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传说典故

 

 

丰顺黄贞静姑婆传奇【黄贞静】

 

来源:中国客家堂网站

地址:http://www.cnhakka.com/bbs/read.php?tid=52020

 

  话说自明朝嘉靖三十年至今四百五十余年间,产湖(山湖、玉湖)地带(既现在的广东揭阳玉湖),一直流传着黄氏祖姑贞静女,决守贞节,放弃鸳鸯之偶,重吟鹡鸰之情,栽培棠棣之华,辛勤抚弟成人,繁衍嗣裔万余的感人故事。

贼山惹祸
  说的是明朝嘉靖年间,揭岭丰顺汤坑白马宫角(即现在的梅州丰顺),有一位世代务农的壮实农民,姓黄名仕珠。黄仕珠生得浓眉大眼,国字脸庞,虎背熊腰,为人朴实忠厚,爱打抱不平。仕珠九岁曾流落到马廖堂邨为马家牧牛。为振家业,后又回到故乡,租种地主三亩好田。他早出晚归,辛勤劳作,遂有积蓄,于公元1550年娶妻冯氏,翌年产下一女,乳名由娘,字贞静。却说由娘聪慧俏丽,心灵手巧,在严父慈母的教诲下,渐渐成了乡里的姣姣者。俗话说好事多磨,在由娘十一岁之时,才招来弟弟和轩的降世,一家有男有女,甚是温馨。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之间,来到嘉靖四十二年,时逢朝廷腐败,加上连年苦旱,田园失收,哀鸿遍地,盗贼四起,民不聊生,百姓苦不堪言。为了度日,黄仕珠弃农就猎,养家糊口。话分两头,另有一表。却说丰顺上下碑有一大户人家,姓游名义。游义家境充裕,品德兼优,人称游员外。此日逢三六九汤坑圩,游义为做生意,与一家人披星戴月赶路。当来到丰良鸡笼山时,从路边的大石后窜出两个鼠眼贼目的小喽罗来,大声喝道:“此路是吾个,想欲此经过,留下买路钱。”游义是一个行走江湖多年的人,有胆有识,他对两个喽罗说:“光天化日之下,你等胆敢拦路抢劫,难道不怕王法。”一个喽罗说:“在这揭岭丰良一带,我家大王就是王法。”游义问:“你家大王是谁?”喽罗说:“说出来怕你吓破胆,我家大王就是远近闻名的苏脖。”游义正色对喽罗说:“我劝你们不要作恶,须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两个喽罗怒目圆睁说:“你若乖乖拿出钱来。可免你一死,否则啊,一刀送你上西天。”此时,游义示意家人快跑,哪知喽罗举刀便砍。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松林中一声高喝:“住手。”来者正是黄仕珠。喽罗见状,大声说:“你是何人,敢坏我的好事。”黄仕珠理直气壮说:“白马宫黄仕珠,你等胡作非为,天理不容。”喽罗管他仕珠不仕珠,围上前便砍,黄仕珠一招利刀削竹,左右开弓,将两个喽罗打翻在地。两个喽罗受到重创,狼狈下山报知苏脖去了。此时的游义危难得救,感激万分,紧紧握住仕珠之手说:“多谢壮士搭救之恩。”仕珠豪爽地说:“不必多礼,同是过路人,有难必相帮,请先生赶快赶路吧!”黄仕珠为了保证游义的安全,亲自送到游府才返回家里。

