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传说典故

   

黄溍

 

  黄溍(1277—1357),字晋卿,一字文潜,婺州路义乌(今义乌市)人,元代著名史官、文学家、书法家、画家。他文思敏捷,才华横溢,史识丰厚,一生著作颇丰,诗、词、文、赋及书法、绘画无所不精,与浦江的柳贯、临川的虞集、豫章的揭徯斯,被称为元代“儒林四杰”。他的门人金涓、王袆、宋涤、傅藻等皆有名于世。

出身望族 勤奋好学
  元代至元十四年(1277)十一月一日,婺州义乌稠城,天气晴和,阳光灿烂,显得格外温暖。就在这冬暖如春的美好日子里,一男婴在绣湖之畔的院落里呱呱坠地,全家人欢欣不已。他,就是后来名垂史册的元代“儒林四杰”之一、著名史官、璀璨耀眼的一代文星黄溍。黄溍生性聪颖,天资绝人,且相貌俊秀,得人喜爱。他从小好学不倦,孜孜以求。先生教授的《诗经》、《尚书》,过目不忘,熟读成诵。他学习写作,长进很快,几百字的文章,一挥而就。久而久之,黄溍的文章在当地出了名,并不断传扬开去。
  一日,13岁的黄溍所写的《吊诸葛武侯辞》一文,被学问渊博的山南先生看到了。他细细阅读后,倍加赞叹,说:“我们义乌,当今以文辞著称者,唯喻良能、喻良弼兄弟俩。这孩子稍加培植,不就可以和两喻相匹比了吗?”这位山南先生,原名刘应龟,义乌青岩刘人,曾任月泉书院山长、杭州府学学正,宋末隐居石门山。于是,山南先生就收黄溍为学生,传道授业,使他长进不少。
  20岁时,黄溍游学杭州,受教于南宋的遗老巨公和一些饱学之士,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益闻近世文献“。从杭州回到义乌后,黄溍诗兴勃发,遂与隐居浦江仙华山的诗人方凤郊游,吟诗作赋,互相唱和。在共同的爱好和兴趣下,他们互相切磋、互相启发,既增进了学问,也加深了友谊,当然也写下了不少美丽的诗篇。50余年后,黄溍仍回忆往事,抒怀感慨,赋诗怀念已逝的方先生。其中一首云:仙华几千仞,峻绝临紫清。天坛瑶草合,石穴阴风生。踆踆杖履来,眷眷丘壑情。幸有一夔足,雅歌续遗声。其时,“以文名于四方”的黄溍,淡泊名利,“绝无仕进意”。但不少知者仍竭力荐举,希望他能出仕为国效力。
  元大德五年(1301),25岁的黄溍,被举为教官。两年后,有举为县吏。可是不久,黄溍就退隐回家,沉湎于写诗作文。为官清廉 勤民爱政元延祐元年(1314),朝廷恢复了贡举之法,以便选拔延揽人才。对早就出了名的黄溍,县吏就催促他应试。当年,省试《太极赋》,黄溍以楚声为之,词作摆脱陈言,卓然不凡,成为试举中的上乘之作。二年( 1315),满腹经纶、才气横溢的黄溍廷试中选,登进士第。同年四月二十日,授官台州路宁海县丞。
  宁海县,位于浙东沿海,濒临盐场,盐业兴旺。可是,一些盐户有恃无恐,以为他们不隶属于县衙门,因而不受管束,肆意妄为,戕害百姓。而当地的一些官吏又受这些盐户的贿赂收买,也不主持公道,听之任之,使得这股恶势力更加肆无忌惮。黄溍到任后,察访社情民意,对为非作歹者一律绳之以法。此时,黄溍的下属官吏,有的忧心忡忡,深怕受到报复,为此,就小心翼翼地告诉黄溍说:“这伙人背后有人撑腰,惹不得!”可黄溍没有却步,他斩钉截铁地回答道:“官可以不当,百姓的事不能不管。”他仍然执法如山,对地方恶霸严惩不贷。几经努力,恶焰渐消,百姓终得安宁。在惩治邪恶的斗争中,黄溍为官清廉的故事甚多。