川汈汊、皂港开基创业的呢?谱志没有记载。但常听族中老人讲:二公是由江右(即江西)吉安迁湖北荆洲枝江县后又转徙汉川,老大居汈汊立基,老二居皂港立基。特别是关于老大谷兰公流传下来的故事,颇具传奇性。
  据史书记载,元代蒙古族人成为中央的统治者,对南方汉人的统治和压迫是相当残酷的。元代把全国各族人分成四个等级,地位最高的是蒙古人和色目人,受压迫和歧视的是汉人和南人(南方地区的汉人)。蒙古人可以任意蹂躏和欺压汉人、南人。汉人、南人不忍这种民族歧视,终于发生了元末农民大起义。1351―1360年在湖广及江汉平原地区爆发的徐寿辉(罗田人)、陈友谅(沔阳人)为首的农民起义,战争的互相戮杀和对老百姓的无辜残杀,使江汉平原人丁锐减。
  汉川古代为云梦沼泽地域,十年九水,连年不断,使汉水一带哀鸿遍野,民不聊生,常是“人寻鸟窝,鸟无着落”。除此,还有瘟疫和疾病流行,使得“千村霹雳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悲惨景象随处可见,由于上述种种原因,使江汉平原大遍土地荒芜。土著居民寥寥无几。
  明朝统一全国,朱元璋采纳大臣朱升之策:“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休养生息,奖励农耕,实行屯田。朱元璋在清剿陈友谅势力时,亲赴江汉平原,随即颁布“江西填湖广”的移民政策,据有关史料记载,“洪武三年(1370年)徙山后居民三万五千户于内地,移江南富户十四万于湖广”。因此,现居住于江汉平原地区大部分居民祖籍几乎全是江西迁移过来的。并称现在的江西人为老“表”。
  究竟我族始祖谷兰、谷瑞二公是怎样来的呢?元末战乱时,世家居江西吉安吉水县芙蓉溪,曾祖季淑公带谷兰、谷瑞兄弟二人为躲避战乱逃到湖北荆州枝江县夹二池栗树台居住。过了一段时间,战争平息,谷瑞公看到大批江西同乡向江汉平原周边迁移,知道是到那里去开垦。谷瑞公是个文士,思想开阔,在大迁徙的潮流中,为了谋求发展,于明洪武二年(1369年),首先迁徙汉川皂港(原鸡鸣乡,土著非常少),皂港南湖周围几十里,只有金姓数户,土地湖水广阔无垠。来者插帚为标,圈地为业。谷瑞公于是在皂港定居下来,宜其家室,开疆拓土,家道日兴。
  据说,有一天,谷兰公到汉川寻找刚落籍于皂港(鸡鸣乡)的弟弟谷瑞,当走到与鸡鸣乡毗邻的长城乡(汈汊湖地区)时,天色已晚,已看不清路面,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村落,手中盘缠已用完,又冷又饿,年青气盛的谷兰不愿向人乞讨,只得将手中包裹放在胸前背靠一富户门前草垛上将就一晚睡上一觉等天明继续赶路。就在天刚朦朦亮时,这富户老爷做了一个梦,梦中的情景也是夜晚,一个年青人手托一个黄包袄倚靠在自家门前的草堆上睡觉,这时漆黑的夜空,划过一颗流星,出现一道亮光,照射整个汈汊湖,把个湖区照得如同白昼。突然,这青年人变成一条黄龙,围绕汈汊湖盘旋一圈,落在五房台一块称为伏虎地的地方(现在汈汊黄氏祠堂),停留片刻,然后飞向天空。这梦中的情景一下子把老爷从睡梦中惊醒,老爷忙推醒身边的老伴,将自已所做之梦讲与老伴听,老伴也觉此事蹊跷,赶紧叫醒下人打开门看看,下人打开门一看,果真有一个年青人手托一个包袄倚于门前的草堆上睡觉,忙向老爷、夫人禀报,这一下子把个老两口惊呆了,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觉得这年青人非比寻常,吩咐下人快将年青人请进家来。谷兰受到了老爷热情款待,自然有一番家常话,暂可不表。
  话说这富户老爷姓向名文友,住地称向家楼子,陆地半岛伸入汈汊湖腹心,夏屋连云,富甲一方。汈汊湖周围百十里,波光荡漾,天水相接、菰蒲芦苇遍布。长期以来,常有湖匪出没其中,汈汊湖一些富户经常遭到劫掠,向家也不例外。向老爷正准备聘请一位武师护院,在与谷兰拉家常中,听说谷兰从小在家拜师练习武功,心中十分欢喜,执意挽留,谷兰胜情难却,答应了此事,并在向老爷的帮助下在皂港找到了弟弟谷瑞后又回到了向老爷家。谷兰来到向家后,除护院外,重活脏活抢着做,老爷和夫人打心眼里高兴,把他当作自家人一样看待,日往月来,情同父子。
  向家有一小姐正当豆蔻年华,端庄贤淑,天性纯孝。在兄妹当中,有女中豪杰之称,看到父母年高,遂协同兄长帮助操持家事。在经营湖课田租方面,免不了里里外外,人前露面。时间一久,引起了湖匪们的注意。这帮恶徒顿生歹念,想将向小姐抢去作压寨夫人。
