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传说典故

 

 

黄大仙的传说

 

一、出世遇难

 

  赤松山东有个小山村,村前石壁上有两个小石窟,一个像升,一个像斗,叫皇升斗。传说这里要出个皇呢!相传很古的时候,皇升斗住着一户姓黄的老长工,他常年给财主看守山林。老长工有两个儿子,大的叫初起,小的叫初平,初平出生不久,父母便双双去世。兄弟俩养着一对白老鼠、两只狗和四只鸭子。他们靠着一对白老鼠过日子,这对白老鼠很勤快,每天傍晚就到附近米行里去背米,把背来的米放在小石窟里,来来去去一直背到天亮,刚好储满那个像“升”的石窟。这一“升”米正好兄弟俩吃一天,剩菜剩饭,供两只狗和四只鸭。两只狗一只白,一只黑,吃饭了就睡在茅铺顶,一步也不出门;四只鸭子也从不离家,每日在门前的小池塘里游来游去,把水搅得如泥浆。有一天,傻瓜塘娘舅来做客了,看见小石窟能提供兄弟俩吃用,还不满足。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他叫兄弟俩把石窟凿得大一点,兄弟俩不肯动,娘舅亲自动手,“叮当叮当”把“升”凿成了“斗”。结果白老鼠背米背了一整夜,石窟窿还未填满,只好白天继续背,不幸被人发现打死了。白老鼠死了,兄弟俩的生活失去了依靠。过了几日,娘舅又来了,看见两只狗睡在茅铺顶,就说:“这两只畜牲,不在地上看门口,倒睡在茅铺上享清福。现在你们日子这么难过,还养狗,把它们杀了!”拿把木棍把两只狗打死了。不久,娘舅第三次上门来,看到四只鸭子把水搅得浑浑的。又发起火来:“这四只鸭,每日把水搅得泥浆一般,又不会生蛋,都杀掉。”说着,又把四只鸭子杀掉了。
  不杀不要紧,一杀就杀出事情。那两只狗原来是两片云,一片白云,一片乌云,盖住了整个山村,盖住皇上的千里镜。地上的四只鸭,每日把水搅浑,目的也一样,就是不让皇上千里镜看到。如今,狗、鸭都杀了,千里镜清清楚楚照到了要出新皇的皇升斗,照到皇升斗的兄弟俩——两兄弟中,弟弟是新皇,哥哥是宰相。老皇得到臣下的报告,立即派人来抄斩。哥哥得到消息,远远的逃走了。弟弟在老百姓的掩护下,暂时躲在山洞里。看到“新皇”遭难,山中的百鸟,林中百兽都来帮忙。天上的老鹰,睁着亮眼,时时在空中盘旋,巡视。一有情况,立即通知乌鸦,乌鸦便大叫起来,可让“新皇”提防留心。田鼠运来粮食,松鼠便背来根根枯枝。“新皇”缺衣御寒,老山羊便送来羊皮……在百鸟百兽的帮助下,“新皇”过着舒心安全的生活。因为怕新皇暴露,鸟兽们在做这一切的时候,瞒着多嘴的八哥鸟。官兵追捕越来越紧了,他们到处搜山。“新皇”居住的山洞被官兵发现了。“新皇”逃出山洞,老牛把他驮到山下,在白天鹅与野鸭子的帮助下,“新皇”藏到黄塘的荷叶下。官兵们在山洞里找不到“新皇”,看见八歌在山林里孤独地飞来飞去便用一块豆腐,一把谷子收买了它,然后把八哥放回百鸟中去,探听“新皇”的下落。“新皇”在荷叶下藏了三天三夜,饿坏了。他从荷叶下探出头来摘莲蓬吃,正好被八哥发现,它便在池塘的上空中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官兵们听到八哥的叫声,知道“新皇”在荷塘里,便对准荷塘射起箭来。多如牛毛的箭簇射毁了朵朵荷花,射碎了团团荷叶,“新皇”眼看就要被发现了,这时,老乌龟突然钻出水面,把一支长长的荷杆送给“新皇”,让他插入鼻孔当作透气管,然后驮着“新皇”很快地沉到水底。八哥仍然在池塘上空叽叽喳喳地叫着。官兵们晓得“新皇”还没有死,就在荷叶塘里按上水雷火包,嘣嘣炸了七七四十九天,——啊,老乌龟被炸死了!新皇从塘底浮了上来,官兵们一见,又准备射起箭来。这时,天上突然飞来一朵白云,云头上站着一位须发苍白的老道丈,他就是太白金星,手摇拂帚,口中念道:未当皇帝先受难,不如跟我做神仙。说完,一甩尘帚,一只仙鹤,闪电般向荷塘飞去,迅速地驮起“新皇”。又箭一般,向天上飞去,官兵们看得呆了,忘了一切。等他们清醒过来,只听见白云深处,飘下两句话——今日乘鹤随云去,明朝再报人间情!