有一后母与一和尚通奸,并用毒药谋死亲夫,反诬为亲夫的前子所杀,将前子定罪。听了前子的叫屈声,黄溍脱下官服,打扮成平民,深入暗访,查明实情,终于使冤案昭雪,好人得救,凶手受惩,全县百姓拍手称快,莫不叹服,对黄溍钦敬不已。当时,宁海县内还有一些恶少参加盗窃集团,图谋抢劫,县衙得到举报,悬赏缉拿。可地方上的大姓豪强,为了谋取赏格,不凭证据,胡乱举报,并据此抓来一批“嫌疑犯”。但由于没有真凭实据,远难断案,以至久拖不决。黄溍为此多方调查,细加审理,公正断案,既不冤枉好人,也不放纵坏人,其间被免除死刑的就有 10余人。朝廷派大员到各地考察,得知黄溍既能干又清廉,政绩显著,便提升他为两浙都转运盐使司石堰西场监运,并委以整顿吏治。黄溍任劳任怨,秉公办事,惩治了盐场不法之亭户。这一来,纪纲大振,百姓信服,盐场为之一清。
  延祐六年(1319),黄溍改任绍兴路诸暨州判官,后又奉省檄监税杭州。当时的诸暨,“其俗素称难治”,积弊深重,棘手难题甚多。黄溍到任后,一不畏难,二不大意,审时度势,对症下药,重点击破,终于变难治为易治。官府巡海船,按照惯例,三年就得更新,其费用由官府支出,但不敷之数,须由百姓补足。于是,一些贪官借机向百姓伸手敛财,以多收少付的办法,中饱私囊。对这一敲诈百姓的陋政,黄溍变革向例,节省开支,杜绝贪污,把多余的钱退还百姓。百姓无不欢呼雀跃,皆称黄溍是清官。当时,还有一些不法之徒,互相勾结,以伪钞扰乱社会,胁攘民财。而一些地方官吏又任其欺诈,不管不闻。致使伪钞泛滥成灾,殃及邻近的新昌、天台、宁海、东阳等县。府官令黄溍查处此事。黄溍通过查问,掌握了充分的证据,渎职的官吏被除名,不法之徒受到了惩罚。无辜受株连者也得到解脱,百姓也不再受伪钞的祸害了。可其间有一个“捕盗卒”,暗地把伪钞藏匿良民家,而后又向官府“揭发检举”,并纠集近百个恶少手持棍棒,冲向这良民家搜查,气势汹汹,企图大敲竹杠,以发横财。此时,正好黄溍下乡后回城,同这伙人相遇于郊野。黄溍见此情景,顿生疑窦,便反问道:“州府弓卒定额仅 30名,哪来这许多人?”“捕盗卒”膛目结舌,无言以对。黄溍便喝令“缚送于州!”这群恶少见势不妙,慌忙作鸟兽散。这良民终于免遭了一场灾祸。
  有一盗贼被关在钱塘县狱内,碍他贼心不死,暗中勾结一游民,指使贿赂收买狱吏。于是,狱吏便私下放了这盗贼。而这狱吏利令智昏,又如法炮制了假文告,并打发这盗贼做向导,先后逮捕了 20余人,以此威胁百姓,索取钱财。黄溍得知这一情况,深入察访,掌握了全部实情。他就召见了这狱吏,并理正词严地告诉他:“缉捕盗贼,应当慎重对待,认真商议。”他又严厉地指出,今天手持这文书的人,又不是本州州民,情况更是可疑。为查清实情,黄溍命手下人将狱吏、刚放出的盗贼以及刚被抓来的 20余人,全部套上枷锁,送往钱塘县狱。后经县狱审理,狱吏和那盗贼得到了惩罚。那20余名无辜百姓全部释放,他们对此感激涕零,把黄溍奉若神明。
  黄溍任州县官历时20余年。他始终以“父母官”自律,体恤民间疾苦,躬身为百姓办事。平日,唯以清白为荣,除俸禄之外,不收受任何非分钱财。他常常因生活费用欠缺而变卖家产,以资弥补。他两袖清风,政绩卓异,嘉惠地方,因而深受百姓的爱戴和称颂。

编修史书 孝义传家