家遭惨变
  却说二个偻罗被仕珠打伤后,一瘸一拐回到山贼窝中,如此这般将鸡笼山遭打经过添油加醋向贼王苏脖诉说一番。苏脖听后勃然大怒吼道:“好一个大胆小子,敢坏本王好事,看我怎样收拾他。”你看那苏脖,生得豹头虎眼,鹰鼻虬髯,性如烈火,四十开外年纪。原是丰良一无赖,经常惹事生非,闹出多条人命,官府悬赏缉拿未果,他却占山为王,做起拦路抢劫勾当,祸害一方,当地民众叫苦连天。
  是日,黄仕珠放弃射猎,送游义至游府,免不得一番赞扬感激之言,此是后话。黄仕珠眼看日落西山,辞别游义,匆匆回家。从游府至白马宫角仍有二十几里路程,当他赶到家时,已是酉时时分。家中冯氏、爱女由娘望见仕珠回来喜出望外。但见仕珠空手而归,欲问又止。仕珠会意,将鸡笼山搭救游义,痛打劫贼之事和盘托出。冯氏忧心忡忡地说:“这还了得,你得罪了贼人,他们哪肯罢休。”仕珠理直气壮地对爱妻说:“为夫做事敢担待,誓护妻儿平安然!”站在一旁的由娘赞声说:“爹爹傲志不屈,为民除害名永扬。”冯氏瞪了由娘一眼道:“你小小年纪懂什么。”仕珠对妻子说:“由娘小小年纪有如此见识和胆量,将来定成大器。”第二日晌午,一家人正在议论纷纷的时候,村口洪婶慌忙大喊:“仕珠叔,大事不好,村头来了一班人马,个个凶神恶煞,见人便问黄仕珠家住何处,一看便知是苏脖那狗贼子又作恶来了。”说时迟,那时快,转眼间苏脖等贼人来到仕珠门前,一喽罗指着仕珠对苏脖说:“这个人就是打我骂你的黄仕珠。”苏脖怒目圆睁,跨步欲闯入房内。仕珠大喝一声:“你是何人,胆敢私闯民宅。”苏脖悖然大怒,一招毒蛇出洞,直取仕珠华盖。仕珠当年毕竟跟随地师吃过几年夜粥,一招大鹏展翼解招,苏脖一招不着,又来一招风卷残云,右脚一刮,将仕珠刮倒,仕珠情急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怎奈不防后边小喽罗横扫一棍,腿部受创,当即就擒。苏脖怒喝仕珠道:“方圆几十里就你仕珠敢与吾作对。”然后举刀要杀仕珠。冯氏见状,大呼:“大王饶命,凡事好商量。”苏脖看见冯氏,顿时两眼直直,涶涎三尺。暗中想,山旯旮之中,竟有如此美貌村妇,何不将她掠上山作压寨夫人,美哉乐哉。狗苏脖对冯氏说:“只要你肯依我上山作压寨夫人,便饶了你丈夫。”冯氏怒发冲冠,大骂道:“苏脖你这狗心肠,夫与我生既同生死同死,要杀要剔随你便,决不蒙羞在世间。”贼王苏脖从来无人如此当面辱骂他,怒从心生起,恶向胆边生,手起刀落,将仕珠杀死。冯氏、由娘扑倒仕珠身上,一个喊夫、一个喊爹,痛哭不止,好不凄凉。骤然间,冯氏突起,撞向苏脖,大喊:“狗贼子,我与你拼了!”苏脖飞起一脚,把冯氏踢昏在地,一帮人扬长而去翌年,冯氏也因忧郁成疾,早早离开了人世,遗下由娘、和轩姐弟俩,无依无靠,孤苦怜丁。