 

二、石洞得书

 

  话说黄初平被白鹤救出黄塘,晃晃悠悠在天上飘飞了不知多少时候。等他醒来时已发现自己躺在北山深处的一座茅铺里,除了一把柴刀,茅铺里什么也没有。初平只好以砍柴维持生计,“三年不见锣,四年不见鼓,只听见柴刀拍屁股。”日子过得倒也很快,一晃眼,初平已经十五岁。这一年,初平在砍柴中,常常遇上这样一件怪事:每天到了午饭时分,他带的“薄包饭”总是不翼而飞,弄得他流汗劳累之余,还要忍饥挨饿,这使他十分烦恼。一日,初平照常上山砍柴。一连多次挨饿之后,他不得不格外警惕,为了防止“饭蒲包”失落,他用一条绳子把它拴在腰上,砍柴时向前移动一步,“饭薄包”也跟着挪动一下,还可以时时回头看顾,心想这样总可以万无一失了。将近中午时分,初平看看一担柴还没砍够,便甩开架式,唰啦唰啦使劲砍起来,一时忘了顾及背后的“饭薄包”。等到他砍够了一担柴,回头一看,系“饭薄包”的绳子已被咬断,那“饭薄包”又不翼而飞了,这可太使人惊奇了。他赶忙放眼四顾,只见不远处,一只白毛猴衔着他的“饭薄包”,正往山上飞跑。夺我口食,犹如伤我命。初平顿时怒火中烧,不顾荆天棘地,山高路险,迈开双腿,便向山上追击。那白猴顽皮极了,初平追得快,它跑得快;初平跑得慢,它也跑得慢;初平停下喘口气,白猴竟还对他扮鬼脸。惹得初平气上加气,恨上添恨。大约跑了四五里路。到了北山大盘尖东面,只见山岩上有一个岩石洞。那白猴忽然钻进洞去。初平跑近一看,早已不见白猴踪影。看那洞口大小不到一尺见方,人又爬不进去。初平丢了饭,又抓不到白猴,难解心头愤恨。便搬来一些石头,准备将洞口严严地堵塞起来。就在这时,忽听洞中传来说话声:“初平哥,初平哥,千万别塞住洞口啊,可要憋死我了啦!”初平一看,只见那白猴可怜巴巴地趴在洞口,说话的正是它,初平不禁十分惊异。这时,只听白猴又讲起话来:“初平哥,我本是只哑猴,吃了你的人间饭食,已有七七四十九天,如今能够说话了,你的大恩大德,我要好好报答。这洞里有一本宝书,就送给你吧!”初平说:“我大字不识一个,书有何用?”白猴说:“你虽不识字,可心眼挺好,再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人要有心,宝书也可以读进去的,等你读通了,就能够求仁得仁,求道得道;招财得财,招宝得宝……” “噢,有这么好的书!”初平十分惊奇。“不过,你要真正读通,得靠一位名叫赤松子的道士。以后当你遇上他,你可一定要向他求教。他是个大能人,到时,你也可以跟他一道去学本事了。”说完,就把宝书交给初平,初平十分敬重地把书抱在怀中,正要感谢,那白猴又说:“我生性贪玩,养有一群羊,山羊绵羊都有,就在前面“卧羊山”的山坳里。”说着就带初平来到“卧羊山”,果然有一大群羊,共有百十来头,白猴说:“骑羊这玩艺,我已经玩了多年,如今玩腻了,都送给你吧!”“不、不、不。”初平连连摇手,“我乃山野樵夫,岂敢无功受禄,受了宝书,已感有愧,怎敢再受羊群。”白猴说:“初平哥,你既已接受我了的宝书,就得接受我的羊群,因为日后要得到赤松子的教导,只有做个牧羊儿才能接近他,否则你将抱恨终生哪!”“如此说来,我必接受你的羊群了!”“必须如此!”“只是初平时感到受之有愧。”“不, 这是物归原主。“此话怎讲?”“猴儿骑羊不过是玩把戏而已,而你才是真正的北山牧羊儿!”说完,白猴向初平丢过了牧羊鞭,又向初平眨眨眼睛,招招手儿,三跳两跳,一忽儿不见了。初平捡起牧羊鞭,慢慢走到羊群边,挥动牧羊鞭“啪”的一声脆响,怪了,那羊儿一动不动。他细一瞧,哪里是羊,分明是一群白石头。他不禁大叫一声:“猴儿骗我!”这时,只见远处山林里传来白猴的声音:“我没骗你,只要你读通宝书,学好本领,石头就自然会变成羊了!”
  初平摸摸牧羊鞭,又看看怀中的宝书,内心发誓道:“我一定要读通宝书。”

 

三、面壁攻读

 

