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传说典故

   

桃花渡斩蛟【黄晟】

 

  唐朝末年的某一天,明州刺史兼都副兵马使佽飞将军黄晟自江北巡防回来,由桃花渡登岸。渡口道旁蚨坐着一位白发皤皤的老妪,捶胸痛哭,老泪纵横。
  “老阿婆,啥事体介伤心?”黄晟是当地人,讲的是一口道地的宁波方言。
  老妪鸣咽地诉说了她家遭受的灾难──夫死海难,子被渡口恶蛟吞噬,儿媳过度悲痛而亡,如今乡绅们公议,选中了她的小孙儿为“金童”,要在九月初一晚上享祭“白龙王爷”。
  黄晟虎目圆睁,双拳紧握,手指骨节捏得格格发响。他俯身对老妪说:“老阿婆,别怕,九月初一,我亲自来白龙王庙,一定要护住你的小孙孙!”
  祭神那晚,白龙王庙烛火辉煌,供着三牲福利,细糕,鲜果,一对粉妆玉琢的“金童”“玉女”坐在两个朱金漆盘上,三个须发斑白乡绅在拈香,身旁环立一排里正衙役。
  忽驰的马蹄声由远而近。“这祭祀是谁兴头的?快给我站出来!”黄晟一声大喝,犹如晴天霹雳。
  乡绅,里正们急忙辨白。
  “胡说!你们要学河伯娶妇吗?那我就得学学西门豹太守,对你们不客气啦,来人啊!把这些害民贼先掼下甬江去!”
  乡绅、里正、衙役都慌了黑压压地跪了大半圈。向佽飞将车求饶。
  三更刚过,狂风卷地而起,巨烛摇曳,一个目光寒森的白衣秀士闯入庙内。看见有生人,大喝“你是谁?”
  “佽飞将军黄晟!你就是恶龙吗?”
  秀士嘿嘿冷笑:“好呀,你竟敢在本神头上动土了!三日内定与你合郡军民见个分晓!”说罢悻悻而去。
  三天以后的挑花渡,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江岸两旁万头攒动,锣鼓喧天,黄晟的四个亲兵还抬来一筐白米和一筐红米。往日黄澄澄的江水,今日一反往常,一前一后推涌着一般黑浪和白浪。
  黄晟身裹犀甲,左手握精铜薄盾,右手握一柄宝剑,头上仅用一条皂纱扎发,从容跃入江中,经过一场生死搏斗,黄晟砍伤了黑甲武士,挑下几片带血的鳞甲来。黑妖大吼一声,口吐黑雾,把江水搅得墨汁一般,乘机逃走。这时岸上撒下白米,水中出现一道白光,黄晟看清了黑妖的原形,原来是一条黄斑、黑甲、灰肚的大鳄鱼。黄晟本想追上斩杀,发现背后的白蛟奋鬣张鳍鼓浪扑来,只得回身迎战。白蛟用头上独角向黄晟猛戳,黄晟来不及躲避,迅速掣出铜盾,迎头一挡,“嘭”的一声巨响,好象山崩海裂,火光直迸。白龙负痛狂叫,黄晟两臂虽有千斤神力,至此也是虎口震裂。白蛟连连滚翻,霎时江水如乳汁。这时,岸上大把大把将红米撒下,把乳白江水照得红光通明。黄晟一转身钻到白龙的软腹部,全力一剑,把它的肚皮开了一个大口子。白蛟夹着腥雨激起血浪有三丈多高,岸堤上的军民几乎被卷下水去。这次黄晟学了乖,仗剑拦住甬江东端,防止它再遁入东海。白蛟见外逃无望,折向姚江穷逃,逃到蜃池边,倏忽不见了踪影,黄晟估计已躲进蜃池中卧龙潭去了,为了不贻后患跟踪追去。
  龙潭内水寒彻骨,加以鏖战半日,腹中空空,手软乏力,黄晟解开腰间葫芦,喝了两口红砒酒,顿觉周身暖和,气力稍复。他在潭底穴中,看到重伤的白蛟,翻着一对铜铃似的血眼正在大口喘气。黄晟轻轻蹑近,一剑砍下蛟头。可是黄晟也精疲力尽,再也上不来了。
  为了纪念黄晟斩蛟,明州人民在蜃池旁建立佽飞将军庙,春秋祀祭。
  甬江上的乌云驱散了,三江口从此海靖波宁。当地流传着两首民谣:
  桃花渡水浪打浪,南来北往舟楫忙。
  佽飞将军黄太守,斩蛟除害保安康。
  三江水哟长又长,流入东边大海洋。
  千载罗城黄公筑,明州市舶远名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