  至顺二年(1331),黄溍应召进京入朝,调任翰林应奉,知制诰兼国史院编修官,后升翰林直学士,断断续续共20年。至正元年(1341),黄溍任江浙等处儒学提举。至正三年 (1343),朝廷命黄溍编修辽、金、宋三史,但因母亲病故未赴。守孝满后,以中顺大夫、秘书少监致仕。至正六年(1346),因中书右丞相朵尔直班和中书左丞相太平力荐,黄溍拜为翰林直学士,知制诰,纂修国史。至正八年 (1348),黄溍官升侍讲学士,知制诰,知经筵事。这一年,他受命编修《后妃功臣列传》,为总裁官。黄溍学生王袆就在史馆中,侍奉老师,白天共讨论,同执笔;晚上则联榻拥衾,共同探讨史学精蕴。黄溍凭着他卓越的史才、丰富的知识,特别是高尚的史德,秉承《春秋》笔法,裁定国史尊重史实,从不曲意奉迎,务使成为信史,真可谓是“笔削无所阿,史书留人间”。黄溍为知制诰时,挥动如椽大笔,奉圣旨起草国家大诏令、大制作,以及记述勋贤者的铭文。当时,朝廷内像黄溍这样的大手笔,不过二三人,因此,特别受到器重。于是,上门求文拜师者络绎不绝。黄溍还为经筵官,走上了“御前讲席”,给皇帝讲解经史。元顺帝曾对朵尔直班说:“文臣年老,黄溍正宜在朕左右。”他博学多才,精通历史,讲述为民治国安邦之道,鞭辟入里,皇上听后深得教益。皇上高兴地对他说,卿竭其诚智,为寡人开导治国之道,实在得益匪浅。皇上为此曾多次以金织纹缎奖赏之。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黄溍在讲授中,总是以史为鉴,运用历史上兴衰的生动事例,陈述仁民爱物之道理。这无异给皇上敲起了警钟,劝导他实施仁政。就这样,黄溍在朝时,先后给皇上授课32次,这在经筵官中是鲜见的。元代设立国子学,为当时官立最高学府。国子博士,即国子学的教授官。黄溍为国子博土,其中有不少人学业有成,进入仕途,成为当代的名人。如宋濂、王袆、傅烁、金涓、朱廉、傅藻,都是黄溍的门生。
  黄溍还曾三度出任浙江等省的乡试主考官,又奉旨为廷试读卷官。不论是在乡试考举人,还是在廷试考进士,黄溍都能以伯乐之心,慧眼识才,努力甄拔后学。黄溍为人正直,为官清廉。他在京师断断续续 20年,始终铁骨柔肠,挺立朝廷。他“足不登巨公势家之门”,不攀附权势,不阿谀显贵,光明磊落,一身正气。当时才德之士,莫不钦佩,异口同声地称赞他:“清风高节,如冰壶玉尺,纤尘不染。”黄溍平易近人,从不以高官自居,绝不滥用自己的威望。亲友如有非分之请托,他总是婉却。一些贪鄙钻营之徒,想通过他的引荐,谋取一官半职,他也是坚决拒绝,并告诉他们:“国家设置官爵,为的是选拔贤能,为国效力,为民造福,难道可以当作私产授受,而助长贪鄙者的私欲吗?”有些庸俗之辈讥他不近人情,他只是一笑置之。
  黄溍精通儒学,也奉行儒教。他特别孝顺父母,拳拳之心始终如一。他67岁时,虽不到引退年龄,但时时想到年迈的母亲,就向皇上呈上了纳福侍亲的请求,并径自南下还乡。至正九年 (1349)四月,黄溍再次向皇上递呈奏章,请求辞官还乡,不等圣旨下来,他又径自而行。皇上闻此,立即派遣人马追赶,一直追到武林驿(今浙江杭州 ),终于把黄溍请回京师,并官复原位。

笔耕不辍 永不懈怠
  至正十年(1350)四月,黄溍年已七十有四,终于告老还乡,他南归故里后,依然勤奋好学,笔耕不辍,著作颇丰。据《元史》记载,有《日损斋稿》 33卷、《义乌县志》7卷、《日损斋笔记》1卷。在《四库全书》中,有《黄文献集》10卷,乃明人删本。今存《金华黄先生文集》43卷,其中初稿3卷,为其未及第时作,临川危素所编次。续集 40卷,为其登第后所作,门人宋濂、王袆编次。