  初平虽然发誓要读通宝书,可他大字不识一个,那宝书摸摸平,看看明,连字也认不到,哪里还能读得通!怎么办?初平忽然记起白猴说过的话——“要真正读通宝书,还得靠一位叫赤松子的道丈的帮助。”对,一定要先找到赤松子。怎样才能找到他呢?白猴不是还说过:只有做个牧羊儿,才能接近赤松子吗?于是,初平以砍柴所得,又东挪西借凑了些钱,买了一群羊,腰里别着白猴所赠的羊鞭,告别了樵夫生涯,做了一个牧羊儿。一日,初平在北山一座叫“望羊山”的山坳里放羊,已到傍晚赶羊回家时分,忽然发现羊群里少了一只大山羊。他漫山遍野到处找,可就是找不到,正在初平十分失望时,脚下被山藤绊了一跤,初平十分恼火,伸手将山藤狠狠一拉,那山藤竟发出“啷啷啷”的巨羊就是自己丢失的那头,羊儿失而得,自然十分高兴。这时,初平又看见羊背还骑着个白须白发的小老头,他觉得这小老头好生面熟,像是在哪儿见过,但一时又记不起来,正在犹豫之际,那小老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一捋胡子,变成了只白猴说:“初平哥,你怎么才来,我已在此恭候多时。” “噢,原来是你!”“你是为宝书的事而来。”“正是。”“那还不快去找赤松子?”“还望多加指点。”“赤松子就在赤松山,这几日正在山上采药,今天早上我还看见过他呢,快去吧 。”“多谢!多谢!”这时已是上灯时分,天又下起冷冷的秋雨。初平哪里顾得上这些,一头冲进漆黑的雨地时,也来不及把羊儿赶回家,便朝白猴指点的赤松山方向奔去。上路之后,初平才晓得那山路根本没法走。天黑路滑,伸手不见五指,正值深秋季节,初平穿得单薄,身子嗦嗦发抖,又是翻山又是越岭,大约走了个把时辰,在攀登金鸡岭时,初平脚下踩飞了几颗小石子,那石子骨碌骨碌滚下山去,惊起了一只夜宿的山鸡,“咯咯咯”地飞叫着。初平先是一惊,接着大喜,他早听人说过:金鸡岭下有金鸡,莫非金鸡出现了。他顿时欢叫起来:“金鸡,金鸡!”初平这么一叫,那山鸡好像听到口令一般,立即发出灿灿金光,落在离初平三、四步远的山路上,欢欢快快地叫着,亮亮光光地晃着,像是一盏神灯,有意为初平照明引路。有金鸡的照明引路,使初平的夜行减少了不少困难,风雨兼程,他走了整整一夜。天亮之前,那金鸡又叫了一阵,接着他熄了金光,飞逝在山林之中。这时初平一看,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一座道观前,抬眼望去只见门额上写着三个飘逸的大字:崇道观。门前有道童扫地,初平上前询问,那道童说:“道丈一早上山采药去了!”初平再问赤松子上了哪座山,道童说不知。林海深深,云雾茫茫,人在何处?初平决意在道观门口等候赤松子归来。于是就帮忙扫起地来,待扫净场院之后,又帮着劈柴,挑水,整整忙了一天,直至吃过晚饭,还不见赤松子归来,这时,他实在已经很累,一阵睡意袭来,呼呼睡去。等初平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日上三午,他一个翻身起来,去问道童,道童说:“道丈又上山菜药去了!”初平真悔恨自己贪睡而误过了求见赤松子的机会。第三天,初平听说赤松子没有出门,天没亮就等在道观门口求见,道童把他引到赤松子卧室,只见他高卧房中,大梦未醒。初平不便打拢,恭恭敬敬立在门口,等他醒来。傍晚时分赤松子醒来一阵,可是没等道童进去报告,翻了个身,又呼呼睡了过去。直到第四天早上,只听见房中传来吟哦之声——昨日采药去,今方大梦醒。还疑先师邀,同作逍遥游!道童闻声进去,与赤松子轻语一阵,才叫初平进去。赤松子目光炯炽,把初平看了好一阵,说:“孺子可教,孺子可教!”这时,初平把宝书递给赤松子:“请道丈指教。”赤松子接过宝书,也不说话,就领着初平来到道观后院的一滴泉旁,用石盆舀起一盆水来,对初平说:“先洗把脸吧!特别要好好洗洗眼睛。”初平洗完脸,赤松子递来那本宝书。初平翻开一看,只觉得眼前一亮,又连翻几页,不觉惊喜万分,直到翻完全书,初平狂叫起来:“字全认到了,全认到了!”可转而他又叹了一口气,“可惜书上的意思一点也不懂!”
  赤松子说:“要明白宝书的意思,真正读通宝书,那可得面壁十年啊!”初平说:“只要能读通宝书,别说十年,二十年也行!”赤松子会心一笑,“那随我来吧!”说着他把初平带到赤松山的螺蛳洞。进入洞门,只见洞内曲折有致,犹如螺蛳,最广处也不过丈见方,六面皆是石壁。赤松子对初平说:“你就在洞中用功吧!”从此,初平就在螺蛳洞读书悟道,修炼功夫。不食人间烟火,只吃松子茯苓,十年用功,十年修炼,终于读通宝书,并修炼得面如童子,体轻如风,行在日中无影,踏于水面无波,忽隐忽现,缥缈无踪。更重要的是,他还学得点石成金,也就是叱石成羊的本领。初平学得本领之后,念念不忘白猴所赠的羊群。他手持牧羊鞭,一阵风来到了卧羊山,对着满山白石挥起羊鞭:“羊儿,起来吧!”随着一片“咩咩咩”的叫声,群石霎时变成了羊群。“大开眼界,大开眼界!”忽然传来一阵赞叹声,原来又是白猴,他赶着一群羊说:“初平哥,你十年前去学道时,丢在望羊山的羊群也回家来了!”“多谢,多谢!”“庆贺,庆贺,初平哥读通了宝书,真是求仁得仁,求道得道!”此,初平就常驻卧羊山、螺蛳洞继续学道悟道,修炼本领,并为老百姓解危解难。

 

四、兄弟学法

 