寻恩订婚
  光阴荏苒,斗转星移。公元1568年,话说游义五年前鸡笼山遇贼得救后,辛勤奔忙经商,老来双喜临门:一喜有所成就,富甲一方;二喜老来得子,取名游聪。每当闲赋在家,便心念旧恩。想起五年前黄壮士相救护送回家,本应立时报答恩人,怎奈生意催逼,不能如愿,如今爱子已成青年,贼头苏脖又被正法,顿时心血来潮,决定携子前往黄府报答救命之恩。次日一早,游义带上儿子、家丁,备足礼品,一路跋涉来到白马宫角,寻找门前有二棵松树的恩人家。
  来到村口,正好遇上洪婶。心直口快的洪婶一五一十将仕珠当年遭贼苏脖所害,冯氏气急攻心致疾二年后归仙,遗下由娘姐弟二人的惨事叙述一遍,并赞扬由娘不畏艰辛,日绣夜纺,苦心操持呵护幼苗之事。洪婶说:“小弟和轩今已六岁,初懂人事。”一路走一路谈,不一刻来到黄府。待茶水过后,游义想起五年前黄壮士相救惹祸,全家遭殃,感到十分内疚,忙命儿子游聪,拜谢恩人后裔。由娘慌忙扶起游聪,当四手相握,四目相对时,由娘面红到耳根,不好意思地退到一边。游义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乘机说:“姑娘,伯伯有一事相问,不知该讲不该讲。”由娘客气地说:“伯伯有话,但说无妨。”游义问:“不知姑娘岂定婚约?”由娘回应道:“鸾约未定,待守阁中。”游义暗中欢喜,紧追一句:“我今有意,聘你为媳,未知你意如何?”由娘此时心跳加速,脸红似关爷说:“伯伯请勿取笑……,”游义忙说:“老夫之话非戏言!端行已铭五内中,恩人为我遭残害,大德未报心悲沧。姑娘兰心又慧质,抚弟承肩挑泰山。犬子虽未成大器,也算游家继承人。切望姑娘点首应,永结秦晋订良缘。”由娘接道:“贞静山村一贫女,门第悬殊难高攀,况是父母双亡故,主婚尤欠至亲人,万望伯父另高就,金龙银凤配成双。”游义看来无戏,脑筋急转弯想到了能说会道的洪婶,作揖道:“此事还请洪婶帮忙。”洪婶此时喜出望外,对由娘道:“女儿身早晚要出阁,须知道,寸金难买寸光阴。何况是,报恩之人有真心,游聪他相貌英俊人品好,正是一对好姻缘,阿婶愿为媒妁,你就答应了吧!”由娘道:“这……,贞静不敢自专。”游义顺水推舟说:“姑娘不必多虑,我自有主意!时已不早,阮等告辞,待日后择吉日,再上门迎娶。”顺手从胸中掏出一对凤坠,对贞静道:“此是我家祖传宝贝,聊做定婚信物。”贞静此时暗中欢喜,收下信物,许下终身,羞涩地说:“愿与游郎白头到老,永结同心。”

于归易辙
  说的是,游义父子回府后,诚请择日先生选了黄道吉日,然后经三媒六聘,确定婚期。乡里伯叔婶姆为由娘找到一个如意郎君,纷纷上门贺喜。七岁小和轩更是欢喜若狂,逢人便说我要做阿舅了!一个男孩取笑和轩道:“你姐姐嫁有钱人,你是不是随你姐一起去嫁?”小和轩道:“我才不呢,吾跟我大伯。”男孩道:“你大伯不要你,你岂不成了孤儿,无依无靠了。”小和轩触景伤情道:“不!我还有我姐姐,姐姐,我要姐姐……。”
  是年十一月初三黄道吉日,游府迎亲队伍浩浩荡荡向白马宫角进发。一路轿在前,啲嗒鼓手在两边,好不排场!当迎亲队伍来到黄家时,由娘悲喜交集:喜的是从今往后嫁个有钱郎,将为贵妇;悲的是七岁小弟从此寄人篱下,无依无靠,想将起来,热泪盈眶。此时,唱礼者高喊:“吉时已到,请新娘出阁。”小和轩看见姐姐要出嫁,硬是跟在姐姐屁股后面不肯离去。洪婶见状,连哄带骗,将和轩劝入屋内。当他看见姐姐上了轿,猛地从屋内冲出,紧跟在花轿后边。当花轿行至村口陕巷时,小和轩被围观者撞落路边水沟。不知出于何缘故,竟无人提携小和轩。小和轩躺在水沟里,呼天呛地,嚎然大哭,边哭边喊:“好姐姐,你不能走,你不能弃我不管啊……。”由娘忽闻弟弟的哭声,掀开轿帘一看,弟弟跌在水沟里竟无人顾管,一腔悲楚涌上心头。骤想得:“幼弟离姐何以活?亲堂稀疏更悲哀,猛回首,黄家唯有此血脉,姐弟相依长五载,忍看弟弟哀哀哭,叫我怎能释心怀!”由娘毅然下轿,扶起幼弟。姐弟抱头痛哭,悲悲切切,使人欲断肠。由娘痛定思痛,叫丫环拿来剪刀,对从中人道:“非是由娘不念情,事有所因说分明,亲人冷酷弟无靠,小小幼雏何以生,为践爹娘临终志,我愿舍婚断姻盟。”说后摘下凤坠,剪下一束青丝交与丫环,然后扶弟回家去了。迎亲者无不目瞪口呆,速速回府报以游老爷知道。