集中行状、碑铭、墓志、世谱、家传达22卷之多,其中拜住、也速带儿、答失蛮、合刺普华、刘国杰、董士恭、董守简、揭徯斯等人的神道碑,王都中、韩性、许谦、袁易、杨仲弘等人的墓志铭以及《答禄乃蛮氏先茔碑》、《马氏 (月忽难)世谱》等,均可补史传之阙,对研究元代中后朝政治文化史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在由同里后学陈坡校订,于清代咸丰元年(1851)重印的《黄文献公全集》中,卷一为五言古诗,共 219首;卷二为七言古诗,共221首;卷三为赋、策问、杂著,共56篇;卷四为跋,共119篇;卷五、卷六为序,共56篇;卷七为记,共55篇;卷八、卷九为墓记和墓志铭,共 78篇;卷十为碑文,共25篇;卷十一为补遗和附录,共38篇;此外,还有《日损斋笔记》1卷。
  《元史本传》称:“溍之学,博极天下之书而约之以至精,剖释经史,疑及古今,因革制度名物之属,旁引曲证,多先儒所未发。文辞布置谨严,援据精切,俯仰雍容,不大声色,譬之澄湖不波,一碧万项,鱼鳖蚊龙,潜伏不动,而渊然之光,自不可犯。”
  宋濂在《黄文献公文集》之序中写道:先生“以文字为职业者,殆三十年,精明俊郎,雄盖一世,可谓大雅弗群者矣。今之论者,徒知先生之文,清圆切密,动中法度,如孙吴用兵,神出鬼没,而部伍整然不乱。至先生之独得者,焉能察其端倪哉?”黄溍的诗文,不论说理记事还是抒情,都文采斐然,倍受当代和后世文人学士的赞颂。王袆称之为“一代之儒宗,百世之师表。”在黄溍所写的墓记和墓志铭中,总是以人物生平事迹为依据,肯定和褒奖人物的优良品格,弘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精神,读后感人至深。他所写的序或跋,切中肯綮,给当时不少文人的作品作了评论,并阐发了写诗作文的道理。黄溍的诗作文词优美,感情真挚,意境深邃,富于哲理。其中不少诗篇,以现实主义的手法,反映了当时劳动人民的生活疾苦,表达了普通百姓的心声。黄溍的散文,运笔如行云流水,叙事中间以议论,理从事出,熨贴自然,给人启迪,给人智慧。其中一些篇章,针砭时弊,揭露官场黑暗,鞭笞伪善之徒,可谓入木三分。
  作为黄溍的得意门生、元末著名文学家、后为明代开国文臣之首的宋濂,曾经这样记述人们争先诵读先生黄溍诗文的情景:“海内之士与浮屠老子之流,以文为请者日集于庭,力麾而不去。一篇既出,家传人诵。虽绝域殊邦,亦皆知所宝爱。”登门求教者,络绎不绝。
  写了《琵琶记》的元代杰出戏剧家高则诚,永嘉瑞安人。他不辞远道跋涉,慕名前来义乌拜黄溍为师。耳濡目染,高则诚在创作思想上,受黄溍影响很深。只是高则诚自有志趣,嗜读杂书,喜交民间艺人,搜集民间传说故事,对儒家经典却不太专注用心。黄溍认为这是舍本逐末,不利造就,于是谆谆诫勉,要他正道真行。但高则诚性之所好,难易改变,因此,学习未届期满,就告辞归去。离开那天,高则诚起了个大早,匆匆上路。黄溍上楼走进高则诚居室,但见人去楼空,惘然若有所失。正惆怅间,忽见壁橱上遗有高则诚文稿,拿过一看,是《琵琶记》剧本草稿。黄溍初初翻阅,见那文词淹博,意义精工,读了大为惊奇,连连惊叹,曰:“奇才,奇才!”黄溍爱才心切,急忙偕一书僮,上路追赶高则诚。路上,天忽然下起雨来,黄溍也不停步。走到东阳南桃岩之后,见有一凉亭。黄溍偕书僮进去,正好见高则诚也在此躲雨。黄溍非常高兴,即遣书僮去附近小店买来酒菜,为之饯行。师生虽借着凉亭石凳对饮,但俩人兴奋异常,格外痛快。黄溍惜才如命,更是亲自斟酒。他还三次举杯,一为高则诚的才华横溢干杯,二为《琵琶记》的文情并茂干杯,三为预祝高则诚的更大成就干杯!雨霁天晴,斜阳下师生依依握别。据传,这凉亭古名“峰回亭”,俗称“山背亭”。自黄溍在此饯别高则诚的故事发生后,乃改称为“三杯亭”,寄寓三次干杯而别。此为后人传为佳话。