  初起日夜思念初平,到处寻访弟弟的下落。多年来音讯杳然,由于盼弟心切,他变卖家产准备长期出外寻找,下决心不找到弟弟,决不罢休。他晓行夜宿,餐风饮露,东奔西走,辗转南北,直到盘缠全部用尽,衣衫褴褛不堪,弄得像个讨饭一般,可是弟弟仍然渺无踪影。一日,初起辗转回到金华,来到城里,准备再碰碰运气,他一边无精打采地在街上踽踽而行,一边在大街小巷寻寻觅觅。忽见一条僻静的小巷里,有一个摆着小摊的卜卦先生。见了初起,那卜卦先生便热情地招徕起来。初起很想碰碰运气,便来到摊头卜了一卦。卜卦先生把初起上下左右端详了一番,又对签子叨咕了一阵说:“哦,你这位客官是想找失散的弟弟,有人在羊石山见过一个放羊人,莫非就是他吧!”初起一听,心里暗暗高兴。正想向卜卦先生打听羊石山的方向,可是那先生早已没影了。这可又让初起受了不少奔波之苦,有道是:路生在嘴上,他一路走,一路问,终于来到了羊石山下。这时已是傍晚时分,初起抬眼望去,只见高高的羊石山顶端云雾缭绕,山坡草地上,果然有星星点点的羊群和牧羊人影。初起一扫满身疲惫,双脚生风,一口气奔到山顶,见山石上坐着一位看书的老汉,仔细一看,果然是弟弟初平。分别四十余年的一对兄弟,今日得以相见,真是又悲又喜,两人一会儿抱头痛哭,一会儿敞怀大笑,哭罢笑罢,两人叙起别后情形,想念之苦……当两人谈话渐停,哥哥见弟弟鹤发童颜,衣袂飘飘,一派仙姿仙态,便半惊半疑地问:“阿弟,都说你已得道成仙,怎么还在放羊呢?”弟弟笑了笑说:“得道并非享乐——为弟还干着老行当呢!”他挥了挥手中的放羊鞭。“可是你放的羊?” “唔,就在山东的东边!”初起跑到东边一看,只见遍地白石累累,哪有羊的踪影。这时初平慢慢走了过来,初起问:“羊呢?”只听“啪”的一声,初平猛地挥起手中的赶羊鞭,伴着大叱一声:“羊儿啊,起来吧!”随着喊声,鞭子落在一块白石之上,那白石忽地滚了两滚,竟然变成一只白羊,白羊翻身立起,抖了抖身子。“咩咩”一叫,一呼百应,眨眼之间,那满山遍野的白石,变成了成千上万头羊儿。群羊中有站立的,有跑跳的,有吃草的,有睡觉的,有追逐戏嬉的,有互相争头号的,有往山涧饮水的,有小羊向母羊跪乳的……真是千姿百态,应有尽有。一时把初平看得傻了眼,好久好久才醒过神来。初起见弟弟如此神通广大,心里不禁暗暗盘算起来。晚饭后,初起一边抽着早烟,一边唉声叹气。初平问:“哥哥,为何发愁?”初起说:“阿弟,不瞒你说,这次为了寻你,家里什么东西都给卖光了,你嫂子侄儿都在挨饿呢!”初平听了十分感动:“我们从小就丧失父母,我又一直受阿哥的照顾,这次又蒙你不辞千里寻找,如此深情,实在使我感激。为弟出家四十余年,未能尽手足之情,深感有愧疚。出家以来,为弟也积下一点银子,阿哥回家时就带上吧!”说着便从床下捧出一只小木箱,交给了初起。初起大喜过望,急忙打开箱来,只见里头不过三、四十里碎银,心里凉了半截,嘟嘟囔囔地说:“这么点银子,能派上什么用场呢?阿弟,你有那么大的本事,可要让阿哥发财享福啊。”初平哈哈大笑了一阵,说:“阿哥,你对为弟的一片至爱深情,为弟铭刻在心,终生难忘,然为弟出家学道不是为图私利,阿哥的非分之求,为弟实难相帮。”尽管初起再三求情,初平终不答应。初起心里十分不悦。转而他暗中寻思,既然这山上的石头可以变羊,我何不……从此以后,初起每天跟着弟弟上山放羊,趁放羊之际,他拣了满满的一口袋白石,又暗暗地把“叱石成羊”的仙语记得滚瓜烂熟。这样,他在山上住了几天以后,谢绝弟弟的挽留,揣着口袋,匆匆回家去了。临走他还偷偷用一条假羊鞭,换走了弟弟的赶羊鞭。回到家里,初起打到口袋一看,原先满满一袋石子,却只剩下一颗,那条赶羊鞭呢,也已成了一条稻草绳。他懊丧极了,将那颗白石子往地上一丢,冷冷地叱了一声:“羊儿啊,起来吧!”石子虽然变成了羊,可是羊儿十分瘦小,而且病蔫蔫的,浑身上下,肮脏不堪。它“咩咩咩”地叫着,好像孤雁哀鸣,彻夜不止,闹得一家人整夜难以入眠。初起到底熬不过,第二天天刚拂晓,只得将它赶到屋外。那羊儿见了天光,沐了朝露,立即变得生气勃勃,通体洁白,它身子一抖,长鸣一声,扬起四蹄,朝着那羊石山方向,箭一般地飞奔而去。 “仙物不可留啊!”初起喃喃地说着。从此以后,初起便暗暗下决心要跟弟弟上山学道。过了几年,他见儿子已经能够自立门户和供养母亲了,便奔羊石山学道去了。

 

五、大红袍

 

