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传说典故

 

 

周恩来渡海记

 

提供:粤/陆丰/黄景东(QQ:1007753917)

 

  洲渚夜如釜,遥天一砥柱;抢渡碣石湾,猛如下山虎。
  观音岭上闻疏钟,海接南天障似弓;异石嶙峋惊鬼斧,奇礁斑驳夺神工。
  风雷激荡震环宇,云水翻飞跃巨龙;昔日周公强渡处,后贤有句颂丰功。
  洲渚这个美丽又富饶的滨海渔村,历史上曾经有过风起云涌的岁月,留下了许多足以让洲渚人引为自豪和值得炫耀的往事。
  大革命失败后,周恩来奉党中央之命,出任前敌委员会书记,同叶挺、贺龙、朱德、刘伯承、李立三等同志一起,领导了震惊中外的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的第一枪,开创了建立人民军队的新纪元。
  南昌起义胜利的,国民党进行疯狂的反扑,周恩来等人决定率军南下,经过江西会昌大捷,于9月24日占领广东汕头和潮州。28日国民党开始向汕头进攻,由于敌我力量对比悬殊,前委决定放弃汕头,向海陆丰挺进。10月2日,连天苦战的起义军在普宁县流沙天后庙总结失败的原因和善后工作。
  部队随后撤离流沙,因大路已被敌军占据,只能沿着乡间小路走。在池尾莲花山突然受到敌人的冲击,被拦腰切断,部队相继失散。当时周恩来已身患疟疾,时而清醒,时而昏迷,不断高喊着:“冲啊!冲啊!”混乱中给周恩来抬担架的队员也不知去向,只剩叶挺和聂荣臻二人,他们道路不熟,又不懂当地话,三人只有叶挺有一支小手枪,连自卫能力都没有了。
  “天无绝人之路”正当他们陷入困境之时,在途中遇见了中共汕头市委书记,也是周恩来的老朋友杨石魂。杨石魂立即背周恩来到一个村里安置,并通过秘密交通站给陆丰县南塘区区委书记黄秀文送去一信,“我陪同三位负责同志来到南塘,拟在洲渚雇船去香港,希设法完成护卫任务”。第二天又送去一信,要他派可靠的党员,晚9时到琐城岭来接。黄秀文按时前去将周恩来等人接回自己的家中,由他父亲负责照料。黄家只有木床一张,因周恩来病重,他睡床上,叶挺和聂荣臻及黄秀文老父睡地下。恩来病不见好转,城镇又住满敌军不能前去治病。最后决定将周恩来送往 溪碧村陈水珠家中,由陈水珠去请大塘村老中医卢阔为周恩来治病,四天后又送回黄秀文家中休养,伺机渡海赴港。
  时而国民党武装搜村,一时又没有好的风向航船渡港。为了周恩来等人的安全,又把他们送到南塘圩的兰湖村隐蔽,住在贫农郑阿仲家中,阿仲的老妈妈见他病得不轻,特地煮了绿豆汤为周恩来退烧。周恩来见老人家床上只有破烂的被单,就把自己的一条红色毛毯送给老人,临别时,又把自己唯一的一条虎皮毛毯送给郑阿仲,这二条毛毯阿仲一直保存到解放后。
  经过十几天的等待,10月23日,此时的潮水和风向适合行船渡港。晚上8点,黄秀文和周恩来、叶挺、聂荣臻及杨石魂隐蔽来到洲渚村海滩,民兵战士黄明东已准备就绪,在洲渚七寮海滩上船。临别时,周恩来把自己的铁箱子送给黄秀文父亲作纪念,现保存完好。叶挺也把自己的小手枪和一副望远镜送给黄秀文作纪念,并嘱咐他要好好坚持斗争。
  关于小船航行的情况,聂荣臻回忆:那条船实在太小,真是一叶扁舟,顺风时扬帆,风浪时、逆流中船夫独力摇桨奋勇而行。我和恩来、叶挺、杨石魂,再加上船工黄明东战士,把小船挤得满满的,恩来病尚未痊愈,就在舱里躺下,我们三人只好挤在舱面上。时遇风浪,小船摇晃得厉害,站不稳,甚至坐也不稳,就用绳子把身体拴到桅杆上,以免被晃到海里去。在大海中经过二天二夜的颠簸,终于到达香港。
  10月25日,周恩来等人在香港皇后饭店召开会议,研究如何去上海。最后大家意见一致,恩来病情未愈,不适合再奔波,必须留下来治疗。11月初周恩来等人在九龙深水埗乘船去了上海,从此开始了为期四年的地下斗争。
  纸包不住火,最终国民党发现了,火烧黄厝寮,包围洲渚村。已经得到起义军分送武器的碣石和金厢武装农民,奋起抵抗。拥有百余支枪的洲渚村,更是同敌人进行了一场浴血苦战。然而,疯狂的敌人杀红了眼,滥杀无辜,一夜围村三次,最残忍的一次杀害24名洲渚人。在这次斗争中,洲渚村目前已被认定的烈士,便有28人,船工黄明东家便有两名烈士。
  后来,当代书法家赖少其作诗一首:“洲渚夜如釜,遥天一砥柱;抢渡碣石湾,猛如下山虎。”赞誉了洲渚人民对革命事业的支持和不屈的精神。1992年,为了表彰老苏区洲渚村对革命事业所作出的贡献,政府注资建“周恩来渡海处”纪念碑一座,作为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