  黄溍是位书法高手。他从小练习书法,宗薛稷而自成一家,形成了醇雅俊逸的风格。他看到历代书法家的真迹,总是如获至宝,细细研习。他一生中,为不少碑、帖、石刻、墓志铭、题词作跋。在这些跋文中,黄溍不仅记述了这些墨宝的事由、内容,也对其书法作了论评,可见其书法造诣之深。正是这样,当时人们都很想得到黄溍的墨宝,即使是小小片幅,寥寥数字,也必珍藏,并以之为荣。元末明初的文学家陶宗仪在所著《书史会要》中称:“溍淹赅经术,书宗薛公晋而自成一家。危(素)承旨尝云:‘吾平生学书,所让者黄溍卿一人耳’。”黄溍的书法真迹,有的收在《三希堂法帖》,成为书法史上不可缺少的闪光一页。至今,在北京北海公园古楼内,还能看到黄溍留下的真迹。
  黄溍还是一名画家。他善画山水,笔近王蒙。其传世作品有至正七年(1347)作的《梅花书屋图》轴,纸本设色,笔墨苍古,气势浑厚。至正十三年 (1353)秋,由黄溍主持修订的《义乌县志》完成,共7卷。
  至正十七年(1357)闰九月五日,黄溍逝于稠城绣湖畔自家住宅内,终年81岁。噩耗传开,学士大夫闻之,俱流涕曰:“黄公亡矣,一代文章尽矣!”朝廷追赠他为中奉大夫、江西等处行中书省参知政事、护军,并追封他为“江夏郡公”,谥“文献”。学生宋濂、王袆、金涓、傅藻等,都来相治后事。四月十八日,同先他一年而卒的夫人王氏合葬于县城东北 3华里的祟德乡东野之原,在今宾王路南侧,孝子祠附近。碑碣已不存,墓处依然存在。
  黄溍一生,仕途上并无多大崎呕,但他没有骄纵之气,始终纯朴坦率,从不故意做作。与他相交的人也受到感染,“鄙吝顿消”。他秉性刚烈,疾恶如仇,见到不平事,面对奸诈人,他便勃然大怒,好像弦急霆震,不稍宽容。但他又胸怀坦荡,不抱成见。如果把不平事公正地解决了,奸诈者有所悔改了,转瞬间他就煦如阳春。他生活俭仆异常,虽居高位,但从不奢靡,贵而能贫。日常生活,萧然不异于平民。
  600多年来,黄溍的高风亮节一直为后人所传诵、所敬仰。在义乌稠城,先后建有多处纪念祠亭。但历经沧桑,多已面貌全非,有的已荡然无存。原建于高墈巷的黄大宗祠,气势恢宏,雕梁画栋,石柱挺立,蔚为壮观。现在,此祠已被现代化建筑所替代,为稠城镇第一小学校舍。位于原朝阳门外的“二贤祠”,为合祀黄溍和南宋志士黄中辅而建,“前襟濠水,后带金山,秀淑之气,笼而有之”。此祠已于 1943年日寇侵凌义乌时被焚毁。只有坐落于驿墈巷的“浙东望族祠”(今称“黄大宗祠”)尚保持原貌,有义乌书法院暂设于此,并常开设书画展览。

主要参考资料:
  《元史》卷一八二,(明)宋濂、王袆撰,明洪武刊本
  《中国通史》第8卷,白寿彝主编,上海人出版社1997年1月版
  《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学》,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8年9月版
  《黄文献公全集》,(元)黄溍撰
  《(嘉庆)义乌县志》,义乌市地方志办公室整理,1997年10月
  《儒林人杰黄溍》,黄躬省著,载于《义乌文史资料》第7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