  黄初起去卧羊山修炼,路上,突然听到一个女人凄惨的哭泣声。黄初起想:“这女人哭得多伤心,得过去看看,也许可以帮帮她。”黄初起走到农妇家门口,看见一个妇女正抱着两个幼儿的头大哭,于是问道:“大嫂,你为啥哭?是不是遇到困难,还是被人欺负了?”农妇哭泣着回答道:“大叔,我的丈夫刚去世,剩下我一个寡妇,怎么养得大这两个幼儿呀?”黄初起说:“大嫂,别哭了,哭坏了身子可就糟了!如果你不介意,我就留下来帮你干活,直到养大两个幼儿为止,可好?”那农妇听了心中暗想,世上真有这样好的人吗?也许是另有所图。看他眉清目秀,人又厚道,跟自己倒好般配,再进而一想,自己家一贫如洗,除了自己和两个幼儿什么也没有,难道是冲着自己年轻美貌而来,想“倒插门”?所以红着脸沉默着,半天也不吭声。黄初起就解释说:“大嫂,别怕,我叫黄初起,是到卧羊山上修炼去的,走到这里,听到你哭,就过来了。听了你讲的遭遇,我非常同情。等我帮你把两上幼儿养大再去修炼也不迟。我帮你并不要你给我回报,只想做件好事罢了。”那大嫂听了非常感动,就这样,黄初起在这农妇家一帮就帮了十几年。两个幼儿渐渐长大了,懂事,能跟着初起一起上山砍柴下地干活了,还学初起常给村上人做事。有一天,黄初起问两个孩子:“你们能自己养活自己吗?”孩子诚实地回答说:“还没有呢。”黄初起就又住了两年,再况,“你们能养活自己了吗?”他们说:“能养活自己了。”黄初起听了后,对他们说:“你们养活自己我也就放心了,现在我也该去修炼了。”一听初起要走,两个孩子哭得泪人一般缠住不让走。这农妇早已爱上他,更舍不得他走,两上孩子哭得泪人一般缠住不让走。这农妇早已爱上他,更舍不得他走,村庄上人都认为他在农家一住就是十几年,与农妇吃住在一起,早已是夫妻,只不过是没办喜酒罢了,所以都纷纷主张给他俩办喜事以表挽留,把两个幼儿当亲侄儿来抚养照顾,只为救人解困,从不旁想一下。所以一听村上人说让他与农妇结婚,他就连连摆手,说什么也不同意。但村上人认为是他害羞而推托,所以就硬是不肯放过他,推推搡搡给黄初起披上新郎衣,给农妇穿上新娘服,叫他俩拜天地,入洞房。初起见乡亲误会,就大声辩说:“我初起,帮人就是帮人,从不想得他人回报,更无调戏妇女秽行,大嫂可作证,上天可作证,你们一定要这样,岂不有污修行向善人的一生清白!”说完用力挣开村上人,向一巨石撞去,恰好这时有一天上神仙路过,看他修行心诚志坚,一挥仙帚把他收到天上去了。所以直到现在他的塑像上还披着一件红色新郎衣呢!俗称大红袍。

 

六、羊伏箱

 

  宋朝苏东坡有一首《顾恺之画黄初平牧羊图赞》,其中最末一句是“先生止呼伏箱”。意思是说,黄大仙叱羊成石的喝声一停,那些羊就一动不动伏在一边,变成石头了。古时“箱”通“厢”,厢就是这边或那里的意思。不过,在民间却还有另一种“羊伏箱”的传说呢。相传当时上天的太白金星时刻关心着黄初平的修炼,见他边放羊边读书,钻研道教非常专心,连最漂亮的女孩站他身边也不动心。他渴了饮山泉,饥了食松子,可谓不贪吃,不贪色,不偷懒。不过太白金星还要考验他,看他贪财不贪财。这日,黄初平放着羊正坐在树下看书,忽见一道金光从山下飞到他前面,“当”的一声落下一只小箱子。他打开箱子一看,果面全是金银财宝。黄初平甚感奇怪,他站起身朝山下望去,见山下一个财主正对家奴吼叫:“快,快到山上去,把珠宝箱给我找回来!”原来这箱子里的金银财宝是财主从多方敲诈勒索而来的,当他捧回家时,遇上一阵狂风,把箱子刮到山上去了。黄初平知道这个财主不是个好东西,这箱子里装的必定是不义之财。现在眼看财主的家奴马上就会冲上山来抢箱子,便朝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轻声一喝,石头变成羊,把木箱子全盖了,再轻喝一声,羊又变成了石头,不露一丝痕迹。等那财主和家奴们赶到山上,怎么也找不到那只宝箱,只得下山走了。这事儿,上天的太白金星看得清清楚楚,心想,我看你黄初平下一步怎么处理这箱财宝,是不是会据为己有呢?谁知当天晚上,黄初平装扮成一个卜卦老头,捧着改装过的箱子来到附近村里,专挑穷苦人家及有病人的农家,开箱赠送金银财宝,而有钱人向索要,他则“一毛不拔”。太白金星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将此事禀报玉帝。后来,黄初平修成正果成了大仙,玉皇大帝非常信任他,就赋予他广施财运的灵气。从此,黄大仙就成为人们求财得财、求利得利的富贵神仙。

 

七、叱羊成石

 