苦心教养
  却说迎亲队回到游府,报知主人,游老爷望轿兴叹。游聪却暴跳如雷,觉得被由娘糊弄了。翌日,亲自到黄家问责,释听贞静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诉说。游聪由气愤到同情,从同情到怜惜,结果同意罢婚,收回聘礼,回府另娶名门。之后,念及由娘的贞义之举,每每仍有资助黄家,此是后话,按下不表。再说由娘回家后,擦干眼泪,咬紧牙根,决心培育弟弟成人。她日间上山砍柴,下地劳作,夜间纺织,获得微利操持家计。由娘爱弟如子,平日自已粗茶淡饭,有一点好吃的都留给弟弟,可谓含辛茹苦。1574年,小和轩年十二入得私塾,由娘经常以二十四孝教之道:“孝字老在上,子在下,为人应该敬老爱幼,早晚自省,从善如流,才成人上人。”和轩本就天资聪颖,在先生和由娘的谆谆教导下,四书五经过目成诵,倒背如流,为人彬彬有礼,对姑亲如父母。至弱冠之年,和轩已长成气宇轩扬,饱读经书的男子汉。由娘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心想十二年的心血没有白费。
  俗话说,已见松柏推为新,更闻桑田变成海。此时的黄家,和轩已能独当一面,家业一派欣欣向荣,已成为小康家庭。和轩二十岁之时,经三媒六聘,娶得名门闺秀巫氏。夫妻举案齐眉,恩爱有加,喜得六子,祥开六枝。时逢明朝未年,朝廷腐败,群雄四起,战事不断,丰顺一带深受其害。眼看生灵涂炭,时局动荡,头脑灵活的和轩与姐姐商量,决定迁居他地,另起炉灶。公元1609年,举家迁往山湖马廖堂邨(即现在广东揭阳玉湖马料堂)。经多年备斗,建造了“华耀堂”祖祠,且子孙满堂,头角峥嵘,成为产湖一带的望族。为发展壮大,祖姑黄氏家族,和轩第四子八世祖仁和公迁居西门邨,创建隐章公祠。十世祖宗猷、宗良、登贤又续卜迁居新老埔龙,形成三地同根的大家族。1631年的一日,贞静祖姑仰天长笑,然后归仙,八十无疾而终,含笑天庭。为纪念姑恩,马料堂、西门、埔龙三寨合力出资,于1864年建造“贞义姑寝室”,三寨嗣裔谨遵古训,依序排列轮值祭祀,每三年一大祭,逢寅、申、已、亥年为西门值年;子、午、卯、酉为埔龙值年;辰、戍、丑、未为华耀堂值年,一百四十多年从不间断,这就是潮汕知名的“拜姑婆”是也。
  据说明朝崇祯年间,贞义女由娘于归易辙,苦心抚养其弟成人的感人事迹被广为传颂。时任揭阳县令陈鼎新,听到蓝田都司的报奏,大为感动,着令典史李有芳到马料堂调查核实后,写入当年年鉴列女专页。翌年,陈县令亲笔书写“贞义流芳”四个金光大字,赠匾华耀堂。清光绪十四(1888)年,揭阳续修县志,由娘的事迹被写入列女篇,留芳史册。有诗为证:
  祖姑黄氏在何方,广东揭邑寝室堂。
  新老埔龙交界处,茵茵碧草喷芬香。
  鹡鸰之诗吟百世,棠棣之花绽万年。
  巾帼英名传千古,贞义美誉薄云天。