  一天夜里,月黑风高。汈汊湖静谧的水面,突然火把通明,篙桨齐响,无数船支朝向家楼子包抄疾驶而来。接着登岸,砸门、翻墙、操刀执仗蜂拥入室。匪首装模作样叫匪徒们抬进“彩礼”,“请”出老爷到大厅说话,声称:好意联姻,为了保护向家安全;善待令媛,决不致有辱门庭。另一匪徒扬言如不从就抢人劫财,何去何从,立即决断!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谷兰乘匪首和老爷在大厅上片刻谈判之机,迅速暗地聚拢家丁,分咐他们各自手拿棍棒,藏于四周,待他制服匪首后,一齐动手打翻所有匪徒,只准制服,不许毙命。说时迟,那时快,谷兰从侧门一个箭步到达中庭,脚未落地棍棒横扫匪首腰身,紧接着一腿金鸡独立,向匪首下肢扫去,匪首遭此突然袭击还没搞清是怎么回事就被谷兰掀翻在地,膝压胸膛,手掐脖颈,致使匪首一下子动弹不得。与此同时,家丁们也陆续将其他匪徒打翻在地。一时匪徒大乱,谷兰大声吼道,谁敢再动,我即将你们首领掐死!这一突如其来的行动,使匪徒们个个大惊。匪首也不知谷兰有如此功力,哀求饶命。谷兰看到局势已完全掌握在自已手中,便将匪首脖颈松开,胁迫匪首命令众匪徒缴械集中,听从发落。这时向老爷也惊呆了。谷兰从容地说,强抢民女,这是违犯天理国法的,只要你们能知错悔改,我可以放你们一马,江湖上有道义规矩,量你们不敢胡来!匪首唯唯诺诺,不敢正视。谷兰为了日后的相安无事,建议老爷为之招待酒食。于是谷兰手搓竹篼给厨房引火,到稻场提一青石滚用来擀面,再到磨房拿一块腰磨当茶盘帮忙出菜,见此情景,众匪徒个个目瞪口呆,酒足饭饱要离时,老爷又给他们打发点银两,匪徒更是千恩万谢而去,从此再也不敢来了。
  这一事件的意外平息,使向老爷对谷兰感激有加;后堂惊魂未定的老夫人更是感激之余萌生爱心。几天以后向老爷进言:前段老爷做的梦,这年青人不是一般凡人,就这次事件看若非谷兰挺身救护,女儿和财产都将不保。谷兰英俊年少,为人仁厚,不如将女儿许配给他,一则女儿的终身大事有了依靠,也了我们的心愿,二则可以保向家平安。看这次谷兰对湖匪的处置,足见他的宽仁,匪徒们最后感恩戴德而去,虽说不会再来抢掠,但这也是湖匪慑于谷兰的威风所致。如果将女儿许配给谷兰,不但女儿有了好的归宿,向家财富也有了安全保障,岂不是大好事吗?从此后我们也可以安享晚年了。老爷一听大加赞许。在征得谷兰的同意后择吉成婚。婚后夫妻二人生儿育女,在汈汊湖区用自已勤劳的双手创下了一番天地,几乎买尽了所有的湖田,从此奠定了汈汊黄氏的万代基业。
  六百多年来,汈汊、皂港两地派衍支蕃,人文蔚起。回溯清乾隆六年辛酉(1741年),江西黄氏裔孙国辅公携轩辕老谱来皂港收族,当时处于“康乾盛世”,也正是皂港人文科甲的鼎盛时期,于是又产生了一则传奇故事。
  据说,国辅公来皂港的时候,皂港有四十八个举人,四十八对旗杆分别矗立在各家门前。在科举时代,这种荣耀在任何氏族中都是值得骄傲的,当然皂港黄氏也不例外。在热情款待国辅公的同时,士绅们鉴于皂港人文昌盛,人丁兴旺,已经具备另立族体的条件,决定祠谱独立。但考虑国辅公不会同意,同时也难避数典忘祖之诮,于是想出一个办法,一方面派人陪同国辅公饮酒谈心,深夜不离左右;一方面把国辅公带来的轩辕老谱暗地抽出分页,指派多人一夜之间全部抄录完毕,用取得了实质性文献这一既成事实同国辅公商榷。当国辅公知道这一情况后也很理解,主动与皂港士绅们商议决定:以始迁祖谷瑞公划界,江西老谱世系止于谷瑞(下注明迁出地)皂港新族体以谷瑞公为始祖(上注明发源地)皂港黄氏家族于是乎正式成立。至于一夜之间偷抄老谱是否有这回事却无从稽考,因为没有文字记载,不过是一代一代流传下来的传说罢了,姑且当作故事讲述。而国辅公带来的江西老谱与皂港立族后新修的族谱衔接却是史实,如今仅存一套(二本)清乾隆十三年老谱谱序记载很详细。
  时隔不久,汈汊族人到江西寻根问祖请老谱,得到的答复是:皂港已经请去了,可转到皂港去请。这样汈汊族人认为老谱首先在皂港上位供奉,全族应以皂港为中心,到了清乾隆十三年(公元1748年)戊辰,皂港创谱,取字派……由于汈汊、皂港两地的始祖虽是亲兄弟,但不能归于一人,所以两地祠谱各立,汈汊、皂港协商共取字派,达到统一,为了便于区分两祖直系、在等辈字派中取“正” 为汈汊谷兰公后裔 ,“心” 为皂港谷瑞公后裔。
  两地虽然祠谱有别,而两地的祠堂所供奉的始祖牌位都是谷兰,谷瑞二公同龛,六百多年来,两地兄弟的骨肉情是时刻都没有分割过的。
  不过,从故事的角度看,与其它史料证实,这些传说还是有点依据,又因为他是我族一代一代相传,从中可以搜寻一点历史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