  赤松乡钟头村的东面有座山,山上有许多大小差不多的石头,一块块石头像一只只羊,远远看去,像一群羊伏在那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奇怪的石头呢?这里还流传着一个传说。相传,晋朝时期钟头的赤松宫里有一个道士,一次他来到金华城时,看到一个年轻后生,相貌蛮漂亮,就向前打听,晓得他名叫黄初平,是到城里来游玩的。道士看他不比一般凡人,有出头之日,就收了他,把他带到了钟头这地方。结果,黄初平就对住在对面的山上,一边放羊,一边跟道士修仙了。过了好多年,哥哥黄初起上山来看弟弟,分别多年的兄弟一见面,都呆住了。弟弟仍旧像个二十多岁的后生,哥哥呢,胡须都快白了,哥哥实在奇怪,问弟弟:“你怎么不会老去呀?”弟弟说:“我常常住在山上,吃的是松树子,一面放羊,一面修仙,就这样长生不老的。”“有那么好的地方吗?”哥哥眼红了。弟弟说:“你愿意就同住山上吧。”从那时起,兄弟俩就在一起修炼了。哥哥会做花瓶,常常从脚下挖出泥土来一边做,一边丢,做了许多许多。这样又过好多年,哥哥也变成年轻的后生了,兄弟俩都修成了神仙。黄初平兄弟俩都成仙后,有一日,黄初平想试试自己法术怎么样,就站在山顶上一声吆喝,说来也奇怪,即刻“轰隆”一声巨响,黄初起做的花瓶飞得不见踪影,黄初平大仙所放的羊呢,都伏在那里一动不动了,不管你呼叫它还是赶它,羊再也起不来了,慢慢地就变成了一块块石头,散布在这座山上。后来大家就把这座山叫卧羊山了,而那些花瓶呢,直到现在,在卧羊山上开山时,还可以找到几只,据说,用这种花瓶来插花,过二十日,花都不会枯呢。

 

八、五仙岩寻药

 

  北山树木直冲云天,蓊蓊郁郁。山岙里住着十几户农家。由于山高峪深,这里整天云雾笼照,不见阳光。日子久了,百姓们得了一种怪病,身体佝偻、不吃、不喝,成天哭爹哭娘,痛苦不堪。一天,黄大仙牧羊路过这里,他把这件事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忖道:“阿朗是讲良心的,百姓有苦应该解救他们。”于是,就上山寻灵丹妙药。黄大仙走了九个月,翻了九座大山,越过九条大河,见到一位白发老人。老翁右手拄着拐杖,左手拿着拂尘,面带着笑容地说:“离这里很远的五仙岩山上,长着治这种病的仙草。”说完,呼地一声,老翁腾云驾雾走了。黄大仙心里乐哉,决定不畏艰苦,继续寻找。黄大仙走啊走啊,又走了三个月。一天晌午,他终于走到一座高耸入云,气势雄伟,十分峻险的大山上,只见一块大石头上刻着“五仙岩”三个大字,他心里十分高兴。他双眼眯成一条线,选好攀登路线,用绳索攀登一步,就甩下来一片岩土。攀了一段路程,接着上了第二程,第三程……他气喘吁吁,汗流夹背,双手磨破了皮,流着鲜血,终于爬上了五仙岩。他睁开眼一瞧,哎呀,这里十分平坦,阳光灿烂,彩云乱飞。他就在地上寻找,这时,他闻到了一种香味,只见石隙长着一丛丛叶子茂盛的野草。黄大仙懂医道,识百草,他终于找到了这种仙药。他不顾双手疼痛,挖呀挖,草药挖了一满筐,又沿着绳索滑下去,离开了仙人的境界。由于十分疲劳,走起路来跌跌撞撞。他仿佛听到北山山村病人在呻吟,脸上堆着愁容。他不顾疲劳,日夜兼程,又走了几个月,终于回到村上。他迅速将仙草煮成汤药让乡亲们喝下去。药到病除,不久百姓们的身体都恢复了健康。

 

九、遣鹿助玉女

 

  玉女不是别人,就是黄初平学艺初遇到的叶茜儿,茜儿爱初平,初平也深深爱茜儿,只是为了学道才忍痛割爱,不辞而别。叶茜儿见心上人不辞而别,痛苦极了,终日手捧“鸳鸯荷包”,以泪洗脸。虽经母亲多方开导,仍无法消去愁苦,夜睡不着,饭吃不进,竟一头病倒。茜儿漂亮善良,村上都说她是天上的玉女转世。黄初平和叶茜儿分手,回到师父身边后,也情思绵绵,总丢不下。一天,他正在石室外牧羊,见一对羊交颈相吻,咩咩相鸣,很亲昵,不由得引起他对茜儿的思念,慢慢滚下两行热泪来。俗话说:“知徒莫若师。”赤松子见徒儿返归后整天闷闷不乐,走出石室又看见他这般痛苦,就笑道:“徒儿还在想茜儿?你茜儿可能想你想得更厉害,说不定已一头病倒在床,你不抽空去看看她?”初平见是师父,急忙起立行礼,正色道:“徒儿一心向道不能再去,我想遣小鹿儿衔灵芝草去给茜儿补补身体,并让鹿儿留在她身边,代我帮帮她母女俩,不知师父准许不?”师父十分理解初平,忙说:“使得,使得。”初平用仙帚一挥,小鹿儿就从后面草丛蹦达而出。它深通人意似的来到初平面前,初平满含深情地说:“小鹿儿啊小鹿儿,请你帮帮我的忙,送支灵芝草给茜儿。小鹿儿啊小鹿儿,请你帮帮我的忙,帮茜儿母女驮驮柴,耕耕田,解解闷。”鹿儿眨眨眼,点点头,初平见小鹿儿似已允许就回石室拿来灵芝让小鹿衔着,到茜儿那儿去。母亲见茜儿病倒就整日守在她身边,一日中午忽听门外有小鹿鸣叫拍门声,就起身开门,见一头初长乳角漂亮的梅花小鹿,嘴衔一支灵草,连连朝自己磕头并举起脚走进门来一直走到茜儿身边,把灵芝轻轻放在茜儿的被背,再就是忽闪着眼睛一个劲地瞧茜儿。茜儿是绝顶聪明的姑娘,见梅花鹿的举措表情,早知是初平派来的信使,很想挣扎起来拍拍小鹿儿。无奈几天粒米未进,挣了挣又倒了下去。母亲见状忙去灶边煎灵芝汤让茜儿服下。茜儿吃了灵芝,身体大好,就写了一封便信想差小鹿送回。谁知小鹿一个劲摇头,任你赶骂就是不走。茜儿一切都明白了,是初平要派鹿儿来长期陪伴自己了,于是深深叹了一口气。小鹿对茜儿十分亲近,茜儿笑它就跳,茜儿哭它也垂眼皮,茜儿上山砍柴,它也在后面跟着驮柴。茜儿从小就十分喜欢小动物,黄初平牧羊时,她常跟去帮忙,抱抱掉队的小羊羔,赶赶淘气的小山羊。现在看善良漂亮的小鹿时刻陪伴,心境渐渐好起来,常常把自己心里的话儿对小鹿儿诉说,还要小鹿儿拿主意呢!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母亲多次劝慰女儿,要她把初平忘了,找个合适小伙子嫁出去。可每每提起这,茜儿就甩鞋子,掼凳子,发火。她已决心一辈子不嫁,和鹿儿过一生。小鹿儿真有灵性。春耕到了,茜儿见左邻右舍都牵牛去翻耕,自家没有牛,只好背上锄头去掘田。一边走一边嘀咕,怪自家穷,没有牛。小鹿儿在后边默默跟着,忽见牛在路边耕田,它就站住一个劲地看,不肯走,并向茜儿发出呦呦的鸣叫。茜儿发现很觉得奇怪,招呼好一阵子小鹿儿才跟着她走。吃中饭了,农民给牛卸了轭,回家去了。这小鹿又呦呦向茜儿叫了起来。并一个劲向那插着犁头的田走去。茜儿觉得这小鹿儿表现古怪,只得在后面跟着。茜儿似乎懂得小鹿的意思了,它要当牛为茜儿耕田呢!茜儿见小鹿那单薄的身体,心里不忍,小鹿似乎也懂得茜儿的好心,就自己走进牛轭索中要去茜儿给它驾上。茜儿从未学过耕田,看小鹿急于要代耕的样子,只得大着胆子,给小鹿套上牛轭,学着农民控住犁尾巴,试着犁起田来。小鹿很聪明,拉梨不教自会,一犁一犁,犁路很清楚,掉头转弯都恰到好处,只是气力小,耕得慢了一点。到底是小鹿教茜儿耕田呢,还是茜儿教小鹿耕田,谁也说不清楚。就这样一犁一犁地学着耕。小鹿专心,茜儿专心,直到耕完一丘田才抬头深深透口气,捋把汗。“鹿耕田了,鹿耕田了,快来看啊快来看!”茜儿听到有人在大声喊,就不好意思四周瞧瞧,嗬,田头地角,山脚路边都层层叠叠的站满了看热闹的人。真糟,怎么自己就没早发现他们呢? “鹿耕田,鹿耕田!”玉女驯鹿耕田的消息不胫而走,鹿儿茜儿自此都出名,连这个村子也被叫成“鹿田村”了。茜儿是个织布能手,也是个绣花能手,可就是不喜欢赶市集,因为她走到哪里,那时就会跟着一群人,油嘴滑舌,动手动脚的人都有,真叫人讨厌。后来她想到鹿儿通灵性,就想了个好办法,把要卖的布呀、绣花裙呀缚在鹿儿的犄角叉上,并标上卖价、数量等,第二层犄角叉上绑上个钱袋。并让鹿儿定时回家。整年,鹿儿市卖都能按时笃笃定定回家,喜得茜儿母女合不拢嘴。鹿田村出神鹿了,能帮茜儿耕田,还能帮茜儿市卖,黄大仙遣鹿助玉女的故事从此传遍了整个婺州。

 

十、点泉抗旱

 

  据传初平除一心向道,精学黄老之学外还特别爱学师父赤松子的天文地理知识。他知道要是学会师父那套看天象,就能预知未来天气的晴雨,看地貌就知地下水脉流向和泉口的仙术,对百姓的帮助肯定会很大。所以学得特别认真也特别仔细。有一年,北山一带大旱,别说山上草木焦黄,田里禾苗枯干,有的村庄吃水也成了问题,得五里十里出去挑水喝。随着旱情的加深,有水的井越来越少,渐渐出现抢水吃的悲剧。万般无奈,许多百姓就自发来到石室门前祈求初平师父赤松子施仙术降雨或点泉眼。不巧,初平师父正被道友邀请去广东罗浮山讲道,十天半月回不来。怎么办?于是百姓就转而要求已成半仙的初平施术救旱。初平见火烧似的旱情,满山跪着求雨的百姓,很想帮大家的忙。可自己还未把师父的仙术学到手,既不能从天象中看出几时能降雨,安慰百姓,又无把握从地貌看清水脉流向,指点泉眼,虽说自己曾按师父所说趁放羊之机私底下按图索骥找过水脉,推断泉眼所在处,还追踪过向水草木,鱼虫分布线路,作过考辨,作过暗记,但总未付诸实际,挖泉眼验证。万一自己看错水脉,判错泉眼,被师父处罚不说,让百姓烈日下白费气力,岂不罪过?惶惶然,既不愿回绝,又不敢答应,在门口低头垂泪。正这时忽听一头老羊咩咩大叫,向一石崖奔去,后面一群羊也哗哗跟了去,掀起一阵尘土。这群羊平日很听初平的话,头羊更是如此,没有初平吆喝从不敢擅自行动。今天怎么啦?很反常。初平怕羊群出乱子,只得丢下百姓,跟着追了去。走到一看,可把初平喜坏了。原来这头羊跟自己修炼了几年也有了灵性,它能闻草嗅水,草有水时叶湿气,沿着叶湿气多的水草方向找,就能找到泉眼。早在旱情之初,山上就缺水喝。头羊就用此法找到这崖下,当时见到只在崖壁缝中渗出一点水,这头羊角尖、体壮,经修炼已能聚一定罡气,用角尽力撞,它就能撞破石壁,泉水就从缺口哗哗流出。难怪在这旱情如火的日子,这崖下水草仍然这样丰茂,这群石羊仍然这样膘肥体壮。再细查泉口,发现在缺口旁边正标有自己的泉眼暗记。他在回家的路上思忖:与其这样白白让百姓跪着,倒不如指几个泉眼给百姓试试,万一挖不出泉水,可把这头灵羊牵来,让它闻草嗅水找上泉眼弥补自己救人心愿。于是他走石室门前就对求雨的百姓大声地说:“辛苦大家啦,我师父不在,施雨的本领我没学会,望地貌看水脉点泉眼,我在这山上修炼已十几年,多少会一点,但未试过,没把握,万一指不准,可得请大家原谅!”大家听了也很感动,齐呼:“大仙慈悲,大仙指点!”于是初平就循水脉指了三个泉眼。就是现在大家叫的“双龙洞泉眼”、“活龙潭泉眼”、“二仙桥下泉眼”。泉眼涌出水很多,少的流成潭,多的汇成涧、渎:赤松涧、双龙渎。如火旱灾日子,解决了方圆几十里老百姓的吃水和部分田地的灌溉问题,大家齐赞初平仙术高明,恩泽齐天。自黄初平那点泉以后,大家对他就更崇敬了,每逢旱灾,百姓就会自动去供奉黄初平的赤松宫、二皇祠等仙庙求雨,仙名从此远扬四海。

 

十一、剑劈大盆山

 

  据传黄大仙羽化后常常驾仙鹤去各地体察民情,帮老百姓消灾解难。忽一日接双龙洞封传讯,婺城一带旱情如火,百姓已在二皇祠祈雨跪拜三天,哀嚎悲泣,声动天地。黄大仙知道救灾如救火,不敢怠慢,急忙乘鹤去东海问龙王,为什么不下雨。东海龙王见大仙亲来,忙献茶参拜,回答说:“我本早想驱云降雨,但有三件事令我不敢动。大仙来正好帮帮我。一是万仞大盆山,挡住了我驱云载雨的去路。若硬运云雨,必须配以狂风雷电。每过往一次,大盆山一带总有万千树木摧折,房屋倒塌,百姓伤亡,惨不忍睹。二是东阳屏岩一带的东阳江上,毒龙常乘我兴云布雨之力故意作崇,毁破良田村庄,状告天廷,说我布雨立功值不抵罪。三是大仙仙乡可有一个罗店,村东北地势特低,每次布雨,其它地方庄稼喝上水,那里已成个大湖,水泄不出,淹了水稻,没了,咒我个要死!所以……”说完,双肩紧垂,一脸愁云,望大仙为他拿主意。黄大仙一听也慢住了,想不到做好事会跑出坏事,这可怎么办?于是就在龙廷来回踱起方步,一边口中念念有辞“救灾如救火”,越走越急,越急走得越快,不料腰间紫电剑被急晃,锵然出销,落在地上。一声金石之声如雷顶,使大仙猛然颖悟。初学法时,自己曾在赤脚大仙那里学得聚罡风咒语,移过圣石。现身列仙法,法力大增,再配以削金切石如切豆腐的紫电剑,何不把大盆山移移。可把大盆山移到哪里才好呢?走着走着,忽然,一个意念从脑中闪过,连说:“用得,用得。”原来他决定挥剑腰截大盆山为三截,一截飞往罗店东北之洼地,填高地势,免除金华山一带水患;一截飞赐屏山前面东阳江畔,用它镇住毒龙之头,使洪水不再泛滥;一截仍留原地当山长城。大盆山降低了,龙王驱云布雨,可不再伤害大盆山一带百姓,同时还可防海上狂风袭击内地百姓,一石三鸟,三利齐得,岂不美哉?龙王听了大喜,当即表示愿听黄大仙差遣,合力施法,腰劈大盆山。黄大仙,腾身仙鹤浮悬半空,抽剑一晃剑长数千尺,紫光如闪电,猛朝大盆山之尖峰横截过去,只听见咔啦啦一声巨响,早已截透,紧接着连念头聚罡之符咒,驱九片白云切入剑口,再鼓罡风进自云之口,使白云鼓如遮天大鹏,九鹏抬王似地悬峰于天空。黄大仙再用仙帚向尖峰一挥,加上龙王在后法力相助,尖峰如流星一般飞向罗店东北,然后轰然降落。这就是现在的尖峰山,同法施力,劈第二截搬于屏山前东阳江畔镇恶龙,就是现在的八面山,故八面山山顶平坦如刀切。一截仍留原地,仍名大盆山,山顶也是平的。劈低大盆山后,龙王马上兴云布雨,解除婺城一带旱情,祈雨百姓感激极了,淋雨载哥们,并赞黄大仙灵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